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艺术家五十岚惠因利用自己的生殖器官进行艺术创作而两度遭到逮捕。我们参观了她的工作室,并试穿她的 “阴道套装” 。

在东京一家工艺品商铺大楼外,我第一次见到了五十岚惠。她是一个艺术家,她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 “脏小孩” 。那是一个晴朗的春日,再过几天樱花就会全数凋零。街道两旁满是樱花树,只剩最后一点浅色的花瓣还未落下。 “脏小孩” 比我想象中还娇小,她满脸笑容,头戴蝴蝶结,身穿一条粉色的带领连衣裙 —— 颜色比樱花更鲜艳,上面印着小猫小狗悠闲踱步的图案。

我描述了她的衣着,因为她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过去一年里因 “散播淫秽内容” 而两次被逮捕的人。我想这或许就是她作品的主要目的所在:她想让阴道在日本社会正常化,而在此期间她遭遇了巨大的阻碍。去年七月,她因传播自己生殖器的 3D 打印模型而被捕。五天后,逮捕令取消,她被释放 —— 然而她在十二月初又因为展示色情内容被拘留。圣诞节的第二天她获得假释,但由于她拒不认罪,她目前正经受漫长的审判。

在被捕前,“脏小孩” 创作了各式各样的阴道艺术品,其中绝大多数都使用了她自己的阴道模子。去年,警方在搜查她的工作室时没收了她的大部分作品,不过她的网站上还留存着大量照片:阴道形吊灯,阴道形遥控汽车,阴道形状的配饰(包括项链和苹果手机壳),还有几十个在阴道模子基础上制作的小型立体模型。

“脏小孩” 把最后那类作品称为 “deco-man”  —— “man” 是 “manko” 的缩写,在日语中意为 “阴道”。Deco-man 展现的有宇宙场景(宇航员登陆月球表面)、田园场景(夏日祭典上穿着和服的女人),以及与某些历史事件相关的场景(福岛核电站事故清理现场)等等。

我们之所以决定在这家工艺品商店与五十岚惠碰面,是为了在那儿给我们自己做的一座雕像挑选装饰品。“脏小孩” 建议我自己做一个 deco-man —— 毕竟她正在打官司,谨慎起见她不该亲自动手。想到有机会运用我的创造力,我感到十分兴奋,欣然同意在她的工作室一展身手(我以为我们要用的是库存的阴道模子)。

“脏小孩” 的被捕让她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带上政治色彩。然而,看着她在大型工艺品商店的建模区跑来跑去,从架子上拿下冲浪者模型、不同色度的蓝色颜料和亮片粉末(我们想做一个有带有美人鱼的海景画模型 ),我惊讶于她竟如此无忧无虑。

作者(图左)与 “脏小孩”(图右)

买好东西后,我们来到新宿的一家画廊,“脏小孩” 的朋友们拿出了石膏板 —— 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做 deco-man 要用的不是库存的阴道模子,而是我自己的。随后,我们就开始用日语讨论我到底需不需要剃阴毛。

借助翻译的帮助,我好好考虑了一下:虽然浪费了人鱼塑像和亮片让我感到过意不去,但我实在没法安之若素地看到自己生殖器的逼真模型(即使点缀了嬉戏着的小人和一点点树叶)出现在 YouTube 上,所以我最后还是打了退堂鼓。“脏小孩” 友好地表示理解,只是看起来有些失望。

我们参观了她的其他一些作品 —— 她所有的 “现实类” 阴道艺术品都被没收了,只剩下与她的自创人物 “Manko-chan”(日语里意为 “私处小姐”)有关的作品。Manko-chan 是一个可以四处走动的可爱阴道,她有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一头浓密飘逸的秀发,一张永远张开的嘴,两排铡刀似的牙齿,头上还顶着金色的阴蒂。“脏小孩” 赋予 Manko-chan 永恒的生命 —— 她把她画进漫画,做成塑像和填充玩具,还制造出真人大小的 “Manko-chan” 套装(她体贴地在套装里面放了个风扇,以免穿戴者觉得太热)。

“脏小孩” 告诉我,她制作阴道艺术品的爱好起初只是一种恶搞,她在被捕前发表的一篇博文中也表达了这点:“我原本觉得,对我的阴道模子加以装饰、做成立体模型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可是人们看到我的作品会不高兴,他们甚至不愿听我说到 ‘私处’ 这个词,这让我大感惊讶。”

