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网络世界纷繁复杂、充满诱惑,一群企业家为那些主动要求被墙的犹太人开发了网络过滤软件。

乔纳森(Jonathan)20岁时,离开了正统犹太学校(yeshiva),得到了人生的第一台电脑:一台 ThinkPad 笔记本,让他顺利完成了大学的工程学项目。乔纳森成长于20世纪80和90年代的耶路撒冷,度过了家里没有电脑,甚至没有电视机的生活 —— 这是过去以及现在,普遍存在于极端犹太教徒(Haredim)或极端正统派犹太人(ultra-Orthodox Jews)中的现状。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有潜力的程序员深深爱上计算机。那些犹太高校的男生会悄悄溜进城里,聚在网吧看足球或色情片,哪怕就是上上网 —— 轻轻一点,俗世就在鼠标的那一端。乔纳森已经黑了学校的网络过滤器,这些过滤器以 “ruchnius”(灵性)的名义屏蔽了很多网站。虽然作为 “正统犹太人” 乔纳森也去过与世隔绝的犹太社区之外的地方,但耶路撒冷理工学院仍然坚持严格的宗教法规,包括洁净互联网。

现今,许多过滤器,包括 Jnet,Rimon,Netfree,Netspark 和 Yeshivanet,服务于全世界的犹太正教家庭,学校和商业领域,遍布以色列、欧洲、美国和南美。过滤器不是非开即关的路障,而是滤掉了所访问网站的某些词语、图片或是页面。它们不仅用于保护儿童或者头戴黑帽的犹太教徒,还帮助其他现代犹太正统派教徒和一些想要保护孩子的世俗父母。

过滤器以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SPs)的形式,或者以 ISP 和个人计算机之间的解决方案的形式出现:通过拾取关键词,来确定哪些内容是被允许或禁止的。因为过滤器只能识别英文,希伯来语或依地语,为了避开那些关键词,乔纳森用俄语进行搜索,或者可以直接输入网站的数字 IP 地址。

1481445814682367.pngGuard Your Eyes 的广告

乔纳森说:“你可以跳过将词译成数字的阶段,直接告诉电脑做什么。”(例如,输入 172.217.25.36 和 www.google.com 将会跳转到同一个页面)当这些方法行不通时,他会使用代理,通过隐藏用户和地址来绕开滤过器。

“色情片不是最大的问题,” 乔纳森说,“在网上你也会看到其他言论。”

未经过滤的互联网会对犹太高校课程的完整性或家庭的宗教价值观造成威胁。社交媒体,聊天室,WhatsApp 群或者如 Failed Messiah 这样的网站,都会成为犹太教接触外界的窗口。俗人和非宗教者的匿名发声诱惑着犹太教徒,考验着他们的信仰。

虽然拉比们(Rabbi)曾试着共同抵制网络,但他们想让人们远离网络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即便在极端正统派中,从经商到买机票,网络对于日常生活已经不可或缺。

“正统犹太教的家庭对过滤器十分重视,” 以撒·阿德勒斯泰因(Yitzchok Adlerstein)拉比如是说。他是正统派博客 Cross-Currents 的编辑和洛约拉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犹太法律的兼职教授。“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一样有价值。人们努力让自己的家园和大脑充满健康活跃的思维和想象,而不是那些糟糕的。” 这是正统家庭通常没有电视并使用网络过滤器的主要原因。

阿德勒斯泰因说:“我们把 ‘拉比谷歌’ 看作我们群体中 ‘骨干教师’ 的一员。” 当互联网被广泛用于学习《律法书》(Torah,犹太人的圣经)和其他宗教书籍和思想时,它也挑战着正统犹太教的价值观。

色情文学是最显而易见的问题。阿德勒斯泰因称它亵渎了犹太人的价值观,物化了人类并扰乱了 “内心纯洁”。 他补充道,比起鬼鬼祟祟地走进糖果店买杂志和形成不良的婚姻观,在网上看色情片更为方便快捷。他说:“过滤器让人远离诱惑,保持内在平和。内心是精神和灵魂的栖息地。”

