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部37分钟的短片里,卢卡斯·布鲁内尔(Lucas Brunelle)和他的团队骑着自行车,穿越充满末世景象的切尔诺贝利核爆炸旧址,用镜头记录了最不加掩饰的现场体验。

说起自行车和电影,你可能会想到苦大仇深的《偷自行车的人》,或者是残酷青涩的《十七岁的单车》,也许还有炫酷十足的《银色快手》。事实上,“自行车电影” 已经自成一派,甚至 有一个专为恋自行车癖举办的成人电影节 —— 在这个节日上,人们像爱抚自己的爱人一样,对自己的单车表达着爱慕之情 ...... 无论如何,自行车已经脱离了单纯的交通工具属性,成为了人们与城市互动的最直接、最有效、也是最健康的方式。

从15岁起就开始参与 BMX 极限自行车运动的美国人卢卡斯·布鲁内尔(Lucas Brunelle),是自行车电影领域的反制英雄 —— 不过他不会通过自行车电影去探索什么人性和社会的问题;相反他唯一关心的,就是用自行车作为探索工具,用最玩命的方式,探索废弃的荒芜地区,挑战最极限的地形,并将这一切都用摄像机记录下来 —— 当然这么玩久了,事故也无法避免。

11月7日,他将带着自己的新片《卢卡斯去切尔诺贝利》(Lucas Brunelle Goest To Chernobyl)来到上海,参加今年的 “自行车电影节”(Bicycle Film Festival)。在这部37分钟的短片里,卢卡斯和他的团队骑着自行车,穿越充满末世景象的切尔诺贝利核爆炸旧址,用镜头记录了最不加掩饰的现场体验。我们在电影节开始前,跟他聊了聊自行车电影的概念,他玩命式的骑行风格,以及他为什么不喜欢用昂贵的拍摄设备。

点击视频播放《卢卡斯去切尔诺贝利2》的预告片。

VICE:卢卡斯你好,能给我们说说 “自行车电影” 的概念吗?

卢卡斯·布鲁内尔:在我看来,“自行车电影” 就是我拍的电影类型。自行车是一种表达自由的终极方式,而自行车电影节则将我的电影和整整一代人带入了骑行的新高度。我年少的时候,自行车让我避免了很多麻烦,因为它让我有了更积极的目标。如今,我的电影影响着上百万的人,让他们参与到了自行车骑行中来,这也正是我努力的目标。

关于你的骑车风格,被谈及最多的就是所谓 “玩命式”(daredevil)骑车,也引起了很多批评 —— 大家对你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其实也不仅仅是我自己了,我身边的很多人都是这种风格,可能对其他人来说太危险了吧。但事实是,我们所经历的交通事故都不是我们引起的,因为我们对周边的一切都足够了解。真正造成事故的,是那些不细心留意周围环境、或者使用糟糕骑行设备的骑手。对我们这种风格的批评,大多来自那些无条件遵守法律的人。

我收到过死亡威胁,还有各种各样的谩骂信息,你要是想看的话,可以去我的网站上瞧瞧,我都放在上面了。反正就我个人而言,我其实不会跟行人、骑车司机、或者警察频繁发生冲突,因为我知道怎样骑车才是安全的。

说说你这次电影节要放映的《卢卡斯去切尔诺贝利》吧。我觉得一方面是出于冷战意识形态的原因,另一方面也因为废墟探险在西方兴起的较早,反正西方人对切尔诺贝利的兴趣一点不亚于朝鲜。时间久了,就感觉有点腻,切尔诺贝利也慢慢成了热门旅游景点。你决定拍这部片子的时候,有想过传达什么新的信息吗?而不单单是 “怂包们,我们去切尔诺贝利了”。

你说的对,几乎每部关于切尔诺贝利的电影看上去都一模一样 —— 拍拍那个摩天轮啊,拍点被荒废的建筑和核反应堆啊,没完没了的自拍,然后制片人们对着镜头跟你讲这里有多么多么阴郁,多么多么沮丧,多么多么危险 ...... 我的电影之所以不一样,是因为 ...... 好吧,是因为我们干的事要比他们都危险:首先,我们是第一拨骑自行车穿越切尔诺贝利地区的电影人;其次,我们真的拍到了那些没人去过也没人见过的地方。

我们捕捉到了那些远离游人地区的精髓,所以如果你说我有什么信息要传达,那就是《卢卡斯去切尔诺贝利》比以前所有相关题材的影片都更危险。

点击视频播放《卢卡斯去切尔诺贝利1》的预告片。

谈到危险,从预告片里也可以看出你们去了一些游客止步的地方,也摄入了一些也许已经被污染的食物和水,你觉得这么干到底有什么意义?或者说为什么值得冒这个险?

不只是 “一些”,我们去的 90% 的地方都是游客止步的。没错,我们也摄入了被污染的食物和水,还在当地钓鱼,做了鱼汤,还吃了那里的苹果。尽管如此,但我们每次在摄入前都会用专业仪器检测核辐射程度,确保食物和水在安全数值内;所以说我们心里是有底的,并不是在玩命。

不过说起来,我天生也是那种喜欢冒险的人。如果我没有在冒险,反而会觉得不安全,那种感觉就像脑子里有个警报似的。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而且重点是我最后发现,我冒的险大多都让我的生活变得更有意义了。

说说拍摄技术方面的事儿吧!你的很多电影看上去都很 lo-fi,预算都很低吗?

是这样的。除了现实的预算限制外,昂贵的拍摄设备和庞大的预算其实弊端也不少:首先,它会改变被拍摄者的行为方式;其次,它们捕捉到的并不是街头现场最真实的声音和图像,无法直接还原当时的场面。我个人更倾向于给你身临其境的体验,甚至是比现场更好的体验,因为我的镜头会拍下很多人注意不到的东西。

这么说吧,昂贵的设备也更复杂,需要调整的东西也更多 —— 有好多次,我费劲骑了半天,结果拍我的人告诉我声音没调好,或者灯没调好 ...... 总之我希望能让自己第一手的体验跟更多的人分享。



如果有人想拍 “自行车电影”,你会有什么建议?

虽然我刚才说了各种关于昂贵设备的弊端,但我还是建议买个相对好点的摄像机,一千美元左右的足矣。然后,试着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诗人,让眼前的一切自然发生,然后一边拍一边在脑子里构架你的故事。要敢冒险 —— 也许会倒霉,但依我的经验,冒险的好处总是大于坏处。最后最重要的,让摄像机一直拍着!如果没有拍下来,那就相当于没有发生。

谢谢你,卢卡斯。

 

关于自行车电影节:

2001年诞生于纽约的自行车电影节每年会在世界各地举办,展映的影片着重关注城市的自行车文化,并伴随音乐、论坛、艺术等活动。11月5日-8日,自行车电影节将在上海举行;《卢卡斯去切尔诺贝利》会在11月7日的 “城市单车短片” 环节进行放映,更多细节请访问 www.bicyclefilmfestival.com/city/shanghai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