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了致幻眼镜以后,想不开心都很难。

今年台湾地区的清明假期比大陆长,因为赶上了4月4日儿童节全民放假,再加上清明节假期和调休,五天的假期被称为春季连假。很多活动都在这时候发生,比如台湾猫节 —— 人猫狗齐聚101大厦之下,欢度猫节的热闹场面确实大和谐;比如各文创园的春季大集市 —— 街头艺人的表演加上各色手工艺人的展卖能让一家老小玩上一整天;比如一场音乐盛会 —— 举办在台北市郊的埔心农场里的 Looptopia 乐托邦国际音乐季。在这里你能看到夜夜上夜店蹦迪跳舞的俊男美女,看到能长篇大论谈音乐的重度爱好者,以及不知道如何打发假期只想找个地儿野餐拍照和朋友滚在一起的年轻人们 —— 其实和咱们音乐节的参与者成分差不多。

1523727738208213.jpg阵容中除了有重量级的西方知名 DJ,还有台湾本土新生代女 DJ,甚至有来自越南的 DJ,兼具本土与国际化

这几年在国内参加过不少音乐节的我已经有些审美疲劳了,每每有音乐节举办,阵容强大的海内外嘉宾都是必备,观众的胃口也变得越来越大。还有一些音乐节里的 “基本配置” 则让我感到疲惫:大排长龙且令人作呕的移动厕所、价格昂贵且口味一般的市集美食、争奇斗艳且一天拍照一百遍的塑料姐妹花,四处巡逻且有时扫兴的各类保全……

到台湾去参加一场音乐节,成为我试图了解台湾本土年轻人的一个机会和窗口。我想借由这个台湾本土目前最大的电子音乐节看看台湾年轻人是怎么玩的,“他们” 和 “我们” 又是否有什么不一样。

洋洋得意于将从北京的狂风暴雪中遁逃的我,只为台湾之行打包了清凉夏装和热辣比基尼,却没想到天下清明一般雨,远至台湾也不例外,刚落地我就被清明雨浇了满头。于是我放弃了原先闪亮亮的装扮,杀进购物中心里挑拣着所剩不多的冬季衣物,里外三层裹暖和了才奔赴音乐节现场。

可这就输了。入场以后,即使裹着也还是瑟瑟发抖的我看见大部分的姑娘小伙们都面不改色地裸露着大片皮肤,清凉好看而不保暖实用。只是不论他们打扮多么华丽的装束都被裹进了一层透明塑料雨衣里,多少有点隔靴搔痒,同时持续不断的雨让音乐节的斗装大会变成了雨衣限定场,专卖风衣雨衣的摊主可高兴坏了。

IMG_5645 2.jpg我也想要这样的雨靴

台湾人民似乎对时不时发神经下起雨的日子习以为常,依然在风雨中热烈摇摆,我则多少觉得这样的阴雨天气有些扫兴,在舞台边观望了一会儿后也没进入 RAVE 的状态,还是决定先到集市上逛一逛,毕竟主办方送了不少代币,不吃白不吃。

IMG_5668.JPG热情似火 用爱取暖

万国美食市集上食物种类包罗万象,光日本菜就有四五种不同的摊位,台湾烤山猪也供应不断。我拿出了吃夜市的热情,一轮一轮地往肚子里塞,还尝试了一些从没吃过的异国食物,光顾了希腊菜、墨西哥菜和印度菜的摊位,发现吃起来都不赖,最后甚至成了一个美国派哥的回头客,用光了所有的代币,吃下整整四个派。台湾真是个美食宝岛!

撑到爆炸后我开始逛卖东西的市集,“购物能让女人快乐” 这话一点不假,市集上一家家逛下来,我果真买了不少东西,也交了不少摊主朋友(真金白银地)。凑齐全套民族风装束轻而易举,头顶戴上超大鹿角干花花环才是吸睛,身披各国国旗且与众人挤进面部彩绘的大帐篷里把自己画成小花猫也算助力 “和平与爱”。同时,我还找到了当天最让我进入状态的蹦迪神器 —— 一个有致幻效果的偏光眼镜,让我不用喝到吐,也不用食用任何物品就能一步到位,如临梦幻花园。

1523720162738984.jpg感受一下透过镜片的世界

有了这个戴上即晕的小玩意儿后,我路也看不清了,人也瞧不见了,只见到放大了十倍的色光影特效,视觉神经接收到的信息和致幻后的图像差不多,我不由自主地咧开嘴笑了,开始跟着音乐不停地摇头晃脑。趁我还最后留有一丝清醒时,我当即与老板交换了名片,心想着将来可以开展一下倒卖至大陆夜店的业务。

随即我就陷入了一片莫名开心的沼泽之中,蹦蹦跳跳了一整晚(滴酒未沾)。

卡座上放酒的盆变成了一朵绽放中的白莲花

我看见的舞台变成这样了

DRK_6712.jpg下雨也不怕了!

