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担心戒酒会让我从万人迷变成冷场王,没想到我的世界因此变得更加广阔。

下决心戒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可能会担心自己从一个万人迷变成冷场王,但是让我告诉你一个可怕的秘密,一个彻底出乎我意料的秘密:戒酒让我变得更酷了。

我知道从小各种公益广告就在教育我们喝酒并不会让你变得更酷,在我28年的人生里,我一直在身体力行证明这种说法的荒谬可笑,我能两种酒混着喝,威士忌兑扎啤,我能彻夜狂欢,嗨到昏天黑地,我敢从悬崖上跳进湖里,我敢倒栽葱栽进积雪的车道,我敢放心让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开车载我,我屁都不会放一个 —— 我就是这么会玩。

不扫大家的兴,当一个合群的酷朋友,这意味着我可以和男性朋友还有同事一起在夜里疯到爆肝,累了就睡,醒来继续玩;这意味着只要我喝了酒,大家在玩什么,我都会跟着玩,哪怕我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 —— 就算是一个全是陌生学长和学姐的轰趴,就算没法找借口离场,就算这不是一个21岁的拉拉(我)真正喜欢的场合,但是我很合群,只要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在乎。

我告诉自己这是在 “休闲放松”,但实际上,每次喝醉之后,我身边的人都要为我扮演心理咨询师的角色。因为平时被我死死封锁的所有坏情绪,都会在我醉酒之后决堤 —— 特别是碰上我和女朋友闹僵的时候。我害怕陷入一段感情无法脱身,我害怕和错误的人在一起纠缠不清,我会把所有的这些恐惧向身边的陌生人一吐为快,虽然我也不确定他们有没有把我的倾诉听进耳朵里。

每次在喝醉后做出出格的事情,我都会在第二天醒来后被强烈的悔意袭遍全身,并因此被焦虑感越裹越紧。酒精让我可以否定我的感受:我没必要让周围人看到真正的我 —— 心怀希望与梦想,但却害怕失败与拒绝。而因为喝了酒,我可以在第二天为昨天晚上的言行道个歉,一笑而过,或把它们抛到脑后。过去我会突然情绪溃坝,以至于我觉得这很不酷。所以为了保持酷,我就必须用酒精麻痹自己。


“我不喝了”,决定戒酒没有那么难

在我决定戒酒,不该再让酒精麻痹自己,去寻找真正的应对方法后,我就再也不能随意切换外向型人格;如果我向别人吐露了我的忧虑、爱意、暗恋、愤怒之类的秘密,我也不能再用 “哦对不起,我肯定是喝大了” 当做借口一笑而过。虽然戒酒让我的身体恢复不错的状态,但是在内心深处,我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一个离开了酒精的我:“不喝酒的我不完整”,这种想法令我自己都感到羞愧。如果我不能当一条纯饮威士忌的(女)汉子,不能在喝到烂醉的时候临时起意做出疯狂举动(比如拿起工具现场做个茶几),那对周围的人来说,我还有什么魅力可言?

长久以来,我一直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我应该随时保持完美,保持最佳状态 —— 不能有皱纹,不能有瑕疵,否则的话我就低人一等(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会把这套标准安在其它人头上,我只是对自己这么苛刻)。当我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面貌示人的时候,我还会模仿其他人的行为举止,因为我觉得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很酷。

随着戒酒的深入,我逐渐意识到我的不完美并不会让周围人远离我,恰恰相反,人们会觉得和我在一起很放松,也会加深对我的信任。如果你敢于清晰地看清自己,那你应该也能看清他人。过去我总是竭尽全力保持完美,现在我发现关键并非如此。相反,承认自己的不完美,并且不给自己找借口,这样的人才更有吸引力。

当我在戒酒后第一次告诉别人我不喝酒时,我能感到脸上一阵红晕。如果对方问起我原因,我就会转移话题,离开了酒精,我根本不善于谈论这种问题。我会回答说 “我在吃药” 或者 “最近不想喝”。我担心要是我说出 “我要彻底戒酒” 这样的豪言壮语,有几个人会相信我。毕竟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和朋友们宿醉醒来后信誓旦旦再也不碰酒,毕竟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但是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出尔反尔,否则再次沾染酒瘾的话,能够阻止我的可能就只有法官或者死亡了。一想到人们会通过新闻知道我醉酒后的丑态,我就觉得浑身恶寒,最终我决定坦诚相待,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样的对话:

“要给你来杯啤酒吗?”

“不用,我不喝,我已经戒了。”

“真的吗?”

“是的,我不能再喝了,酒精毁了我的人生。”

“太棒了,我真佩服你,我之前也想过戒酒,但是……”

大概就是这样。离开之后,我觉得轻松很多 —— 终于有人能够理解戒酒有多困难,并且佩服我有勇气去做一件如此艰难的事情。我感到一种强烈的自由,这是被我遗忘已久的自由感。当你不再苦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掩藏自己的(社交)缺陷,而是坦然接受它们,并且清楚地认识到其他人也和你一样并不完美,你就能获得这种自由。

自此以后,我不会再只是在深夜醉酒时向人告白。现在,我的心事成了我和朋友之间的日常谈资。我会向朋友讲述我是如何熬过一段痛苦的抑郁期,如何在约会和求职的时候担心被拒,他们能有共鸣,并且帮助我排忧解难。下一次,则是他们向我诉苦,由我来给他们安慰。过了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我有感同身受他人的能力。在亲朋好友的眼中,我不再是那个只会在深夜情绪崩溃疯狂告白的人,他们也开始看到我的另一面 —— 随时能够坦诚相待,积极交流。


