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这帮摸透人性弱点的精明逼们设的局以外,有一个事儿一直困扰着我:如果买那些假玉的大姐们是 “人傻钱多” 的话,那么她有钱,而我没钱,这到底又是谁傻?

上个月,我决定从 “班儿逼” 的状态解脱一阵。聊离职时,主管似笑非笑地暗示我如果这个时候走人,年终奖与项目提成就都泡汤了,可是这不妨碍我 follow my heart —— 虽然在我没找好下一份工作的时候,这样做冲动与风险并存。

顺从自己内心的结果就是 “怂” —— 随着刷了几部久闻的美剧与电影,看了几本书、买了双鞋、与女朋友吃了几顿饭的两周过去,我看着路边的圣诞氛围越来越浓,意识到:这么下去该没钱过年了。

我一筹莫展,拿起手柄,想来盘 2k17 解千愁。女朋友说:有我呢,你愁什么,现在本来就是年底,这个时候还招人的公司那得多次啊。“那也不能坐以待毙。” 我嘴硬。为了让自己心里踏实点,没逍遥几天的我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的简历导入了招聘网站。几天后,软件右上角的小红点通知我:有公司对我感兴趣,邀请我过去面试 “资深文案” 的职位。

1483418453541141.png

这家据称是 “做珠宝相关生意” 的公司占据了一栋写字楼的四个楼层。面试还挺不痛不痒的:在跟人事简单聊了聊我的情况后,我得到了 “回去等通知” 的回答。

我本以为这答案约等于 “没戏” ,可一周后,我却收到了来上班的通知:一切都居然比预想顺利多了,唯一的变化就是职位从文案改成了在市场部门做营销策划。电话挂断后,解决生存危机的我感觉轻飘飘的:欠的信用卡按照计划可以还清,在吃了一顿麻辣烫后,我开始盘算着怎么光彩照人回家过年了。

周一到了,我如约出现在公司。和办公室的几位西装革履的新同事一顿假客套之后,我了解自己的工作内容是为一月的营销会议做一个策划方案。而我所在的市场部共六个人,除了我与主管之外,几位同事的工作内容略显神秘 —— 除了“销售” 的身份以外,我对他们每天都要干嘛一无所知。转了一圈之后,我被告知 “要去上课” —— 入职培训是必须的,我便乐颠颠地去了。

培训开始,培训部的同事讲完公司的理念与文化之后,台上的人便换成了讲师,开始大聊特聊公司所谓的 “营销模式”。

1483420779668245.png

听了一下,大致 “营销模式” 是这样的:你在这个公司的商务平台上购买公司所谓的 “琇莹玉”,比如手串啊玉牌啊什么的,就会获得一个 “购买原始资产包” 的资质(……);而这个资产包就是一个交易平台上的原始股,基本上购买后就会升值。之后如果你要提现,就需要你拿出利润的三成买更多的手串玉牌。而且,如果你推荐别人来消费,就会有相应的返利 —— 稳赚不赔。

1483421723114881.png新营销模式

“稳赚不赔” 这四个字一出来,我才明白我刚刚入职的是家什么公司。我学金融出身,听过太多的理财公司对客户说 “稳赚不赔” ,知道这是一句怎样的屁话。这 “营销返利” 的模式听着略熟悉,让我想起了之前学过的一个经典诈骗案例 —— AHK CAP 代币投资理财。简单地说,就是你投资一笔金额后,成为之前推荐给你这个理财产品的你的邻居刘三的下线;但是如果你把这个东西再推给同学赵六后,就可以在他的投资中获得抽成。

当然,即使你是一个没有现实朋友并患有社交恐惧的宅男也没关系,你可以再开通一个账户再投点钱当自己的 “下线” ,然后再开通一堆账户充钱好发展自己代理自己。在每次售出这些代币后,公司会收取一定的手续费,而且公司规定总投资金额的百分之三十必须回购代币,另外的百分之三十五需冻结在账户中,公司解释为需要稳定资金护盘,最后只有百分之三十五落到你手,让你可以在直播平台上的克隆妞儿面前挥金如土。

1483422418641637.png其实就是庞氏骗局的变种

会后,主管陈哥找到我跟我谈心。

这种会有稳定客户吗?我看公司没成立多久啊?

陈哥:多的是,都自己来的,他们对我们之前做的有了解。

这种人传人发展下线的模式不是成传销了?

