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目的应该是得到愉悦,倒不一定是高潮,因为这对一些人来说依然很难做到。但是,如果你能更了解你的身体,哪怕还是不能高潮,也是很大的进步 —— 就像大家说的,“要志存高远,哪怕不能抵达,也能跻身繁星之列”。

世界上有太多好玩的经历,也许永远也无法穷尽。于是我们找到了比你或是你的任何朋友都要更牛逼的玩家,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玩法。

看完后,你可以关闭页面回到生活,也可以尝试像他们一样,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当然,如果你的玩法比他们还要牛逼,欢迎告诉我们:tougao@yishiyise.com

我一直热爱挑战,尤其是这个一年一度满心期待圣诞节天赐神迹的时节。所以,当我一位保守的好朋友告诉我,她在28年的人生里从未体验过一次高潮时(“连自慰都不行?” 我都能听见你的惊呼了 —— 对,就是不行),我就决定把假期积累的所有能量都用来助人为乐。海蒂(Hattie)告诉我,她甚至从来没试过抚摸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我简直无语了。那她失眠的时候都做些什么?!

每三位女性中,就会有一位难以在性生活中获得高潮,据估计还有八成的女性是假装自己高潮。但对我的朋友海蒂而言 —— 这是她的化名,她不想一下子推翻以前诸位床伴的自信 —— 自从她在十年前开始尝试性生活,假装是她唯一的办法。

“我的演技可好了,” 她一边跟我说,一边在桌子旁边摆出《当哈利遇到莎莉》的那一套,“装这回事也跟人有关,跟我男朋友的话,就会像是一场戏……我想,我觉得我爱他比他爱我要多一些,所以这是我为他付出的一种方式。” 海蒂承认,尖叫、扭动着模拟出神秘的高潮是她用来确保男朋友不去偷吃的方式,但这也意味着她自己没法得到满足。海蒂的业余演技或许能够说明,为什么温哥华有一小部分男性对自己的技术有着迷之自信,甚至还会有在 Tinder 上约炮的男生问你,会不会在短短的抽插两次、再手脚笨拙地拍拍阴蒂之后就达到高潮。

海蒂是我碰到的第一个在少女怀春时没有去探索性爱的女性朋友,她没有在游泳池里玩过那些位置正好的出水喷嘴,也没有跟朋友尝试过什么古怪的性游戏。她是我所知的唯一一个,到了28岁还没有自慰过、也确确实实无意于此道的人。“我不太接受这个,” 她说,“我在性方面真是极度压抑的。”

海蒂告诉我,她想试一试,但不知道从何开始。“我当然想试一下,但可能需要你帮忙。” 她说。所以,我们花了一周的时间,先让海蒂把自己的重重枷锁解开,然后再给她应得的圆满结局。高潮甚至都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我只是希望她能够爱自己并得到一些乐趣。一些女性的确没法完全得到高潮,这是很常见的,我也知道有一些心理因素需要的是长时间的疏导,而不是靠我这种模模糊糊的性经验。但是,我觉得光是解决身体上的问题就能得到一些成果,哪怕不圆满,也是一点小进步。就像大家说的,“要志存高远,哪怕不能抵达,也能跻身繁星之列”。我想,这里也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我们没想当星星,只是希望有办法能够毫无心理负担地说出 “湿” 这个字。

那么,怎么进行这场性的文艺复兴呢?首先,我想让她对性的感受更加自然,首先是为了让她不再假装自己得到高潮,但也是希望她能够自如地了解自己的身体、了解自己喜欢什么。但是,这个我没法帮她,虽说可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地为她口一次就解决问题了,但我也无法想象自己能不能为一个28年没有过高潮的人担起这份重任。因此,我给海蒂推荐了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地方,一个做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的地方,一个肯定会为她实现目标提供无限助力的地方 —— 一家性商店。

第一天

1515411111514768.jpg

我和海蒂去了 Womyns’ Ware,这是温哥华一家开放开明、主要服务女性的商店。一开始,海蒂完全无法接受,性元素太多了,连想找一个不会碰到阴茎形状的玩意儿的地方靠一靠都不行。这时,店主莱斯莉(Lesley)和海蒂开始攀谈起来,我就默默退出了。我觉得,海蒂需要自己成为这里真正的顾客,如果让朋友在旁边一直微笑,鼓励她追求自由的话,那样或许无助于她正常获得高潮,于是我在店里四处逛了起来。

这家店就仿佛一家以性为主题的成人专用糖果店。各色玩具颜色鲜艳,各种珠子、阳具和跳蛋造型美妙,让人难以抗拒,我发现我自己都想把它们全部买下,就像口袋妖怪里的 “catch’em all” 一样。谁会想到成人玩具也能这么吸引眼球呢?

