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我也想知道哪儿最有可能找到真爱,但答案是哪家都没戏。

赵宝慈,行派德堂二师兄,一位抽烟喝酒纹身烫头的90后全职风水师,听说我最近诸事不顺,专程从上海飞到北京要帮我看上两眼。作为回报,我决定带他去北京最牛逼的几家夜店 chill 一下。然而,这个周末并没有以往那么轻松,随身带着罗盘的大师痴迷于每处建筑的布局,所到之处一定要点评几句,全面扫兴的同时让我对北京的夜场有了全新的认识。

以工体北门为起点,第一站是 MIX。玩说唱的哥们儿曾告诉我,这里可是京城第一家以 Hip-Hop 为主的俱乐部,开业的时候他还在背唐诗三百首。正值周六,我们赶上了演出,门口一水儿的肥 T、腰包和脏辫儿进一步诠释了这家夜店的主题。

刚准备踏上台阶,大师一把拉住我,看了眼手表上的指南针,接着环顾四周 —— 这个熟悉的动作,职业病犯了。

“这个酒吧的外局相当好啊,明堂容万马。”

大师所说的明堂指的是 MIX 正门口所对的工体停车场,因为明堂广阔,意味着主客户非常多。但大师告诉我,同样的大明堂,从2004年到2023年,处于西边的 MIX 比处于东边的 VICS 生意要更好一些。接着,我顺着大师的手望向左边一栋紧挨着并且高于 MIX 的建筑,这在风水上叫 “龙抬头”,能带给 MIX 更响的名气。

WechatIMG842.jpeg

“但是店大欺客,会把客人按在地上摩擦。”

摩擦?来不及琢磨清楚这个词的几层含义,着急蹦迪的我先进门买票,而当我再次找到大师的时候,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表情严肃地打量周围的一切。MIX 分为地上一层和地下一层,Hip-Hop 演出通常在地下进行,找入口时来回兜了几圈,才知道上下两层的门票还是分开来卖的。

大师皱了皱眉,“进门左右走,兵分两路,客人会六神无主,也达不到原本的目的。”

“什么叫原本的目的?” 

“好比你本来是想着呲妞儿的,但是莫名其妙就把自己喝挂了。又或者带着妞儿来这里培养感情,结果自己的妞儿跟 DJ 看对了眼。”

带着看演出的目的,我们回到前台加了价。来到地下时,几个 rapper 正站在台上一起挥动着双手,可惜场子还没完全热起来,观众只是小幅度地晃动身体。整个场左右两边都有柱子顶天立地,大师提醒我这叫 “龙虎柱” —— 龙争虎斗,进这个场的人会互相看不顺眼对方。果然,大师散发出的神叨叨的气场引得大家侧目,为了避免尴尬,还是得靠酒精迅速进入状态。

WechatIMG843.jpeg四根柱子挺挡视线的反正

绕着场子正中央的吧台转了一周才买到酒,大师的结论是这儿的酒水生意并不太好。因为四方吧台四面无靠,而如果是圆形吧台,就可以货如轮转,出酒快。我要了两瓶福佳白,一瓶75 —— 虽然不能从酒水的价格印证大师的结论,但这一定是本着少销暴利的原则。

当晚的演出水准不高,直接限制了我们在这里逗留的时间。从 MIX 出来,大师抽着烟,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这儿啊,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多,你可得擦亮眼睛。” 

为了缓解耳鸣,我们决定去离 MIX 只有五分钟步行距离的灯笼 club,这儿的 Techno 音乐被不少朋友推荐过,但是中国风的装饰、地下九曲十八弯的设计和昏暗的光线总让我觉得现场氛围诡异,如今正好让风水师看看,这地方是不是与我八字不合。

WechatIMG844.jpeg 

在 LANTERN 几个英文字母的拼凑下,小小的 “灯笼” 并不起眼,整个门面也不怎么大气,但大师说,地下场和沿街店铺不太一样,地下场的风水,需要 “鹤膝蜂腰” —— 通过狭长通道带快气流。进门一个大长台阶,让气先灌进去,可是对于灯笼来说,进门之后的几个弯其实反而把气又弄缓了。但格局限制,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灯笼分成一大一小两个厅,场子虽然比 MIX 小,但留给舞池的空间足够大。由于时间尚早,稀稀拉拉几个跳舞的人有很大的发挥余地,甚至有人不管音乐跳起了 breaking,把大师逼到了角落里。

“这儿的客人几乎都是冲着名气来的吧,而且他们多多少少会有点儿奇怪,肠胃也不太好。因为一大一小两个厅之间是很小的弯曲走道,形法上像肠胃里突然有一处被掐住一样。”

吧台的服务态度一般,大师告诉我来灯笼的客人经济能力大多不错,但也不太会在这里花钱。虽然是慕名而来,却有极大可能出现心理上的落差——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毕竟 Techno 的忠实拥趸还有大把。

 WechatIMG845.jpeg

舞池里的人挤满之前,我们回到了工体西路上,准备向南进军。虽然有一种因公蹦迪的无畏,但是当越来越多的吊带短裙和名牌包包晃过,穿着 T-shirt 的我开始不安。仗着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优势,大师执意要去号称北京最火的夜店 1/3 看上两眼。于是,灰头土脸的我俩也被 1/3 的保安看上了两眼。

一见到 1/3 正门上的两个齿轮和履带,大师邪魅一笑,“你看这像不像断头台,所有顾客进门都得挨一刀,咱俩真该多叫些人,平摊挨刀。”

