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最新一季《硅谷》的都知道,这季中国戏份可不少,好多都是我的功劳。

世界上有太多好玩的经历,也许永远也无法穷尽。于是我们找到了比你或是你的任何朋友都要更牛逼的玩家,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玩法。

看完后,你可以关闭页面回到生活,也可以尝试像他们一样,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当然,如果你的玩法比他们还要牛逼,欢迎告诉我们:tougao@yishiyise.com

从大学毕业开始,我已经当了十好几年程序员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凭借自身过人的编码能力干倒闭过数家大中小型科技企业。大型企业比如有最早的迪比特、业界传奇诺基亚 —— 当然,诺基亚并没有消失,只是没有像以前那样运营我最擅长的手机研发而已。小型创业公司也都曾有个在当时听起来流行而又响亮的名字,比如 “xx 通讯有限公司”、“xx 互联有限公司” 什么的。也不晓得早先跟我一起在上海甲醛超标的办公室里抽烟改 bug 的哥们儿现在都在做些什么,大概转行当项目经理了吧?毕竟只有我骨子里是个 geek,觉得项目经理这个职业比较 low。

曾几何时,我一直认为我是住在北京牛街唯一的程序员。因为牛街程序员这个词组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协调,就像回龙观百年卤煮和通县老字号爆肚那样。直到数年前早起坐公车跟邻居搭了两句话:“你也是程序员吧?”“啊,对。”“在哪上班?”“诺基亚。你呢?”“我在右安门。”

这位公车邻居戴了副眼镜,头发油腻腻的,穿着格子衬衫,背了个双肩笔记本包。而我,戴了副眼镜,平头,穿条纹衬衫,手里拿了个 Kindle。

我最近的就业经历是在硅谷某家移动互联网数据库公司写代码。坐在家里写,不用去美国,不用早起坐公车,不用上下班指纹打卡,不用登录钉钉。作为中港澳台加上新加坡唯一的雇员,我基本可以算得上是公司的大中华区总裁了。所以除了改 bug,我还兼职运营公司的微博和其它中文社交媒体账号。我妈认为公司应该给我租个门脸儿,但我真心不愿意在北京通勤 —— 听起来是不是很像美剧《硅谷》(Silicon Valley)里魔笛手(Pied Piper)从印度和巴基斯坦招码农的故事?

确实像,但我一直没发觉这一点,直到这家公司的前同事问我是否愿意在《硅谷》第五季里做点顾问工作。

1528359169325142.png没说瞎话,最后一个 consultant 就是我

硅谷里应该有大把的人比我懂区块链和分布式系统,但他们需要我的原因是第五季里 Jian Yang 将会来到奇迹之城深圳创立一个中国的山寨魔笛手。

1528359169912475.png山寨蓝图

一个中国的科技创业公司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 首先,在拿到可以挥霍的大笔投资之前,公司很有可能就在一个居民楼里,程序员们肩并肩地挤在那里。当然不只是创业公司这样,这得益于中国一线城市高昂的房价。就算是互联网巨头们的办公室也可能会让程序员们在豪华写字楼里肩并肩地埋头工作到深夜,就像我在某个北京国贸办公室面试时看到的那样。

1528359169703097.png

- 至少百分之九十的中国程序员都是近视眼。

- 有些程序员哥哥的头发油油的,不会像我老婆那样因为洗头太勤,被回民医院的皮肤性病科大夫诊断出了过度清洁导致的皮炎。

- 程序员们喜欢穿:格子衬衫、条纹衬衫、T恤和帽衫。

- 部分人坚信绿植(特别是仙人掌),能吸收甲醛和显示器的辐射。

- 中国的一线城市基本都有控烟令,但不排除个别老板因为个人喜好让自己的公司烟雾缭绕,就像八十年代的国企办公室。Yang Jian 就会说他在特殊场合下抽烟。

1528359697144116.pngI smoke in special occasions.

办公室墙上会有些什么标语呢?

- 禁止吸烟

- 请不要使用 “git add .” (恩,我有代码洁癖。版本树里不能有无关文件)

1528359169630121.png注意看左上角的标语和左下角抽烟的油腻大哥。另外,右上角那个鹤立鸡群的程序员看起来跟我一样酷

当然还有不少素材导演没用或者镜头没对焦到,比如这个标语:

中医肩颈按摩

周四下午 2:00 – 6:00

(请需要按摩的同学当天不要穿棉袄来上班)     

这季里还出现了一位新的中国籍角色:深圳前海公司的姚老板。姚老板的公司是电子设备制造业的龙头,曾经因为员工自杀率过高和糟糕的员工待遇而饱受媒体质疑。姚老板决定要改变这一切,所以有了我们剧里看到的工厂果汁吧,员工太极课等等。我需要想些标语贴在工厂里让场景看起来像个中国工厂,这个任务听起来超容易,我信手拈来:

“同心协力,共创未来!” —— 姚老板要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那可以把它改成 “劳逸结合,共创未来!”

