“从价值观上讲,华人会因为保守的政治态度走到一起,真的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潮湿的空气,漫天的风沙,难吃的早点,堵嘴的杨絮,喜欢的店铺关门了,喜欢的人离开了,接受或拒绝了一份工作,开始或结束了一段关系…… 任何一件随机的小事都可能突然触动你迁居另一地的渴望。

你不可能总是对你的居住地满意,或者这话反过来说也对,你住的地方不一定永远容纳你。别为此抱歉,“换个地儿住” 跟食色一样,都是人类最原始的冲动。但已无法像自然生物一样生活的我们,必然被一切能想到的条件限制着:往哪迁?没钱能不能迁?迁了怎么生活,重走老路还是开一条新跑道?安置完肉体还有精神,是活得像个当地人还是更像你自己?遭遇偏见时怎么办?孤独与情感的问题如何变着法子侵袭你?一切尘埃落定后,又想回来怎么办?

无数的问题有比无数还多的答案,在这个所有中国人都在准备回家的一月,我们逆着人潮,聊聊走向外面的事儿。躺平身体,车窗留条缝,咱们上路了。


1548820801282304.jpg

“回去!回去!回去!” 

一百余名加拿大华人齐声高喊。这是今年夏天发生在加拿大万锦市市政厅外面的一幕。除了高喊口号之外,不少人还举着白色的标语牌,上面用醒目的红色字体写着中英文标语。 

“别到我家来!” 抗议者们继续呐喊。 

“保护我们的城市!保护我们的家园!”

“保卫家园,安全至上!” 

站在这群抗议者最前面的是两名男子,他们拉着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 “我们不欢迎非法搭便车者。” 

另外一个更大的横幅上写着:“万锦市拒绝非法越境者。” 标语下面配有对应的中文。 

好几个人举着扩音器来大声演讲,其中一个演讲者几近泪崩,他大声控诉政府在难民政策上的妥协行为,让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不安全。

抗议者们传递出来的讯息非常明显:难民都很危险,不要让他们进入位于多伦多郊外的这个万锦市。

1548776027600509.jpg抗议现场 视频截图来源

在这场器发生在七月的集会活动上,抗议者们使用的各种措辞,和今天政治环境中愈演愈烈的右翼民族主义有着惊人的相似。在集会活动上,我们甚至看到了一个穿着带有 “加拿大战斗联盟”(CCC)标志衣服的白人男子。加拿大战斗联盟是一个激进法西斯团体,而这位男子也是抗议人群中唯一一个非华人。

但是没过多久,这场反难民抗议就遇上了对手 —— 一群以加拿大华裔年轻人为主的反抗议者从停车场方向出现。他们也自带横幅,上面写着:“欢迎难民”。这群人最终在一座喷泉旁边落脚。

突然间,一个穿着黑色T恤、背着背包的男子向他们走去,一把夺过一位反抗议者手中的扩音器,甩手扔进了喷泉中。这一举动引发了两派人之间的一系列肢体冲突,最终迫使警察介入。

随着 双方冲突暴力升级,多人互相拳脚相加,撕扯头发。最终,反抗议者们离开了现场。 

“从价值观上讲,华人会因为保守的政治态度走到一起,真的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蒋嘉勤(Charles Jiang)和吕善华(Shan Hua Lv)是这次集会活动的主要组织者。蒋嘉勤是一名商人,之前竞选过万锦市渔人村进步保守党议员候选人,但没有成功。现在他正在竞选万锦市第二区议员。吕善华是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原本在参加万锦市市长竞选,但在抗议活动发生后,就立刻退出了竞选。

之所以出现抗议,是因为有传言称万锦市现任市长薛家平(Frank Scarpitti)准备开启一些闲置市政设施,为难民提供临时安置场所。而七月抗议活动的组织者把它夸大宣传为:不负责任的特鲁多政府将要安排 “非法越境者” 住进高档酒店。

事实上,政府并未做出这种决定,薛家平也一直公开谴责抗议者 “传播不实信息”。

吕善华和蒋嘉勤还在8月1日 发起 一项 请愿活动,并获得了超过一千人签名支持。他们向万锦市副市长杰克·希斯(Jack Heath)递交请愿书,呼吁万锦市不能接受任何 “非法越境者”。“非法越境者(illegal border crossers)” 这个词在保守派内的 使用频率极高,包括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和联邦保守党领袖安德鲁·谢尔(Andrew Scheer)都很喜欢用这个词。 

移民和恐怖主义(以及给两者之间强拉关系)等问题一直是激起社会排外情绪的政治手段。但是近年来,随着北美地区极右势力日渐壮大,这种做法已经从边缘渗入到了主流政坛和竞选活动之中。特朗普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而加拿大也有自己的案例。过去这几年来,多伦多已经出现了不少极右分子的集会活动,虽然规模不大,但却十分频繁。

