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疆,也来自纽约,但根本上,还是来自一个自己的小世界。

“别的女孩” 有很多种样子。“别的女孩” 真实而理想,平凡又有趣。“别的女孩” 想要点别的生活,敢于做别的想象。这里是关于这些女孩的故事。

你大概已从其他途径听说过马海伦,或者曾看过这样一组照片:一个穿着粉红比基尼、戴着游泳圈的女孩出现在世界的大街小巷。

1544773104844023.jpg0.jpeg本文配图来自于海伦官网 hailunma.com 或海伦本人

听说艺术家嫌弃自己的作品只需两小时,所以我问海伦:“如今你如何看待这组作品?” 海伦大笑:“就是黑历史啊,当时好胖。” 

不过她对当时自己的行动力很满意:“当时有了念头后,第二天就去买泳装和救生圈。现在我即使有这个想法,应该也不会马上去做了。”

按海伦的话说,这组作品给当时还是大学生的她招来了一波 “奇奇怪怪的关注”,但她还是感谢它:“那组作品是我的转折点,当时不太清楚自己想要拍什么,在这之后,感觉对摄影开了窍。”

VICE 在三年前采访过她,这三年间,海伦已从学校毕业,粉红比基尼女孩也带来了更多的作品,而且画风相当不同 —— 比如她回家乡新疆拍的一组人像。那组作品你看过就很难忘记,照片里的色彩仿佛跳出屏幕,在你的眼前形成一幅五颜六色的新疆。

1544773104382414.jpg这组照片的布景均在当地人家拍摄

我后来在一个艺术网站上看到这组作品。和 “比基尼女孩” 招来的争议不同,这套作品让海伦作为摄影师的形象渐渐 “熟” 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采访源源不断,一位未来可期的新生代女摄影师冉冉升起。

也许是因为3年前的那次接触,如今我看着 i-D、It‘s Nice That 等著知名时尚媒体对她的采访,有种看着孩子长大了的感觉。从稚嫩冲动的比基尼少女到新疆寻找时尚的摄影师,我很好奇这几年她都经历了什么。

 “时尚让我烦恼” 

“喜欢摄影是因为,小时候爸妈工作很忙,我喜欢穿着妈妈的衣服,打扮成另一个人,摄影对我来说是一个自己跟自己玩的过程。” 

和她170+性感的欧美风形象不同,海伦的声音相当甜美,让我听到了一种童年回忆里才有的好奇和天真。

海伦高中出国,本科学艺术摄影,研究生又学了时尚摄影,在纽约待了8年。多年离家反而产生了一层温情滤镜,让家乡在她的记忆中特别鲜活:“新疆对我来说,是维吾尔族大妈、是鲜艳的衣服、是我的童年。我觉得0-18岁在新疆长大的是一个我,18-26岁是另一个我。在这两个我之间探索过去和现在,这更让我清楚自己是谁。” 

回新疆拍作品为她连接起了过去和现在。

“乌鲁木齐已经很国际化,但南疆,非常 surreal。那趟拍摄对我来说,像时空胶囊一样,把我带进了另一个世界。小时候听了爸爸跟我讲了很多沙雅的事情,通过这次旅程,我觉得我自己童年的记忆和爸爸童年的记忆拼到了一起。” 

1544773104641730.jpg

尽管这组作品看上去相当 “淳朴”,大妈们穿的服装可不便宜,它们都来自一线大牌。海伦也因此受到过质疑,“你的 ‘模特’ 们平时穿不起这么贵的衣服,你不觉得有点不恰当吗?” 海伦解释 :“在新疆长大,每个人都有一个很好的风格,当地人们不觉得自己穷,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布料。我想把 high fashion 和每天的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

如今的自信和从容并非一蹴而就。和时尚相处了8年,海伦无数次质疑自己所学的东西。她称自己是个乐天派的人,唯一烦恼的时候就是在思考时尚,有时候愁到要每晚喝点儿酒才能睡着。

对时尚有啥好烦恼的?海伦给我举了个例子:

“我在纽约拍照的时候,很多时候模特就是一些小地方来的小姑娘,拍摄时穿着 fancy 的衣服,走的时候换回匡威和牛仔裤,这让我觉得时尚这个东西很虚,怀疑它的真实性和意义。” 

“不过我现在想明白了,是的,时尚的确是一个 fantasy,但我希望她是真实的。我想要表达我的想法和审美,找到它和每一天日常生活的连接。我想要看到更多样性的模特,有真实感的人,不一定是有公司签约的模特。”

