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想让孩子在灵魂深处感到自在,认识到自己的身体之美,不要被老一套清规戒律搞得不可见人。要知道,假如让几百年前清教徒们见识一番我们今天享受性爱的场面,他们一定会动用石刑的。”

有了孩子,生活就改变了,就这么简单。养育下一代的责任会渗透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从事业与社交,到家庭和个人生活,无一幸免。为人父母头几年,性生活与睡觉时间一样,势必会受到影响。

随着孩子们一点点长大成人,你也许有可能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方式上。但如果你喜欢重口味性爱,该怎么让这种癖好融入到 “适合儿童成长的家庭环境” 里面去呢?如果阁下视 BDSM 和其他另类玩法为性爱乃至灵魂的核心精神,该怎样做才能不要在下一代面前不露马脚呢?

“性爱是成年人的游戏,性玩具也是成年人的玩具,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嘚瑟。不管是纯情的还是重口的,一概如此。” 支持重口味性爱的纽约理疗师杜琪妮娅·毕达哥拉(Dulcinea Pitagora)如是说。

坦诚接受性爱欲望、接受重口味玩法的父母们,也许可以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加开放而健康的成长环境。BDSM  这种玩法本身就需要参与者更加包容和坦诚,而身体力行这种文化的过程,则能让父母对子女产生积极的影响:让孩子们对非主流文化有着更宽容的心态,同时能够坦承自己的某些欲望,不必为此感到羞耻。“重点并不在 ‘把东西藏好了,别让孩子看见’ 上面。嗜好另类玩法的父母们真正能做的事情,是为孩子们树立一个相互沟通、设立行为边界的良好榜样。” 毕达哥拉说。

我们就找到了这么几位父母,跟他们聊了聊各自的育儿经。尽管他们都采取了各种手法保护隐私,但他们都认为,维持这种快乐而坦诚的性爱关系让他们的夫妻生活变得更加和睦,最终也让家庭氛围更为幸福。


詹姆斯

来自威斯康辛州,31岁,有两个孩子:一个两岁,一个七个月大

VICE:自我介绍一下吧!讲讲你的取向和情趣嗜好。

詹姆斯:我自认是直男,但老实讲,也可以接受性别角色转换。只要对方心理上是女性气质,生理性别我还真不太在意。我的角色是男主,内在比较倾向于 S,但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里,我都是一个温柔慈父好爸爸。

在这两种身份之间切换,有没有什么故事?

我家老大现在已经到了懂事儿的时候了。有一次他看到我媳妇的不锈钢肛塞,就得意洋洋地跟一位来客嘚瑟。问题是那人可是对 SM 文化毫无了解 —— 我媳妇也没有惊慌失措,她眼睛一亮,跟孩子解释说那是妈妈的玩具,让他送回原处。我们家这位访客羞得满脸通红,明显对肛塞有了某种兴趣,但很快就说自己从没用过这种玩意。

我跟媳妇经常在孩子面前赤身裸体。我儿子有时候看到他妈身上有伤痕,就指着那地方说,“啊,破皮了!” 我们就点点头说,“嗯乖宝,妈妈破皮了。” 就这样。我确信,等他到了学龄,我们俩在暴露身体方面肯定会更谨慎一些。但说实话,我们也确实得教育他别有样学样,别在外人面前光屁股跑。我们想让孩子在灵魂深处感到自在,认识到自己的身体之美,不要被老一套清规戒律搞得不可见人。要知道,假如让几百年前清教徒们见识一番我们今天享受性爱的场面,他们一定会动用石刑的。

孩子们发现你的玩具,你会怎么跟他们解释?

我儿子现在正是兴趣旺盛的时候,不管怎么严加看管,他都能翻出这些玩意。他经常翻到这些不属于他的东西,每次我们都会让他放回原位,他也乖乖照办了。我和媳妇常说,我们要建立一个 “性爱正能量” 的家庭。好吧,现在我儿子已经懂得跳蛋为何物,还知道床上有 “妈妈用的” 尼龙带了。我们从没想过把这些玩具藏着掖着,不过也不是那么明目张胆,算是尽量以一种负责任的心态将这些东西移出孩子的视线吧 —— 不过我可始终没有 “这是丢人的东西,必须藏起来” 这种态度。

对像你一样热衷 SM 的家长们,有什么建议吗?

要真诚面对自己。你的合法情趣癖好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做一个尊重自己欲望的人,也会更让子女尊重你的。


J.

来自德克萨斯州,45岁,有四个孩子,年龄分别是13、16、19、21岁

VICE:来谈谈你的特殊性癖吧。你属于那种 S 和 M 角色通吃的人,对吗?

J.:一开始其实并不是这样,不过圈子里很多人都走上了这条路 —— 开始是选择其中一种角色,时间长了就过渡到另外一边了,我跟我丈夫都是这样。

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块。我们住在一个小城里面,我丈夫在这儿的社会地位还很高,因此夫妻性事并不是什么公开话题 —— 他还要赚钱养家嘛。结婚八年之后吧,我开始从 M 角色过渡到 S。至于性癖方面,我们玩过冰火、布料捆绑、食物调情等等。有了孩子之后,我们就关起门来在卧室里玩儿了。我对任何玩法都持开放态度,23年来我们俩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有没有为藏匿性爱玩具这种事情操过心?

