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点名挑战包括Billy Bragg和Morrisey在内的撒切尔反对者



在成堆的朋克题材书籍中,有一个人似乎总是神秘缺席:英国传奇乐队 The Bizzaros 那位口无遮拦的主唱伊恩·勒瑟(Ian Rubbish),其对于警察、权贵以及所有异见者的憎恨尤为出名。不过,伊恩对于争议性人物撒切尔夫人不悔的热爱扫了不少歌迷的兴,也最终导致了乐队的解散。那些歌颂撒切尔的歌曲,比如“甜甜铁娘子(Sweet Iron Lady)”和“撒撒夫人(Maggie Thatcher)”将伊恩彻底打入了朋克摇滚的冷宫。我们采访了这位经常被世人误解的歌手,聊了聊……呃,所有我们能聊的事儿。他的话匣子一开,别人根本插不上嘴。


点击在Youku观看视频:周六夜现场之 Ian Rubbish 的告别演出


伊恩,当人们提到朋克界的伊恩……

等会等会先别急着问呢。先介绍你自己一下比较礼貌,明白我意思么?不然我也不知道你叫啥啊。你叫啥?

我叫丹,我是 Noisey 的一个编辑。你平常看 VICE 吗?
当然看了,我能读到的一切都会看,因为获取信息是很重要的,对吧?因为虽然写出来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但了解真相和传言的区别也是获取信息的一部分。因为信息和非信息都存在着,而且殊途同归,不是么?

那你觉得 VICE 在这方面怎么样?
我觉得 VICE 还是挺真的,真的。因为他们记录了一种角度。没有什么动机或是目的,只是单纯宣扬着自己所做的事情。所以还是非常诚实的,这也是我喜欢 VICE 的一点。我觉得跟其他很多媒体不一样,VICE 的人很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我们真的很幸运,丹。在美国、英国和欧洲,我们虽然被组织监管着,信息的发布和交流还是很自由的,基本没有什么限制。这听起来可能太爱国主义了。另外,不得不说,我们还是浪费了很多自由。

那继续我刚才说的,说起朋克界里的伊恩,大多数人可能会首先想起伊恩·麦凯(Ian Mackaye,Minor Threat、Fugazi的主唱)。你觉不觉得你才是最有名的伊恩?
嗯,我觉得你得好好做做功课了。你得想想那些比我们都早的朋克,知道吗?你得先说伊恩·杜里(Ian Dury,英国歌手)。1977年的伦敦既不是真正朋克精神的开始也不是它的结束。朋克的历史长了去了,这真的是一种精神状态。要说还得是伊恩·杜里,他真的非常与众不同,我觉得可以把他比作朋克的缔造者。你想笑就笑,但我觉得 Echo & the Bunnymen 的伊恩·麦卡洛克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我可不想把所有的朋克伊恩全说一遍。

好吧,我只是给你一个创始人的名分……
我才不要名分。我不在乎名分。我只想在早上要一杯咖啡、一块巧克力,戴上墨镜在海边支个阳伞就心满意足了。

你对乐队重组的潮流有什么……
我不喜欢被提问,我觉得提问的最好方式是陈述。所有的陈述都是问题,不是么?

我想知道你对于乐队重组潮流的看法。比如 Black Flag 这样乐队的重组。
我觉得非常好。一个乐队最重要的是,成员们其乐融融。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争斗和矛盾后,回头看看,大家会想,“咱们那时候多傻啊,净吵些没用的玩意儿。”我非常支持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的。不然就太严肃了,是吧?

