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年后的一天,你在家赖着不想动,于是你叫了个 “优步打人” 服务,就有人帮你去上班了。

你 “打” 的人带着一顶摩托头盔,头盔前面捆了个 iPad,通过 FaceTime,你的脸能显示在屏幕上。你的同事能看见你你也能看见你同事,除了底下移动的身子不是你的,其他方面真的可以说身临其境、栩栩如生。

“优步打人” 的原型机首次露面是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主办的 亚洲新兴科技论坛 上。这款基于临场会议系统的 “人脸实时传递” 装置甫一露面就受到了社交媒体铺天盖地的追捧。为了感受一下优步打人是不是真像他们吹的那么好,我找了个替身,又用 iPad、摩托头盔和黑胶布自制了一个跟真品没啥区别的原型机,除了 iPad 后面的人看不见路以外没有任何缺点。

事实证明这不是个好主意。

1520784634693899.jpeg

我给替身下达的第一个指令是,到我办公室打开我电脑上的一个文档。他很听我话,但他要么就是离屏幕太近要么就是离屏幕太远,通过 FaceTime 我根本没法看清电脑上的字。我急得大喊大叫,“往右点儿!再往右点儿!你现在正对着一摞书呢我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隔着头盔他也听不清我说啥,我们就像两个隔空喊话的听障人士,沟通效率极低。经过一个半小时,我的替身终于成功登陆了我的邮箱和工作账号,打开了我要的文档 —— 搁平时干完这些可能只要几分钟吧。

1520784639367420.jpeg

透过余光我发现,我的同事们早就忍不了我们大喊大叫的沟通方式,逃到别的办公室去了,剩下的几个人都在对我们指指点点,还拿手机拍照。

1520784643705701.jpeg

虽然这次尝试不能算是成功,但我觉得优步打人这个主意还是不错的。到底是哪个天才想出来的呢?

这款大名叫 ChameleonMask 的原型机最初是由东京大学信息科学教授历本纯一发明的,他也是索尼计算机科学实验室的副主任。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人机交互、计算机增强环境、计算机增强人类等领域。

然而当历本的 “人机交互理论” 被应用在实际生活中,就变成了下面这样:

1520784647376005.jpeg

历本发邮件告诉我,他的发明可以用于远程报告、远程会议、异地会诊、培训课程等等,总之,应用了这个技术,以后你的肉身就再也不用移动了。

聪明的你可能已经发现了,类似的技术我们早就有了 —— FaceTime,Skype,甚至是一些直播网站,都能让人们远程开会听课,根本不用肉身出席。优步打人这个主意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说白了也没什么了不起,而且感觉还很不实用(我已经深受其害)。这跟我们科幻片里描述的终极目标 —— 召唤一个真人全息影像还有很大差距,但不失为一种过渡阶段的替代品。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要弄个真人来当替身?

1520784651369995.jpeg

历本教授面对我的尖锐提问回复道:“现在的远程遥控机器人能用轮子移动,但功能很有限,它们没法开门也没法上楼梯。复杂一些的人形机器人能做的动作会多一些,但是太贵了,不实用,因此我们想先用真人替身。”

机器人没法开门没法上楼梯,更没法做饭(当然它们也不需要吃),但我的优步替身需要。在办公室忙活了一上午,很快就到了吃饭时间。

1520784656558183.jpeg

我的替身把食材带到了 Munchies 的厨房,用培根、鸡蛋、乳酪和在火炉里过了一下的面包做了个三明治。考虑到他在头盔后面基本啥也看不见,这整个过程还是很危险的 —— 几乎殃及了他身边的所有人。刀子是摄影师递给他的,炉子是厨房管理员帮他打开的,通过 iPad 我看见起码有三个人围着我的替身团团转,害怕他自己把自己给切了。所以实际情况是,这高科技替身想要干点什么。得一个村儿的人帮他一起干。

午餐时间,在确定了这会儿没人需要我之后,我让替身摘下头盔吃了顿消停饭。我可真是个仁慈的雇主啊。

1520784660106911.jpeg

午餐后我和 VICE 作者德鲁·施华兹有个见面会,我俩要谈谈最近我找他约的一篇稿子。我们在会客厅里找了个地方坐下,谈了谈他工作的新进展,稿子的提纲,还有截稿日期。这是这一整天里我第一次感觉优步打人有用的时候。

1520784664273628.jpeg1520784669958252.jpeg

德鲁平常上班时坐我旁边,于是自然而然地,照顾我半瞎替身的使命就落在了他身上。他不仅帮替身开抽屉、给他开电脑,还引他下楼梯。没有德鲁的帮助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谈完之后,德鲁又带我的替身去耗材处拿了点笔和本子,一路上受到所有同事的注目礼,感觉像王牌巨星出街。老实说我去过收发室耗材处这么多次了,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

