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画了很多充气娃娃和女孩的性器官,但她其实并不想通过这些表达情欲。

 

我一直觉得女孩比男孩更擅长审视自己的内心,要么就是因为男孩们根本不愿意把精力放在观察自己的情感这回事上。总之,看年轻女艺术家的作品时,我经常能够感到作者把自己的心刨出来放在了画框里,无论她画的是什么。

上周在一个展览上,我在一幅小小的油画中看见一个张着嘴巴坐在墙角的充气娃娃,人造的脸孔谈不上什么神情,却让我在一个闹哄哄的社交场合瞬间启动了情绪化模式。

Love Doll,孙一钿,全部图片由孙一钿提供。

然后我见到了充气娃娃的作者 孙一钿,她今年正要从中央美院油画系毕业。孙一钿给又我看了她的更多作品,其中《Pink Is Best》系列画的基本上都是塑料充气玩偶、女孩子的裸体和粉红色的性器官。这些画面让我着迷,但却不是以一种情欲的方式。(难道你不知道女孩有时也会被女孩的身体刺激吗?)有趣的是,有些画面极度清淡的作品反而带有很强的性意味,孙一钿这些直接了当的画面却只让我感觉到一种漫溢出来的情绪。

孙一钿告诉我,她有时会把自己也画成充气娃娃,这么一来,我就更想知道充气娃娃对她到底有什么吸引力,以及她一笔一笔描绘那些粉红色阴影的时候情绪是怎样的。于是我们聊了聊她的画,以及女孩和充气娃娃之间有那些相似之处。

Love Doll,孙一钿

VICE:我在想问题时,同事说,第一个先问问她:“你画这些画你妈知道吗?” 你妈妈知道吗?

孙一钿:当然知道,她是我第一个观众。

那她怎么反应?

我妈妈会经常和我讨论我的作品,虽然她是个完全的门外汉,但是她是最了解我的人。

那么你觉得你的画里没有邪恶吗?

当然有啦,我只是和我妈撒个娇。她这样说,说明她看懂我的画了,这让我挺感动的。而我以前一直懒得和我妈妈讨论我的艺术。我记得我妈妈第一次看到我画的充气娃娃时,问我 “你画的女超人吗”,我简直要笑趴了。

她可能不知道有充气娃娃这种存在吧?

对对,他们成长的年代是没有充气娃娃这种东西的。

那你解释了吗?

没有,我觉得她这么认为挺好的。

Pink and red,孙一钿

但我真的是因为你的画里有充气娃娃和性器官才特别感兴趣的,这会不会让你失望?

不会啊。我刚开始也是觉得充气娃娃这个东西很有趣才开始的,当然我就会继续琢磨:我为什么觉得充气娃娃有趣?哪个点在吸引我?和别的事物相比,她的普遍性和特殊性在哪里?当我继续深入研究,就会发现这里面的世界很大,不只是充气娃娃这么简单。

Love Doll,孙一钿

那么,充气娃娃吸引你的点在哪里?

首先,吸引我的不是那种制作精良逼真的娃娃,我喜欢的是那种制作感很拙劣的娃娃。她们身上有被这个时代大机器碾过的痕迹:批量、暴力、井喷式的生产。她们极尽全力模仿,却又暴露马脚,捉襟见肘,很讽刺也很幽默。

其次,这和我自身经历有关吧。幼儿园的时候,我偶然间发现了一盘 AV 光碟,然后我就看了。当时我很着急,“哎呀呀,快去救救那个阿姨,她怎么卡在那个叔叔身体里了。”再大一点点我就懂了,所以说我的性启蒙很早。然而,我又是个很保守的人,所以这些诉求其实在我身体里埋藏了很久很久,然后终于找到了充气娃娃这个载体进行表达。

Love Doll,孙一钿

记得上次你说,你觉得现在女孩们的状态就像是充气娃娃,能再具体说说吗?

相似之处在于两者都很被动,女孩们稍微觉醒又被社会现实打压了回去。当然我这是以偏概全,很不准确。比如我自己,高中来了北京,一路保送大学研究生,大家都很羡慕,但其实这不是我选择的,我是被选择的。

当然 “像充气娃娃” 这个 “像” 很难具体说清楚,人性和物性(objecthood)往往有很多相同之处。

我之前听一个外国朋友说,他觉得中国的女孩特别不甘于现状,内心有很多冲动,也很想自我突破,这一点甚至比中国的男孩还要明显。

这可能是一种先入为主思维吧,他可能觉得男孩本应该更要抗争更要激进。我不了解男孩是怎么想的,但是作为一个女孩的我确实会有很多冲动,有时候很想突破个什么

我看充气娃娃(Pink Is Best)这个系列的画作时,觉得非常女性化,有很多感情在里面,并不觉得是一种引起情欲的画面。

我的老师说,看到我的画确觉得特别单纯、朴实,虽然都是情色玩具和性器官。

Love Doll,孙一钿

但是,我如果跟别人说 “你看,这个女孩画了很多性器官,但是一点也不色情”,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我有病。你有想过为什么这些画面反而给人很干净的感觉吗?

哈哈哈,因为我的心是干净的啊。

嗯,但我看你的植物系列作品的时候,反而能够感到一种情欲的表达。

对,你感受到了。

Vegetate,孙一钿

你画画时的情绪是怎样的?

是把自我抛进绘画里,在一笔一笔中确认。对绘画的探索成了绘画本身。我画画时唯一满意的一笔可能只是当下在画的这笔。所以大部分时间我是很痛苦的,自怨自艾踟蹰不前,但是有时候画高兴了又极端地自大满足、沾沾自喜。

有没有完全画不出来画的时候?会烦躁吗?

当然有啊,必须烦躁,男朋友就是这时候用的。

你的美院的同学们平时在画些什么?

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我在画什么。

毕业设计在做什么内容?

是《Pink Is Best》这个系列的继续,不过尺幅会大,可以把人吞掉的大小。

想过未来吗?

归田园居,惨淡地成功或者轰轰烈烈地失败。我的生活很老人的,做饭养花溜溜弯,连夜店都没去过,哈哈哈。

乖女孩。谢谢你,孙一钿!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孙一钿的作品:

Love Doll,孙一钿

Coming soon,孙一钿

Vegetate,孙一钿

Vegetate,孙一钿

Vegetate,孙一钿

Flashing lightning,孙一钿

 

请在 孙一钿的个人主页 查看她的更多作品。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