我们主要玩 spank。除了 sp 的专用道具之外,也有皮带和其他玩具。不过我从来不戴项圈。我长发及腰,所以不需要再另购流苏鞭子 —— 直接用头发撩就可以了。我有一个柜子专门存放各种性爱道具:丝绸捆绑带、眼罩、蜡烛,还有其他 SM 用具。孩子们早就知道爹妈的性生活,我也想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爹妈在这方面非常融洽。在他们面前我从不遮遮掩掩,但也能感觉到他们似乎有点尴尬。

有的家庭这方面就搞得不好,我想对孩子传达的观念则是:“看吧,一切都挺好的。” 我们夫妻俩的开放观念可能就是来源于此吧。我可能有点开放过头了,给16岁的孩子买安全套、阴茎环、润滑剂什么的……如果他们想体验性爱,我希望他们注意安全,并且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负责任的意识。

有跟孩子们讲过另类性癖的事情吗?

我家老大今年21岁,特别喜欢另类玩法,但她直到上了大学之后才表现出来。某人带她体验了一把 “突破禁忌的感觉”,结果却超过了她能承受的极限。在那之后我们有过几次交流,我觉得如果早点给她科普,可能就不会搞得这样了。但是,她知道我和丈夫玩这一套,所以当她想要得到支持和帮助的时候,她会找到我 —— 她并不知道我俩行性事的具体细节,但也能猜出个大概了。

你跟她讲了之后,事情如何?你跟其他的子女说过这些事吗?

我了解到她喜欢窒息玩法。这我倒是也能理解,因为我们以前就做过,但也不能说是百分之百能接受吧。我的心理治疗师以前就玩窒息,结果有一回没把握好,把气管掐折了。其实玩的越频繁,气管就会变得越柔软 —— 但她的就折断了,玩伴也没能把她救回来。于是我就跟我女儿聊了聊窒息的话题,还有各种手法什么的,得跟她讲清楚。

我们家老三跟我关系比较亲密,他是 M 属性,喜欢身材凹凸的女生。我问他,“你朋友会因为这个嘲笑你吗?” 他就说,“不会,他们跟那些瘦猴女孩约会,反倒是我嘲笑他们呢!” 我们探讨过很多 M 男话题,还教育他要玩得安全点儿。

至于老二啊,她的性观念比较保守,这当然也 OK 啦。在我家里,喜欢另类没问题,不喜欢也没问题。只要忠于自己的欲望,做好自己就好了。


克里斯

来自新泽西州,35岁,有两个孩子:一个三岁,另一个19个月

VICE:你和你媳妇从高中开始就在一块了。你们是一起发掘出这种另类偏好的吗?

克里斯:我天生就好这一口。在我知道这种东西之前,我就已经在这方面有了很强烈的冲动。我家庭比较保守,所以我可是花了不少时间才上道。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终于接受了自己,但直到最近我才真正对自己的性癖引以为自豪。讽刺的是,我老婆的家庭非常开明,对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保持开放态度,但她直到遇见我之后才明白另类性癖为何物。

具体说来,你都有那些特殊性癖?

我是双性恋,但并没有跟男人发生过关系 —— 只是说我能接受这个罢了。我属于受的类型,要是找个词汇描述的话,估计 “敏感荡妇” 这个词儿最适合了。我喜欢做被动的那一方,不想控制局面。我想在性爱过程中挑战情感的极限,不管是好是坏都可以。

你们在家里都有什么另类玩具?

我们住在一栋三层的维多利亚风格房子里,现时而论,我们夫妻俩所有的另类活动都是在卧室里玩。卧室壁橱里有一个大塑料柜子,里面放的都是各种性爱玩具。我最近还花200美元买了一套 eStem 电击玩具,感觉好极了。后来我还搞了一个口塞,因为我实在太喜欢大喊大叫了,搞得有点不好。我还有一副皮革面罩、带肛塞的乳胶内裤、固定捆绑杆,还有几副形态各异的鞭子。

孩子们见过你那些宝贝吗?

我儿子周三的时候看牙科大夫,医生给了他一个乳胶手套玩,结果他就当成气球吹起来了。我儿子觉得太好玩了,但拿回家之后就不小心扎破了。我上楼给他又拿了一副手套(也算是性爱用品嘛),结果他就跟上来,看到了柜子里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得到新手套后儿子特高兴,但我老婆就盯着我说,“可别给他看了……这孩子搞不好记忆力惊人,说不定以后就认准那地方了。到时候咱们俩只要进屋,他就得缠着你要手套玩。”

如果孩子们问起你的这种嗜好,你会对他们摊牌吗?

天哪,他们现在还太小了,再过十年吧。到时候我会跟他们严肃地谈谈,我希望在不透露什么具体细节的前提下,能跟他们坦诚相待。

对其他有着特殊性癖的家长们,有什么建议吗?

有了孩子不代表就不能接着玩了。你也许会玩得不那么频繁,也许会把它暂时放下,但千万不要彻底放弃。找一个普普通通的黑色旅行箱,把宝贝玩意都放进去,再来上一把锁,这样最好了 —— 没人会对这种物件产生好奇心的。

Illustrator: 希瑟·本杰明(Heather Benjamin)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