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语 C 的相关 QQ 群,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群名片上标注了性取向、性别,群公告里写着:约炮群。这个约炮并不是真实的约炮,而是找人对戏。

戏启

[店主] 楚馨漫

【黑色皮夹克,下身是一条紧身黑皮裤、短皮靴。站在二楼,看着这个刚三个月,生意就这样红火的酒吧,不由得得意起来】

“今天姐姐我高兴,大家不醉不归!”

[黑道] 曲筱洛

“好啊!漫姐你请客!”

【仰头,颇豪迈地将酒一口饮尽】

[店主] 楚馨漫

【笑意蔓延到眼角】

“筱洛你挑的真准,那可是姐姐我珍藏了好多年的美酒呢,姐姐我心痛啊。”

【平时和这丫头聊的来,早就当做了自家人,这些话也就是开开玩笑】

“不过,筱洛好酒量啊!”

[黑道] 曲筱洛

“那是当然!我专喝漫姐的好酒,没见醉过!”

【被这么一夸,有些膨胀,坐直了身子。眉毛一挑,故意表情神气地开始吹嘘自己的 “好酒量”】

...

1507491140958229.jpg

这个场景发生在 Demon 酒吧,一个充斥着国际通缉犯和贵族少爷 —— 好吧我招了,这是一种年轻人的游戏形式,参与者在网络用文字扮演角色,通过心理状态和语言动作互动,自由推进情节发展。这种游戏形式叫做语 C,即语言 Cos,文字类角色扮演游戏。

语 C 出现在贴吧、APP 或者 QQ 群这样将人聚集起来的地方,参与者年龄大多在20以下,呈现低龄化的趋势。每个参与者都可以自建或加入一个故事背景,比如 Demon 酒馆。故事背景的主题年轻且污,“调教”、“夜店”、“SM”,都是年轻人有所耳闻,迫不及待的未来生活范围或是现阶段景仰的牛逼生活。

1507492261684269.jpg

我点开黑白道主题,想一偿校园霸主夙愿。“黑校风” 是目前比较火的故事,主线剧情是 “高校迎来一批新生,高二的转校生也来到这个战场。鹿死谁手,不服来战!” 这是故事唯一的框架,所有的互动都要基于它的设定。换句话说,自创语 C 故事 “黑校风” 就是要你在文字上把所有对手打败,成为网络小栗旬。

当然,为了防止 “我突然叫来了市公安局的王叔叔,把所有单挑比我厉害的人都抓走枪毙”,主创还会设定详细一些的规则,比如进剧的时候得先表演一段自己揍自己,展示一下参与者的文字水平。但打架的胜负需要自行商量完全消解了故事本身的紧张感 —— 你觉得梅威瑟会给麦克格雷好脸色吗?

1507493611288686.jpg虽然对戏时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在水聊区,江烨和柳叶 “双 ye 兄弟” 准备加个 QQ

进入故事,我赶紧上翻。在10月4日的对戏中,二年级 E 班的苏魔 【 扛着一根棒球棒,一脚踹开 A 班的大门 】,“今天是江烨的祭日——” (作者忍不住注:这都写死一个了?)而苏魔的同班同学君一羽 【 看着苏魔,扶额 】,“我靠,苏魔,注意点形象,把你上衣拉链拉上...” 剧情没什么新意,苏魔拿着棒球棒,大概十段话就把对手揍进了校医室,看来双方都已认可了这个结局,早揍完早收工。

在素质暴力、娱乐打架的剧情中,其他对戏的玩家也纷纷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有坐在旁边晃腿看戏的,有突然给了自己一个 “行走在满是涂鸦的罪恶校园” 画面的,还有在旁边起哄的 —— 反正这段剧情都和自己没啥关系,随便露露脸凑合一下就得了。

根据 《语 C 圈洗白手册》,对戏时,括号里是人物的动作和内心独白,括号外是人物说的话。苏魔这样故事内的角色叫做皮,皮上的参与者打出的每段话都要符合该皮的人物设定,和当明星一个意思。要想把皮穿得好,不仅考验表达能力,还需要了解自己扮演的角色。这是判断小白与大触的标准,也是语 C 的乐趣所在 —— 人不就是变着法子圆梦吗?

