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迷信我们这种小概率。” —— 一位在交友(约炮)软件上找到了真爱的小伙儿这么劝诫我。

失恋很糟心,因为它虽然是个动词,却还可以拿来当形容词用。如果你整整被它形容了一年半,这日子可就真不好过了。像我这样,遇上大学最后一个春节,见识过我失恋惨样的亲朋好友都忍不住了,开始把所有的饭局都攒成大型相亲现场 —— 我和桌对面那位尴尬地点头致意,觥筹交错的短短时间,顶多只能有点共患难的战友情谊。很显然,这不是我妈心里想的。

所以回到家还会有一大堆苦口婆心的话在等着我,但是在找人生伙伴这件事上,我还是没有办法做出任何退让,不是真爱不行!

看到这里你也应该明白我在铺垫什么了,是的,1月21号,回家的第一次饭局之后,我就下载了探探。这当然不是什么软文 —— 至于为什么是探探而不是陌陌或者其他的什么 “单身24年直到在这遇见校花” 式的交友软件,只是因为我身边有一对因为探探而相识的情侣,他俩的故事我觉得完全可以拿到官微作为广告反复推送。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对这些交友软件有了很强的认同感:现实生活中看得见摸得着的甜蜜和网上那些腻歪到真实程度存疑的私信投稿不一样 —— 当姑娘脸上的红光在你眼前闪耀时,你会觉得说不定哪一天相同的红光也会在自己的脸上照射。

2月5号,我终于把探探给卸了。

朋友问起来的时候又换了个说法:“嗨(第四声),才用了半个月就卸了,太难用了。”

是真的很难。第一天用的时候就很坑。

完善自己资料点击 “保存” 的一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货架上的商品,背后注明密密麻麻的营养成分,生产原料,保质期之类的。然后大头上方悬着什么类似 “20-30岁男性最好的选择” 之类的牌子,就这样躺在偌大的超级市场里某个货架的角落。

不过真到了开始划拉照片的时候我反而觉得还挺平等的,是个双向选择的平台。虽然说我也是荷尔蒙超市中的一个商品,但是在我使用这个软件的时候,我就是挑三拣四的顾客了。譬如我有次点开它推送给我某张照片,看资料对方是海外党,立刻左划讨厌,毕竟才经历过一段惨痛的异国恋;然后下一张点开显示对方的职业是个厨师,我对这个职业挺有好感的,就右划了。就跟我看到巧克力牛奶就扔掉,看到牛奶巧克力就 “嗷” 一声扑上去是一个道理。

到第三天了我都还没跟什么人正经聊过天,就一边跟人匹配一边毫无目的地划来划去后来忍不住了,决定主动出击开展硬聊:“你为啥用探探啊?” 结果对方心碎地表示,自己刚刚被人退婚。

好吧。在当了一会儿知心大姐后,我有点受够了,只盼着这个对话快点在双方的匹配栏中沉下去。

又弹出个新匹配,对方上来啥也没说,先发了句诗:“世间好物不坚牢。” 我愣了一下,这回换填空题了吗?随后回了他:“彩云易散琉璃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复我(可能才群发完问题吧)。回复的内容我记不清了,大意是夸我接得快,感觉是个文化人。我可受不了文化人这么高端的称呼,于是回复他: “你误会了,我只是在言情小说里经常看到这句,记得熟。”

嗯,这对话栏就这么沉了。

之后基本上就是,对方发 “你好” ,我就回 “你也好” 。对方发奇怪的图片我就拉黑,对方要求我发奇怪的图片我也拉黑。上来问定位的,我就回 “地球” 。如果凌晨四点半问我 “饿吗?约吗?” ,我就发刚刚吃过的美食的照片。

倒也有人跟我聊电影这类对点我路子的话题,不过也很尬。说到电影,他一上来先跟我大聊特聊《哥斯拉》,我回复说:“啊,恐龙我很喜欢的”,对方回复我说哥斯拉不是恐龙是原子怪兽。我一想,啥啥怪兽那不就是怪兽呗,就问道:“是奥特曼打的那种怪兽吗?我很喜欢看奥特曼的。”

如你所料,这对话栏也沉了。

太难了,互联网太难了,人生太难了!怎么别人就能通过交友软件找到对象的呢?

