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现在经济提速,大环境好了,但具体到青年人这个小小的经济体,我们还是没钱的。然后就是现在的工作结构和工作制度,我特么10点多才下班,你说我咋解决问题?”

某天,我毫无目的地网上冲浪,看到一个直播:主人去上班后,打开摄像头向整个互联网直播他家的猫。直播视频被切成好几个画面,摄像头对着猫爬架、猫砂盆和猫食碗,全方位直播着一只实质上一动不动的猫的生活。等我意识到我在看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但我觉得我真的摸到了猫,那种温暖柔软毛茸茸的触感竟然无视物理规律,穿过屏幕和(并不知道有多远的)距离,直接抵达我这边。

基本上这也是所有人的经历,有猫的人吸自己的猫,没猫的人靠想象力在云端吸别人的猫,我们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各种“猫片”已经占领了赛博空间的每一个角落。我只属于 “云养猫” 轻度上瘾者,我试图保持人类的尊严和克制,并没有使用猫头像或者迷失在萌宠博主的成千上万个视频里,但更多的朋友明明在外如同钢筋铁T,在猫面前却要捏着嗓子发出各种做作叫声,让猫非常为难。

1543807950402756.jpeg吸猫与色情服务相比哪个更诱人确实不好说

“吸猫” 这事儿到底为什么这么火,我们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反正就内生力量来说,共享猫绝对比共享单车更暴力更摧枯拉朽,而在人类彻底沦陷之前,终于有人能严肃而学术地探讨一下这件事儿了。王畅是今年浙大传媒系的研究生毕业生,她的毕业论文一本正经地研究了吸猫,这篇名叫《乌有之猫:“云吸猫” 迷群的认同与幻想》的论文从云吸猫的成因开始聊,一路发散到了 “整个青少年亚文化的新形态和趋势”,而作为一个经常被人介绍为 “关注青年亚文化” 的媒体,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一定得跟她聊聊。

VICE:小王好,为什么毕业论文想写吸猫?

王畅:唉,我跟别人都不好意思说,其实是一拍大腿决定的,但是你就写 “突如其来的灵感” 吧。

那天我跟导师吃饭讨论论文选题,我说我就想写个新的、有意思的 —— 一个我不感兴趣的论文写大半年,我觉得也挺痛苦的。正好我吸猫,我导师又养猫又吸猫,我们觉得这真是个事儿,当时就决定这个题目了。

所以你不养猫,只云吸?

我没养过猫,家里不让养,虽然没养过猫,但论文里提到的已经去世的网红猫 “楼楼”,是我此生唯一挚爱的猫。我以前每天晚间的例行公事就是看一眼 “楼楼” 再睡觉,那天刷到它去世的消息,我当场就泪奔了。

1543807543402572.jpeg已经去世的网红猫 “楼楼”

你的 “此生唯一挚爱” 并不是你自己的猫?

是啊,楼楼既不是我的猫,甚至不是我在生活中认识的猫,它只是一个图片猫。但是我这么爱它,我自己可能都理解不了这种爱。

我也理解不了,我从没爱上过图片猫。

那是因为你是“深柜”,说不定哪天呢:)

有道理。你同学怎么看你这个选题?

他们的选题也都挺有意思的,有写嘻哈的、写其他亚文化的。我们学院比较自由和多元,不会框住你去写老旧沉闷的八股文,只要是有讨论价值的就都可以写。我们传播学本来就非常关注各种小族群,“星座”、“同人文”、“耽美”这些,全都有相关的论文。

那从传播学的观点看,为什么我们吸的是猫而不是别的呢?

“吸猫” 这个词儿其实是早于大规模吸猫这个现象的,“吸猫” 就像一个行动指令、一个充满社会情绪的符号,是这个符号在号召人们加入到 “吸猫” 这个群体中来,它的作用是潜移默化的。

当然,符号如果想要变成一种现象,仅仅靠符号本身是远远不够的,“猫” 作为一个客体,在这个时代非常容易引起共鸣:猫在他们看来是独立、自由的,另一方面,能养猫也意味着有更多的空间、时间和金钱。所以吸猫这个意象,从各个角度都更符合当代年轻人想要追求的那种精神状态和生活状态。

我们讨论的这个 “猫”,并不是一只确实存在的猫。它由人建构起来,投射了太多人的想象,变成了一只承载人的理想的猫。人根据猫的习性赋予了猫一个 “猫格”,就像给明星立人设一样,可能猫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但我们就认为它是这样的。而且我们就喜欢 “我们认为是这样” 的猫。

1543807543117553.jpeg被赋予“猫格”的猫男 AaronsAnimal

够绕的,如果最开始那个 “行动指令” 不是 “吸猫” 而是 “吸狗”,我们现在会疯狂 “吸狗” 吗?

