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同体” 可能容易博人眼球,但是跨越性别讨论美的前提是接受性别平等。

中性风已经吹了好一阵子,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尤其是当这股浪潮刮进了时尚圈,“进可攻退可受”、保持 “娘 MAN” 平衡成为了时尚新风向。然而,类似的中性风适用对象似乎仅限于女性,大众乐此不疲地消费着 “女性主义”,将 F 开头的某个词语疯狂地印在 T 恤上,同时也将中性风格的男性推向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妖男当道”、“雌雄同体”,新闻里出现的这些关联词永远比他的真实名字更吸引眼球。而将这几个标签诠释得更为妖魔化是他的职业 —— 男模特。因为世界顶级时尚摄影师 Steven Meisel 拍摄的一组大片和越来越多大牌的秀场表演,刚出道一年多的张正阳已经成为了时装界最受瞩目的新星之一。与之而来的,是对于他 “性别” 上不怀好意的讨论。

WechatIMG2.jpeg

在 “极端减肥法” 和 “行业潜规则” 的曝光之下,模特这个行业早就不再是光鲜的代表。对于这些长得好看的人来说,他们所获得的羡慕和关注一旦过度,将极有可能演变成难以承受的压力甚至诋毁。尤其是刚刚踏入这个圈子,还在摸爬滚打阶段的年轻人,“嫩模” 早已不是字面意思形容得那么简单了。

出生在艺术家庭、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只穿练功服 —— 进入模特行业前的张正阳远离时装界的奢靡和浮华,不用承受四面八方的议论,对于偶尔接触到的时尚相关新闻也跟大部分人一样下着 “哗众取宠” 的定义。置身其中一年多以后,张正阳发现用职业曝光度为标准去衡量一个行业的作风习气几乎可以算作一种职业歧视了;但同时,中国男模特的身份,又让他在欧美模特圈感受着新的歧视。 

VICE:你接受 “雌雄同体”、“妖男当道” 这样的标签吗?

张正阳:角度不同,各自为人。模特行业的审美大多是看特点和可塑性,这样的标签只能代表我的一部分,就像一组好的作品可以展示我的一些风格,但不能涵盖我的能力范围。

WechatIMG3.jpeg

可是中性化的长相可以让你更加有辨识度,更特别。

美人在骨不在皮,举例来说,你觉得 Drag Queen 美吗?那些男孩可比女孩还艳丽,我不反感却也喜欢不起来。所以只能说长相因人而异,审美也略有不同,这些东西讨论到地老天荒也上升不到美的角度。雌雄同体可能容易博人眼球,但是跨越性别讨论美的前提是接受性别平等,我没什么接不接受,那是别人说,我是自己做。

现在性别、性取向这些问题都挺敏感的。你有收到过相关的敏感评论吗? 

敏感话题不提就没事,一提就会看到各种离谱的评论。之前网上有人说话很重,“要找枪来扫射”、“食不下咽”、“丑得无以复加”。我只是觉得这些网友很可悲 —— 欣赏不了基于性别平等以上的自由美感,是多么大的人间疾苦。没有触角是天生的,但没有素养是可悲的。 

国外的网友也会这么说你吗?

也会有,但不喜欢不至于说得那么恶毒,我不会回复这些评论,也不删。总不能剥夺别人说话的权利吧,毕竟没什么伤害到我的事情发生,或许他骂了我还能多一秒沾沾自喜,或是虚拟世界回馈的自由言论的自尊,我理解。

WechatIMG5.jpeg

你眼中,国内和国外的模特圈子有什么不同?

其实这个行业不管在哪都得靠自己 —— 吃喝拉撒靠自己,见人说话看自己,任何细节都是自己在做。有时候甚至觉得在创业一样,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把自己弄精神了就是一切。

我毕业以后签过国内经纪公司,然后签过纽约米兰巴黎,随后全部解约,母公司换成纽约,以此为核心发展区域,也就住在了这里。国内外行业巨大不同,总体都依傍于当地生活习惯、节奏和城市水平。 

你火得还挺快的,觉得这行难吗?

我也没火。

这行很难,尤其对于亚洲男模而言特别难。首先职业本身就很难,亚洲面孔的配置不会高,还有歧视的因素。每一次工作其实都是一次昙花一现,但是心态平和就不会不舒服。要是天天压力大,我去年就该满脸褶子了。不少人把这个职业当成明星职业了,其实不是。 

WechatIMG6.jpeg

中国模特这么少跟歧视有关吗?

多少有些关系。中国女模很受欢迎,但男模几乎没有话语权。曾经有位设计师对着我说过 “disgusting”,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但是又能如何?他不积嘴徳,我还要日行一善呢,当时我就瞪大眼睛说了一句 thank you。

最近几天我越来越渴望发出真实声音,我本身就是个情绪波动很大的人,经常会遇到问题摊开讨论,不会忍气吞声,会讲道理,绝不能被欺负得太过分。软柿子多了就成了种族特色,就会出现更多的种族歧视问题。

WechatIMG10.jpeg

走了几场大秀之后,周围人对你的态度有改变吗?

其实我走秀不多,周围的人和事也没什么变化,但有时候也会明显感到一些很微妙的变化。还是一样的,这些反馈的东西不该影响我对职业长远的态度和真实的理解,至少在我,不去讨好任何人。

我起初兼职做模特的时候有过一些小秀的经历,但大多没什么感觉,经历去年九个月中断以后回到秀场的第一场我印象很深,就是范思哲独家。心理负担很大,我曾经因为独家取消错过最好面试机会导致结果不尽如人意,所以我十分有体会独家对一个模特来说意味着什么。秀前大约做了五六次彩排,越彩排越紧张,尤其最后秀前还取消了两个欧洲男孩,直到秀后,仿佛才觉得平和了下来。 

给我最大帮助的其实是 Anna sui,台湾裔美国人,对我很好,对中国模特都很好。她选人会尽量让适合的中国人都上,还经常试着让大家聚在一起,像刘雯菲菲晓雯她们只要在都会邀她们来走秀。这个圈子节奏快,“情变” 在所难免,所以有 Anna 那样的天使就该好好珍惜,她的牌子不商业但是很坚持在做自己多年来唯一不变的风格,少女不等于不时髦,是众人随波逐流假装爱上性冷淡罢了。

WechatIMG7.jpeg

所以你的穿衣风格是?

简单,非常我。“very Zheng”。

是很中国舞的风格吗?

你的玩笑不好笑。想穿什么穿什么,透露的是敏锐度,我是不能丢中国模特的脸,不会穿的像韩国人那么用力。

WechatIMG9.jpeg

每次走秀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秀本身不怎么想,很日常,偶尔大秀会紧张,但是现在好多了,不是刚回归的时候不安的状态,也不是第一季的新人了,自然而然的心态最好。

你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吗? 

I wish…艺术家很难定义,只觉得是一个永远向往的状态。有人说我不食人间烟火,但我食,很食。平时我会有小规划,但不设目标。任其发展,这是舞蹈教给我的。

对于模特这行,天赋、机遇、努力,重要性的顺序如上,但是缺一不可,不能因为努力排在最后就放弃那至关重要的1%,没有任何一个环节不重要。我经历的困难多了,那时候在剧院跳舞,夜里回去做签证材料,拼得很快乐,可这一部分是大家看不到的。

WechatIMG8.jpeg

说说你对于未来的计划吧。

是彩色的。


本文图片均由张正阳提供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