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现实中抽离了十天,在自然中感受到了自己。

世界上有太多好玩的经历,也许永远也无法穷尽。于是我们找到了比你或是你的任何朋友都要更牛逼的玩家,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玩法。

看完后,你可以关闭页面回到生活,也可以尝试像他们一样,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当然,如果你的玩法比他们还要牛逼,欢迎告诉我们:tougao@yishiyise.com

临近高中毕业,一部叫作《Eat, Pray, Love》的电影突然火了起来,剧中女主角离婚后用环游世界的方式来寻找理想人生的情节无疑给我们这些正渴望着自由和独立的女生增添了不少想象。不过在朋友们都沉醉于电影海报上女主在意大利街头享受美食的画面时,我却对电影中 “印度冥想” 的桥段着了迷。

看完电影,我在网上查了不少资料,其中提到最多的就是 Vipassana Meditation 内观灵修方法:起源于印度,在印度失传后被缅甸人发扬光大。并且,这样的 “修炼” 与宗教无关,任何人都可以参加 —— 参与者十天不讲话,专注地观察身体的变化和周遭的一切事物,体会到 “不永恒”,明白 “活着的艺术”。我小心翼翼地把 “参加一次灵修课程” 放进 “To Do List” ,毕竟对于当下刚成年的我来说,尚没确定自己真正想从中体会到什么,而且十天不说话绝对能憋死我。

0065udLlzy6SoCZGYUr5b&690.jpg电影《Eat, Pray, Love》截图

直到半年前在缅甸旅游,我遇到了一位刚参加完灵修课程的马来西亚女生,她的年纪与我相仿,言谈却始终处于平静且快乐的状态,当时我心想,这也许就是灵修的作用。在分享完灵修感悟后,她对我说,“不用强行安排一个灵修的旅行,缘分到了自然就会参加。”

老实说,一直无法实现这个愿望,多少是因为对自己没信心。除了十天不说话,还要完全断绝与外界的联系,这样的要求对于已经离不开手机和社交网络的我来说可能比当初高中毕业时更加困难。除此之外,吃素、每天10小时以上盘脚而坐,都让我很挣扎,然而有些事现在不做可能以后更没有机会做了,所以半年后,我觉得缘分到了。

我选择的内观中心在印度北边的山城 Dharamshala。很多人对印度的第一印象不佳,尤其是女性在这里所面临的危险和歧视。但身处其中,我发现印度其实是个色彩缤纷的地方,印度人热情好客,浓厚的宗教色彩也让这国家多了点灵性。

屏幕快照 2018-03-10 下午7.25.28.png到达内观中心

屏幕快照 2018-03-10 下午7.33.08.png女生宿舍地图

内观中心在一座与世隔绝的深山里,海拔约2000米,气温常年只有一二十度。作为第一个到达的学员,我先对地形做了勘察 —— 这里严格分开男女学员,女生宿舍分为五座房子,多是单人或双人间。另外有一个大礼堂和一个小礼堂(Dhamma Hall,Dhamma 的意思是 Law of Nature 大自然法则)作为主要打坐的地方,还有一个 Dining Hall。

到达中心有义工帮忙登记资料,随机分配房间。我幸运地被分到单人房,心里偷偷盘算着要是忍不住想讲话,还能在房间自言自语。手机、电脑、书本、笔、钱包等 “违禁品” 早早被收到一个保险箱里。房间里禁止阅读、书写、做运动、听音乐等一切娱乐活动,总而言之,除了冥想和吃喝拉撒睡 —— 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屏幕快照 2018-03-10 下午7.24.06.png似乎有一对眼睛监督着我们

二十几个女生大多来自印度各个城市,有着不同的文化和语言,也有几位来自美国、日本和新加坡。一旦课程开始,学员之间不能有语言、身体或眼神上的接触。没有了手机,大家只能聚在一起聊天,争取最后能讲话的时间。聊天的内容紧绕衣服和化妆品,几个女生相约课程结束一起去买印度裙,我不由对这个清心寡欲的课程没了底气。

晚上7点,Noble silence 正式开始,前一秒还叽叽喳喳的礼堂下一秒鸦雀无声。当晚只是简单讲讲规矩,尝试一下打坐,两位老师分别在男生和女生的两边台上坐着, 身上披着大大的灰色斗篷和围巾,年约60岁,头发已经变得灰白,加上多年来的修炼,打坐时不会有任何移动,活像两尊佛像。台下的学员却似乎还没进入状态,从不同角落传来咳嗽声,身上穿着的羽绒服也因为动来动去发出声音,大家跟我一样有点坐立难安的难受。 

屏幕快照 2018-03-10 下午7.24.32.png时间表,早上四点起床

正式课程在凌晨四点开始。坐在一个昏暗宁静的空间,要巨大的恒心和专注力才能战胜睡意,我是很容易睡着的人,第一天有一半时间睡着,清醒的另一半时间里还能听到不同角度传来的呼噜声。