1544773104756263.jpg海伦的网站上,Fashion 那一栏后跟着个大大的问号

要发现 fantasy 里的那份真实,海伦的做法是:让模特们自己选衣服,并且摆出自己想摆的动作,或者抓拍。她最喜欢和模特们相处的过程:“她们的反应特别珍贵。很多老人都没有离开过新疆,觉得我要拍她有点可笑,说 ‘我要赶快去洗个手’,或者觉得自己在干农活穿得脏兮兮的。我就赶紧说 ‘不用不用,你这样真的很漂亮’,那个感觉非常真实。”

“比如这张抱小羊的阿姨,阿姨当时刚好在羊圈旁做农活,看到我要拍她,就很自然地抱起了小羊,我就按下了快门。”

1544773104463177.jpg

  “我喜欢扮演” 

采访前我把海伦的作品翻看了一遍,第一反应是,这姑娘的风格太多变了吧。和 “探索真实” 的新疆系列不同,她的另一组作品充满着层层滤镜后的完美。

“人有很多面,一个摄影师有很多面,这些都是我喜欢的东西,这只是不同面的我,它们看上去很冲突,但事实上人喜欢的东西很多都是冲突的。比如我特别喜欢瓷娃娃的感觉,但我也特别欣赏不修边幅的感觉,但她们某种程度上又是相通的,比如她们都有鲜艳的颜色。”

她扮演娃娃也扮演女人。18岁的时候,她拍了个作品,在其中嫁给不同的人。

1544773104927552.jpg

而她梦幻个性的另一面,有着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和观察。国内校园性侵频发的那几个月,她拍下这组照片:

“摄影让我跳脱到一个想象世界里。而我自己也是一个多变的人,我对很多事情都很感兴趣。” 海伦说。

“那你都从哪儿找寻灵感?” 我问。

“我喜欢在路上 people watch,看别人在穿什么,然后记录下有趣的瞬间,比如奇怪的袜子。还喜欢做一些手工,比如说做衣服、做饭、捏橡皮泥。”

“捏点什么?”

“......小汉堡吧哈哈哈。” 海伦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就是一个很活在自己世界的人,喜欢自己玩。” 

海伦的梦也是乐园。她有一个本子,里面记录着做过的梦。她常常见到抽象的东西,一片颜色、一个空间、一个场景、一些根本不认识的东西,“我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但我会接纳它,喜欢就是喜欢。” 

“摄影对我来说,是镜子又是窗户。” 这句话不断出现在我们的对话之中。她说这话有点 “哲学色彩”,从穿着裙子扮演别人的小女孩,到长大后对自己身份的反射,摄影成了她探索自己和世界的方式。

 “中性是我的保护色” 

谈及 “女摄影师” 的身份,海伦也非常有话聊。“我知道女生会在工作中可能有一些性别优势,但我的潜意识对这个特别敏感,在拍照的时候,虽然我看上去非常女孩,但我会把中性的一面展现出来,会尽量抹去我是女孩子这件事情,这是我的保护色。”

1544773104134085.jpg海伦工作中

她的性别观念在摄影风格上也有体现。她喜欢把男模特拍得女性化一点,“对我来说,每个人都是雌雄同体。”

开放的性别观离不开小时候自由的性别教育。据海伦说,新疆是一个很大男子主义的地方,有很多 “规矩”,比如男人一定要 tough,一定不能哭。“但我明明也见过身边的新疆汉子朋友哭呀,性别上的规定蛮可笑的。” 庆幸的是,爸妈给了她足够的自由。“我小时候是个假小子,我会跟男生出去打枪踢足球,也会和女孩儿玩娃娃。邻居说我 ‘怎么没有女孩的样子’,我跟爸爸讲了之后,他直接让我不要理这个人。”

1544773104303808.jpg海伦拍的男孩,非常雌雄同体了

海伦这些年做的那些 “叛逆” 举动,穿着粉红比基尼到街头拍照也好、给维吾尔族大妈穿设计师品牌服装、拍摄雌雄同体的少年也好,似乎都继承了同样的态度:“不要理 TA 们就好了”。

这让我想起王安忆在《给孩子的故事》里的一句引言 ——  “要的是一种天真,不是抹杀复杂性的幼稚,而是澄澈地映照世界,明辨是非”。

我觉得海伦对阶级、美、性别的理解,就透着这种 “天真”。它不是对社会规训的漠视和无知,而是看到这些偏见和规定之后,选择去遗忘它,然后转头去寻找更加本真的东西。

不过她可不会用这么一本正经的词句形容自己。

“我觉得我就是 ‘爱做梦的人’,我的世界是特别 colourful,有很多小气泡,充满矛盾......诶我这样回答是不是有点傻啊?”

真希望看到更多马海伦的梦幻世界。



编辑: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