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迷恋” 说的是一种特殊的恋物癖,有这种癖好的人痴迷于那些比他们自己的体积大上好多倍的巨人 —— 比如能推倒高楼大厦的那种。

并不是每个人都拿《猫和老鼠》当成普普通通的猫鼠追逐动画片来看。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和《I Dream of Jeannie》一样,它里边存在角色之间体型的巨大差异,这很可能会对某些人产生一些显著的影响 —— 比如现年三十出头的凯特琳(Katelyn)就认为,小时候看的这些片子,成为了她最初的性启蒙材料。

“我第一次从心底感受到快感,就是看电视上汤姆想尽法子捉杰瑞时充满乐趣的样子。” 凯特琳回忆说,“我也一直特别喜欢杰瑞绞尽脑汁、逃出生天、让这游戏能够一直继续下去的过程。我特别想要一只像汤姆一样的猫。当时我还不知道,这种情感唤醒了我对性的认知。”

高中的时候,凯特琳就有过一些奇怪念头 —— 比如碾压心仪对象,生吞男友女友,把整个学校踩在脚下之类的。她说:“绝大多数时间里,我的这种癖好都显得格格不入。”

但上了大学之后,拜 Google 图片搜索所赐,她在网上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恋物癖社群。“巨人迷恋” 顾名思义,说的就是对 “超大号人类” 的性迷恋。这里说的大号,并不是体型肥胖,而是身材高大。

这种现象也被称作 “巨人迷恋”。凯特琳发现,她不光喜欢巨人,也非常想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女性巨人,接受其他人的顶礼膜拜。

the-men-who-worship-giant-women-body-image-1477461865.jpg本文所有图片来自 giantesskatelyn.com 

2006年,身高只有一米五七的凯特琳创立了自己的巨人迷恋网站 giantesskatelyn.com —— “这里是一个让我表现自己欲望的空间,也是让粉丝们相聚一堂的朝拜圣地。”

网站中有各种付费视频,许多视频中都使用一些小型塑料人偶 —— 凯特琳把这些小人一口吞下,或者是用脚去踩。网站上还有关于这类题材的小说、漫画、摄影作品、拼贴画和博客,以及一个链接指向凯特琳的亚马逊 “心愿单”,粉丝们可以出绵薄之力给她购买礼物 —— 比如内衣、星巴克礼券、让她 “长得更高” 的维生素药片,乃至不粘锅,形形色色啥都有。进入网站自然是无需购票,但每月都会有七百多位粉丝掏钱消费,以示赞助。

马克·格里菲斯博士(Dr. Mark Griffiths)是一名心理学家,也是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教授,主攻行为成瘾方向,他是为数不多的几位针对巨人迷恋心理写过专著的人士。格里菲斯非常迫切地想要指出,公众对于这种心理几乎是一无所知,“没人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过这类研究内容,哪怕是采访也没有。” 

格里菲斯在 文章 中写道,巨人迷恋者中绝大多数都是异性恋男性,他们迷恋的对象则是女性巨人形象。“然而,即使是不含色情意味的 ‘巨人场景’,也有可能刺激观看者产生性联想。在 ‘巨人迷恋’ 这个群体里,每个人对这种需换场景的解读各有不同。他们甚至对于 ‘巨人’ 尺寸的偏好也千差万别 —— 有些人喜欢比自己高出几英尺的小巨人,另一些人则喜欢身长几百英尺的超级巨人。”

凯特琳说,她的 “尺寸偏好” 与她的情绪息息相关。“有的时候我想与天同高,冲出地球走向宇宙;另一些时候我则幻想自己身高不过百尺,袭击一座孤城。我基本上给自己的设定都不会低于100英尺,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会幻想自己是三千英尺高。”

由于这种特殊癖好基于纯粹的意淫,互联网成了这种亚文化的大本营,也就顺理成章了。同好们在网络上浏览文学作品、欣赏漫画、插画和摄影作品(经常使用 PS 技术添加各种虚构巨人),还能观看各种 “女巨人玩小人,践踏模型城市” 的视频。

其中有些视频使用了数字合成技术,效果叹为观止;另一些则是简单的家庭录影带,相机全程仰拍,好让被摄物体显得更加高大。不少 “女巨人” 都提供视频私人订制服务,客户可以自行指定片子的剧情走向。

macrophilia-fetish-the-men-who-want-to-have-sex-with-actual-giants-body-image-1477499129.jpg

