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句古话说,要想吃得好,先得吃得饱。这次摘星,我用了三个小时吃了十六道菜,楞是没吃饱……

在米兰唐人街上的一家中餐馆内,我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米饭,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之所以放着各种意大利美食不吃,在米兰吃起中餐来的缘由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摘星之旅,但它却不如我想象中美好。

这个摘星之旅来得颇为意外,在结束了长达12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抵达意大利后,我被朋友告知给我安排了米其林一星晚宴接风洗尘。我惊讶于她的出手阔绰,她又告诉我,这也是为了庆祝她升职加薪。要知道在整体经济低迷的欧洲,大部分年轻人能做的就是尽力保住一份收入微薄的工作而已,而我朋友不仅能升职,工资还调高了不少,实在值得祝贺。

第二天一早,因为时差原因,我早上5点半就醒了。突然想起晚上有 “盛宴” 要赴,有很多功课需要提前做,比如得体的西餐用餐礼仪、正确的品酒方式和体面的服装服饰搭配。毕竟,人生需要仪式感,对我来说,能参与到的具有仪式感的场合极其有限,我要且行且珍惜。

于是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决定从了解这家餐厅开始准备。打开网站后我发现这是一家严格素食餐厅,餐厅承诺只采用植物食品,既不会出现肉、禽、蛋、海鲜类,也没有任何来自于动物的食品,包括动物脂肪、奶类、奶制品以及蜂蜜等。也就是说,今晚只能吃 “草” 了,我立刻决定中午先饱餐一顿大肉。

其实八年前,我也下过决心要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当时我接待了一位来自德国的沙发客,他是一名严格素食主义者,在他的 “洗脑” 下,我又看了一些虐待动物的纪录片,比如《地球公民》《食品公司》等,随即也下定决心加入了,但仅仅维持了八个月,我就因为内心极度渴望吃肉而放弃了,并且完全成为了一个 “无肉不欢” 的人 —— 用矫枉过正来形容实在太合适不过了。 

了解完餐厅,下一步便要学习进餐礼仪。据说这种高档餐厅每桌都会有专属侍者,他们上好菜后,便会退到合适的位置,但保持对客人们的进食情况的观察,会在客人快吃完的时候吩咐后厨准备下一道菜。虽然被人暗中 “盯梢” 的感觉不好,但毕竟这也是西式服务的一部分。我不想当晚对着不熟悉的流程手忙脚乱,所以开始认真搜索如何使用西餐餐具,结果发现异常复杂,从铺餐巾的方式,到喝酒用的杯子,从吃面包的方法,到喝汤的姿势都有讲究,要不是朋友已经预订好位子,我真想和她商量能不能把晚饭改成去路边吃披萨。

但好在我充满好奇且学习态度还算端正,英剧《唐顿庄园》里说了 “如果您表现得似乎不适应良好的室内环境,那就等于自降身段。” 所以我花了点时间,总算把这些西餐礼仪基本都熟记于心了。

再下一步,就是服装搭配了。网上攻略说了,所有米其林餐厅都不允许穿运动风格的服装和运动鞋。男士的最低标配是衬衫西裤和皮鞋,也就是 “smart casual”,女士穿得体的连衣裙或者半裙,搭配高跟鞋即可。我暗自庆幸,符合规定的服装此刻正躺在我的行李箱里 —— 我会在旅行途中带 “正装” 是有原因的,前年,我在法国尼斯被沙发主人热心地邀请去附近的夜店跳舞,结果被夜店里女士必须穿着不低于5厘米高跟鞋的规矩给挡在了门外,此后,不管去哪,我都会带上一套相对正式的服装,以应付不时之需。

1520837374665066.jpg对女性来说,一条连衣裙就可以勉强称得上正式

晚上到了,我和朋友约在饭馆附近的主街见面,为了让一会儿出入米其林餐厅的时候显得格外轻松自然,我俩还先到附近的酒吧去喝一杯放松放松。等到预定时间,酒精起了作用,我俩才有点打晃地挪到了餐馆门口,那门脸分外低调,一不小心就错过了,只贴在窗户上的一张纸表明了餐厅曾被授予 “米其林一星” 的荣誉称号。

4.jpg餐厅内

我很少穿带跟儿的鞋,进门上台阶时腿肚子差点转筋。进去之后我才发现餐馆安静极了,除了一对老夫妇外,别无他人,但是所有的服务员都站在各自的位置对我们笑脸相迎 —— 我最怕这种掉根儿针都能听到的场合了,我感觉我的尴尬癌要犯了。