这里的阳具整整齐齐排成几排,尺寸、弧度各异,有些上面有静脉,还有些比较恶心,附着带有毛发的睾丸。我摸了摸其中一个,发现手感相当粘。“这些是仿真的,” 另一位店主安妮(Anne)说,“特地做成皮肤质感的。” 但我只想给那些看似皮肤的塑料玩意上的小绒毛甩去白眼。大部分的这种仿真玩具都伴有一对塑料球。“有些人就喜欢有球的。” 我想让海蒂把一只九英寸长、有不同颜色的巨型阳具带回家,可惜我深知,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而做决定的人此刻正在房间另一头努力从牙缝里挤出 “润滑液” 几个字;要让她买这个,她可能会选择死亡。

海蒂和她的新任性教母莱斯莉正在给她挑选两个带回家的玩具。他们主要从房间中间部分的陈列里挑,那里摆的都是能够刺激阴蒂和 G 点的多功能玩具 —— 莱斯莉认为这些适合给海蒂这样的入门者,因为她也不确定自己喜欢什么。显然,这些多功能玩具的市场很广,因为它们有粗有细,有大量不同的颜色和尺寸,看起来也叫人满意,没有任何仿真的带毛假皮。看起来,海蒂已经决定好了要把哪个带回家:一个小小的、打火机大小的跳蛋,和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粉色多功能玩具。

到了圣诞节平安夜,海蒂和我坐下来进行了最后一次讨论,在这之后她就要自己去尝试这两件新买的礼物的。我抓住机会问问她,觉得自己的第一次高潮会是什么感觉。“平平淡淡吧。” 她说。“多用几个字来形容呗?” 我接着问。“好,但也不会特别好吧。” 她这样回复道。或许吧,但我能感觉到,即使只是今天她走出的一小步,也让这次经历完全值得了。“我觉得在性上面稍微地解放了些,” 她说,“或者说,性正在给我带来更好的自我感觉。” 于是,我看着她高高兴兴地回家,带着那价值400美元的玩具,仿佛自己是个终于放心让孩子自己第一次脱离辅助轮骑自行车的父母。

第二天

1515411116914573.jpg

第二天早上,我一起床就收到一条信息,“没成。” 我可以感受到短信背后的失望之情,尽管里面并没有任何表情。我开始觉得有些内疚。我给海蒂的压力无益于她解放自我,事实上还强化了女性的愉悦来自其他人、服务于其他人的羞耻感。这是她自己的经历,所以我得抽身才行。我跟她说,这是完全正常的,然后为干预了她自己的体验而道歉。

后来我们通了电话,海蒂告诉我,她试用了那个小跳蛋。事实上,她努力了一个小时,但依然毫无效果。“没什么让人兴奋的事,就还好,” 她说,“感觉不错,但我以前也试过。” 这跟我向她预测的那种惊天动地的性体验相去甚远。她说,“我想,我需要更熟练地使用那个玩具,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没有全神贯注。” 当我问她在想什么时,她就这样回答。想到海蒂一边用这只迷你跳蛋,一边走神去想要吃这什么或是周末要做什么,这可不是对性充满自信的自慰。一个小时足以让手法最娴熟的人也觉得厌倦。“我还在想,我只是需要更习惯使用它们。” 好吧,所以说她需要的就是练习,还有让她进入状态的黄色笑话。海蒂喜欢色情小说,一直都爱,所以今晚我要建议她在尝试另一个玩具之前先看一些故事。挂掉电话之前,海蒂提到 “高潮” 二字时已经不需要平时的深呼吸了,这让我不禁觉得有些自豪。 

第三天和第四天

1515411121238679.jpg

第二次再聊的时候,海蒂听起来高兴多了。她的瞳孔还没达到因第一次体验到高潮而放大的程度,但看起来更自由了。“我连着两个晚上用了那个大玩意,感觉很刺激。” 她指的 “大玩意” 是莱斯莉推荐的那只小小的粉色多功能玩具。这只比跳蛋更强,就像有人轻轻碰撞你的下体一样。“这绝对是我以前从未体验的,有点感觉了。”

现在还没有达到高潮,但我不想再提起伤心事,以免海蒂又躲回她不安的外壳里。“我还没有往里插,可能会今晚试试。” 这大概是我听到她说话语气最舒服的一次了,而且她在讲的是把东西插进自己身体,却没有意思难为情或冒冷汗 —— 多大的进步!

