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来看音乐节的 Iron Maiden 歌迷都可以尽情嘲笑他们!

就在今年6月,我逃离了一切生活的喧嚣,只身去了意大利北部的城市佛罗伦萨。果然,作为文艺复兴的井冈山,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坐拥塔斯卡纳与美第奇的光辉,佛罗伦萨市民仿佛和意大利南部的水深火热丝毫没有联系。

就像我的老师给我看的意大利电影 《欢迎来北方》(Benvenuti al Sud)所描述,如果说北方是米兰,是威尼斯,是气质浪漫悠闲的艺术文化中心,是欧洲经济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么意大利北方人的脑海中,以那不勒斯为首的南方地区统称非洲。正如那部电影所描述,北方人心中的西西里与那不勒斯充满枪林弹雨,小偷抢劫,基本上就穷山恶水,刁民泼妇聚集之地。这意大利南北中间的经济文化差距有如我国的南北气温差,东北人冬天穿着貂儿就去了海南,谁能理解谁呀?没人行。

回到南方文化中最让人心生敬畏,那种从肚脐眼最深处飘来寒气的,还是人尽皆知的 Mafia —— 黑手党。

1533268567348188.png

别脑补教父123了,现在的黑手党在各方压制下过得远不如从前,不论是在意大利还是在美国。经过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的繁盛时期后,黑手党逐渐被 FBI 以及意大利政府的强大力量所控制,不少格莫拉及 Mafia 的头头纷纷入狱,甚至还演起了电影或做起了指证。这可远远违背了黑手党最初不背叛兄弟的原则,而现如今的上流社会中也很难再看到大部分是黑手党身影的情况了。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下午,谁又能想到,我从佛罗伦萨的黑手党中获得了一张铁娘子乐队(Iron Maiden)的门票。在马路上偶遇了五个奥地利壮汉后,我一拍脑门决定和他们一同前往当晚的佛罗伦萨摇滚音乐节。作为铁娘子的忠实粉丝,他们积极地替我在谷歌上冲浪到一张已经售罄的当日票,二话不说,先给他买了。

1533268590180955.png

“我们一起去,反正钱给了,要是不给票我们五个就合起来打丫的。” 为了让我放下心来,用 Whatsapp 打了无数语言不通的电话后,终于确认地点的我们六个人一起出发了。交接点是佛罗伦萨郊区的一家烟草店,到了店里,对方似乎非常不 international 和 professional,我提供了我的购买订单后,这几位穿着 polo衫、沙滩裤的矮胖中年男子互相商量了半天,犹犹豫豫地给了我一张当晚进入音乐节的票。但显然,他们并不确定从哪才能拿到他们应该收的钱就把货给交了。我甚至有些失望,还有如此不专业的黄牛?而这种不专业的犹犹豫豫还导致了之后我们离开后他们疯狂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并且同时也被我们疯狂忽视的结局。显然,卖票不是他们的强项。

1533268609727112.png

反正拿到票了,我选择根本不管。其中一位负责用意语和他们交涉的奥地利朋友告诉我,现在北方的黑手党混得不行,非要说的话,他们有的人已经半个身子换了颜色,从黑手党变成黄牛党了。但老礼儿的生意标准还在,像他们曾经干的贩卖人口及色情行业一样,不偷不抢,主要坑我这种着急要票的外地人。

“所以严格来说,我们刚刚从黑手党的手里抢了张票并且还摁了他们电话,但是没事儿,你看看那几位那样儿,他们现在可不行了。” 这位老哥说着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又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1533268628229674.png

你瞧瞧吧,昔日威风的黑手党现如今被奥地利 Iron Maiden 歌迷嘲讽,这到底是混成什么样儿了。

我在得知了他们的黑手党身份以后显得格外激动,要早知道他们是黑手党,我一定会摆出一百八十万个尊敬来面对他们,毕恭毕敬地套套瓷。不过回头一想,这些 “黑手党” 的第一印象也实在太不佳了点,说好的精致油头 Armani 西服呢?怎么是一帮正在经历中年危机的大叔还特别没文化?难道意大利的帮派组织已经如此没落了?还是外表根本就判断不出他们的牛逼与否?牛逼的黑手党也不会卖票吧?霎时间一万个念头穿过我的脑子。

我越想越觉得失望,但还是非常意外地在回家的路上抓住了两个来自西西里的摇滚乐迷,并迅速展开了如下访问:

“意大利的 Mafia 现在到底还有没有?” 虽然刚刚见面,但是我还是选择在他们离开之前早些进入主题。

“当然了,我同学的爸爸就是 Mafia。他们是好人,从民众中来,到民众中去。” 还没等我问,这位西西里人就主动供出了她对黑手党的态度。

“那 Mafia 主要都干嘛?杀人放火收保护费?”

“也不全是,他们也的确会保护我们。保护费这个嘛…… 他们在西西里通常是受人尊敬的。” 显然,Mafia也是得吃饭的,“他们还会和我们进行一些交易,我们的大麻都是从他们那里拿到的,不像在这儿,你只能去找些不知道从哪来的尼个儿。”

1533268645672325.png

我跟她说了说此前买票的经历,这位西西里白人听完似乎并不为我获得了门票而高兴,而是对北方的黑手党状态有着明显的不满,要说是呢,事情听起来犹如古惑仔来到北京因生活所迫当起了周杰伦演唱会的黄牛,甚至还失去了快乐货源。这位摇滚乐迷点了根烟继续,“我们西西里人更愿意帮助朋友,我们不像北方人一样冷漠。我们也受到 Mafia 的保护,总而言之,我们确实需要他们。”

“他们一般都长什么样?上流社会的总裁风格还是底层社会的地痞流氓?”

“啊,我心中的黑手党形象大概就是同学爸爸的形象,一个叔叔而已。可能因为我们来自西西里吧,他们真的不太稀有,就在你身边。”

“那他们就真的选择不动用武力了?” 我继续问着。

“当然动了,我们需要勇敢的人来参与其中,你也不愿意把钱交给鼻涕还往嘴里流的邻居小孩,让他来保护你吧?只有最勇敢的人才愿意选择这份职业,这是很多西西里男孩子小时候的梦想。”

我感觉她好像还挺骄傲的。我又开始想了,我班上同学的爸爸如果是山鸡哥,那忽然来个小老外来咨询,虽然是个敏感话题,但我肯定也要吹两句才能算完。

而黑手党在意大利坊间也确实有帮助融资的传说,这些互相有交集的人可以称得上真正的大佬。意大利前总统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可谓传奇人物,他身兼数职,不仅是二战后任职最长的意大利总理,还是AC米兰足球俱乐部的前老板。而他在1960年初期事业刚刚开始发展时,从事建筑业所盖起的 “小米兰” 在当时引起了巨大轰动,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可以做起这番事业,而今天意大利人更愿意相信的消息就是这部分资金来源于黑手党。

1533268663752942.png

作为一百年来最神秘并有秩序的组织,没有人能说清这到底是好是坏,也没人能够预测他们的未来到底何去何从,但黑手党,这个上世纪有组织犯罪的鼻祖和无数精彩黑帮片的肇始者,大概、确实已经行走在消失的边缘上了。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