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确来说,这不是一栋博物馆,而是一个博物馆群落,据说有超过八百万件藏品。当然,有点讽刺的是,这些红色藏品是过去某些时代的纪念,是当时人们搞阶级斗争、反对走资派的利器,而现在这些东西却因为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而在开放市场上受人追捧。

霸克李·布拉姆是一位长居中国的英国人,我们非常喜欢听他讲述他眼中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霸克李的中文很好,经常会说出一些让我们意想不到的句子,是一种纯粹的精确;如果你读不懂的话,可能得去参加普通话水平测试了。


我正睡在一个博物馆的地板上,感觉到地板很硬 —— 它理应如此,何况我和木板之间只有一条很薄的被子,连枕头都是用我的毛衣卷起来的。

现在的季节其实不冷,夜幕降临就会感觉到温度正在下降。我可以听到潺潺的水声和尖锐的蝉鸣,微风一吹,头顶的树叶窸窣沙沙作响,帐篷的尼龙墙也微微抖动着 —— 这种感觉好像是在大森林里露营,然而实际上,我是在中国最大的私人博物馆的花园里支了个帐篷过夜。 

1511172716719611.jpg我的帐篷

四川大邑县安仁古镇的建川博物馆聚落是在2005年建立的,占地五百亩,官网 上说一共有八百多万件藏品,包括一艘战舰、一枚二十八米高的洲际导弹、几辆坦克、数不清的毛主席语录镜面,还有一只活着的猪……进入博物馆,就像走在一座庞大的脚手架之中,那又宽又直的道路通向一个五十吨重的碉堡,碉堡的一砖一瓦都是从天津运到安仁建起来的。

在这个博物馆聚落中一共有二十八个馆,分为四个系列:抗战系列、红色年代系列、地震系列和民俗系列。其中一些馆是由中国本土建筑师设计的,采用了非常创新的展示方式,因此建川博物馆可以说是最先锋派的博物馆之一。

1511172716287243.jpg

搞这个博物馆聚落的创意人是樊建川。文革时,八岁的他看到了爸爸被批斗,他为了更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开始收藏相关的物品。随着年龄增长他的收藏没有停止,范围也不断扩大。他当过兵、做过老师,也进入过政府工作,后来他又搞过房地产,很快成为了四川最富裕的人之一。而他的收藏能力也在每个阶段不断提高,到后来他不得不建立起博物馆以容纳他的收藏。

他很富裕,曾名列2007、2008年度胡润财富榜,但后来因为建立了博物馆用去大量资金,他落榜了。他在自己的书《大馆奴》中写道:“我下决心建博物馆时,朋友曾苦劝说,吸毒让一个人完蛋,而建博物馆则让一个企业完蛋。”

1511172716626249.jpg

通常你很难在一座普通的博物馆里带个帐篷过夜,但这里可以,因为樊建川对博物馆的看法跟普通人截然不同:“在西方,你们觉得博物馆很神圣。我反对。我不喜欢那种高大上的类似卢浮宫和大都会的博物馆。那种的风格不适合中国。” 在他的办公室里,到处挂着的也是他自己的书法。

在博物馆过夜后的早晨,我起来伸了个懒腰,把帐篷收进包里,买杯咖啡就进樊建川的办公楼采访了。他觉得搭帐篷过夜的主意很棒,便把我的图片发在微博上,几分钟他拿着手机展示给我看数据显示已经有几万人看到了 —— 他是有百万粉丝的大 V。

“一开始我就想叫它博物馆超市,” 他说,“但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有人说客人不会明白这个词的概念的。我其实是想营造超市里的感觉,把藏品分成许多题材,这样你可以选择你真正想看的内容,每个过来的人会感到很享受。”

这也是为什么博物馆里还有一片泛舟湖、几个纪念品商店、几个不错的餐厅、一个人民公社、还有一个文革风格的酒店。这座博物馆的初衷,是记录历史 (尤其关于红色年代历史),我困惑文革酒店和人民公社是否存在矛盾。

