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 “快乐” 的悼亡方式,展示了逝者最真实的一面。

18岁的李纳德·马修斯(Renard Matthews)在新奥尔良惨遭枪杀已经过去两周,但他看上去和生前并没有什么区别。追悼会上,他懒洋洋地躺在一张办公椅里,手里握着一个 PS4 手柄,正对着一台电视 “玩”《NBA2K》。他戴着墨镜,穿着袜子,踏着拖鞋,穿着一身凯尔特人运动衫,旁边一个小桌子上还放着他最喜欢的多力多滋玉米片和根啤,伸手就能拿到。把他的遗体摆成这个样子,正是他家人的希望。

马修斯的追悼会被葬礼策划师称为 “非传统” 追悼会。在非传统追悼会上,不会让逝者简单地躺在棺材里。他们的家属选择在下葬之前,把逝者摆成生前的姿态,好像他们依然还活在身边。这种做法最早出现在2008年的波多黎各,马林殡仪馆( Marín Funeral Home )率先开创了这种 “快乐” 的悼亡方式。在他们策划的追悼会上,有的逝者骑在摩托车上,有的站在拳击擂台的角落。

1534154819609503.jpeg摄影:里卡多·阿杜恩格(Ricardo Arduengo)

2012年,“极端遗体保存” 葬礼现身新奥尔良。知名铜管乐队 Treme Brass Band 的鼓手莱昂内·巴提斯特(Lionel Batiste)去世后,他的家人联系上夏伯纳殡仪馆( Charbonnet-Labat-Glapion Funeral Home ),希望他们能把巴提斯特的遗体靠在他的低音鼓旁,双手搭在他生前随身携带的手杖上;社交名媛米琪·伊斯特林( Mickey Easterling )生前特别喜欢开豪华派对,两年前伊斯特林去世后,他的家人联系上雅各布·休恩殡仪馆( Jacob Schoen & Son ),为她开了最后一个派对为她送行。他们给她披上标志性的羽毛围巾,一只手上夹着一根烟,另一只手上还捏着一支香槟酒杯;新奥尔良圣人队球迷米莉亚姆·伯班克(Miriam Burbank)去世后,她的女儿请夏伯纳殡仪馆把她摆成生前的模样,黑色衣服搭配金色围巾,坐在一张圆桌前,手上夹着一根薄荷烟,旁边放着一罐百威啤酒。

1534226010605764.jpg新奥尔良圣人队球迷莉亚姆·伯班克。来源

在这个人类已经可以把遗体送入太空的时代,这些非传统追悼会不过是另一种为逝者送别的创意方式,也改变了人们对死亡的看法。VICE 联系上葬礼策划人帕特里克·休恩(Patrick Schoen),也就是米琪·伊斯特林的追悼会策划人,了解这类非传统追悼会的筹办过程,这类追悼会在新奥尔良特别受欢迎的原因,以及死者家属为什么选择这样的送别方式。

VICE:能不能先介绍一下米琪·伊斯特林这个人?

帕特里·克休恩:她是新奥尔良一个社交名媛,从来都是派对上的焦点。她很享受生活,也接待过很多来这里的好莱坞电影明星。你经常能在报纸上看到她,永远是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她在湖边有一套非常漂亮的房子,很喜欢开豪华派对。

为什么想到以这种形式办追悼会?

这是她本人的心愿。她在生前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女儿,在她去世后,她的女儿打电话给我,向我描述她妈妈的要求。在筹备追悼会的过程中,我和她的女儿密切配合。我们把整个追悼会办成了一个派对现场。这是一个香槟派对,我们设定的情境是这样的:派对结束后,伊斯特林女士走进花园,坐在凳子上闭眼休息。她一只手夹着一个根香烟,另一只手捏着香槟酒杯,那是一个华登峰水晶杯。她的身上还别着一个钻石胸针,上面写着 “Bitch”,那些都是真的钻石。

新奥尔良有一家很有名的餐厅叫格拉托尔餐厅( Galatoire’s restaurant ),他们为追悼会提供了伊斯特林女士生前最喜欢的美食。因为这里是新奥尔良,所以派对上自然少不了爵士乐队。这个派对真的非常漂亮。她坐在那里,好像一个舞台布景。她的身边摆满了兰花,所有的花都由她的花艺师精心挑选,她看上去好像坐在花园中一样。她的身边摆着一个小篮子,里面放着一瓶香槟。她全身上下穿的全是私人定制的衣服,肩上披着一条华丽的粉色羽毛围巾,她的发型师还特地来给她做了发型。

1534226363980092.jpg派对结束后,伊斯特林女士坐在花园里闭眼休息。来源

你之前办过这种非传统追悼会吗?就是给遗体摆造型的这种?

没有,从来没有办过这种追悼会。

她的家属联系上你时,你是什么反应?心里有没有顾忌?

你要知道,我们的工作就是满足家属要求。具体到这个追悼会,我们的目的就是满足伊斯特林女儿的要求。这是她的愿望,她为了这个才来找我们,我们就满足她的要求。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满足客户。

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我只是告诉自己,“我们必须把这个追悼会办好,不管怎么做,我们都要把它做出来。” 最终大家一起想出了办法。但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至少对我们这家殡仪馆来说难度不小。

参加追悼会的人是什么反应?