由于太多人都开不起玩笑,她觉得自己也不得不严肃起来 —— 当然,并非过于严肃,她的目标不是要引发世人争议或者激烈地反抗传统,她只是想让私处变成一种 “轻松、流行” 的东西。她通过翻译对我说:“人们把阴道看成某种隐秘的东西,我便故意想让它工业化,要对它进行批量生产。” 她的作品最具有颠覆性的一点是它们看起来都非常可爱 —— 在一个阴道被视为羞耻的社会文化中,可爱的阴道毛绒玩具不仅是玩笑,更包含了激进思想的意味。

 

相关视频|阴道艺术招惹了谁?

然而,“脏小孩” 觉得自己远大的理想受到了阴道模子尺寸的限制。2014年,她打算造一个大得多的作品 —— 在盘算到底是做 “阴道门” 还是 “阴道车” 之后,她最终决定做 “阴道船”(典型的 “脏小孩” 式命名法),即一艘座舱上装着 3D 打印的外阴的独木舟。她解释说,大海与女性性欲之间的相似性让她觉得必须这么做。阴道船自然很贵,好在她在网上发起众筹后,热心的支持者们纷纷出钱。去年春天,她得以首次驾船航行。

她给捐赠者提供的回报之一是她的 3D 数据 —— 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家里打印出她的阴道模型了。她回忆道:“我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坏事,更没有想到会被逮捕。” 不过对警方来说,发送数据的行为就已经构成了非法传播淫秽内容罪。阴道船完工后不到三个月,十名警官来到她的公寓,把她铐起来带走了。

日本审查之严苛似乎与其热爱极端性行为(触手系和颜射立刻浮现在脑海中)的名声不太相符,更不必说日本还有深远的色情艺术传统 —— 最出名的是江户时期(1603-1868)的春宫图,以其优雅的风格和细腻的形象为人所知。那一时期的许多传统庆典都刻画了性行为和性符号,而它们至今仍以某种形式存在,比如在川崎市的 “铁男根节” 期间,人们会围着三座巨大的阴茎雕像游行。

然而,1907年颁布的《日本刑法典》改变了这个国家原本开放的性观念 —— 明治年间,日本为了与西方世界接轨,在鼓励贸易的同时也一并吸收西方文化,力求与后维多利亚时代的保守意识形态保持一致。然而,尽管该法典包含了对 “传播淫秽色情内容” 者处以最高两年监禁的刑罚,却没有关于什么才算 “淫秽色情” 的定义 —— 这要交给法庭来解释,而在过去大约五十年间,日本法庭裁定在任何媒介中展示性器官都是非法的。

第一部在日本被控 “淫秽色情” 的重要作品是个英国小说的译本,原著在国际上也饱受争议 —— 不难猜到,那就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1959年,日本最高法院宣布禁止传播与销售该小说,并将 “淫秽文字” 定义为 “任何损害羞耻心、煽动性欲、有违良好性道德观念的作品”,甚至进一步声称 “对性感到羞耻是人类的天性”。

在随后的一系列裁决中,裸露性器官的电影和照片也被认为是淫秽作品 —— 直到颇具争议的写真集《Water Fruit》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版后,阴毛才得以解禁。迄今为止,日本色情片中所有的性器官都必须打码,而万事皆有对策:网上有消除马赛克的机器出售,零售价折合成美金大约是几百美元。

“脏小孩” 不是第一个在日本的严厉法律之下被捕的艺术家,在被捕时感到惊讶的也不止她一个 —— 学者阿曼达·多宾斯(Amanda Dobbins)在2008年写道:“数位导演、作家和艺术家都因在无意中触犯了《日本刑法》第175条而站上了日本法庭,直到离开时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但 “脏小孩” 深信她的经历是十分独特的,她告诉我说:“我可能是日本第一个因为用自己的阴道来进行艺术表达而被捕的女人,我应该也是第一个质疑我的这种行为到底哪里有错的人。”

“脏小孩” 的律师表示,她的审判可能会再拖延一年左右。尽管面临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之战,也受到过警方的恫吓,她一直不愿退缩。她将 Manko-chan 公仔抱在怀里,温柔地说:“警察以为把我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关进监狱我就会道歉,可我绝对会为我的清白战斗到底。”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