与永远胡言乱语的酒肉朋友说再见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的自尊问题就不存在了。但是现在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也知道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正常表现,这让我多了一份坦然。要认可自己并不容易,人人都想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明白我努力模仿的那些人之所以很酷,并不是因为他们能喝酒,而是因为他们在做自己。一个追求自己内心所想的朋友之所以看上去很酷,不是因为她很会玩,而是因为她从来不在乎他人的想法,而只追寻自己内心的感受。

戒酒之后,我花了好几周的时间,才终于鼓起勇气和之前认识我的朋友见面。戒酒之后,我参加的第一个派对让我坐立难安,最后我不得不提前离场。我嫉妒周围的每个人都能任性饮酒尽情作乐,只有我一个人死守 “戒律”。我已经戒酒好几个月了,我很害怕他们会怎么看我。在他们的眼中,我可能只是一个脆弱的醉鬼。

但他们并没有在乎我。人们还是像往常开趴一样,喝酒,吵闹,行为越来越出格。我只是在一边冷眼旁观,随着夜色渐深,派对上越来越混乱的局面令我感到震惊。我看见情侣吵架,看见有人大哭,看见几个喝多了的男人擦枪走火,打成一团。经历了几次派对后,我逐渐意识到我不是唯一一个有饮酒问题的人,也不是唯一一个饱受悔恨、宿醉和情绪失控煎熬的人。

我不喝酒的时候也是一个有趣的人,但喝了酒只会讨人嫌。当我从别人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时,我会浑身尴尬。比如我在派对上被一个喝醉的人拖住诉苦 —— 最难受的不是被迫听人大吐苦水,最难受的是被派对上的同一个人吐六次苦水,因为他们根本不记得已经找你倾诉过。

就算有人问我参加派对为什么不喝酒,我也无所谓了。现在我知道我应该给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人带去什么。现在在派对上见到其他人,我可以和他们建立健康良好的关系,而不再只是酒后乱语,鸡同鸭讲。在我戒酒之后结识的第一批朋友,是通过聊《比佛利娇妻》(Real Housewives)和户外活动一类的共同爱好而认识的。我通过这种方式发掘潜在的朋友,而不是靠喝酒建立短暂的关系。


享受平静意味着摆脱了 “错失恐惧”

戒酒几个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改变。早上起来,我能清楚地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也不会再对自己前一晚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我能够一次性回忆起好几天甚至是好几周发生的事情,而不会头昏脑涨地醒来,断片之后一切又要从零开始。

现在我是一个知道自己是谁,也不需要别人认可的人。我可以心安理得地独处十天,也可以与朋友正常交往。现在我明白以前的我完全误解了什么叫 “酷”。所谓的酷不是靠喝酒喝出来的,也不是靠花言巧语说出来的,而是做真正的自己,不再想法设法假扮出另一幅模样 。

这些更加真实、坦诚的想法让我的人生有了新的方向。我不再只是给自己设定 “每天坚持健身” 一类不切实际的目标,而是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比如在 Kindle 上看网友写的女同爱情小说,或者报班学习如何成为急救员;小时候我就喜欢各种微缩模型,而且收集了不少模型;我还很喜欢宝石,并且尽我所能做了许多研究。按理说,成长就意味着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兴趣,但是我的时间却全部浪费在了发展喝酒这一项爱好上。我忘掉了曾经痴迷某样东西到无法自拔的感觉。

戒酒几个月后,我重新回归了这种生活。现在,时隔这么多年,我再次有了一书架的有关宝石及其构成的书籍,我收集的微缩动物模型已经能组建一个小型动物园,而且规模还在不断壮大。当我挤出时间重新拾起这些儿时的兴趣爱好,我一点都不觉得幼稚可笑,而是像回家一样温暖。

我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 —— 这两者同等重要。我知道我想要一个爱我的人,想要一个家,一段不用担惊受怕的人生,我也知道我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假装自己是另一个人。通过共同爱好和真情实感建立起来的关系,远比和只享受醉酒快感的酒友建立的关系牢固得多。现在,我心安理得地选择做我一直想做的宅女。周五晚上,当我的朋友都在外头潇洒的时候,我也可以安心坐在家里看书。这种平静惬意的感觉,远胜过喝火龙威士忌上头。

当你下定决心对酒瘾说 “不,我已经受够了” 的时候,你已经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了。而且这种勇气会逐渐渗透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你可以告诉自己,既然我能戒酒,那其他的事情我也能做到。我开始尝试写作并联系出版;对职业发展有帮助的机会我都来者不拒;虽然我经历了离婚,但我依然控制住了自己,没有重新沾染酗酒的恶习。

虽然我依然会时不时地想要喝酒,但是不同于以往,现在的我懂得热爱自己。从自爱中获得的平静,让我能够免受错失恐惧的影响 —— 不管其他人在做什么,我都不会觉得错过了任何不该错过的事情。

这让我终于可以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我想做的事情上。这对于离婚之后重新开始约会的我来说很有帮助,也最终让我找到了一个能够包容我的全部的人 —— 哪怕是连我自己都努力回避的缺点,她都能够接受。认识和了解自己,让我能够勇敢做出决定,迁居到大半个国家之外,开辟全新的人生,而且至始至终,我都对自己的决定毫不怀疑。它让我收获了更好的友情,更好的爱情,更好的工作,甚至更好的性生活。

当我明白酒精并不能让你立刻变酷,也不能保证给你带来快乐,当我明白这一切都要靠我自己去争取,而不是奢求每一分钟都能保持完美时,那么不管用气泡水代替酒精饮料的选择有多么的痛苦和艰难,它都是值得的,因为它换来的是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

编辑: 林聪明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