信不信由你,反应非常好。没有人感到震惊,或者觉得这么做不妥之类的。你要知道像这样的追悼会可不是天天都能看到,所以参加追悼会的人确实会感到惊讶,但是我们希望她的追悼会能够被人永远铭记。事实证明我们成功了,她的追悼会成了全球新闻。我特意在追悼会场馆外面停了一辆灵车,以免参加追悼会的人接受不了,所以当天的活动看上去还是有葬礼的样子。我只是不想让大家觉得太别扭。但遗体不是用灵车送过来的。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殡仪馆里的完成的,她必须搭乘普通的面包车去现场,因为我们已经把遗体摆好了姿势。

追悼会办完之后,有没有人提出质疑的声音?

人们只是很惊讶。那些不理解,或者没来现场的人肯定会说 “这太离谱了” 之类的话。但是我不觉得会有人认为这个追悼会很不敬,他们可能只是觉得很……新奇?不管别人怎么想,追悼会的主角毕竟是米琪·伊斯特林,她生前的生活就是这样的,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相比于传统葬礼,筹办这种葬礼的挑战性在哪里?

首先,学习殡仪馆学的人肯定没有学过怎么给遗体摆出坐在凳子上的造型。学校是不会教你这种东西的,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幸好我们的人最后想出了办法。我记得一开始他们打电话给我说:“我的天,你是疯了吗?这要我们怎么做?” 我说,“我们已经答应家属了,不管怎样都要满足家属的需求,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想出方法,就这样。” 具体细节我不方便透露,毕竟这是伊斯特林一家的私事。但是没错,这确实是个巨大的挑战。

你有没有使用什么特别的遗体保存技术?

这并不是遗体保存,应该说是一种固定遗体的方法。我们用到的遗体保存技术其实和平常没有区别。

1534226595686777.jpeg图片来源:马林殡仪馆

你是怎么看待波多黎各的那些非传统葬礼?他们把遗体摆成骑摩托的姿势,或者放在拳击擂台上,对此你是什么看法?

如果这是逝者家属的选择,那就没什么问题。只要葬礼结束后大家都满意,或者这本来就是逝者的心愿,那我觉得这么做完全没问题。在这种事情上,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处理方式。这是他们的文化,他们喜欢就好。还有那些逝者,我看他们也都是年轻人,像骑在摩托车上的那个,我觉得都是年轻人。

在我们做的那个追悼会上,伊斯特林女士是在 “睡觉”,这是这个追悼会的情境设定。而在他们的那些追悼会上,都是把遗体摆出动态感,这就和我们不太一样了。我觉得把遗体摆出正在打盹的姿势,相比于让遗体骑摩托车或者唱歌之类的会更有真实感。我倒不是说他们的葬礼有什么问题,完全没问题。如果这是家属的心愿,那我百分之百赞同。

你怎么看李纳德·马修斯的追悼会?

我相信他的家人一定很开心,每个人都很满意。因为那就是他生前爱做的事情。那个追悼会只是把逝者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主角是他,不是其他人,他们给他摆出的造型就是他生前的造型,所以其他人怎么想根本不重要。我觉得尊重死者的心愿才是最重要的。

参加过伊斯特林女士的葬礼,你觉得非传统追悼会上的气氛和传统追悼会的气氛有什么区别?

并不是特别悲伤,你懂我的意思吗?传统的追悼会上,走进殡仪馆就会看到棺材之类的东西。但在伊斯特林的追悼会上,你不会有那种出席葬礼的感觉,说真的,这种感觉其实很愉快,你会觉得,“你看她的样子多安逸啊。” 让你觉得你只是来参加一个派对。这也正是伊斯特林女士的心愿,她想要庆祝她的人生。

你觉得相比于传统的追悼会,在这样的追悼会中,看到自己的亲人或爱人像平常一样和我们在一起,你觉得他们的家属能收获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吗?

这样的追悼会能让你看到逝者是一个怎样的人。比如莱昂内·巴提斯特,他一直是个公众人物,米琪·伊斯特林也是。这就是他们的人生,这也是他们想要在追悼会上呈现出的状态。

我们家族从事殡葬行业已经144年了,在头120年里,所有的葬礼都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一个例外。唯一的区别就是到场的牧师不一样,仅此而已。现在,我指的是在过去的15年里,情况已经很不一样了。我在一座非常漂亮的古宅里办过一个葬礼,那里有一座非常漂亮的花园,我们让逝者躺在花园里。他们在葬礼上安排了四重唱表演,还搞了一个免费酒吧,我们就在那里办追悼会。我们的城市公园里有一个雕塑园,有个逝者是一位非常著名的艺术家,我们就把他的遗体摆在了雕塑园里,棺材前放着一件他的艺术品。所以现在追悼会更具个性化,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反反复复重复同样的仪式。

1534227447381890.jpeg图片来源:马林殡仪馆

你觉得这类非传统葬礼会越来越流行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葬礼很可能越来越流行。现在你多了一种选择,这是以前没有的选择。有些人想要用不同的方式回顾自己的一生,那么现在你可以有一种不一样的方式。我倒不是说每个人都会选择这种方式,但有些在生活中就特立独行的人可能会选择这样的追悼会。

有没有其他人联系你办像伊斯特林女士这种非传统葬礼?

确实有人联系我,想要给自己办这种非传统型葬礼,过去人们不会这么想,但现在人们的思想已经很开放了。

你觉得为什么这种葬礼在新奥尔良特别流行?这个城市的文化为什么这么适合这种非传统型葬礼?

新奥尔良人有一种不一样的精神。我们喜欢庆祝。虽然这是葬礼,但并不意味着你就不能庆祝,不能开开心心地玩一次。很多非传统葬礼可能都是死者自己的要求,这是他们对自己的追悼会的希望。哪怕是自己的葬礼,他们也希望出席的人能够开开心心。

为简明起见,采访内容有删改。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怀特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