第二天,天气放晴,春游的兴致也有了,乐托邦音乐王国被布置成游乐场的感觉这才体现出来。我坐上了旋转木马,正当要沉浸到小公主的梦里时,一个十几辆车组成的车队停在了木马前。

排场一摆开,我还以为是王思聪带着他的女友团来了,毕竟之前内地的电音节卡座上总少不了他的身影。但理智告诉我,大概就是一个台湾当红明星,结果最后我进入 VVIP 一打听才知道来的竟然是当地有名的道上人。

与民同乐!

卡座上坐着的是看起来非常 “大哥” 和 “老板” 身份的人以及他的妻女,而将近上百号身装便服的人则站着围起了卡座。坐着的人一旦起身,站着的人就会手拉手形成人墙并且迅速跟着移动(和电影里演得相比还是有点不流利,不过气势上依然是帅的)。

我恨不得掏出手机来张自拍,看了好一会儿才走,最后因为围观的人太多(可能都是他们自己的人),普通人能蹦的地儿就挤了,我才转战到 VVIP 台子对面的 VIP 区,准备带上我的致幻眼镜,陷入新一轮的开心漩涡,余光却突然瞥到了一股鲜红 —— 五星红旗!

IMG_5672.JPG再一次!与民同乐!

虽然在国际音乐节上,身披各种旗子或者摇旗呐喊都是非常常见的交际/装扮行为,这两天我也见到了不少(认不出来的)国旗(足以体现观众群体的国际化与多样性了),但这面红旗并不是那么的易得,因此也显得格外张扬。哥们儿倒腾半天,终于插好了旗,填补上了本场音乐节的一个旗位空白,现在,五星红旗随风飘扬,黑白人民共享欢乐了。

我又从这插上红旗的 vip 区域离开,走上草坪区,奇装异服全藏在人群中。我管他们问了不少问题,得到的答案其实和在内地音乐节上随机拦下的人会说的东西差不多,甚至连那些音乐节上大学在校生志愿者的境况,也和大陆没差 —— 他们或者是出于喜爱音乐又囊中羞涩只能以志愿服务换取入场的心态,或者是出于纯粹想要做相对轻松的活来赚取零花钱的目的而来。

1523721861919482.jpg叼着按赞奶嘴的小哥

互联网的存在让很多东西都变得差不多,尽管我们听音乐的渠道和方式有差异,但互联网使世界各地的年轻人都被接入到同一个大染缸里,不论你是爱听后摇天天写诗还是哈着偶像四处追星,亦或者喜欢伴着动次大次的节奏扭动身体,都可以通过网络,找到更多你喜爱的那类音乐,并且沉浸其中。所以,这些在台北农场上打扮入时且摇摇晃晃的年轻人和我在北京上海的夜店蹦迪里见到的年轻人其实并无二异 —— 只不过,他们说话更甜一点而已。

去过台湾的人想必都对 “台湾腔” 印象深刻,台湾人民又讲礼貌又爱笑。在这个音乐节上,不论是迎面走来的观众,还是一直在巡逻捡垃圾和搞厕所卫生的大量清洁员,甚至是站岗特殊通道的保全都笑意盈盈,让人少一些扫兴和担心,多一些沉浸与喜悦。再加上音乐节现场的布置有大量的捕梦网、彩色帐篷、作画布、彩灯挂网,甚至就地取材用落花串成了幕帘以及扎满彩色小球的椰林草坪,加诸舞美灯光之效,就是希望能让观众觉得身临 rave party 其境,来到平等同乐的美好大家庭。

我一边感慨着台湾的本土音乐节真的挺好,人并没有那么多,还特讲礼貌,不急不挤也不争,一边轻而易举就走到(而不是挤到)了主舞台的第一排。戴上我的致幻眼镜,喝下十个金门高粱酒做的 shot,在 Final set 的礼花绽放中我感受到了心中的爱与和平 —— 只要喝醉了,全世界都是一家人,一家亲!

1523726670226292.jpgWE CAME WE RAVED WE LOVED

looptopia18b_122.jp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