1507495235530721.jpg

正当我摩拳擦掌,准备申请个二年 B 班狂狼拽少皮时,突然想起来这不是还有女尊、SM 分类吗?赶紧去看看有没有啥擦边球打打。一点进去,简直不得了,1024!

各位主创将创造力与性生活强力杂糅,在故事名称中直截了当地表明需求,与隔壁 “化学元素”、“猫鼠一家亲” (对,还能拟人拟物拟化学元素)、“樱木学院” 等故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语 C 突然摇身一变,从年轻人的梦幻乐园成为了欲望基地,跟 《Rick and Morty》 里的性爱星球一样。

1507494996147193.jpg文康,你丫还说自己是小男生,坏得很嘛!

我点击进入故事 “女主人,请尽情地享用我吧~”,这位主创毫无新意,剧情老套:“暑假后,自己一人留在家,正好姐姐和闺蜜来吃饭。完毕小憩了一觉...” 主创穿了小男生文康的皮,从专业角度讲,非常失败。不仅两三句话就被另两位穿姐姐皮的表演者勾引得神魂颠倒,完全失去小男生的矜持,还大胆发问,“学姐,当我的主人吧” —— 你要有这胆子,就该出现在刚才的黑社会高校剧情里了。而两位姐姐似乎也对角色扮演不太感兴趣,语言直指性方面,用各种方法攻击小男生文康本该脆弱的后防线。

除了色情,最让我惊讶的是,参与者都对最开始 “欲拒还迎” 的状态有较多描写,在真正高潮之处语言却极其匮乏,除了两三常见动词,没有任何让人产生共鸣的表达 —— 他们似乎对性毫不了解,甚至愿意使用 “那话儿” 这种毫无情趣的词。

语 C 作为一种游戏形式,其实早就存在于人类社会中。从有小说开始,源源不断的作者都将自己的一部分梦想写进字里行间。就连当不了作者,也没有互联网的那一代人,不也在纸上画过带领小兵和其他部落打仗的连环画吗。但赤裸裸的性欲是如何与二次元、古风、影视剧放在一起,相安无事的?我点开故事 “SM、女子欲望社团” 中淫荡小萝莉的资料,她的资料里写着自己是 “当你树洞的蠢姑娘”,也参加了 “依旧喜欢你”、“浮生阁” 这样架空、校园之类的正常故事。外貌一栏非常可爱,“穿着一字肩长袖和蓝色长裤” —— 你这形象怎么也是要考清华北大的那种乖乖女呀?

难道情色在年轻人心中已经完全去除了污名化?还是语 C 就是和情色直接相关?

1507498274225923.jpg你竟敢不背课文?

我找到语 C 的相关 QQ 群,申请加入后,群里非常热闹。不出意料,参与者都是还受困于暑假作业的中学生。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群名片上标注了性取向、性别,群公告里写着:约炮群。这个约炮并不是真实的约炮,而是找人对戏。

1507498481524661.jpg

我将自己的群名片改为 “男-bl-1-狂狼拽少”,希望拉近与大家的距离。而那个1,则是直男卧底最后的尊严。我迅速加上其中的活跃分子风华哥,想和他对戏,看看语 C 到底有什么魔力。风华哥在群里的风评很不错,“他活很好!!!快去上他!!!”

风华哥其实是攻,不过据他说,“每一个会调教的,都是被调教过的,就连我也...”。那次经历是风华哥唯一的失败,“对方是强攻,我攻不过。愿赌服输。除了他,我还没遇到过能攻过我的。小可爱。” 最后三个字让我微微一颤,问明了他喜欢 “骚受” 后,我们进入了对戏环节。

风华哥

【勾唇抬手拍了一把人的翘臀】

“你什么意思”

狂狼拽少

【把臀顺势提高,露出股沟】

“想看看你有多攻,不行?”