巨人迷恋这种文化,经常被拿出来和其他的性癖相提并论,比如 BDSM、饮食吞咽癖、破坏癖(因破坏其他物体或观看破坏物体的过程而产生性冲动)等等。

除了巨人迷恋以外,凯特琳(她本人是双性恋)称她还有 “极端强烈的” 口唇恋物癖。她说这种癖好与巨人迷恋相伴相生。另外,她还对毛发以及 Hentai(“變態”,一种二次元色情流派)内容如醉如痴。

格里菲斯认为,大多数恋物癖的根源都能追溯到童年或青春期初期的经历,“在这段时间里,出于某种巧合,他们的性启蒙就跟巨人形象联系到了一起 —— 也许是看电视的时候,节目里的女性巨人给了他们最早的性萌动。经过几次重复、强化印象之后,在普通状态下,巨人这个形象就足以让他们产生性冲动。但是目前并没有成文的案例研究,这些理论也就是我的推测而已。”

马克(Mark)是个巨人控,也是凯特琳的拥趸之一。他回忆起13岁时重看电影《50英尺女巨人》的经历,“我记事以来第一次有性冲动,就是看到艾莉森·海耶斯穿越沙漠时的第一视角画面。看到她撕扯大楼屋顶救出丈夫,这一幕给我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在那之后不久,一部名叫《巨人村》的片子也让我产生了同样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得片子里一位女巨人说:‘啊,我为什么不踩他一脚呢?’ 年少的我立刻被这话刺激到了,无与伦比。”

澳大利亚性心理治疗机构负责人,性心理及恋爱心理治疗师帕梅拉·萨珀(Pamela Supple)告诉我,力量、支配,以及在这些强力面前表现出的脆弱,这些情感就是巨人迷恋的核心。“这种文化的想象力可谓惊人,只要是为了追求最大的性刺激,真是天马行空无所禁忌。有些人想要感受并经历恐惧感 —— 被碾压、被控制的感觉。这个群体中每个人想要体验的东西都大有不同。”

具体到马克身上,女巨人的吸引力就是让人感觉渺小。“除了面对巨人时的恐慌之外,我会对她的力量与美五体投地。她是超人,除了满足需求之外,她对我这种凡人肉胎肯定不当回事。不管是当成食物被吃掉,还是当成用后即弃的性爱玩具,我都愿意义无反顾地为她献身。”

“我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为了供她取乐。由此而来的愉悦感、危险感、恐惧感和性刺激,远超求生本能至上。我真的希望这一切都能成为现实。”

the-men-who-worship-giant-women-body-image-1477463983.jpg

萨珀和格里菲斯都认为,巨人迷恋最近今年有了井喷式的发展,这股文化的塑造与传播都要归功于互联网的力量。而且,网络还把那些抱有同样癖好而不自知的人一并带入了这种文化的大门。

凯特琳的另一位粉丝赛梅拉斯(Semeraz)说,在发现凯特琳的网站之前,他并不知道巨人迷恋 “确有其事”。在此之前,他记得五年级的时候曾经在学校玩过游戏,老师把学生分成 “捕食者” 和 “猎物” 两组,班里一个女生嘲讽他说,“我们要吃了你!” 他为此兴奋不已,“不过,在接触凯特琳的网站之前,我从没想过这种情感属于性癖的一种。”

凯特琳说,在她创办网站时,巨人迷恋仍属于一种非常小众的趣味。“当时只有很少几个网站和内容发布者,潜水的人倒是不少 —— 十年前,恋物癖仍然算得上某种禁忌。发布的内容非常稀少,我算得上是唯一一个坦露巨人迷恋这种性癖的女孩。当时其他人都想,‘女孩怎么可能有这种心理啊’ —— 这让我感到非常孤单。而因为我成了唯一的 ‘女巨人’,还有不少人质疑我的真实性别。现在,巨人控的相关内容已经非常多了,一辈子都看不完,各种图片、文字、艺术家、制作人、模特、视频,成千上万。”

如今,经营网站已经成了凯特琳的全职工作。这份工作会不会让她难以面对日常的感情生活?“大多数时候,我感觉像是在跟工作谈恋爱,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工作上。知道我这些 ‘爱的付出’ 能给其他人性和情感上的满足,这种感受真是棒极了。我希望有一天,也能把这种感觉献给某个特别的人呀。”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