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许多和我一样离开哈尔滨的青年们来说,这些老建筑是存是亡,就像哈尔滨的太阳是冷是暖一样,对我们没有一丁点影响。

上次我回到家乡哈尔滨时,额外花了一个周末来到哈尔滨市道外区这个有着丰富历史的城区探索了一下。我的首要目标不是该区出名的砂锅坛肉,而是一些不久后就再也见不到了的老建筑。

我虽然在哈尔滨生活了二十年,但来道外区不超过五次。除了丰富的历史和各种特色老字号小饭馆,道外区还有着许多关于城市萨满的扑朔迷离的故事。如果你的外地同学中有哈尔滨人,如果你们进行过寝室恐怖故事卧谈,我想你们是十有八九都会听过 “猫脸老太太” 这个城市传奇的。而道外区就是这个城市传奇的发源地。其实,即使现在我想起这个故事也还觉得挺怕的。

1535288327685420.jpg

那天像东北的往常一样寒冷而干燥,把已经好几年没体验过温带大陆性冬天的我冻得瑟瑟发抖。从哈尔滨清真寺出发,沿着靖宇街向东走,不一会我就进入了这片大隐隐于市的废弃巴洛克建筑群。这些建筑是清朝末年与民国初期当地商人受欧洲侨民的影响而建设起来的。与很多城市探索胜地不同的是,这片废弃的巴洛克建筑群并不坐落于城市边缘,也没有蔓延到城外的荒郊野岭:它就处在道外区这个哈尔滨市最热闹最有生活气息的城区里。在各个废弃建筑的不远处常常就能看到正常运作的设施和新式的居民楼:街一边是褪色的旧瓦,另一边却是鲜艳的新砖,这种强烈的对比让走在这里的我更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同时我也无法像探索其它废墟或地下管道一样放开了耍:尽管哈尔滨不盛产朝阳群众,这里的人们对光天化日下逮个墙就爬、逮个洞就钻的行为还是嗤之以鼻(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想拍出荒无人烟的废土气息也挺困难,因为住在附近的人们会匆匆经过这些废弃的建筑,对这些令外人感觉奇怪的景象不会多看一眼。而那些停在废墙根下的各种新式汽车更是大煞风景。

1535288327572911.jpg红圈内即是巴洛克废墟所在地。在地图上发现这些废弃建筑居处在如此接近市中心的地方时有点不可思议。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道外区内两座废弃的巴洛克建筑

1535288327840772.jpg道外区内一座得以保存并翻修的巴洛克建筑。这样的建筑在哈尔滨的老商业区是很常见的

后来我走上了一条行人较少的小街,趁四下没人时爬过一些堆在破窗前的废弃家具,进入了一栋废弃的建筑中。钻到这栋废楼后我第一时间被地上瓦砾中遍布的冻僵大便包围了。既然别人能安心在此蹲坑,我也就没必要担心头上的东西会塌下来了。再说,屋顶早就没了。转了一圈我才发现这栋楼早已被清空,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了。

1535288328880969.jpg

没了二层楼板和屋顶的废楼内

1535288328411594.jpg纷乱的电线将天空割裂

1535288328497322.jpg阳光普照但还是寒冷刺骨的角落

1535288328638418.jpg带有细腻雕花的外墙

1535288329275116.jpg只剩空壳的建筑

1535288432562310.jpg

各种不再通行的门

除了巴洛克风格的建筑,该区域内还有不少一同建设于民国时期的二层建筑,当地人称之为“洋楼”。这些“中式洋楼”的楼梯和走廊建在楼外,院子是四方形的一个框子,由一个门洞进出。有些“洋楼”的外墙上也有会一些巴洛克风格的修饰,但是在宏伟程度上会差一些。其实这种格局的建筑相当于哈尔滨特产的一种“中西合璧四合院”。遗憾的是这些建筑大多缺乏修缮,经过一个世纪的风吹雨打,已经破败不堪了。

1535288329600463.jpg在中式洋楼院中向上望犹如坐井观天

1535288432274838.jpg出入中式洋楼院的门洞

1535288432966153.jpg一间废弃的中式洋楼院 

1535288329707761.jpg除了曾经较为华丽的巴洛克建筑和充满民国特色的中式洋楼,在道外区还随处可以看见这种比较朴实的欧式黄房子,它们大多被用作商铺。这些年久失修的建筑大多也将在不远的未来被废弃了。

穿行于巴洛克废墟的几个小时中,四周的残垣断壁仿佛构成了一段残缺且停滞的时间线,与现实的时间平行存在。这条停滞的时间线内仿佛在进行一场永不结束的日落,就像哈尔滨冬季的白昼:太阳虽然是耀眼的,但却永远低沉地挂着,无法温暖寒风中的肌肤。也许百年后建在这些废墟上的新建筑又变成了新的废墟,到时候人们还会记得废墟之前的废墟吗?我觉得人们记住砂锅坛肉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吧。

编辑: 刘阳子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