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经血当成能量,把卫生巾当滑板,把婴儿当流星锤 —— 这是一场革命,但绝对不是 “女性主义” 或 “女权主义” 那么简单。

VICE独家首播的《子宫战士》完整版视频,由陆扬制作、Squareloud配乐。

作为女性,我不得不与我的子宫共处。月经来时,我得控制自己随时会脱缰的情绪、对甜食疯狂的嘴馋,并提高警觉防范突然之间的泄洪,如果月经该来的时候没来,更是崩溃,现在根本无法想象生小孩的剧烈疼痛,一想到就头晕目眩。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看完艺术家陆扬的《子宫战士》完整版视频后,感觉好像发泄了什么一样的来劲!来自上海的陆扬将这些女性麻烦事都变成了能歼灭敌人的必杀绝招:比如用经血当能量,拿卫生巾当滑板,甚至甩着刚出生的小孩当流星锤使。


然而,子宫战士想表达的绝对不是 “女性主义” 或 “女权主义” 那么简单。来自上海的陆扬一向善于将科学研究与艺术创作结合,而《子宫战士》则借助虚拟的幻想世界,反映了当下进步社会面临的问题:如人口危机、性别认同、基因工程等等。从外表看来,这位超级英雄其实是个男性,但 “它” 的超能量源头却是女性独有的繁殖生命的子宫;陆扬用如此矛盾的设定,试图对世界上生物繁衍的理论进行一番讽刺和质疑。

陆扬 x Hhuuaazzii 《子宫战士》漫画

在今年四月,陆扬发布了《子宫战士》计划的预告片,确立了将 “子宫战士” 作为核心主角的概念,并邀请各个领域的艺术家共同创作。如今,她与上海漫画家 Hhuuaazzii 的漫画绘本已经完成。另外,陆扬还和日本第一个成功切除自己的性器官(包括睾丸、阴茎和乳头)的无性人浜崎ユウマ(音译 “浜崎悠真”,原名 “杉山真王”)合作 —— 此人不但 cosplay 了 “子宫战士” 的真人版,还在绘制一部关于 “子宫战士” 的漫画。

面对如此跨越幻想到现实的天作之合,我们当然想多了解一下。但因为之前在日本受到了媒体的负面曝光,浜崎ユウマ非常抵触采访,我们好不容易通过陆扬做成了这个采访(但依然能感受到阵阵怒气):


VICE: 能跟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浜崎ユウマ我是浜崎ユウマ,负责《子宫战士》计划的漫画脚本和分镜头工作。以前从事的只是插画师,设计画家这类的工作。没有什么其他更重要的信息了。

想成为一个完全无性的人,你的初衷是什么呢

《子宫战士人设(人物设定)画册》上已经给过答案了。


作为一个无性人,在日本生活是什么样子?

你们难道没有理解我第一次的回答吗?作为少数性别的一员,我根本不想接受 VICE 的采访。你们又不是什么分享性少数者知识、保护他们权利的组织对吧?



你是如何认识陆扬的?你第一次发现和她所创造的《子宫战士》是什么反应?

我们是通过电子邮件认识。我回复,你好,陆扬。感觉有电流从脑子里穿过,要晕了似的,之后兴奋的想了三天三夜,在脑子里描绘去见面时的情形,但,其实什么都没做。和陆扬第一次见面时,在我偶尔会去工作的日本咖啡厅,当时我只是特别在意自己的口臭,但是呢,总之接触一年来,我总结有三点:1.陆扬非常认真诚实,是值得尊敬的朋友和作家。2.关于《子宫战士》的漫画,陆扬对我说,自由发挥就行!3.《子宫战士》漫画创作的时间表已经准备好了。




《子宫战士》对你而言有什么意义?

这个要等我做完《子宫战士》计划之后才能体会到。现在重要的是,我和我所做的工作会对计划带来什么意义,不是吗? 你们总是把我捧成个艺术家,但是每次提我都拒绝接受这样的称号。我只是想成为一普通工作人员,要尊敬的并不是我,而是如何去这件事。



你会如何发展《子宫战士》的故事?

经乱七八糟读了些关于生物学,神学和计算机的新旧文献。觉得应该脱离现代人类”。



你觉得 “子宫战士” 是一个英雄吗?

有人认为他是英雄,也有人认为他不是,我觉得。至少我脚本里是这么设定的。


日文翻译:李一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