但如果……
你看吧,我就总是相信:让自己滚蛋去吧!他们自己、他自己,不管你男的女的,咱们应该全聚在一起。我希望能看到全世界的领导们聚在一间屋子里,然后说,“还记得咱们1979年,或者1983年那会儿多傻啊,全跟那儿吵成一锅粥。吵什么啊真是。咱们来点儿巧克力蛋糕吧。”

那么,你是唯一一个公开表示支持执政后期的撒切尔夫人的音乐人。在过去的30年,N多乐队都在写反对她的歌儿。我能不能给你读读其中的几首,然后你告诉我你的想法。
没问题。

NOFX曾经唱过:
Ronnie and Mags, Maggie and Ron 根根和撒撒,撒撒和根根(指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
Let's get together, build a neutron bomb 咱们一块玩,造个中子弹
Maggie and Ron, Ronnie and Mags 罗罗和撒撒,撒撒和罗罗
Let's go to Grenada, gonna fly our flags 咱们去格林纳达吧,在那插上我们的旗子

我觉得他们这歌词适得其反,因为他们没意识到这歌词恰恰给二者的友谊做了个宣传。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抨击批判,但其实是叫好儿呢。因为咱们现在不就因为这首歌聊到这二者了吗?所以,说正经的,别管别人闲事。他们根本不了解这俩人的友谊,就会听信媒体的胡言。也许俩人私交就是不错,但是关他们屁事儿。所以别老嚼别人舌头,毕竟里根和撒切尔也没写歌说 NOFX 怎么怎么着啊,是吧?

你的英国同胞Billy Bragg唱过:
You privatize away what is ours, what is ours 你把我们的东西占为己有
You privatize away what is ours 你把我们的东西占为己有
You privatize away and then you make us pay 你把我们的东西占为己有,还让我们掏钱
Yeah, we'll take it back some day, mark my words, mark my words 今天把话撂这儿,总有一天我们会把它夺回来

他还说过,要不是撒切尔,他也不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他就是嫉妒。纯嫉妒。

Elvis Costello 也说过,说得还挺难听:
Cos when they finally put you in the ground 总有一天我们把你打倒在地
They'll stand there laughing and tramp the dirt down 到时候大家一边掸着灰一边笑话你

我觉得他当时还在不成熟的阶段。每个艺术家都有这么一段儿。

The Exploited唱过……
啊啊我不同意。我不想听这些歌词了,我觉得他们都只是在一个不成熟的阶段。我觉得抛开歌词不谈,表达憎恨就是表达爱,因为根本就没有恨这东西,有么?我们都是人类,这是人性。你把The Exploited和撒切尔放在一个屋里,大家都是人类。我觉得他们就没有真正的恨。

Morrissey,非常讨厌撒切尔的一个人,唱道:
And people like you 人们都喜欢你
Make me feel so old inside 这我让觉得自己内心老朽
Please die 请你赶紧死

我觉得他说的不是咱们聊的那个玛格丽特·撒切尔。很可能是另一个。

有首 Bob Dylan 的歌,后来 The Specials 翻过:
It's a shame the way she makes me scrub the floor 她非让我擦地板,真是倒霉
Now I ain't gonna work on Maggie's farm no more 我再也不来玛吉(玛格丽特的昵称)的农场上班了

嗯,我觉得这么唱的意思只是他们不在玛吉的农场上班了,他们会去玛吉开的其他地方上班。

就像一种宣传。
没错,完全就是一种宣传。

还有最后一个,Frank Turner,他写过一首歌叫“撒切尔操了孩子们(Thatcher Fucked The Kids)”,但是在撒切尔的葬礼之后,他曾说道,:葬礼上那些抗议者真是太恶心了,太他妈不成熟了。”我不知道他的心意是不是改变了。
这其实是自我认知的过程,因为毕竟我们都想要和平,对吧?隔三差五的搞个抗议没问题,只要态度别太操蛋就行。我们的内心都有着漫长的旅程。上面说的这个人,他到了质疑自己的这个节点。我们都有过这样的时刻。我们都会犯错,他能这么想是成熟的表现。就算他不那么想,也没关系。我相信:和平共存。到了最后,一切都OK,一切都会被原谅,这就是我的想法。

翻译: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