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圈外人看来,这些萝莉风少女总会被跟瓷娃娃相提并论,但实际上她们的风格要讲究得多。而且,这种文化并不带性暗示意味,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

我去安大略的伦敦市参加了一个漫展,这真是我去过的最小的漫展。我在会场里四处寻找今天要见的人物:戴着梦幻假发、身着蕾丝裙子的女孩们 。在售卖亭(卖各种漫画、手办以及带咪咪掌托的鼠标垫)等了十分钟仍然不见人影后,我意识到,她们一定是都在厕所里。果不其然,这里的厕所看起来跟外面的展位无异:不少姑娘们身着华服,兴高采烈交流话题,彼此帮忙整理衣着,还在与墙齐宽的镜子前画眼妆。

你可能早就听说过 “洛丽塔” 这个词,或许是从弗拉迪米尔·纳博科夫的同名小说里听说来的吧。那本书讲了一个大叔和他12岁继女之间的爱欲故事,不过这些情节跟我今天遇到的场面没有任何关系。我要采访的这些 “萝莉” 们,属于自90年代起逐渐开始流行的亚文化产物,这股风潮的中心则是大洋彼岸的日本。

inside-the-magical-world-of-lolitas-body-image-1475169226.jpg

在圈外人看来,这些萝莉风少女总会被跟瓷娃娃相提并论,但实际上她们的风格要讲究得多。整体的时尚风格(她们不使用 “cos 服装” 这种称呼)收到维多利亚和爱德华时代审美的强烈影响,主要的特点就是甜美、哥特、古典。这意味着她们要花几百上千美元购买亚洲生产的华丽服饰,有时候还要自己再花不少钱做些改动。

现在她们已经建成了一套完整的洛丽塔文化体系,西方世界也有了发达的文化圈子:“南安大略洛丽塔联盟” (Southern Ontario Lolitas)就是一个有超过500名会员的庞大团体。而我今天要见的 “伦敦安大略洛丽塔会” (London Ontario Lolitas)规模稍小,但仍然是一个非常紧密的组织。对了,这种文化并不带性暗示意味,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

inside-the-magical-world-of-lolitas-body-image-1475169510.jpg“绿洲”(左)和珍娜(右)

我费了不少力气,挤到厕所里最后一个洗手池后面的台子旁边,感到自己身着便服,在这群姑娘里有点灰头土脸。我把录音机放到垃圾桶上,听这群姑娘们吐槽她们这个小团体一直在经历的种种社会的误解。

“日本人当初给这种文化定名的时候,选择的这个名字真是糟糕,他们以为 ‘Lolita’ 这个词代表了 ‘可爱、乙女、女性化’ 这类。” 一位名叫 “绿洲“(Oasis)的姑娘说。她边说边在镜子里检查衣装:她穿着一件淡绿色的裙子,上面装点着玫瑰图样,手里还拿着一篮假花。

“有时候会有人过来说,‘嘿,你们这种人搞得我都有点恋童癖了呢!’ 这都是真事儿。” 莎兰(Shalane)一边整理和服上最后的细节一边说,“他们走过来(掀裙子),‘哈哈哈下面是什么呀?’ 然后就一溜烟跑走了。”

这种对洛丽塔文化奇异的性解读,与她们的立意初衷完全背道而驰。如果可能的话,她们并不想平时就穿成这样大摇大摆,圈子里的行为准则就是 “低调行事”。绿洲和莎兰这样的女孩穿着这种打扮走在街上,频频引来路人侧目。跟踪尾行、偷拍照片的,自然也大有人在。

尽管确实有些姑娘把这种服饰当做常服每天穿着(也就是俗称的 “Lo 娘”),我今天遇到的萝莉们可并不是这样。她们只会在特殊场合(比如苹果园采摘、水族馆游园会、聚餐吃寿司等等)才会盛装打扮,今天她们全副武装,就是为了来漫展走秀,外加来一次下午茶聚会。

inside-the-magical-world-of-lolitas-body-image-1475169963.jpg瓦伦蒂娜(左)和艾妮思(右)