来自多伦多市内及周边地区的加拿大华人社区的诸多政客和组织者也学会使用 “非法越境者” 一类的措辞,利用它来巩固政治基础,为下个月的市选举做准备。

发生在万锦市的这场抗议活动,就是这个相对年轻的团体的一次力量展示。他们以 “保卫我们的边界!”、严防外国恐怖分子、保卫街区安全等为理由,打出他们的反难民标语。

“千万不能小看我们华人社区中的这种极右思想和极右政治,它们很危险。” 爱德华·王(Edward Wong)说,他也是七月集会中反抗议团体的组织者之一。

“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听人说他们都是坏人,不要理会他们,或者要教育他们。但我们华人社区中会出现这种思想和集会活动,背后是有深层的复杂原因的。” 他说。

右翼势力经常鼓吹这个脆弱的国家正在被好吃懒做、坐等政府救济的 “福利女王” 所蚕食,而许多福利女王都是外国难民。同样,他们也很喜欢使用 “法律与秩序” 相关的措辞,而反难民情绪也通常是借这些言论传播出去的。

而支持者坚称:这些理念和 “中国传统道德” 完美契合。

“从价值观上讲,华人会因为保守的政治态度走到一起,真的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刘燕(Christina Liu)说。刘燕是一位加籍华人,也是一位坚定的保守派社会活动家,长期活跃在多伦多,和蒋嘉勤、吕善华都认识。她并没有参加7月份的抗议活动,但她表示她认同这个 “法律与秩序” 的讯息。刘燕在15年前从中国移民加拿大,现在正在竞选多伦多31区议员。她说:“中国的社会价值观和理念与保守党几乎百分之百契合,所以二者一拍即合。” 

刘燕表示,华人群体和其它许多亚洲群体一样,更愿意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获得幸福生活,而不是 “利用社会福利制度、钻社会空子” 的那一帮人。作为 “法律与秩序” 的坚定支持者,刘燕强调 “安全与保障” 是她的 “第一纲领”

“当然,我们最关心的,是社区的安全问题和我们子女的安全以及教育问题,所以我们自然不想看到非法人士进入,大家都认为这么做只会让万锦市的治安状况越来越差。” 陈剑锋说(Steven Chen)。陈剑锋是一名商人,正在参加今年秋季万锦市的市长竞选。他也认同这些集会活动传递出来的反难民讯息,并坚持认为这都是出自 “促进社区安全” 的美好愿景,但他也并未参加这次集会活动。

“现在这些政客只是想利用这个历史悠久而灿烂的传统,为自己政治野心和个人野心服务,这和许多极右种族主义者歧视华人的做法没有太大区别。”

当然,威胁社区安全的,自然就是所谓的 “非法越境者” 了。在他们看来,“非法越境者” 还享受了不少联邦政府给予的特权。批评者声称政府对非法越境者设定的准入门槛极低,可对于合法的中国移民来说,要想把远在海外的家人带进加拿大,却比登天还难。

“关于允许合法难民入境一事,我完全没有意见,只要他们接受了入境护照检查之类的即可。” 万锦市区议员李国贤(Joe Li)说。李国贤是出生于印度的客家华人。“我不能接受的是,许多华人和政府沟通多年,却依然无法把自己的家人带过来。可碰上这些所谓的难民,政府就让他们轻轻松松进来了 —— 对此我心里很不好受。”

“我只知道我和万锦市的合法入境申请者打过交道,我还为他们写过求情信,可他们屡屡申请带家人入境,却屡屡遭拒 —— 那么为什么总理却批准放这些难民进来?他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李国贤说。

在一些反抗议者看来,华人社群中的保守派使用的这一套语言体系,很容易让他们联想到 “另类右翼” 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常用措辞。而面对市郊华人社区缺乏进步主义政治思想和活动的问题,他们也在努力填补空白。

“在我看来,华人社区中有一部分人已经被政治化,甚至被右翼思想和一些右翼中文媒体洗脑。” 贾斯汀·孔(Justin Kong)说。贾斯汀是一个独立进步主义团体的组织者。他也在去年七月参加了万锦市的反抗议活动。

“他们没有接触到多样化的媒体信息或者政治思想,因为进步主义活动更多集中在市内和市中心地区。”

 “但进步主义者不能因此而灰心,不能认为保守思想在这些市郊地区根深蒂固,我们就无能为力 —— 不是这样的。” 他说。

爱德华·王 —— 也就是抗议期间被人从手中夺走扩音器扔进喷泉(并在右手拇指留下一道血淋林的伤口)的那个人 —— 指出右翼分子很擅长借题发挥煽风点火,懂得如何触动加拿大华人的敏感神经,比如利用大家最在意的担保海外亲属入境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不是凭空而来的,” 爱德华说,“就我们所知,这些年来,一批和保守党有关联的成员和个人一直在华人社区中为保守党做宣传,而他们的惯用伎俩,就是大力渲染恐怖主义或者难民潮一类的问题。”

 “所谓的 ‘中国传统价值观’ 本来就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 他说,“现在这些政客只是想利用这个历史悠久而灿烂的传统,为自己政治野心和个人野心服务,这和许多极右种族主义者歧视华人的做法没有太大区别。他们在这种狭隘的 “中国价值观” 中,大力宣传真正的守法移民是如何为了过上中产阶级生活而辛勤工作,而那些底层人却只知道坐等政府救济不劳而获。”

