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年一度的维纳斯(VENUS)国际成人用品展览会上,女优成了众人瞩目的明星,男优则被尴尬地晾在一边。

2017年10月12日到15日举行的年度维纳斯(VENUS)国际成人用品展览会上异彩纷呈,乱花渐欲迷人眼。但是除了那些美艳的影星、情趣玩偶和让人大开眼界的表演以外,让我大感震惊的是,男优和女优在展览会上的待遇大相径庭。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能看到女优、女星被人群团团围住,有围着抓拍的摄影师,也有排队等着见偶像的男粉丝。另一边厢,大部分男优都被人们冷落,往往只能尴尬地站在一边,眼睁睁看着女优们抢走所有风头。

这种情况很难让人无动于衷,男优们只能保持微笑,假装被人冷落也无所谓。既然也没人打扰,我就决定跟几个男优聊一聊,身为没人愿意看的配角是什么感受。 

Marcello Bravo,39岁

1510499337261305.jpegMarcello 和他的妻子 Little Caprice。

VICE:你干这行有多久了?

Marcello Bravo:大概十五年了吧。在这期间,我拍了一千多部片子。大约一年半以前,我开始转战幕后当制作人,跟我的妻子 Little Caprice 合作。

从我们在这里聊天开始,已经有五个人过去跟你的妻子自拍了,你却只能在这喝西北风。你会不高兴吗?

大概八成的粉丝都只想跟她聊天,不过我大人有大量。老实说,这不能怪他们 —— 如果是我,我也会去跟我老婆拍照。

作为男优,你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即使我没有那个心情,也能随时硬起来。我曾经是个空中特技运动员,那是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我会用当时的技巧来保证,即使在长时间拍摄中,我也能保持专注拍下去。这种心理素质是我与众不同的卖点。

Rocco Siffredi,53岁

1510499384718945.jpeg

VICE:作为一个男优,出席情趣用品展览会是什么感受?

Rocco Siffredi:这会让你完全体会到干这一行的男优的日子有多么难过。大部分片子都是拍给直男看的,所以焦点都会放在女优身上。我们就像是道具,而不是另一位主演。但情况也不总是那么糟糕 —— 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有粉丝过来找我,把我当做他们久违的朋友。

那男观众们都会对你说什么?

大部分就只会说一句谢谢。也会有人评价我的表演,告诉我他们知道我拍了那么多片子有多么惊讶。

有没有那部片子是你最引以为傲的?

有一部叫《Rocco 永不言败》,是我们在二十年前跟普通人拍的,不是跟专业的色情影星。当然专业人士有专业水准,但如果在镜头面前太专业,成品就会显得太机械了。而这部片子完全不会那样,非常自然。

Porno-Klaus,40岁

1510499502929030.jpeg

VICE:你知道除了你之外,现场还有多少个男优吗?

Porno-Klaus:大概二十个吧。这一行真的很缺优秀的男优,我想这是因为大部分买黄片的都是直男,他们不大在乎男优的表现怎么样。我已经不再拍片了,但我以前也拍过五年。市场已经完全变了,干这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那些免费的成人网站正在摧毁传统的成人影院,再也没人会买 DVD 了。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大家是怎么认识你的,是通过德国版《老大哥》(Big Brother)还是你拍的成人电影?

大部分人还是看片的时候认识我的,但我成名的原因两者兼有。其实在这个展览会上,我都挺受欢迎的,男女通吃。男粉丝会跟我说他们有多羡慕我,睡过那么多美女,女粉丝则会来恭维我的小弟弟有多帅。

那你都不再拍片了,为什么还来这里呢?

我是来推广 “Little Shooter” 的,这是一款形状很像小弟弟的酒杯。 

Manual Stallion,36岁

1510499553271244.jpeg

VICE:你觉得你是一个成功的男优吗?

Manuel Stallion:是的,我十一年里拍了一千五百部片子。这个行业对男优并不友好,但只要努力工作,我们也能大赚一笔。 

看看周围,好像你的粉丝是比其他大部分男优要多一些啊。

对啊,不过这是因为我也上了很多主流的电视节目,所以我不只是因为拍片而出名的。我也上了很多真人秀。

不过,跟女优相比,好像大家对你的兴致也不是很高。

作为男优,你需要习惯的就是融入背景。我不会觉得不爽。也不是说我们完全得不到认可,我就在2013年的时候拿了一个颁给最佳业余演员的维纳斯奖(Venus Award)。

Martin,37岁

1510499614748146.jpeg

Martin 要求匿名接受采访。

VICE:既然你不希望露出真面目,那是不是可以说你不喜欢得到人们的关注?

Martin:是的,可以这么说。2012年的时候,我在当时取景的一家银行里认识我的女朋友,很快我们就开始一起拍些业余的片子,至今已经有380部了。可以说里面的370部里都有我,但我从来不露脸。我们也不想观众看到里面总是同一个人 —— 我有时候扮演继父,有时候是舅舅,有时是个园丁。人们喜闻乐见,有些评论还会说,“真恶心,竟然跟舅舅上床!” 女朋友则负责露脸、跟粉丝交流。

所以说人们完全不在意你,你还挺高兴的?

我只会在电影宣发、有必要的时候才露露脸。有一次,德国规模最大的八卦小报《Bild》刊登了我和女朋友的真名,我们因此起诉了他们。几年前,被维纳斯奖提名的时候,我们也婉拒了。但是我们会参加展览会,因为这是我女朋友去见粉丝、告诉他们我们是真人的好机会。 

有粉丝认出你了吗?

没有,一个也没有。但是有很多粉丝去找我的女朋友了,多到我数不过来。这个周末的时候,那些男粉丝都为了跟她见面排成长队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Joyce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