风华哥

【轻笑出声单手托起人的翘臀】

“那你的算盘可是打错了,这激将法对我没用。”

就这样几轮,我们就进行不下去了。首先我确实不是骚受,光是想象自己被人托起屁股就很怪,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迎合。其次,风华哥似乎除了摩挲掌心和托臀,啥也不会。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和风华哥随意聊了聊。

VICE:你三次 (现实) 多大了?

风华哥:18,大一。

室友知道你玩语 C 吗?

知道,他们一个是腐女,一个玩基三 (一款热衷凑合男性在一起的游戏)。

什么?你是女的?

什么?你皮下是男的?语 C 绝大多数都是姑娘,觉得好玩而已。如果是男孩,我反倒会认为...而且对戏好的的反而是女生居多。其次,下次对戏之前请备注清楚性别,不论对戏友还是自己都更好。绝大多数姑娘都不愿意找男生对戏,我也会觉得很雷。

语 C 是小黄文吗?

不止如此,语 C 能玩好日常戏的也大有人在。当然大多是看了腐文之类,感兴趣而已。虽然没有实操经验,但是大致靠小黄文和对戏中学习,也能写出这个过程。

如果大家都是女孩子,还会觉得语 C 好玩吗?

上皮就要对得起自己的皮,攻受都有写得很带感的。

所以即使都是女孩子,对戏的时候也会开心?

这种事儿不能用开心形容。都是感官动物,是刺激感吧。有点类似于男孩看 AV。

是探索自己身体的一种方式吗?

我只能说中国的性教育比较隐晦。女生因为羞涩,也不能像男生一样看 AV。越说越乱,这事不好讲。

对了,你是怎么入圈的?

【笑了笑】 不必提。

想来是一段故事吧?

【颔首】谁还没有故事呢。睡吧,晚安好梦。

风华哥推翻了我对语 C 的想象,原来这并不是青年男女互相喂食齐欢合淫散的地方,而是一群受制于薄得空洞的生物课本和同侪评价的女孩儿探索身体的一种方式。我和群里好几个皮上男聊天,他们都是女孩,有一个还写下了作为男性身体自慰的故事。语 C 圈里有一句话,“对戏时有心理反应是正常的” —— 参与者们还处在对生理反应不太明了的阶段。

男孩在十八岁时,可以二十几个人在计算机课上围着一台电脑面前搜索 www.maopian.com,带着坏笑打量同班女生。而这种不怀好意的眼光焦点,却是同样好奇,却无法发声的女孩儿们。她们和男孩一样渴望了解那些知识,却又没有任何途径去寻找答案。

1507501783173655.jpg“手乍一摸上胸口就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快感”,下次建议加上 “女性的” 三个字

这也许是她目前能知道的,和性相关的唯一的知识。而没有男性性器官也让她永远不会懂自己写下的字代表什么。为什么女孩儿们要把自己幻想成男孩?我认为也许是因为常规小黄文中,女性往往处于弱势的被动地位,而在这里可以通过角色扮演探索情欲关系中自己可能的喜好和潜力;也有可能是因为传统带来的羞耻心理,无法用女性身体的视角接触性行为,从而将真实的欲望带入到男性的身体,找到安全的发泄口。

最起码,当受到 BDSM、抽插、私奴等字眼的瞬间冲击后,我只想说互联网最棒了 —— 毫不在意情色的污名,反而把它和修仙、明星、历史等每个人都能光明正大讲出来的东西放在一起。除了正视情欲的合理性,我们还有疑问,“有什么方法让年轻人们正视自己的身体,而不是依靠似是而非的想象?” 无论如何,我都很高兴年轻人们找到了 (一种让我掉下巴的) 处理欲望的方式。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该如何确定未来的女朋友不是语 C 圈的一员从而保住娇嫩的前列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