那不一样,我们这个有实物而且只有四级代理,况且来买的客户都赚了钱了 —— 不管什么模式,赚了钱就是好模式!

能赚多少钱啊?

上个月我们的营销会,投一百万以上的就有九十多个。都是做生意的有钱人,你说他们会是傻逼吗?现在都是互联网时代,传统的卖东西需要多少成本,这种新模式又能减少库存,又可以带动销量,我们做这个模式是一种创新懂吧,这个世界不缺聪明人,多是自作聪明的人,有钱不赚是不是傻逼?

1483422933806286.png员工内购的玉石手串,成色感人

投一百多万的大哥是不是傻逼我不知道,但在陈哥眼里,我这样的可能才是傻逼。而我的工作内容与其说是 “策划” ,其实就是做活动来技术性组团忽悠大家来 “代理” ,陈哥告诉我明天还有一个营销会,可以让我学习下新模式的推广。

第二天下午,公司来满了人,营销会如期举行,会议室坐满了所谓的市级代理 —— 就像网游的高手区似的,只有刷到一定等级才能参加。作为工作人员也不能都在会场听讲,我以学习的名义混了进去。

1483423215937735.png

董事长出现了,一上台就把台下的各位称之为 “家人” 。在一阵大聊特聊之后,几个大代理就开始上台分享经验了:“我赚钱了,市场上就一定有人赔钱!我少赚点,大家就多赚点!” 像这样的代理语录一个个蹦出来,让我挺摸不着头脑的 —— 但现场掌声如雷,所有人都高兴坏了。

就这样,这场会议在一股蠢兮兮的狂欢气氛中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结束前,董事长再次上场宣布,年底要带各大代理商去三亚开年会,还要给最牛逼的几个代理奖励两百万的豪车 —— 虽然听着可没有朋友圈微商 “给牛逼代理火星移民名额” 这么够意思,但现场的大家伙儿都快乐傻了。

会后,我去楼上的珠宝展销厅逛了一圈 —— 这里就是大家 “提货” 的地方,在线上购买的产品可以在这里拿到实物,同时,你在这里购买的货款可以直接转化成线上的资产包。比起空荡荡的 “行政工作区” ,这里像是清仓两元店一样热闹。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们在这里像小蝴蝶一样穿梭着,抢购着巴掌大的 “玉牌” 和粗制滥造的玉手串 —— 我算是知道黑旅游购物店里那些就算 “老板的老父亲过生日所以大促销” 都骗不出去的玩意儿都怎么办了。

终于到了下班,但是工作群没闲着,手机震动后,我知道一定又是生财之道的信号。

1483423951756200.png

“马云说,抢钱时代哪有功夫跟思想还在原始社会的人磨叽。” —— 说真的,我被马云的精神感动了:日理万机的他竟然有空说这么多至理名言,而且居然还学会了说东北话。

这是抢钱的时代无疑,好在我会游泳 —— 我忽悠不了自己,所以也忽悠不了别人,这活儿我干不了。就这样,在来到这家公司两天后,我忙不迭跟人事找了个 “身体不适” 的借口,颠儿了。

一百多年前,一个叫查尔斯·庞兹(Charles Ponzi)的意大利人出生改变了未来金钱游戏的 “玩法”,他开发出来的套路即使在这个时代仍旧屡试不爽 —— 对他来说,这不失为另一种意义的成功吧。

好像从古至今,人们谈到赚钱就不会理性,这不怪我们。但可怕的不是赚钱的欲望本身,而是不少人根深蒂固的 “倒霉的一定是别人” 的投机心。在互联网经济发展飞速的今天,老牌的击鼓传雷也与时俱进,换上了光鲜的 “互联网+” 外衣在社会的经济游戏中流转。

“怎么天上不掉馅饼到我这里啊,这不公平。” 有一回我这么感叹。女朋友看着我说:你不该祈祷天上会掉馅饼,你应该祈祷天上别掉刀子;或者即使天上掉刀子了,你也有地方躲。

所以现在看来,幸好知识给了我个地方躲刀子。在忙不迭离开这家公司后,我准备把哥特体的 “Knowledge” 纹在身上。但抛开这帮摸透人性弱点的精明逼们设的局以外,有一个事儿一直困扰着我:如果买那些假玉的大姐们是 “人傻钱多” 的话,那么她有钱,而我没钱,这到底又是谁傻?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