布丁和吱吱就是通过探探在一起的。两人在16年5月的时候匹配成功,三个星期以后发展到线下,现在关系稳定 —— 得到了双方朋友圈的认可。

作为幸福的受益者,布丁会鼓励身边的姑娘在交友软件上 “试水” ,她解释说:“在线交友就跟你在其他所有媒介上认识人的顺序是一样的。循序渐进,保护自己,但不要因为它是个交友软件就怎样。”

“就怎样?”

“太多人用它约炮呗!”

真假的?就我配对的那些尴尬的硬聊小伙儿,还能约上炮?

布丁的男朋友吱吱叫我把对话的部分内容发给他看,他统统给我翻译了一遍:

 1486544699199190.png

吱吱就这么干过。在遇到布丁前,他大概有5个月的时间都在通过探探约炮。所以比起女友的开放态度,他不太推荐身边有人用这个找对象 —— 像我这样被他们的故事鼓舞的,就被他劝着还是尽早放弃,不要迷信偶然事件。

更何况男生们对用交友软件的女生也会有所顾忌。吱吱说丰富的恋爱史和丰富的约炮史对于男生而言是截然不同的。男生会接受女生因为有过丰富恋爱经历所以性经历丰富,但是很少有男生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有丰富的约炮史,哪怕这个 “约炮史丰富” 只是没有实锤的预判—— “你都用探探了,约过多少了到底?” 如果这个男生真的把你当作了潜在女友,这件事就会一直梗在他心里,随着与日俱增的猜忌渐渐磨成一根刺。

1486544939718887.png

所以他跟布丁刚开始相处的时候,彼此的戒备心都很重。布丁是 “怕他没两天就不要我了” ,吱吱则是担心软件的伪装性太强。

毕竟上面所有的信息都是自己输入的,你完全可以像捏网游人物一样给自己在赛博荷尔蒙大潮中虚构出一个自己。

我通过探探加过三个人的微信,他们在微信上的朋友圈和交友软件上展示出来的确实差别很大。探探上的晒猫暖男,在微信却有一半内容在吐槽股市;金融从业者到微信变成了卖卫生巾的微商;还有一个说自己是28岁成熟大叔的,点开他分享在微信的文章,你会发现他可能真是个大叔 —— 会来到你家在父母的撕扯中塞给你压岁钱的那种。

1486545037404479.png

头像必须高清正面清晰,除此之外,是不是你的脸没关系的

可能是知道自己的实际条件在交友软件上缺乏竞争力却又无法与自己和解吧,大家便在这些伪装性更强的平台把自己活成了 “更好的人” 。

吱吱觉得,这样即便真的在上面找到了一个恋爱对象,可能促使两人在一起的因素更多是新鲜感。那荷尔蒙褪去了之后怎么办呢?角色扮演属性不够了怎么办呢?

这样看来,我身边甜蜜的 “狗粮散播者” 只是小概率中的小概率 —— 大部分人在上面只能找到性,或者说只能相信性。我聊到的另一位小伙儿澳澳就栽在通过交友软件约到的第一个姑娘身上了:一夜春宵后就带回家同居,一带回家就想跟人谈恋爱。姑娘长了一张他初恋的脸,其他的像什么性格、同样的留学经历便统统都是加分项了。

同居的这一个月里澳澳总共表白了两回。

第一回姑娘回答他:“我就是觉得你蛮可爱的,跟你做也蛮舒服的,但我只把你当炮友。目前不可能谈恋爱。”

第二回姑娘直接拉黑了他,收拾行李走了。

“探探” 可以帮你拒掉你不喜欢的脸,帮你推掉你不看好的职业,但没办法让你爱上该爱的人。

我想起了大学里熟的一个姑娘,瘦,脸小,手指短短的,身体总是绷得很紧。我俩挤在一张床上看电影的晚上,她会时不时低头回复手机上弹出的勾搭信息。再后来我们就没有可以看电影的晚上了,直到有一天她跟我说她还是对某个炮友动了心,即便她绝望地明知对方和她不会有任何可能。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交友软件,我们多半是上豆瓣去了解陌生的圈子。可几年过去了,好像一切还是没有变。

唉,找真爱太难了 —— 卸掉了交友软件的我,还是回到春节那种大型尴尬相亲饭局碰运气算了。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