另外一个问题是通过互联网接触世俗或异教想法。阿德勒斯泰因说道:“想想如果一个孩子找到20个给他洗脑的网站,称如果你相信上帝,你同样也会相信面条神,这会怎么样?网络世界有各种各样类似的问题,有些,我们群体中的人会试图避开;还有一些,需要在适当的年纪、成熟度和背景下再接受。但我们无法在开发的互联网上控制这些。你会接触到各种愤世嫉俗的思想,这些思想批判着、妖魔化着我们群体的生活方式。”

Netspark 是用于电脑和手机端的防火墙,它的业务开发和市场营销官兹微卡·伊兰(Zvika Ilan)称,新的过滤器可以实时自动扫描网页内非犹太的内容。通过一项叫做 “织网”(quilting)的技术,编写系统来判断某个网页,段落或者图片是否合乎犹太教规范。每位客户都能决定他们所需的过滤层级:例如,最基本的层级仅屏蔽黄色文学,但是更高级别将能屏蔽性感内衣和女式泳衣的照片。

“如果我们认为大家不想看到有害内容,那么最高层级将过滤掉社交网络,” 伊兰说道。Netspark 是允许浏览 YouTube 的,但是如果视频中出现不雅内容,即便只有几秒,也会被拦截。对于刷 Facebook 也一样。他说:“我们从防火墙那里浏览和删除有害内容。”

过滤器会自己 “理解” 所看到的内容,伊兰附加道。然而,早前旧版过滤器仅能识别肤色,但这种方法对于脸部特写镜头就不管用了,又或例如一个色情视频采用了红色光源,肤色就会呈现出不同于正常的颜色。

1481447076100542.png“哎哟,我们检查过了,很抱歉这个网站的内容不合格哦。” 图片来自: Netfree

“如今,这个系统每时每刻都在更新,” 伊兰说道,“Netspark 每天过滤20亿个新图片和2.4亿新视频,每秒过滤50亿条文本字符。” 如果这个系统无法判断哪些内容应该被滤掉,那么人工审核将会介入。

“成千上万的青少年正在行动,称 ‘我想在自己的电脑上装一个过滤器’。” Netspark 的摩西·维斯(Rabbi Moshe Weiss)拉比如是说。

Netfree 的技术支持工程师埃利泽·雷顿(Eliezer Reiton)解释道,其它的过滤器则会编撰正统犹太网站的 “白名单” 和被禁网站的 “黑名单”。雷顿说,拥有成千上万用户的 Netfree 阻止了42000个网站,其中包括色情片,代理服务,社交媒体,最新站点和大部分视频分享网站。然而,别的过滤器条件更为宽松,允许浏览例如新闻或某些社交媒体。谷歌是唯一被允许的搜索引擎,但是搜索结果被过滤了。维基百科是开放的,但有些网页和图片被屏蔽了。同样的,YouTube 上的某些视频等内容也被屏蔽了。所有的主流邮箱提供商都是开放的。

经 Netfree 过滤而呈现的每一张图片都被位于乌克兰和印度的非犹太员工筛过,这类似在菲律宾的工人所做的事情,他们 “把展现生殖器和斩首的图片从 Facebook 上删掉。” 按照教法,犹太人不能对另一个犹太人所浏览的内容进行管制,大概跟帮助虔诚的犹太人守安息日的都是非犹太人是一个原因。

阿德勒斯泰因解释称,由于有 “用于最大程度隔离诱惑的高级功能”,女性、赤裸新生儿和全裸或半裸的男性照片全都可以被屏蔽掉。所以这个鉴别系统对非犹太人也很有吸引力:甚至连在印度的 Netfree 穆斯林员工也表示对此感兴趣。

公司以应用程序,手册和 PPT 的形式给员工作了一系列非常清晰的指导,帮助他们识别哪些图片是符合规范而哪些应该被禁。所有的菜鸟筛选师也会接受经验更为丰富的筛选师的培训。

