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诱惑也是恐惧,是欲望也是毁灭。

“别的女孩” 有很多种样子。“别的女孩” 真实而理想,平凡又有趣。“别的女孩” 想要点别的生活,敢于做别的想象。这里是关于这些女孩的故事。

编者按:“圣女” 跟 “恶女” 往往是一体两面。取决于谁在书写,Jezebel 是王后也是妓女,莉莉丝是女神也是恶魔。历史上留名的女人多是 “恶女”,这毫不令人意外,因为历史毕竟是 HIS-story。在 #别的恶女# 专题里,我们会介绍一些 ”恶名昭著“ 的厉害角色。也欢迎你投稿:biedegirls@yishiyise.com

今天的恶女有点特别,她是虚拟人物,但代表的欲望再真实不过。

//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富江仿妆” 如过江之鲫在 B 站抖音涌现。比起扮演傻甜小白兔,厌世邪魅的富江同款妆容对于这些女孩们更有吸引力。

女孩们又想变坏了 —— 她们点上一颗痣,仿佛这么说。

1547559065703275.jpeg来源:推特网友 Mamakiteru

初代富江原本是一个因被认作 “bitch” 而被集体杀害的女高中生,但之后不断复活的富江已经彻底丧尸化,身为人形但毫无人性。在故事的后期,富江已演变为一种 “恶” 的化身,就像伊藤润二笔下的漩涡、鱼、蜗牛、气球等等,仅仅是一种无目的、无来由的 “恶意”。这种 “恶意” 有如磁石一般,引出了男人和女人在两性关系中赤裸裸的黑暗面。

简单来说,富江的故事大概可以形容为邪恶版的 “怎样玩死男子”:利用自己的美貌恣意操控男人,令其魂不守舍、歇斯底里,最终不得好死。但凡遇到富江的男人,都会对她的美貌深深着迷,继而发展成病态的占有欲,最后在不明力量的驱使下肢解她 —— 这是恶女玩弄异性的恶果,更是男性内心深处对于 “失控” 的恐惧:一面迷恋着女人的美貌并被其牢牢牵制,一面又不甘如此并试图重获控制权。

这条通往 “失控” 的路径是我们都习以为常的:富江虚荣,就给予她物质;富江暴戾,就给予她帮凶;富江索求关爱,就给予她保护 —— 如同许多司空见惯的 “爱情” 故事那样,男性自始至终充当着 “给予” 的角色,满足对方的一切巨婴需求,表面是甘当裙下之臣,实际是自觉或不自觉地以此成为一段关系中的 “强者”,散发着 “半父半神” 的光晕。

1547559460621638.jpeg高兴就得叫爸爸

然而在恶女富江面前,所有男人的 “给予” 都遭到了惨烈的挫败:倾尽全力也无法满足富江的索求无度,即使将自己的生命 “投喂” 给她,也像散沙投海一般软弱无力。这对于雄性动物的强自尊来说是酷烈的打击 —— 比起 “拒绝”,他们更怕 “无用”,前者尚可以用 “强硬” 来对抗,后者则意味着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的 “强硬”。

所以,当我们看到恼羞成怒的男人以暴力报复富江时,竟会感到一丝合理和快意:他们都对你这样好了,居然还不知足,实在该杀。吊诡的是,自始至终富江都没有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对方的行为,只需轻巧挑起男性心中的黑暗面就足以反噬对方,细思令人胆寒。

手起刀落之时,对恶女的 “惩治” 就结束了吗?恰恰相反,当他们在受挫的愤恨之中肢解富江企图夺回控制权时,却发现富江是 “不死” 的:无穷无尽的增殖、无边无际的蔓延、无始无终的循环 …… “失控” 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1547559718198041.jpeg人体奇观欣赏

伊藤润二在采访中坦承,富江这一 cult 十足的人物源于他内心的 “恐女症”,他将女性令人厌恶和恐惧的特质极端放大,然后自己便得到了治愈,“好像画出来就没那么怕了”。作为伊藤润二 “受害妄想” 的女性罪恶载体,富江集结了诸多(被认为属于)女性的 “恶”,比如 “虚荣”、“嫉妒”、“淫荡” 等等。

起初,我把它看作是 “男性凝视” 下常见的性别偏见,但后来我又觉得,当女性将不合理的规训内化之后,的确容易产生种种自身难以克服甚至发觉的弱点。在富江身上的确能看到一些无理的行为:通过示弱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情绪化宣泄掩饰自身的理亏,对同性的嫉妒,利用异性的爱慕索求无度等等。