未必。就像你捧红了一个明星,但是你肯定不能确定你还能捧红下一个。流行的东西里面永远有偶然性。

我还看到论文里,你把 “吸猫” 定义为一种新的亚文化,为什么这么讲?

是的,我觉得 “吸猫” 和 “丧”、“萌”、“佛系” 挺像的,都是很典型的现代亚文化。现代亚文化渐渐失去了抵抗性、仪式感和形式感,更没有旧的亚文化所要求的准入门槛,它变得更柔和,更开放,甚至坍缩成了一个概念。

比如早期研究亚文化的芝加哥学派和伯明翰学派,他们所研究的亚文化都是 “霹雳舞”、“光头党”、“飞车党” 什么的,他们有集会的地方、有组织,从外形上你一下就能辨认出来他属于哪个族群。而现在的亚文化根本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全都弥散在互联网上,更不会用任何外在特征和形式来彰显自己。一个族群的成员仅仅是在分享某种契合的精神状态或感受,没有什么反抗精神,或者说,就算现代亚文化有它的反抗精神,也是极其微弱,就像“丧文化”,只能以抱怨或是牢骚的形式体现出来。

你在论文中写 “亚文化往往是一种集体性解决问题的方法”,那我是不是能理解成,对于当代青年来说,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躲着?

现在的亚文化可能更多是帮助我们掩盖了问题、转移了注意力。更多的青年人可能认为他们面对的普遍问题是无法被解决的,因为问题复杂又多重,让人没有信心去解决。

具体点说,虽然现在经济提速,大环境好了,但具体到青年人这个小小的经济体,我们还是没钱的。然后就是现在的工作结构和工作制度,我特么10点多才下班,你说我咋解决问题。

如果 “吸猫” 都成了亚文化,那我们是不是也太怂了?

这就是一种更普遍的现代青年人的精神追求吧,其实没有什么反抗、没有什么个性,和以前的年轻人相比,极其的保守、特别的乖巧。这种精神追求和我们现在崇尚的生活方式是一脉相承的,现在我们向往一种非常自律的生活方式:健身、吃草、控制热量,像一种苦行一样,但大家却会觉得很酷。

我看以前的电视剧里没什么爱好的年轻人都玩音乐写诗,现在没爱好的人好像都喜欢健身?

社会经济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尤其中产阶级,经济上没有什么负担,精神上也没有什么追求,所以转而去极度苛求自己的形体和外表。于是青年人也把这样的生活当成一种标杆,瑜伽、普拉提、有机生活都是这种情绪下催生的产物。

广告里经常会看到用一个身材特好的做瑜伽的女的去表现一种女性力量和独立人格,但是外在表现和内在的、精神上的提升完全是两回事。不可能因为去做个瑜伽,你精神就充实了。

这就是你为自己又不健身又吃烧烤找的理由?

对!因为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追求,哈哈哈哈哈:)

1543825328548090.jpg王畅的论文封面,“硕士论文写吸猫”这事的微博话题页有了3000多万浏览量

你怎么看待 “一个硕士就研究这种破事” 这样的评论?

咋都问这个问题?其实我根本就没看评论,我一天特么忙得都不行了,我哪有功夫看这。

我只能说,如果有人觉得这种话题毫无意义,只是因为你没有用一种陌生化的学术眼光去感知它。事实上,没有任何现象是理所当然的!

你提了好几次 “忙的不行了”,到底忙什么呢?

我今年毕业之后做了电商,现在每天主要的任务就是忙着和KPI搏斗,所以我到大晚上11点才有时间跟你这扯亚文化。很多人问我论文火了有没有影响我的生活。并没有,论文火了有什么用?能帮我提升KPI吗?

最后一个问题,这篇论文里面的内容真的都是认真讲的?里面有没有反串黑的成分?

当然是严肃认真的在研究这个现象,没有黑,这叫对当代年轻人精神状态和生活追求的反思与探讨嘿嘿。当然,如果你觉得这论文有点幽默或是自嘲的成分,我只能说这是我天生的幽默感,至于自嘲,那绝对没有,只有自恋的成分:)

行吧,确实不是狗党派来的奸细。谢谢你,王畅!

Illustrator: ermam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