冥想最重要的条件是懂得静下来,控制自己的头脑和思想,用力观察自己时刻拥有的东西就是最容易的训练方式。头三天是练习专注力、观察呼吸 —— 我们从出生到死亡都拥有呼吸,只是从未静下来仔细观察过,这是最基本的开始。打坐时专注在呼吸上,不过一分钟思绪已经飞得老远,等一下吃什么,什么时候洗澡,接下来的旅程什么样。又或者,我在脑中回忆着过去、构思着未来,却忘了真正应该想的当下 —— 这就是我们平常的思绪,控制它并不容易。

前三天只是前期工作,第四天开始真正的 Vipassana 内观。从观察一呼一吸变成观察呼吸时鼻腔内的感觉,进而把观察范围和注意力收窄到鼻子和嘴唇之间的人中。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也许是冷、热、痒、刺、麻,刚开始即使专注也无法体会任何感觉,但慢慢就变得敏感起来。

屏幕快照 2018-03-10 下午7.25.18.png房间和厕所都是铁皮屋,有时候在厕所还会听见头顶 “砰” 的一声巨响,接着是一连串脚步声 —— 猴子在头顶走过

屏幕快照 2018-03-10 下午7.29.05.png我的房间

第五天是最难熬的一天。从这天开始,每天三次、每次一小时的打坐时间里不能改变姿势。这天老师一直重复一个词 —— anicca,意思是 “不永恒”。任何感官或事物都是来了又走,我的膝盖因为旧疾在这过程中总是很疼,当感觉到膝盖痛的时候,把注意力放在这痛楚上,接受它但不作反应,就会发现这痛楚慢慢消失。

这天还是印度大节日 Diwali,山下不断传来烟火声,在丛林间的空隙看到些许烟火,而我却在这深山中 “不食人间烟火”。当晚我连续做了几个剧情相似的噩梦,有人因为各种意外断手断脚,最后一个梦是爸妈被卷进了扶手电梯里,画面真实的可怕。我从梦中惊醒,想到这几天无法与外界联系,担心得难以再次入眠,次日的灵修也一直想着这件事。

这是源自于课程的恐惧,十天断绝外界,必然会带来一些胡思乱想和猜测。老师说,很多时候我们习惯性压抑恐惧,在潜意识深处埋藏了的恐惧慢慢浮现,就如观察知觉一样,浮现了就面对、接受,然后让它过去。

屏幕快照 2018-03-10 下午7.25.01.png平常动物园看到的猴子在笼里,这里是我们在笼里看外面的猴子

课程最后几天,注意力从人中扩展到全身,从头皮和脸开始仔细感受五官,接着是脖子、胸口、肚子、肩膀、手臂、手指、后背、大腿、小腿、脚,随着感官越来越敏锐,再细微的身体部位也开始感受到一点点知觉。我感到很多蚂蚁在身上爬行,痒痒刺刺的,尤其是到了最后一天,这感觉变得很明显和实在。膝盖还是会痛,但痛楚确实慢慢就没了。观察这些感觉的时候,如果不舒服,不要憎恨,如果舒服,也不要喜欢和渴求,维持平等心对待。

课程最后一天,早上打坐完,午饭时就结束 Noble silence。一开始能讲话还感觉很奇怪,但一堆女生一起经历十天,即使不讲话也产生了熟悉的感觉。大家聚在一起分享这十天的心得,原来我是全部人当中最年轻的,其他人平均30多岁,最老有70岁。

很多30多岁的女生说30岁是个转折点,人生过了一半,有人质疑自己达到什么成就,有人不确定将来的目标,有人在工作上受打击,有人在这一年更突破自己,有人犹豫着某些大决定。她们希望在这个人生关卡,透过灵修更了解自己和生命,有些人完成这个课程就做了改变人生的决定。听着这些姐姐叙述30岁关卡,不是像香港女生的结婚限期、用30岁区隔少女和剩女,她们更在乎的是自己心灵的升华。

WechatIMG583.jpeg结课啦

也许我还年轻,没经历过什么高低起伏,也不是因为什么事情触发我灵修,因此这课程在我身上不至于 改变人生。但除了在冥想中观察身体和大自然,这也是一个好时间观察自己内心。

以为十天与世隔绝,不讲话、不玩手机,会是这课程最大的难题。结果,这淳朴的生活才是最奢华的享受。这十天里,我可以面无表情,可以不和任何人寒暄,吃饭、洗澡还是宅在房间也不会有人过问。最享受是晚上躺在床上,听听蝉叫声,想想事情或放空,在大自然的黑暗里入睡。没有了手机,休息时间就走在森林里,或坐在外面看猴子爬来爬去,看毛虫在草地上蠕动,看蜘蛛织网,看飞蛾在灯光下飞舞,见证每一天的日出与夕阳 —— 这才叫做休息。

我突然想到半年前遇到的马来西亚女生,如果要我总结和灵修的缘分,这大概是人生遇上瓶颈时,把自己抽离十天的好办法。尝试不一样的生活、学习一种让心灵休息的方式,也是遵循大自然规律的一个必然结果。

编辑: 麦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