1511172716726176.jpg

“没有矛盾,” 他回答说,“我们中国人并不像你们西方人一样习惯去博物馆。你们从很小的年纪就开始习惯逛博物馆,从小都有老师带你去。但在我们中国不是这样。因此,我觉得加强这个博物馆的竞争性,吸引人从远方来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博物馆是大规模的,为什么我个人觉得博物馆需要最起码八个馆?因为你如果希望别人愿意远道而来,那就需要让别人觉得我们博物馆很值得看,来一趟不虚此行。”

1511172716604107.jpg

建川博物馆的确很大,我住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把所有藏品都看完。樊建川说他自己是 “大馆奴”,有这么多藏品的他肯定是最努力的 “奴隶” 了。樊建川刚开始寻址建地时,先接触了上海、北京和成都的市政,但是都遭到了反对,因为没人相信一个曾经买卖地皮获利的搞房地产的大老板真的会用五百亩地来建博物馆。最终他找到了安仁古镇,并把自己的户口也迁到那里,不但买了五百亩地,还把一些古镇里的民国庄园也买下了。

安仁古镇是大邑县里的一个很有历史小镇,从成都开车前往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这个位置还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在《大馆奴》中他这样解释:“安仁镇的人文环境和我们的博物馆一脉相承,一则安仁馆群是民国建筑,与我的百年收藏吻合。二则刘湘是大邑的抗战名将,此地是一个抗战之镇,与我抗战系列馆吻合。三则是本地人刘文彩是文革是被宣传成 “无恶不作的大地主”的典型代表,他的庄园在文革期间是拿来做阶段斗争教育的,所以这也是一个文革之镇,与我文革系列馆吻合。”

樊建川说希望安仁古镇能成为家喻户晓的博物馆小镇,现在,西部华侨公司提供了一笔两亿的投资,希望把安仁古镇变成一个旅游热点。有人说那会像丽江一样,我不太清楚这种比较算不算作是一种称赞。

一座博物馆不是一个静止的地方,而是一处活跃的场地。我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内,博物馆举行了两个比较大的活动。第一是川军馆的重新装修开幕。当时樊建川邀请了九个老军人,他们都安祥地坐在第一排,外套上的勋章在阳光之下闪闪发亮。虽然这些老人都九十多岁了,但他们大都独自走到馆的门口,慢慢地观看展览。

1511172716426842.jpg

樊建川是个很能表现的人,开幕的时候他穿着一套 yves klein blue 的毛式外套,在舞台上把一个毛主席头像的雕塑赠给了西部华侨公司的老板。建川有限公司的宣传部门领导告诉我,他们的宣传预算不太高,因此他们主要凭活动本身吸引媒体而不是别的,而当天的开幕一共有二十多家本地媒体到场。

我参加的另外一个活动是第七场红色收藏交流会。一共五十多位近代历史收藏家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了。有人出售典型的 “红色” 物件,比如徽章、海报、红卫兵袖章,也有人出售比较秘传的东西,比如一个在卖日军东西的人,还有出售各种清代的瓷器的。

对樊建川来说,这些人算是他关系网中的成员 —— 他们遍布中国大陆的五湖四海,甚至还有长居国外的人也帮他丰富他的收藏。那个交流会上樊建川买了七千多件物品,他哈哈大笑地说:“这相当于我给这些人买了房子、车子、供他们的孩子上大学。” 

的确,有些东西并不便宜。一个在卖各种版本的雷锋书籍的人,开价四万人民币,还有一个二战期间美国将军使用过的剑,价格是十万。樊建川举行这个活动不但是因为想给这些人一种认可,也是想告诉他们未来他希望收藏什么类型的东西。他告诉关系网中的人,他正在筹建一个改革开放系列的博物馆,让大家留意并提供相关的物品。樊建川说他收藏东西有三个标准:一是对记载历史有意义的,二是特别容易被人遗忘的,三是标志性的、反映社会变迁的。

