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想想,向跟我一样的普通老百姓宣传保护穿山甲,固然有这样做的教育意义所在;但就其实际效果来说,却也好比在跟那些领取低保的人讲 “不要背爱马仕” 一样 —— 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生活中会出现的东西。

1486959554546180.jpg一只被查获的马来穿山甲,正准备放归野外

保护动物的报道和行动一阵一阵来得很猛,但往往去得也快。前一段时间是象牙 —— 因为《国家地理杂志》将一块跟踪芯片植入了一颗能够以假乱真的 “人工合成象牙” 中,混入非洲象牙贸易的源头,来追踪这个人工象牙究竟在哪里落脚,搞得国内对象牙贸易高度重视,北京还有人进了监狱。

这回又轮到穿山甲了。最早当我看见首都 T2 航站楼里杨颖为穿山甲保护做的公益广告海报时,就和旁边的一个朋友说,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各大环境组织和媒体都会关注这个话题。

1486959551780970.jpg一只中华穿山甲被查获,现在已经很罕见

通常都会这样:环境组织会按照一段时间的保护主题对保护对象进行调查,其中包括地点、走私、买卖、猎获或物种濒危状况的数据,然后再给媒体进行发布。这样一来,从事相关贸易的商人会变的非常警觉,这种影响也会扩散到很多野生动物的贸易集散地;然而等风声一过……

由于不会饲养,很多查获穿山甲最终都被做成了标本

作为一名摄影师,我曾经想过拍摄一组关于穿山甲的报道,但是一直没能如愿。一是因为穿山甲疯长的价格和我听说的各种信息,使我认为它已经在国内灭绝了;二是我很清楚,我也根本不可能清晰地拍摄到走私和买卖的过程。

我第一次见到穿山甲是在海南岛的乐东,时间大概是1990年前后,一个海南本地的农民在路边拎着一只5到6斤重的中华穿山甲。由于他并不会说普通话,因此反复用手语示意这是个好东西 —— 当时他的开价是60块钱。

时隔17年后,我在海南海口周边的一个饭店里第二次见到了穿山甲。那是一场退役越战老兵的聚会,我亲眼见到厨师割开了穿山甲的喉咙,将血水滴落在泰国香米里来焖饭,而肉则被剁开红烧。那天的聚会中,有几个老兵已经成为广东一代有头有脸的商人,而那顿饭的总价不低于1万元。

越南一个餐馆,正在用穿山甲血做饭

2016年中的一次越南灵猫的拍摄项目,让我又一次无意间接触到了穿山甲。那是在距离越南首都河内40公里的一个国家公园周围的餐厅里,几名越南人为了庆祝家庭聚会,搞到一只穿山甲,我借机拍摄了一些照片。越南当地对这些事情并不太敏感,虽然口头上不让拍摄,但是在中南半岛,小费还是很好使的。

后来我才知道,在这个餐厅30公里以外,就是越南的一个穿山甲保育基地,那里养着十几只马来穿山甲。

越南,当地人在用穿山甲肉做菜

那么问题来了:环保组织对于普通公众的大力宣传是否奏效?我认为对普通老百姓来说,不用说消费穿山甲,恐怕谁也没有亲眼见过这种动物;又有谁知道哪里可以买到一块肉,或是哪家餐厅可以点到这样一道菜呢?就算我们买得到,有几个人又能消费得起?

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在海口、南宁和广州,分别以顾客的身份做了一次尝试。

海南东门市场一角

我首先来到海口著名的东门市场,这里曾经是海南著名的野味一条街,很多人都从事野味贸易,80-90年代甚至公开卖过穿山甲。我曾经跟拍过这个市场很长时间,自然也有一部分熟人。当我询问一名认识的摊主是否能买到穿山甲时,他吐了一口槟榔汁,朝着天空说:“你去问老天爷那里有没有吧,抓到我是要坐牢的!”

广州某驻地市场,养殖蛇交易

而在广西南宁的水街,我询问了那条街上一名认识的妇女,她是从事蝎子和甲鱼贸易的。听到我的询问,她先笑着反问我说:“你要来做什么?”

“买来给老妈煲汤。”

“你确定要的话,我只能打电话问一下,我认识你才敢帮你联系的。”

她拨通了电话,在用当地方言跟对方交涉了一番后,略带遗憾地告诉我:“人家不敢卖给你!”

事实上,穿山甲的买卖其实并不是一卖一买那么简单。就算是在野生动物的贸易市场,摊位上也只摆放一些合法养殖的经济动物,比如甲鱼或者菜蛇。穿山甲全部藏在较远的出租房内,而且卖家只做自己的固定客户。

1486959631921254.jpg广东某处的养殖动物交易场

之前有一个在广东做水产生意的朋友告诉我,广州从化每晚都会停放几辆广西牌照的货车,里面什么都有,只在晚上交接。每天晚上,他们都要从从化运出一车穿山甲到各个酒店。

我决定在广东从化最后试一次。从化的兽类经营区面积很大,大约散落着20多个铺面。它们都以家庭为单位,各自负责手上的事情。有的算帐,有的忙着发货。他们的招牌通常是经营养殖的野猪、兔子或竹鼠。如果你从那里经过,铺面里的人会上下打量你一番。而当你问及此事时,他们可能因为认准你是记者,要么根本懒得跟你说话,要么只是摇摇头,让你赶快离开,不要妨碍他忙。只有客气的会追问一句:“你是从哪里来的?”

当我经过一家卖竹鼠的铺面时,店里只有一名20岁左右的女孩。她怀里抱着个婴儿,站在门口问道:“老板要不要竹鼠?”

依据经验,我下意识的回答:“有冷冻的吗?”

“你要多少,我叫人送来。”

我这样说,是因为通常这些铺面是不放冻品的,在送货的时间差中,我可以跟她聊聊。

1486959632696807.jpg南宁市查获的马来穿山甲

我用各种询问的语言和她拉近关系,并渐渐切入穿山甲这一话题。她说我们这里前不久上电视了,因为在有的铺面查处了蟒蛇之类的东西,抓走了几个人,所以现在什么都不敢做了。随后她又问道:“你要穿山甲做什么?”

“给老妈泡酒。”

“没有,我们家真的没有,你到别处问问吧。”

“我不是记者,你看我身上除了钱包什么也没有。”

她继续哄着孩子。过了一刻钟,好像是她的母亲骑着电动车送来了几只冷冻的竹鼠。她知道我还想要穿山甲,说了一番和她女儿同样的话。

广东的一个经营豪猪的铺面

“我知道你家肯定没有,你肯定认识有的人。帮帮忙,我拿了货就走。”

那女孩不太禁得住忽悠,开始打电话,用方言聊了几句后,转头对我说:“现在都是10多斤一个的,要600一斤,你要吗?”

“太大了,有小的吗?”

这时候她的父亲回来了,女孩马上放下了手机。她的父亲用方言狠狠地骂了她几句,她便向我郑重宣布:我家没有,不做这个,现在哪儿都没有。那女孩的父亲则好像老师一样跟我说,那东西是不能碰的,违法你懂不懂?

1486959549166851.jpg穿山甲的骨骼

就这样,我花了300块钱,拎回来一包冷冻的竹鼠肉,但也由此得到了一个结论:穿山甲这种东西,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想见就能见到的。仔细想想,向跟我一样的普通老百姓宣传保护穿山甲,固然有这样做的教育意义所在;但就其实际效果来说,却也好比在跟那些领取低保的人讲 “不要背爱马仕” 一样 —— 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生活中会出现的东西。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