一定要打破所谓 “中国价值观就是保守价值观” 的不实说法。

此前安大略省在自由党执政下制定的性教育课程,也是促使保守派政治在多伦多华人群体中获得力挺的又一重要原因。当时的性教育课程事件引发了极大争议,并在多伦多华人群体内引发了强烈反应,许多人因此走到了一起并形成政治集团。

“我们的子女需要引导,我们不希望他们在没有接受相关教育、不知道自己面临怎样的风险的前提下发生性行为。” 刘燕说。2015年加拿大华人父母组织了一场抗议活动,集体抵制这项课程,刘燕便是活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刘燕仅凭一人之力,就 在微信上召集了约3000人 加入到她的游说团队中。

刘燕也是一名基督徒,她表示自由党执政下的性教育课程 “充满了科学错误“,带有 “受意识形态驱使” 的视角,过早地、不负责任地让儿童接触到性问题。刘燕是日益增多的福音派华人社会活动者中的一员,这些人经常通过教堂集会来组织活动。

“很多的教堂都变成了聚集和组织华人移民的场所,因为很多华人移民来到一个全新的国家之后缺乏归属感,感到非常孤独。” 爱德华·王说,“因此教堂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交流空间,而且往往能够帮助解决物质需求。问题是,一旦人们进入教堂,这些场所就会被用来开展政治活动,特别是应对像性教育或者堕胎这一类的敏感问题。”

1548773311620732.jpgFaisal Hussain

爱德华·王还提到,他们在7月份进行的反抗议活动被人强行和最近发生在丹弗斯的枪击事件扯上了关系。此前,29岁的费萨尔·哈赛因(Faisal Hussain)在多伦多丹弗斯大街向人群开枪,造成两人死亡。爱德华称自己和其他反抗议者遭到大声痛斥,谴责他们对这起悲剧和事件受害者 “态度麻木”。

哈赛因是在加拿大长大的,有着多年的 犯罪史和精神病史。但是很多人却把他的犯罪行为和难民联系在一起,这和一些极右分子在枪击事件发生后传递不实信息的做法没有什么区别。

在十月份的市选举到来之前,类似种族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观点和措辞在多伦多保守派华人圈中日益盛行。而积极主动、公开展现这种右翼情绪的,正是这些华人竞选人自己。除了集会活动组织者蒋嘉勤和吕善华之外,像解民(竞选多伦多教委),陈敬东(竞选多伦多30区议员,他和万锦市市长竞选人陈剑锋英文名都是 Steven Chen,但不是一个人)等一直在转发极右分子的推特,并对他们大力赞扬。

8月21日。解民 转发了 白人至上主义者菲丝·戈蒂(Faith Goldy)的一支视频,在这支视频中,戈蒂呼吁民众为她的多伦多市长竞选活动捐款。8月1日,陈敬东在推特上 发了一则视频,内容是极右媒体 Rebel Media 的埃兹拉·莱文特(Ezra Levant)恭喜英国极右分子汤米·罗宾森(Tommy Robinson)在法庭判决中胜诉。陈敬东在推特中@了解民以及另外两位竞选人 —— 多伦多区教委竞选人林翔(Shawn Lin)和约克市教委竞选人姜海燕(Haiyan Jiang)。

1548776223383821.jpg“FaithGoldy 是唯一一个能#让多伦多再安全起来#的市长候选人” 截图自解民的 Twitter

解民、陈敬东、林翔和其他右翼加拿大华人经常转发充斥着极右、反难民言论的推文,并互相@。虽然我们很难认定这些保守派竞选人是否都是白人民族主义的支持者,但七月份发生在万锦市的反难民集会活动,确实得到一个全新的加拿大极右 podcast “舰旗时刻“(The Ensign Hour)的称赞。在 “舰旗时刻” 的第二期节目中(播出于集会活动结束之后),主持人对华人展开了极具刻板印象味道的讨论,但却对这次集会活动的出发点赞赏有加。

最近 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被捕一事,更加激起了这些华人政治活动家圈子里的反难民情绪。依布拉欣·阿里是一个叙利亚难民,于一年多以前来到温哥华。阿里杀害了13岁的华裔女童申小雨,并被控一级谋杀。蒋嘉勤和陈敬东(多伦多30区议员竞选人)都发推文声称:申小雨遇害是政府 “不负责任的开放边境政策” 导致的结果

对于极右华人数量的急剧上升,尤其是政治竞选人中的极右分子数量上升,爱德华·王和贾斯汀·孔都表示震惊。但是两人都强调,这种极右情绪并不能代表加拿大全体华人。

“往好的方面想,这给我们很多人都敲响了警钟,并迫使我们行动起来,” 爱德华·王说,“我们已经召开了多次会议,很多人都支持在华人群体中多宣传进步主义思想。虽然这还只处在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但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意愿和希望,而且我们的宣传范围将走出多伦多,走向全国。”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Illustrator: ermam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