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该进行治疗的不是同性恋,而是臃肿的司法系统。

印度尼西亚西爪哇省监狱的设计容量是容纳 15658 名囚犯,但实际容量已经达到了 23681 人,于是,印度尼西亚法律和人权部门办公室主任 Liberti Sitinjak 发表了一番言论:是过度拥挤的监狱导致犯人们睡觉时发生了亲密接触,进而使他们进行越来越猖狂的 “异常性行为”,所以 “应该减轻监狱负担,以减少同性恋的产生。”

西爪哇省是印尼最保守的地区之一,Sitinjak 口中的 “异常性行为”,其实指的是在监狱中发现的同性关系。他认为:“解决监狱过于拥挤的办法就是把那些因吸毒的囚犯(印尼囚犯中有约60%是因吸毒进监狱的)送到康复中心,而不是送到监狱。犯人们不再因拥挤导致亲密接触,同性恋就会减少。”

Sitinjak 的这番言论立即得到了印尼其他官员的赞扬和认可。万隆 Banceuy 监狱的安全负责人 Eris Ramdan 表示,他将有同性恋倾向的六个人单独关了起来,防止他们与其他看起来 “正常” 的囚犯产生同性关系。而另一名监狱负责人 Hery Kusrita 则自豪表示:尽管他往一间7平米的牢房里塞了15个犯人,但他的囚犯中没一个有同性恋倾向。

Sitinjak 还打算把那些同性恋囚犯送去 “康复治疗”,好让他们重新喜欢异性。但是这些官员大概从未明白,监狱里的同性性行为与同性恋不能划上等号,而 “解决同性恋人群本身”,也从不是解决他们监狱里各种各样问题的方法。

编译: 额尔登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