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心雨可能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承认自己是 “女权主义者” 的人。

 

在一个任何词都能加关键词标签的时代,#完美腿长110# 和 #柴静雾霾调查# 不会有什么区别 —— 只要传播多了,总会引起人反感,更不用说 #女权主义# 这样听上去就有些侵略性的词了。

之所以说有侵略性,是因为我们可能生活在世界上最讨厌 “主义” 的国家,任何主义都会挑起最敏感的那根 “反装逼” 神经。也许是因为上一辈人被太多 “主义” 欺骗过,以至于如今我们在了解 “XX主义” 的内容之前就本能地拒绝了。所以即使歧视女性的话题从今年春节一直争论到现在,“女权主义” 这个词也一直被非常谨慎地使用 —— 似乎一旦你用了 “主义”,就是在上纲上线、过度解读,也就自动失去了继续讨论的资格。

胡心雨可能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承认自己是 “女权主义者” 的人,当然这可能跟她不是 “意见领袖” 有关。她今年22岁,四川成都人,18岁到美国学习视觉艺术,去年年底刚大学毕业,目前在纽约做实习生,同时摆弄着自己的一些艺术项目。除了 “女权主义者” 的身份,我想找胡心雨聊的另一个原因是她正在微博上进行的 艺术项目她号召女孩们给自己 ”现有或曾经有过性关系的男性“ 拍一张照片,”可穿衣可裸体,可秀脸可只秀身体局部。可用相机、手机、或任何机器拍摄”。正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照片征集项目,用最字面最直接的方式,让 “女性视角” 这四个一直让我抓心挠肺搞不懂的字开始有了意义。

来自胡心雨摄影项目中的其中一张照片。

VICE:你是怎么对开始女权主义感兴趣的呢?

胡心雨:我觉得其实受我妈和我小姨的影响特别大,因为她们俩就是特别典型的、独立坚强的女性。以前觉得没什么关系,但现在越来越觉得她俩是我的女权启蒙。再就是跟现在的学校环境有很大关系。我在美国这个大学是私立的文理学院,很小,跟普通美国大学还不太一样。我们学校特别关注人权和社会问题,所以进去后每个人都很关心女权、性别和种族平等这些话题。每年有一个官方组织的大型变装舞会,男生打扮成女生的样子,女生打扮成男生的样子。全校都很狂欢,男生还要剃腿毛,穿短裙什么的,女生也很正式。

有没有什么具体的个人经历吸引你去关注女性权利?

我觉得有吧。其实我的经历也很典型:从小在国内长大,然后大学来到美国,眼界一下打开了;在美国呆了几年后,又慢慢开始回顾自己以前对世界的看法有什么偏差。出国之前,我感觉大家都差不多,男生女生之间没什么不平等的啊;来了美国之后,有了这个潜意识,才发现自己周围全是这样的问题。

我住在布鲁克林,不算特别安全。只要走在路上就有 cat call,就是跟你打招呼,说些无法入耳的话。我们传统的观点就是:你是不是回家太晚了,住的地方不好啊,或者穿衣打扮有问题啊?其实完全跟这些没关系,因为我早上七点出门上班或者下午五点钟穿着大衣去洗衣服,照样会遇到同样的事 —— 难道就因为我是女生,所以就必须要承受这些?因为我是女生,就必须天黑以前回家?男生为什么就没有这方面压力?

整场关于女权的争论从春晚开始,中间又经历了谷歌和百度涂鸦对比的发酵,让很多人觉得这些话题被过度解读了,不至于上升到歧视女性或女权的高度。

我不认为这是过度解读。春晚作为一个全国收视率最高的节目,给全国人民播放时必须要有责任感,要传播积极的信息和有益的文化,这道理就像我们对公众人物的要求会比普通人高一样。我觉得其实央视非常重视传播正面信息,但问题在于:他们并不觉得女性权利或者男女平等是一个值得传播的信息。百度的涂鸦也是一个道理,这是潜移默化的影响。

不过这次网上起这么大风波,我还挺高兴的;因为这在以前无法想象,有人关注至少是好事。

那你自己对女权主义的理解有过什么变化?有没有调整过自己对这个词,或者对女性权利的认识?