“质量前海魂,快乐前海人!” —— 听起来太棒了,押韵且点题。说明姚老板不仅需要严格控制产品质量,还要保证工人良好的精神状态。

 “前海大家庭,爱拼才会赢!” —— 姚老板就像大家的家长,鼓励呵护着每一位员工努力地工作。

“做完美的产品,过无憾的人生!” —— 每一位员工都是工匠,我们需要工匠精神!

然而,我第一次提供的这些看起来严肃活泼的口号居然都不符合要求。剧组说这听起来太 “苏联风味” 了,姚老板不是那样的人,姚老板现在百分之百地打心眼儿里关心工人。姚老板不会在标语里强调产品质量、工作效率,他只在乎 “快乐工作,快乐生活”,“平衡工作与生活”(其实是 “劳逸结合” 的另一种说法),不要自杀!

这个要求就有点难了,因此我可能是国内第一个编这种工厂标语的人:

“悲伤,让前海帮你分担;快乐,前海将与你分享。”(If you have sadness, Qian Hai will help you to share the responsibility to solve it. If Qian Hai has happiness, Qian Hai will share it with you.)

说实话,知道单词 empathy 之前我从来没在任何场合用过同理心这个词。

1528359169203278.png注意看最右的标语

“你快乐,前海才能快乐。”(Qian Hai will be happy only if you are happy.)

1528359169524298.png—— 姚老板(最左)是真心的!

“走出去,爱起来。宝贵的生命,无悔的青春。”(Go to the outside world, start loving. precious life, youth without regret.)

WechatIMG33.png工厂不是我家,工厂也不是我的整个世界,让我们用青春为地球歌唱,用爱占领整个宇宙。

除了写标语,我还有不少硬活要做。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有很多人类工程奇迹在美国诞生,但必须承认,有些事情美国几乎无法实现 —— 比如在五天之内找500个手机模型供剧组拍摄使用。但深圳是个奇迹之城,在深圳没有什么事情不可能 —— 比如在五天之内生产500个手机模型并且发货到美国。

本季第八集中,姚老板的工厂要在数万台设备上用手工登录的方式,使自己的算力超过51%,达到控制整个魔笛手区块链的目的(程序员们不要较真,不要问为什么不写个脚本而要使用人工,很多时候人工就是比脚本快,尤其是人足够多的时候)。

这场戏剧组需要500个手机模型用来拍摄,此时是中国农历腊月十九号。大部分工厂将在腊月二十号放假,辛苦了一年的中国人民即将迎来一年一度的春节,整整一个月杀猪宰羊吃饺子不劳动。当你忧心忡忡地以为中国人民已经提前开启度假模式的时候,华强北的淘宝店主会狠狠地打你的脸并且告诉你只要工厂还没放假,就没有不可能:“这款手机模型有货吗?” “有。” “我要500个。” “库存只有100个,你确定要吗?要的话今晚生产明天发货。” “确定要,你能把手机上的 logo 打磨掉吗?” “500个都不要logo?” “对,都不要。” “可以,今晚生产,明天发货。” “我要发美国可以吗?” “我没发过美国,你知道怎么发吗?” “我问问。”

五分钟以后:

“几个快递公司说 3 天内能发到,但是好像要您那边的公司有国际贸易资质,还要货物发票。” “有点麻烦,等我问问。”

又过五分钟以后:

“可以发,明早我发货到香港,DHL 从香港发出,两天内到美国。你拍下付款,明天知道快递价格后你支付宝转给我。”

腊月二十一日,在中国人民开启一年中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休假模式的第一天,《硅谷》剧组收到了从奇迹之城深圳发出的,还带着中国工人体温的500台手机模型。 

1528359169500597.png就是它们

踏足影视圈,给电视剧当顾问,看似能让你提前了解剧情发展,还能获得一些金钱回报,可这感觉就像你闺蜜告诉你她被绿了,在正式离婚前你又不能跟你的好基友们分享这个精彩的小秘密一样,不管是精心埋下了什么梗还是有什么迫不及待的大发现,都只有等到剧集播出之后你才能一吐为快。

虽然我可能不是唯一的牛街程序员,虽然比起码字还是码代码来钱快,但现在我知道,自己应该是唯一一个 在 IMDB 挂了号 的牛街程序员。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