1511172716540773.jpg

在《大馆奴》里,樊建川说他开启了中国的红色收藏的市场,全国近现代文物收藏市场的兴起,跟他是分不开的。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市场。早前收藏东西时,他先是求助于朋友圈,等朋友圈里的人没有东西可卖时,他甚至去翻垃圾堆。改革开放以后,全国大搬家以及收入大幅增长等社会情况,也极大地扩展了他的收藏。“搬家是我收东西的一个原动力,是我收藏的一个最大源泉之一。因为搬家时,很多人总得扔掉一些东西嘛。” 

他的收藏方式也很奇妙,他说自己收藏镜子的过程很有意思。比如 “大海航行靠舵手” 这样的镜子,当年是怎么买的?他说:“我在全国各地特别是在北方地区,用一辆小皮卡拉了很多面新镜子,然后在皮卡上装个大喇叭,在村里一边走,一遍广播:乡亲们,好消息,好消息。现在四川有个特傻特傻的傻瓜,准备用新镜子换你们的老镜子,还给你补点钱。老乡说有这么傻的人吗?用了几十年的能换成新的,还能加点钱啰?然后一下子就收到了五万面。”

1511172716118263.jpg

这些物件的价值也有了爆炸式地增长,尤其是文革相关的东西,有的甚至十年增长了五十倍。这也造就了以樊建川为中心的当地市场。他直言:“文革文物是我最大的收藏,多达几百万件,仅仅手写资料就数十吨。我的文革收藏具有绝对领先水平,这是大家公认了的。”

当然,有点讽刺的是,这些东西是过去某些时代的纪念,当时人们搞阶级斗争、反对走资派,而现在,这些东西却因为其经济价值而在开放市场上被人追捧。

1511172715834913.jpg

在这个群落中,最吸引我的馆是飞虎奇兵馆。我是英国人,我的外公是美国人,二战时他曾在中国境内,当时可能是作为海军情报官,担当海军与飞虎队的联系人。但很可惜,当时中美之间的密切关系经常被今天的人忽略了。我认为就是这样经常被人遗忘或是忽略的故事,反而能讲述出历史的一角,我觉得这让这座博物馆变得更有意义。

1511172716380915.jpg

建川博物馆的入口处有个特大的脚手架,上面写着:“为了传承收藏民俗,为了未来收藏教训,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安宁收藏灾难” —— 都与博物馆的四个系列有关。

樊建川和他的员工都说,这个博物馆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记住教训。但是,在你离开博物馆时,就会看到脚手架的另一面写了 “博物休闲,身心双安” 八个大字。

这也是建川博物馆的有趣之处,一方面,它包含特别有分量的意义,像传统的博物馆一样,甚至有点沉重。但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说这个博物馆是一个公园性的娱乐场所,你可以吃喝玩乐、睡觉坐船,或者干脆带个帐篷。

1511172715268996.jpg

樊建川也有一个特别兴荣的生意就是帮许多地方政府做策划、建立博物馆。据说,十月份他会在重庆开一个连锁建川博物馆,一共有八个馆。可以说,他正在建立 “下一代中国博物馆”,他的影响甚至更广泛 —— 很多设计师经常来建川博物馆学习,樊建川也有一些 “徒弟” 正跟着他策划基础概念并建立他们自己的项目,其中每个项目都挑战着西方传统理念中那种博物馆是一种神圣空间的观点。

他的观点让人大开眼界,但我不确定他的目的是不是让我们重新思考 “博物馆” 的意义是什么。他终究是个独特的人,一个伟大的收藏者,一个愿意把他自己的财富都用为建立博物馆的人,一个特别勇敢的人,一个记录者。可是,与樊建川日复一日的奋斗相比,这些头衔好像显得无足轻重。我问他什么是他未来最大的目标,他简单地说:“我想开一百个博物馆。”

编辑: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