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感受自己的心跳。” —— 王菊

世界上有太多好玩的经历,也许永远也无法穷尽。于是我们找到了比你或是你的任何朋友都要更牛逼的玩家,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玩法。

看完后,你可以关闭页面回到生活,也可以尝试像他们一样,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当然,如果你的玩法比他们还要牛逼,欢迎告诉我们:tougao@yishiyise.com

我从来没有过被叫 “黑妞” 的烦恼 —— 不带任何歧视的意味,只不过从我周围那些对变白有着执念的朋友来看,皮肤黑大概确实是件挺闹心的事儿。全身上下脸最白的我好像无意中拥有了一项令人羡慕的 buff,不说别的,至少在化妆品上省了一大笔钱。

想变黑的念头是在一周之内爆发的 :健身逐渐有成效后,深色皮肤更能突出线条并且更显健美;在一次越野赛晒伤没法化妆后,朋友无意间说了一句 “脸好像小了”;摆脱了白白净净的第一印象,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狂野。虽然不知道这三个理由是不是存在相互作用,但当下肤浅的我开始因为表象动摇,谁不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看呢。

然而,美黑和美发相比,风险值略高,一旦踏上这条路,要想回头可就不是买顶假发戴个帽子这么简单。不出所料,当我把美黑的这个想法告诉朋友时,得到的一致回应是 “你有病吧。” 毕竟在大多数人的审美中,美黑这种生活方式只适用于享受阳光和海滩的欧美人身上。中国人,当然是白白净净才显得高级。更何况 “一白遮百丑”,和传统观念反其道而行之,就像在街上见到外国人打遮阳伞一样 “傻逼”。

1528297497978476.jpeg王菊的出现势必带动一批美黑潮

网络上关于美黑的帖子并不多,搜索出来的结果居然一半都是美容院的美白广告。零星的科普中,身在北京的我没有条件照日光浴,又害怕晒灯加速皮肤老化(应该是不实信息),最后决定使用一次性美黑产品 —— 这也是相对最安全的尝试,万一黑得不美,保持四五天洗掉就行。

翻墙做完功课,我在淘宝上输入了一个专做美黑的澳洲品牌,仅出现的三家代购店说明这一产业在国内并不吃香。店主豌豆是个澳洲留学生,也是个美黑爱好者,因为肤色的 “特别” 经常被误认为是从小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华人。 豌豆耐心解答我的疑问,发给我使用视频。因为 “创造101” 节目中王菊的突然爆火,最近一周的产品销量达到了以往的三到四倍,最接近王菊肤色的一款美黑产品已经断了货。

等待到货的过程中,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去角质、保湿、换了比之前黑三个度的粉底液。我甚至感觉到了一种整容变身前的紧张,忐忑地跑去商场买了一瓶专门卸除美黑的慕斯 —— 做好了最坏的补救打算。

美黑的那一夜极具仪式感。

WechatIMG716.jpeg在这之前已经去了两次角质

美黑膏需要在身上停留八到十个小时,我算好时间给还在外面约会的室友设置了门禁 —— 为了让黑色更加均匀,够不到的位置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搓背这种细节就不赘述了。有专门的手套(价格是一瓶美黑膏的一半)配合,涂抹方法同擦沐浴露一样简单,所到之处效果立竿见影,像裹上了一层巧克力糖浆。

整个过程中唯一的问题是:追求平衡吹毛求疵的我在发现左右手不一致、胳膊和腿不一致时,总会无止境地补偿色浅的那部分 —— 就跟画眼线似的,无休无止直至惨不忍睹。再加上长时间暴露在卫生间惨白的灯光之下,对色温的感知度明显下降,在我终于觉得 “差不多得了” 之后,已经成功地转变了人种。走出卫生间,我迎来了室友的第一次爆笑。

Anyway,明天会更好。

WechatIMG722.jpeg1528296497175418.jpeg想对生活说一句 “ojbk"

第二天早上,我满怀期待地洗完澡,然后迎来了第二个致命错误:胳膊肘和手心也被我涂上了美黑膏。于是,在做了一晚上黑光闪闪的美梦后,我的身上出现了三到四种深浅不同的黑色,双手也像刚抹完屎一样 —— 第一次美黑基本上就以失败告终了。唯一的好处是马甲线若隐若现,整个人看起来不太好惹,以至于让我有了一种鼓励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光膀子出门的冲动。