我和朋友用眼神互相打气,跟随着服务员走到了属于我们的桌子前。随后侍者开始安排上菜,期间还体贴的用英语给我们介绍了餐厅的模式和经营理念。

首先是餐前面包,装在小笼包的蒸屉里被端了上来。嗯,融合了亚洲元素。

然后是酒,侍者打开了一瓶白葡,在我的杯里倒了一点,示意我先品酒。白天学习的知识此刻派上了用场,网上说了,拿杯的时候一定要托住杯柱或者手握杯底,因为如果用手指接触杯壁的话,体温会对酒的味道产生影响。我假装 “老鸟”,拿起杯子,先是观察酒体是否清澈透明;随后摇杯,让酒和空气最大程度的进行接触,再放在鼻下轻闻,用来感受葡萄的香气和浓郁度;最后就是品酒,抿一小口,但不能马上咽下,需要等待酒香散发到整个口腔,喝下之后,再回味酒的余韵。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后,我礼貌地微笑示意侍者倒酒。侍者倒完酒之后,便退到了合适的位置。朋友身体前倾,小声和我说:“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懂行!” 我则回答道:“上午刚学的,这样才能在不熟悉的事物前显得从容不迫。” 朋友翻了个白眼,重新坐直。

1520839055643422.jpg第一道菜

开始上菜,第一道,在充满艺术气息的大白盘子里,装有1/4个草莓,一片看似切坏了的黄瓜片,半片莴笋,1/2个樱桃番茄和一片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胡萝卜片,盘子上端装饰有五种不同口味的酱料。我本来想特别豪放地拿起叉子一个个插过去,蘸上酱料,送入嘴里,然后打着响指和侍者说:“下一道!” 但看朋友吃的轻盈又优雅,就连小的不能再小的草莓都切成两半送入口中。我小声调侃道:“你说,这道菜的灵感是不是来自咱们山东的蔬菜沾酱?”

下一道菜看起来是类似提拉米苏一样的甜品。上面充满了厚厚的泡沫,下面确实是提拉米苏,但是却加入了和芝麻酱一样的成分,口感上的创新还真不错。 

1520839055863111.jpg

第三道,一个硕大的丸子坐在盘子中间,四周装饰了红、黄、绿的酱汁,视觉效果极具震撼性。第四道则是炒过的豌豆、豆角、洋葱很艺术地摆在盘中,平均每样蔬菜只有一根的量,再铺以一个大米小丸子,被我三下五除二的扫完了。

第五道,豌豆和蔬菜打成泥状,做成了池塘的样子,周围点缀蚕豆和茴香,中间还有一个类似鹅卵石的东西,给人一种很 “禅” 的感觉。

1520839055171310.jpg东方禅

吃到这里,侍者也把白葡换成了桃红葡萄酒。

我和朋友说,这些菜看着都挺美的,但我却越吃越冷。我以 “需要打个私人电话” 的名义,出门暖和了一会儿,羡慕地看着街对面的黑人小哥正在大口吃着打包的烤肉,我深吸一后气回到餐厅,继续我的宴席。接下来的三道餐,我都没看且尝出来是什么,总而言之就是不明所以的东西覆盖着泡沫,既吃不饱也不太好看,但在第九道菜上来之前,侍者又讲究地把桃红葡萄酒换成了红酒。

1520838903607973.jpeg我也不知道我在吃什么了

第十道菜是我熟悉的意式焗饭,可惜分量太小,按照食堂打饭的标准连一两都不到。

1520839055637389.jpg只有薄薄的一层米粒

后来的五六道菜,除了有一道和老北京芥末墩儿挺像的之外,我都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走进高档餐厅装范儿的兴奋劲已经过去了,吃到第十六道菜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这家餐厅耗费了3小时20分钟,眼看吃到尾声,侍者过来体贴地提醒,还有餐后酒和咖啡可选。睡眼惺忪又身心俱疲的我,也已经顾不上什么用餐礼仪了,一心只想离开这里。 

于是我们谢绝了侍者的好意,朋友刷卡结账,两个喜食热菜的中国胃带着一肚子冰冷逃了出来。

刚在外头暖和没两步,我就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赶紧随便找了个酒吧冲进去,在厕所里把刚才价值100欧元的 “艺术” 全都吐了出来 —— 结果生理和心理上都感觉挺如释重负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饥肠辘辘,还没到饭点我就已经在唐人街上走了好几个来回,打算找一家味美价廉的中餐大补一顿,恢复元气。在点了宫保鸡丁、手撕包菜和两碗米饭后,我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这时我才意识到,在权威机构的加持下令人拘谨的用餐环境以及繁复冗杂的西餐礼仪都不适合我,甚至那视觉效果高于一切的卖相也并不重要,我需要的只是一顿实实在在又温暖身心的饭菜而已。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