姑娘们在镜子前整理好造型妆容,走向展会大厅,走到舞台的后台。

在后台,我们遇到了一位身穿古典服饰的名叫艾妮思的姑娘。她是来自巴拿马的留学生,也是这个萝莉塔团体的新人。她告诉我这种文化对她有强烈的吸引,“穿这身行头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让自己感到充满女子力,感受优雅之美……社会认为女性时尚都是为了取悦男人用的,真悲哀。” 艾妮思展示了她的衣服:浅棕色和奶油色条纹裙,还有酒红色高筒靴。她还说,这些单品都是为今天的走秀精挑细选的。

然后,“萝莉会” 的创始人及管理人之一梅根(Meagan)让姑娘们全体上台,与观众做问答交流。趁她下来的时候,我在后台见到了她,跟她聊了聊创办萝莉协会的心路历程。

inside-the-magical-world-of-lolitas-body-image-1475170016.jpg梅根(左)与海瑟(右)

“大概五年前,我女朋友索菲亚在高中里搞了这个组织。我算是接触这种文化比较早的人,并且让这个协会走到了今天。” 20岁的梅根告诉我,“每个入会的人都被视作这个大家庭的一部分,我们彼此帮助,对每个人都抱以最大的尊重。” 梅根说她想让社团内维持一种对小孩友善的氛围,因为其中有些成员已经生儿育女。

不过有时候她们也会遇到很麻烦的问题。夏天的时候她们组织过一次去多伦多雷普利水族馆游园参观,结果一位新成员对黑人保安出言不逊,口出种族主义言论。事后她们就把这位新成员开除了。

“她差点被抓了,” 梅根说,“我知道她有点心理问题,事后也跟她谈了话。我跟她解释说,她想这么穿着打扮当然没有问题……但在协会里我们不允许这种意外事件发生。我们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引来公众的注意。”

inside-the-magical-world-of-lolitas-body-image-1475170100.jpg

无论线上线下,组织内部都有 “行为规矩”,但即便如此,成员内部也会因为其他人的穿着打扮勾心斗角。梅根和其他管理员平时也负责解决她们 Facebook 群(大概有60人)里面的各种掐架。维多利亚(Victoria)也是管理员之一,已经入会差不多三年的她经常调停群里面的口角争斗。

“气氛一般都不错,但如果出现矛盾的话,我们会要求当事双方彼此体谅一点。” 她说,除了偶尔的小摩擦之外,成员彼此之间都视对方为挚友。但在 Facebook 群这个安全的避风港之外,有时也会发生恶意攻击的事件。

inside-the-magical-world-of-lolitas-body-image-1475170233.jpg“白天鹅”

“白天鹅”(Milky Swan)也是伦敦洛丽塔协会的成员,她今年28岁,日常职业是助教。她请我到伦敦的公寓中欣赏了她的14套裙装和五花八门的各种配饰。这些宝贝都放在房间里一个特殊区域,跟宠物鸟和她男友的电玩收藏放在一起。我们坐下来聊了聊她遭遇过的恶意喷子。

“不少我们协会之外的洛丽塔们在网上都很不规矩,” 她对我说。说话的时候她的小花猫一直用鼻子蹭着我们。她提到网络社区 Behind the Bows,上面有不少洛丽塔圈子里的 “同道中人” 贴出其他人的照片,把她们在生活中的另一面暴露出来。最普遍的喷子套路就是 称其他人为 “ita”(也就是圈中术语 “菜逼” 的意思),但她说她可是见过不少更恶劣的。有一次,一个喷子直接贴出了她的日常生活照。

inside-the-magical-world-of-lolitas-body-image-1475170157.jpg

到了晚上八点,随着另外的二十多人走进俱乐部,伦敦洛丽塔协会终于全体集合,她们来到漫展会场侧面的房间,开始茶会的流程。姑娘们 —— 其中也有两个男生,圈里人称之为“兄贵洛丽塔”(Brolita)—— 聊天甚欢,在盘子里摆上了三角形的三明治条和粉色的马卡龙。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们围坐在铺着白色餐布的桌边,给纸娃娃涂色,闲聊家常,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房间里则飘扬着各种日本流行歌。

跟姑娘们泡了一整天,我满脑子里都是各种卡哇伊景象。临别时,就在我跟摄影师打算关上这间不思议下午茶聚会场所的大门时,维多利亚跟我们说,“以后过来玩呀!下次我们会好好帮你打扮你哒~❤!”

Photographer: 哈莉·斯图尔特(Harley Stewart)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