身为小黄书爱好者的我选择给海蒂推荐我十五岁情窦初开时的选择,当时我会在一周里的几个晚上一个人在房间里读黄色同人小说。我给她推荐了一个网站,上面能够找到各种各样的题材,其中包括海蒂最感兴趣的超自然和 “非人类” 的色情故事,这让我相当惊讶。三天前,海蒂还对 “阴茎” 这个词战战兢兢,现在却能够自如地跟我讨论性感的外星人、吸血鬼甚至 “天使”。我很惊奇。或许,超自然色情作品过于 “超自然”,因此能够让她从每天生活的压力中逃离出来吧,仿佛这些性感的非人族类能够助她逃出性的重重枷锁、哪怕在有了十年性生活之后依然把她绑得紧紧的重重束缚。谁知道呢。 

第五天

1515411125805538.jpg

我坐在海蒂对面,用双手食指和大拇指拼出一个三角形。手都忙乎着,于是我用鼻子点了点想象中的那个高潮点,来跟她尽量说明。昨天晚上,海蒂又尝试了很久,可惜,已经第五天了,依然风平浪静。“你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试够了呢?” 我问。“电池用完的时候吧。 ”她这样回道。这让我叹为观止,想必那是很愉快的一个小时吧!

“挺好的,” 她说,“至今为止最好的一次。” 我还在等着类似 “惊天动地”、“精彩绝伦” 之类的形容词,但是,她依然只是更加自如地谈论这一切,我不得不提醒自己,至少这也是进步。就在上周,这个女孩在痛经的时候都没法触摸自己,所以现在绝对是不可否认的进步。海蒂的进步慢而稳定,正一步步走向她的目标,就在昨晚,她又在性爱天使的保佑下前进了几步。

好吧,事实证明性爱天使是真实存在的。互联网上有很多色情故事,里面都是描述有翼一族精力充沛的性活动。我想,最没感觉的就是读这些毫无背景可考的色情故事了吧,读到几次天使的 “悸动的部位”、“天使的汁液” 之后,我就忍不住把这些文字从脑子里努力删除了。那天晚上,我想海蒂或许正在开始一次新尝试,而我希望今晚她能成功。我能感觉到她准备好了,所以我双手合十祈祷,当然了,就是向性爱天使祈祷。

第六天

1515411128650787.jpg

我收到了一条信息。

1515411132752950.jpg

拼在一起相当难懂,但我也不打算费这个力气。她终于做到了!不过这几个表情相互有点不搭界,所以我也不太拿得准她想表达什么,主要是因为里面并没有天使的表情符号。

“你感觉如何?” 我问她。她回复道,“是开心的,现在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了。” 她说得真轻巧!那些赞美高潮的最高级词语呢?我还等着她念出一段吉莉·库帕(Jilly Cooper)风格的高潮赞美诗,来细致入微地描述她的体验呢,但她并不情愿。在吉莉·库帕笔下,文雅的高潮总是 “让人发颤”、“阵阵抖动” 或是 “起伏荡漾” 的,听起来有益健康,家常而呆板。而海蒂的描述要简单多了。“感觉很好,”她说,“是全新的感觉 —— 老实说很难描述。” 显然,她读了那么多小黄书,也没能提高她的表达能力,但我想,要是我的话也会难以描述吧。“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知道前戏应该带来什么,” 她继续说,“现在我只想熟练起来。” 于是,成功有了第一次高潮之后,海蒂有了一条新的2018年目标 —— 掌握高潮。 

那么启示是什么呢?只要有恒心,铁杵磨成针?坚持当然算一条。海蒂连续六天,每天晚上花一个小时练习高潮,最后成功了。这是六个小时的自我改善和自爱,她也因此焕然一新。她跟我说,即使没有成功,她也会充满感恩。“这件事让我思考我的个人享受,我以前聊起来会浑身不自在,但现在很自如 —— 我希望我早点认识到这一点。” 她这样告诉我,我们远程通过电话击了个掌。

性的目的应该是得到愉悦,倒不一定是高潮,因为这对一些人来说依然很难做到,海蒂终于开始明白让她自己愉悦的办法,这让我非常为她高兴。海蒂现在能够很自在地跟自己的粉色玩具和性爱天使过一个晚上了,而这个女孩之前还把自己的性经历用 “单调” 来概括。要是你在温哥华的街头看到一个肩上不再有以前的重重性压抑的28岁女性,请跟她挥挥手吧。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Joyce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