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卡特利西斯本以为登山能够帮助他平缓丧亲的痛苦,没想到他从坡上摔了下去,惨上加惨。

口述:亚历山大·卡特利西斯(Alexander Katritsis),整理:戴皮·柯瑞露(Deppy Kourellou)

2016年9月,我爷爷过世了。我们爷孙俩关系一直很好,在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对我来说,远足去大自然里走走一直是个散心的好法子,甚至像心理治疗一样。所以我就约了个朋友,打算暂时逃离雅典,一天就好,来一次探险之旅。

我俩黎明出发,往距离雅典大概有160英里的吉那山(Mount Giona)开。中午刚过我们就到了,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去爬山,一直爬到最高峰 Pyramida,海拔2510米。我们清楚这挺难的——路又陡又崎岖 —— 但我当时想的是,我就是需要这种挑战来舒缓身心。

才刚刚开始爬,我就比朋友快很多。爬山时,我出奇地专心致志;我下了横心,要以最快的速度爬到最高点。没用多久,就已身处云层之上了。好几次我朋友都向上朝着我吼,说慢点儿,但我没理。我骄傲的倔强让我不想为任何人任何事放慢速度。就像要征服这座山一样,我向上爬着——我想成为第一个登顶插旗的人。也不知道在山上做出这样糟糕的决定,是不是要都赖到悲痛头上去,总之我变得不管不顾起来。

我以为我能像电影里那样站稳脚跟。想多了。

在攀爬了几个小时以后,我已经接近了山顶。发现自己笼罩在云雾之中。虽然已经看不到最后一段路,但我还是很失败地决定继续爬。我喊了两声朋友,但他没应——我这才回过神来,已经有好一阵没听到他声音了。雾变浓了,惴惴不安的情绪开始笼罩心头。心中一慌我觉得得回去,就开始往回走。又惊慌又找不到方向,就走错了道,这条路不是下山的,我往侧向走了。

手机没多少电了,我打到警察局。我可以待在原地以便让他们找到我,这是个好办法,但那天我的直觉和好办法分手了。可想而知,我继续走了。

走了大概五六公里后,我决定找个地方过夜。我远远望去,看到有个小洞穴能行。但走近后我发现,面前是一个特别陡的坡底,至少有20米那么长。我靠手撑住身子,往坡下爬了一点,但实在没办法再保持平衡了。我看了看还得爬多远,决定跳一段——看起来不算太远,我以为我能像电影里那样站稳脚跟。想多了。

我脸朝下摔到了岩石上,就像被车撞了一样。眼镜丢了鞋也没了,身上满是伤口和划痕。过了几分钟我试着站起来,但做不到——膝盖的韧带断了,也就是我的膝盖撑不住身子,我没办法站起来了。

尽管如此,我还算走运的——我摔在小洞穴旁边。爬进去的时候腿都伸不开,这才发现这里说不上是个洞穴,最多是个洞,但我也没啥可挑的了。接下来这晚是我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夜——永无止境。随着温度降到零下,由于极度的疼痛、寒冷和饥饿的强力组合,我出现了幻觉。虽然我知道在这种海拔是不会有任何野生动物的,但我开始幻想它们一群往我身上爬。我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因为我害怕自己再也醒不来了。

终于到了早上,太阳足够温暖,让我能打个小盹。但疼痛使得闭上眼睛都成为奢求。清醒的时候,我大声呼救,但没有人听得到。我的声音在斜坡周围回荡。在这里孤零零一个人很恐怖,无助又无奈。唯一能救我脱困的就是我发出的声音,但看来没用。我向上帝和不久前也去世的母亲祷告。

令人惊讶的是,那天的某个时刻,我又能打开手机了。它已经关了好几个小时了,打开以后还有百分之二的电。我报警但没办法说出我的位置,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每次它在我头上徘徊却没看到看到我的时候,我就更加沮丧了。

在报警后不久,一架直升机就直直向我飞过来。我爬出我的小洞疯狂地朝它挥手,但没人看到我。它每半个小时就过来一趟,每次它在我头上徘徊却没看到看到我的时候,我就更加沮丧了。下午云层渐渐堆积,直升机也不来了。

我意识到我要在这个洞里再待一晚,就把周围能找到的树叶都吃了。当我准备好过夜的时候,忽然听到远方传来的声音——是救援队。我朝他们大喊,他们没怎么费工夫就找到我了。他们给了我水,三明治,巧克力和衣服,不幸的是由于救援服务的预算消减,他们没带担架。把我弄到安全的地方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我绑在背上,在颠簸的路上背着我往上爬,一路往上,一直到直升机能够来接我们的地方。这些哥们50多岁了,但处理得很好。

当我们到达坡顶时,他们点了火。直升机花了大概一个小时找到了我们。等我到了医院,我的家人,一起爬山的哥们,还有一些朋友都在等我。你可以想象那个场面简直感人。

我的身体还在恢复。撕裂的韧带是用于行走的,我做了两次手术来修复。我在健身房流的汗拯救了我——不仅是强壮体魄,更是磨练了意志。就算感到沮丧,我也不会再毫无准备就跑上山了。

但那个孤立无援的晚上也改变了我——它让我重新思考我能做什么,我能实现什么期望。现在我会朝着一些新的生活目标迈进,而非一座有雾的山峰。


Translated by: 王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