除却美貌的加持和复生的特技,富江这一形象所展现出的完全就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巨婴。20个故事通篇下来,富江其实一直是在重复一句话:“我要,给我,就现在。”

“巨婴人格” 不分男女,但消费社会更默许甚至鼓励女性婴儿化。尤其是在一段两性关系中,女性常常被允许 “当一个宝宝”,这样的 “特权” 实质是以让渡女性的自主性、满足男性的控制欲为代价。在这样的语境下,富江的婴儿式人格有时被美化为 “真性情” 与 “爱自己”,实在是匪夷所思。

1547560040446340.jpeg爱自己就完事了

更值得玩味的是,除了持靓行凶的恶女富江之外,伊藤润二还相应地在故事里塑造了不少 “好女人” 形象。她们的样子都差不多:短发,容貌平凡,且对某位男性较为爱慕或服从。缺乏性吸引力通常意味着没什么威胁感,性格老实就是便于掌控,这些女老实人也的确不出意外地人手一张 “好人卡”。她们对富江的态度也很微妙:爱恨交加,口嫌体直。在富江的强势映衬之下,女好人们几乎都会因为自己的容貌而感到自卑,一面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漂亮一点,一面恨富江自恃美貌为所欲为。

1547560139263887.jpeg这熟悉的苦涩我想大家都懂

人类对美貌的偏爱是刻印在基因里的。在智人类的文化中,美貌经常被等价为一种(往往是女人独属的)“超能力”,一种通用货币。有意无意之间,习惯了 “男性凝视” 的女性,会将美貌作为一种规训而自我内化,作为一种竞技而同性倾轧。就像因为 “给予” 得不到肯定而感到无力的男人,面对富江,好女人们也会因为 “貌不如人” 而生出一种强烈的无力感:被一个致命美丽的女人抢走相伴数十年的老公,抢走生命支柱般的男友,甚至抢走懵懵懂懂的孩子。在这样的冲击之下,我们很容易错误归因:这都是因为你不够美。

1547560560759057.jpeg富江女士作品一览

那么如果让自己变得像富江一样美呢?伊藤润二还真的做了这个想象。当男同学像中蛊一样围着富江时,有个女同学不懈钻研,成功感染 “富江细菌”,容颜焕发,疗效显著,却没料到后来变成超级可怖的鬼样子。这不禁令我想到《灰姑娘》里的情节:坏姐姐们为了穿上灰姑娘的水晶鞋不惜削足适履,不仅没成功,还被小鸟啄瞎了眼睛。要逆袭,也得是灰姑娘才行啊......

富江是诱惑也是恐惧,是欲望也是毁灭。男人想要她,又掌控不了她,于是肢解她,却又杀不死;女人恨她,又想成为她,真的变成她,又会自取灭亡。那么究竟如何解决富江这个 bug 呢?根据一般恶女的设定,可能会有几种情况:第一种,出现一个她钟爱的男人,把她给感化了;第二种,出现一个神一样的男人,把她给灭掉了;第三种,出现一个圣母一样的女人,把她给驯服了。

但是以上这些都无法与富江的设定相兼容,因为她(1)不通人性(2)魅力无穷(3)无限增殖,生生不息。第三点尤其让她无敌 —— 她就是现实中人类欲望的投射,而男人的占有欲和女人的嫉妒,才是绵绵不绝无法打败的。

但真的如此吗?

伊藤润二最后也似乎想明白了,欲望或许无法消弭,但也并不一定带来毁灭。他给富江最终番命名为《老丑》,也就是说,消灭富江的武器不是别的,正是时间。对于占有、嫉妒、暴怒、贪婪,这些化身为富江的欲望,我们不理会、不回应、不满足,静静地让时间把它们带走。

这就是对富江最大的报复。

1547560762230339.jpeg


那现实中有恶女富江吗?除了我们在富江身上看到的自己的影子,有女人真能代言她的恶吗?

就算有,她们也无法复生。

其实 “恶女富江” 系列有不少是从杀害富江的男人视角叙述的,他们的 POV 让我想到屡见不鲜的 “拒绝表白反被害” 事件,那些恼羞成怒的男人大概也是将对方认定为自己心目中的 “富江” 吧。有位叫苗十一的网友列举了很多类似 “富江剧情” 的刑事案件,并说了一句无比发人深省的话:

“富江这样的怪物现实中没有,但那些杀害她的男人们是真实存在的。”

1547560820260945.jpeg


编辑: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