WechatIMG847.jpeg

叫人是来不及了,从故意营造眩晕效果的电梯行至二楼,热闹嘈杂如奢华菜场的景象让人忽略了一切身外之物 —— 纯粹的夜场本来就少不了纸醉金迷。巨大的 EDM 音乐声传来,据说又是一位牛逼的 DJ,不知道这一晚又要开掉多少瓶 XO、浪费多少包餐巾纸。

买完票、过了安检,沿着白色的强光进了《中国新说唱》的比赛场地,和工体其他热衷于放 EDM 的夜店一样,年轻人们比着 “上八下七” 的手势摇头晃脑。不一样的是,这里更加拥挤,卡座、桌子、过道里都挤满了人,寸步难行。1/3 的层顶特别高,现场的气氛也应证了这一风水格局 —— 生意一定好。

WechatIMG855.jpeg出电梯分不太清左边买票还是右边买票,导致顾客 “狼行左右顾回首

在此风水宝地上了个厕所,我们原路返(挤)回。被高质量音响和燥热的环境收拾一通,我终于把电梯里的 LED 屏幕看明白了。200块的门票一共逗留了5分钟,虽然没看见 DJ 的脸,但大师似乎已看明白了老板的心思。

“这儿类似赌场布局,老板没安好心。正门外虎边,就是右边,有个向下的通道,代表来这里的客人可能也没安什么好心,你得小心别入了坑。不过既然老板和顾客都没安好心,也达成了一种风水格局上的默契,所以这家,牛逼。”

 WechatIMG848.jpeg看见那飘舞的大雪花了吗

—— 不过我再也不会来这里了,我已经过了喜欢 EDM 的年龄。

1/3 门口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酒鬼,大概是被 “宰” 得不清。但此刻的我只想赶紧离开工体这个浮夸的地方,往停车点走的路上,大师突然被一家叫 Playhouse 的 club 吸引住,因为 “这里的风水局很重,是被刻意摆过的。”

Playhouse 分为门口的院子和屋内的夜场,世界杯期间,门口几乎每晚都座无虚席,大师说,这个院子正是名气和财气的来源。门口摆了桌椅和 beerpong 等游戏来聚气,除此之外,墙边插满了竹子,“白虎入山林”,可以兜住财气。

 WechatIMG850.jpeg

外局如此讲究,屋内一定更有说道。趁着我买酒的功夫,大师连酒柜的布置也没放过。酒柜在进门右手边,一长排摆的全是特色啤酒,以类似于自助 “啤酒超市” 的噱头来作为宣传点可以积累名气。抬头,全是根根乱插的竹子,意味着插得客人头晕脑胀多买单。

“总之,生意不错,看场的风水师手不低。”

WechatIMG851.jpeg

我不管,我只想赶快回家 —— 回到 Dada。

作为招待外地朋友的必备选项,Dada 在我心中的北京夜店排行榜中地位颇高。不聊音乐,这里更像是北京所有怪人的聚集地,不管穿成什么样干出什么事,都不会过分荒唐。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舞池不大却总能找到一个沉浸于自我的时刻,另一边的 social 场地又能够打打游戏。吧台设在正中央,这一点在大师看来并不妥当。因为酒吧都是晚上开门,阴气过甚,所以屋子的正中需要有空间让阳气流转,而设成吧台就会阻碍。反看1/3,因为中间够大够空,也设满了卡座,所以阳气可以自由乱窜。

抛开了工体的一切,也抛开了体力不支的大师,我终于可以借着因公蹦迪的借口在 Dada 好好放松一下。离开时,昏昏欲睡的大师说出了整晚最振奋人心的结论,“这里的人目的比较单纯,就是玩儿,不存在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这种情况下反而靠谱的程度比较高。大概可以找到真爱?”


(Dada兴奋得忘了拍照)

一语打了鸡血,我决定带大师去神秘的五道口作为这次蹦迪之旅的终点站。

现实是,第一次来的我和大师一样,在 “宇宙中心” 陷入了大脑短路的状况。消费对象为大学生的条件下,从大门到内局到音乐,全都本着怎么接地气怎么来的原则,大师站在一群戴着黑色口罩的学生之中无语凝噎,已经无法判断眼前的一切到底是不是个风水局。比如 Sensation 的门票只收现金,而最便捷的 ATM 是隔壁超市的保安,兑换现金抽水 10% 的业务以及买票就送一杯 “酒” 的手段,还是给如此的夜店带来了不差的生意。

 WechatIMG854.jpeg答应我别这样

我们几乎是逃出了 Sensation,本想寄希望于同样被很多人推荐过的 Global,可惜误打误撞进了隔壁的 Global Warehouse。当我还在纳闷为什么这儿的福佳白只卖十块一瓶的时候,大师幽幽来了一句,“来这儿的人怎么说呢,脑子一般都不太好使,不然也不可能去地下室玩 beerpong 和瞎蹦。”

大师已经看不了风水了。

五分钟后,我们坐在了 Global Warehouse “地下室” 的免费卡座上。空气稀薄,音乐土酷,酒也醒了。热心的服务员送来了两幅骰子,大师免费教我用 小六壬 “吹牛” 稳赢的法子 —— 理所当然,这成为了我此次蹦迪之行的最大收获。

WechatIMG856.jpeg

关注本文作者微博,和 @屁王麦基 一起云蹦迪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