有有有。刚到美国时,文化冲击很猛烈;我一开始也特别激进,几乎是反对一切。但跟更多的人聊过之后发现,激进并不是一件好事:效率更重要。比如我做的这个拍照项目,就是用了一个能让更多人接受的方式;但如果我成天带着红头巾、上街举牌子游行的话,这样首先并不被人接受,第二我自己也容易被抓起来,反而是对资源的浪费。所以如何表达你的想法,不考虑大环境是不行的。你要选一种最适合,最能被发展出去的手段。尽管我这个艺术项目好像还是挺装逼的,但总比喊口号要好。

我以前看东西的时候,不会从逻辑出发。比如现在很多女权主义者认为男生跟女生是完全平等的,是一样的。其实男生女生永远都是不一样的。我们要争的只是平等,并不要争 ”一样“。比如男性在身体上永远会比女性更强壮,跑得更多、跳得更高、抗的东西更多,这是你没法改变的。我们要发展这样的不同,最优地发展这样的不同,然后达到平等。

另外一种说法是,你应该先争取其他的权利,因为中国还没到争取女权的时候。

我这么说吧:女权不只是为女性争夺权利,也是在为男性争取权利,因为现在男性也在遭受很多不公正的待遇。现在有很多假女权,喊什么女性有了权利了,所以这个男生要追我就必须有钻戒有豪宅有钱我才能嫁给你 ...... 这跟女权支持的东西是完全相反的啊!换个角度来说,这都是父权社会下给男性定下的条条款款,告诉一个男的,你必须要做到这些那些才能得到女人,说白了也是把女性作为物品,来销售买卖。

如果真正能达到性别平等的话,男性也不用遭这种罪。你不用非要在事业上做得比女性更好,也不一定非要成家立业 ...... 去年秋天 Emma Watson 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就谈到过,说男性死亡最高的因素是自杀;因为男性社会压力太大,社会对男性的期望值过高。

我的确听到一些雇主说过:怕女员工怀孕,耽误工作,还得发工资。

我理解,但我依然觉得这是特别不良的一种状态。我身边很多同龄女孩,大学毕业后都想着先把自己的个人状况 “稳定下来” 再去找工作,让我觉得特别可怕;但我也清楚,这跟社会福利的不健全有关。如果男女都可以休产假,那找工作时也许就不会出现你说的这种问题了。我这么说不仅仅是为了性别平等,还因为男性扮演的父亲角色和母亲一样重要。

你的这个摄影项目是怎么开始的?

其实如果你仔细想想,多数摄影作品都是从男性的欲望视角去看女性的 —— 像荒木经惟这样的摄影师在中国能这么火,就很能说明问题。我觉得,如果能把这个作品做出来的话,其实是能让大家听到更多女性的声音。

很多创作者都宣扬是从 “女性视角” 出发的,那你觉得主流文化中对女性视角的解读有什么偏差?

在世界总人口里,女性的数量要超过50%;但反过来想想,在我们看过的电影里,大多数都是从男性视角出发的。其实相比好莱坞这种白人男性为主的电影,我更受不了有些欧洲的艺术片。有个电影叫《罗马的房子》,我刚开始看时觉得挺牛逼的,画面啊音效啊摄影啊什么都特别好;后来开始关注这种问题后发现,这部电影完全就是在说女性的身体必须该是怎样的,女性跟女性相处必须该是怎样的 ...... 俩人都性感得不得了,但真实生活中的女性并不是这样的啊,谈论的也绝不是这些话题。

你觉得作为普通的年轻人,如果争取男女平等的权利,最需要做到的是什么?

我觉得最首要的是让大家接受 “女权” 这个概念。我并不是说要从这两个字开始,不是说 “从现在开始五年后每个人都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而是要接受 “争取女权就是在为所有人争取权利” 的思维;只有接受了这个,才有可能在制度或职场上做出改变。我妈以前就跟我说,中国还没吃饱穿暖呢,根本没功夫去解决我说的这些问题;我以前就爱跟她争论,说这是基本问题,不比吃饱穿暖次要,是首要问题 ...... 但现在我慢慢觉得,经济基础在了,才有可能慢慢关注女权这样的问题。

总的来说,我还是很乐观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发现最近对反家暴的讨论越来越多了。这真的是个很好的切入点,需要更多女性站出来反对家暴,也需要更多主流媒体关注这个话题。女权主义遭到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多人觉得女权主义者都是因为自己生活条件太好了才无病呻吟;但如果女性在自己的家里遭受了身体暴力,那就属于吃穿保暖甚至人身安危的基本问题,你不能再简单地用一句 “上纲上线” 搪塞过去了。

 

点击 这里 参与胡心雨的摄影项目。

 

采访整理:沈茜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