1520784674160523.jpeg

ChameleonMask 还提醒用户,为了效果足够真实,最好选跟自己体型相似的替身,我在这一点上绝对是做得最好的,因为我的替身就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席恩。在跌跌撞撞了一上午还被数不清的陌生人围观后,我开始担心我们的兄弟情破裂了。在拿到笔和本之后,我给我的替身(也是我的亲兄弟)放了个假,打电话问他感觉如何,他说自己有一种又羞耻又兴奋的感觉,一方面觉得自己很渺小,另一方面又深知自己是大家注意的焦点。“跟耍猴儿似的。” 席恩说。

他的话开始让我反思优步打人的正义性。这种技术让毫不相干的人顶着我们的脸去帮我们做事,造成了一种行事主体和实际责任人之间的割裂。另外,据我哥哥说,在又挤又瞎的头盔里呆上一天真的很累人。他说,在我没命令他干事儿的时候,他会闭上眼冥想,告诉自己要挺住,就快熬完了。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事?毕竟优步打人打的是活人,打的不是车。

1520784678927242.jpeg

詹姆斯·麦克格雷斯是巴特勒大学哲学教授,目前正在研究人工智能和人类伦理,他说,只要给的报酬足够,优步打人就没什么伦理问题。事实上,他认为替身服务的出现合情合理,而且比 “机器人替你开会” 好多了。“其实,雇代表替自己出席某些场合是很常见的行为,律师提我们辩护,搬运工替我们搬家,优步打人也没什么不同。” 麦克格雷斯教授说。

“如果我不能亲自去英国授课,我会通过 Skype 上网课,” 他说,“如果我实在不能参会,也可以叫人去帮我读读文件。为什么不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呢,这样我顾个人,又能代我出席,我又能看见周围的环境。”

面对我对道德问题的质疑,历本说,如今这个头盔只是个实验原型机,还不能投入实用。他承认,如果替身服务开始流行,替身的道德伦理问题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

历本说,“另一方面来讲,成为替身也可以是有趣的体验。你可以不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反正是别人指挥的),还能有种帮助别人的满足感。”

1520785416568367.jpeg

但据我的同胞兄弟席恩说,事情完全不是这样。他看不见路,一直得让别人帮忙,别提帮助别人了,别人倒是享受了帮助他的满足感。而且我很确信他还是很有主见的,我要是让他违法乱纪,他肯定不干。

关于在头盔里看不见路这个问题,历本也给了我一张示意图作说明。

1520784684409198.png

历本说,“如图,我们在 iPad 后面还加了个智能机,类似 VR 眼镜。摄像头拍到的景象会传递到手机屏幕上,这样替身也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了,周围环境的图像也会实时传递给远程遥控替身的用户。”虽说如此,我还是觉得不太靠谱,毕竟替身只能从距离眼睛几厘米处的一个小屏幕上侦查周围的情况,还得听别人指挥干这干那。

1520784688875528.jpeg

我想这个 iPad 不能离手机太近,不然会挡住视线,可能挂在脖子上之类的吧。历本说,其实一开始确实是想把 iPad 挂脖子上的,但是后来觉得装在头盔上更像真人,效果更震撼,就这么着了。

他说,“如此一来,即使我知道头盔后面是别人,但我也有种在和屏幕上显示的这个人直接对话的感觉。” 

1520784694638382.jpeg

我的替身歇了一会儿之后又回来替我参加编辑选题会。这个会议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除了一些日常程序,大家还讨论了一些关于奥运会专题报道的话题。

1520784699294205.jpeg

我已经很努力在听了,但只听到了 “冰壶” 两个字,还听见有人说 “这是个边滑冰边拖地的诡异运动”。我说了几个自己的想法,实在听不清的地方让同事们重复了几次。整个对话过程中没有人跟我进行眼神交流。

1520784703456975.jpeg

会开完了,我大概只听到了百分之十五的内容。为了让我跟上进度,一位同事请我到就近的酒吧喝一杯,总结一下今天会议的内容。

1520784708842088.jpeg

在酒吧里我们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今天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如果你不想引人注目,那就别用替身服务。除非再过几年,就像麦克格雷斯说的那样,优步打人已经满大街都是了。“把替人做事和真人出镜结合在一起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有一天我们会习以为常。” 麦克格雷斯总结道。

也就是说,兄弟,你最好学着适应这一切。

1520784713561440.jpeg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胜博殿之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