当然,衣服不能不穿,班也不能不上。带着一种赴死的悲壮决心,我在出门前特意涂上了白色的指甲油来给我屎色的双手提亮,并且穿上了最显眼的白色 T 恤。一路上,所有行人似乎都投来了看傻子的眼神,阳光下的胳膊黑得发出了一层淡淡的绿色,当下的我很希望自己上的是夜班。

WechatIMG720.jpeg图片经过调光处理

WechatIMG718.jpeg编辑部同事的赞美

情况在第二天有所好转,颜色慢慢沉淀、浮色被过滤掉一些之后,整个人看起来也自然很多。摆脱了土黑的尴尬,我居然开始收获赞美,不过大部分来自健身的朋友和泰拳教练们 —— 在拳馆,我完全融入了泰国人的行列。

1528296542761239.jpg“你看起来像上了年纪的泰国女人”

今天是美黑的第五天,买的卸除慕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断断续续褪色后的我看起来像得了皮肤病一样糟糕。但我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皮肤黑的形象,并且越来越觉得这是种健康状态的表达,人也会不自觉地随性起来。在这期间,我发了照片也见了些老朋友。说实话,我可以接受对于我 “变色” 的玩笑,但一些以此来对我生活和喜好的推断仍然会让我感到不舒服。

“非主流” 是我听到的最难接受的一个形容词。

1528296569671706.jpeg陆续收到的评价

在一部分人眼中,我从工作后就慢慢迷失了自我,因为我不穿高跟鞋不背名牌包剪短了头发还文了身,已然从一个文静规矩的女生走上了 “歪路”。而美黑则是让我完全沦陷的一步,当我把所有他们眼中的 “优势” 都抛弃时,他们会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对我表达遗憾 “你现在看上去跟搞说唱的一样。” 

—— 毕竟 “白富美” 才是他们眼中的 “主流” 。

在英国念书的时候,身边最不缺的就是 “白富美”,妆容精致的亚洲女生在视觉上比欧洲人还要白很多。我的目光总会被好看又讲究的她们所吸引,自然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只不过她们通常不愿意暴露在紫外线之下,无形中也把喜欢户外活动多过下午茶的我划分在外。

英国最有趣的日子就是晴天 —— 因为稀有。尤其到了七八月温度稍高的时候,只要出现了一点阳光,公园的草地上,家门口的阶梯,天台,甚至马路牙子上,都坐满了玩儿命美黑的英国人。

WechatIMG724.jpeg海德公园草坪上密密麻麻晒太阳的英国人

帮一个英国朋友涂助晒油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英国人那么喜欢深色的肤色。她告诉我这反映了一种 social status。“因为英国能见到太阳的机会太少,如果你被晒得很黑,说明你经常出国度假,家庭条件很好。” 虽然这种说法无从考证,但和中国人喜欢美白的道理似乎大同小异:在古代从事农业生产的人通常会饱经日晒导致皮肤黝黑发黄,皮肤细腻白嫩则说明家庭条件较好不用下地干活儿。本着 “物以稀为贵” 的原则,欧美人追求小麦色和亚洲人喜欢白里透红的感觉都无可厚非。

但是最近几年,审美也出现了全球化的趋势,就像 cosplay 风靡欧美国家一样,小麦古铜色和欧美妆、蜜桃臀通过社交网络迅速传到亚洲女孩的眼中。而在欧美风格的影响之下,带来更多的是一种健康的生活状态,健身、旅游、享受阳光.......可是当这些东西作用在我身上并且逐步产生结果时,得到的却是一个 “非主流” 的评价。

我的五官没有欧美人立体,美黑也许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 “好看”,但是就像纹身一样,它们于我,是有意义的。至于那些在长久以来形成的 “条条框框”,存在至今也一定有它的独特魅力和意义,我尊重,但不代表我一定得接受。

就像我不是因为王菊去美黑,但觉得菊姐这话说的挺对的 —— “爱谁谁”。


交流美黑心得请关注 VICE 最黑编辑微博 @屁王麦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