Netfree 的 “图片屏蔽规则” 列表非常详尽,如下方列举:

  • “大于9岁的女性或她身体的一部分”

  • “3岁以上女性衣着不全。即穿着泳装,内衣,无袜子的超短裙等”

  • “6岁以上的男性衣着不全”

  • “私密部位的特写(包括男性的内裤)”

  • “女性的贴身内衣,即便是图中没有出现女性(有胸衣)”

  • “裸体人体雕塑”

  • “性暗示”

  • “淫秽或恶心的内容。例如 —— 肢体,谋杀,罪恶,虐待,血”

只要没有涂指甲油,女性手部的图片是可以出现的。筛选师需要审查房间里的墙上、电脑、屏幕、平板和相机中的违规照片。

1475850808582575.png图片来自: Guard Your Eyes

为了说明 Netfree 的工作机制,雷顿用谷歌搜索不同的词汇,看看搜索结果在哪些范围之内。小甜甜(Britney Spears)是可以搜到的,但是她的维基百科被屏蔽了。因为希拉里是个女性政客,Hillaryclinton.com 这个网站也被屏蔽了。同样的原因,虽然可以登录以色列国会(Knesset)议员塔玛·赞德伯格(Tamar Zandberg)的网站,但她的照片被屏蔽了。维基百科页也被屏蔽了。同样被屏蔽的还有英国国教会。

讽刺的是,当互联网成了引发正统社区诸多问题的根源时,它同时也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手段。“沉迷网络?不能自拔?” 一个叫做 Guard Your Eyes(GYE)的网站抛出这个问题,提供在线治疗网瘾服务。

GYE 有将近1500名会员,其创始人雅各布(Yaakov)说:“网络成瘾者时常感觉自己过着 “双重生活”。一方面,他们在犹太高校学习,过着正统生活,另一面,口袋里装着手机,总有种难以克制的冲动。”

GYE 根据网瘾级别提供不同的帮助:热线电话,每周 “鼓励” 邮件,给予道德支持的在线聊天论坛等等。GYE 建议将电脑放置在公共区域并提供了 “伙伴合作” 的项目,网瘾者的浏览历史记录会被自动发送到他的 “网站好友”,好友将对此负责。“如果你浏览了色情片网站,你的朋友会收到提示,如此一来你就会感到尴尬。” 雅各布解释道 —— 希望那将帮助网瘾者 “摆脱诱惑”。

“网络不仅威胁到了信仰,也威胁到了灵性,” 雅各布说,“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信仰是你生而确信的东西:即教条。而灵性是相信有更为强大的力量,相信慈爱的上帝存在并爱人。” 你可以是有信仰的,但不一定有灵性,对于网瘾者而言,网络加深了二者的分裂。

网瘾者的问题远不止是色情片,也可以是毫无节制的虚度时光 —— 这是俗人和宗教者共有的问题。犹太正统派联盟组织 Agudath Israel 的发言人阿维·夏弗兰(Rabbi Avi Shafran)说:“人每天都应意志坚强。对食物、感情、语言和时间的浪费就是否认生命的价值。上帝赐予了你礼物,而你却将它扔掉。” 浪费时间是一个大问题,特别对于犹太教徒而言,他们在闲暇时间必须学习《律法书》而不是上网冲浪。

但重点是由互联网引发的挑战已经存在 —— 不论你是用它消磨时间,看色情片还是其他什么不合时宜的东西。此外,任何一个像乔纳森这样精通科技的孩子,不管怎样都能找到翻过过滤器的方法。

夏弗兰说:“这不是一个完美的系统。假如(小孩)通过电脑或他们的朋友使用一些方法来翻越过滤器,我们就不能依赖它们了。” 他补充道,关键点是 “自控力和预防”。“如果孩子接触到了不符合信仰的事物,那就让他们去完全了解。例如,举例跟他们探讨为什么看色情片是错误的。让他们读书并且提问,他们就会知道还有很多其他途径能解决问题,并将学到如何协调这一切。”

Translated by: 田晋阳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