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倔强的民族主义。

去年7月,日本曾向国际捕鲸委员会申请批准进行商业捕鲸,并承诺:他们会同意委员会制定的条件,并且只捕杀没有灭绝危险的品种,谁知,在被拒绝后,日本竟直接退出了委员会。如今,在商业捕鲸活动在日本中断了30年后,捕鲸者们公开宣布:将于7月开始新一轮的海上狩猎

按照计划,一只捕鲸队将于7月1日从北海道的钏路市出发,在日本东海岸海域进行为期两个月的猎杀巨型喙鲸的活动。9月份,捕鲸者们将重新在钏路市集结,围猎小须鲸到10月份。这样堂而皇之的捕鲸活动标志着日本商业捕鲸限令的彻底失效,虽然,这种 “限令” 可能只是舆论高压下的一块 “遮羞布” —— 许多人认为,一直以来,日本都在以 “学术研究” 为幌子,偷偷进行商业捕鲸。

鲸肉确实曾是日本人的主食,但据《朝日报》最近的报告显示,如今,鲸肉只占日本人肉类消费的0.1%,市场规模极小。因此,日本宁可背负国际骂名、也要恢复商业捕鲸传统的动机格外令人不解。对此,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曾表示,此举有关 “文化多样性”,并认为,“国际社会对日本的 ‘食鲸文化’ 应当予以理解”。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曾在2月初的国会参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强调,“不能让商业捕鲸在我们这一代终结”,呼吁 “寻求国际社会的理解,把利用鲸的文化传承给下一代”。

但,假如传承某种文化的意义仅仅在于要传承文化,那么这种文化还有传承的必要吗?

封面图片来源:Wikimedia

编译: 蔡菜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