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人们在这里涂鸦时,可以忘记死亡。

“涂鸦奶奶(Graffiti Grandmas)” 是葡萄牙最年长的涂鸦团队,每位成员都已经退休,但都个性十足。成员们都参加了一个由非盈利团体 LATA 65 主办的涂鸦、街头艺术工坊。

工坊最开始是作为在科维良(Covilhã)举办的艺术节 “WOOL” 的一个项目而创建的。LATA 65 的创立人劳拉・罗德里格斯(Lara Rodrigues)从几年前开始,一直致力于通过开展面向老年人的研讨会和工坊,从而打破大众对老年人的偏见和对文化认知的固有印象。在工坊活动的最后,参加者们会手持各色喷漆和自己制作的涂鸦模板,一起来到街头进行创作。

LATA 65 的参加者和活动内容相辅相成,现在已经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但仍有许多人会把这一以科维良为据点活动的组织当成是从里斯本发源,对于人们来说,LATA 65 仍是一个包裹在迷雾中的神秘团体。人们可能难以理解,基本甚至完全没有涂鸦经验的老人为什么会去参加这样工坊,又为什么会满怀年轻人才有的对街头艺术的热情。

3名60岁左右的团员告诉我们,工坊还有这样一段冒险轶事:在主办人罗德里格斯 “想把艺术送到大众身边” 的愿望之下,曾有20名老年参加者自发前往当地警察局为其声援。

1533617584195032.jpeg

请介绍一下 LATA 65 和 “WOOL” 艺术节。项目的理念是什么时候、怎样产生的?

LATA 65 是从两种激情中诞生的。

一种是对涂鸦等街头艺术的热爱,另一种是对科维良本身以及与纺织产业紧密相关的科维良历史的热爱。

科维良的城市艺术节 “WOOL” 从2011年开始,通过涂鸦等街头艺术,以富有时代气息的现代艺术形式,对社会、文化、经济以及整个城市进行转型,这在葡萄牙是首次尝试。

自 “WOOL” 以来,这类尝试在葡萄牙国内外以各种形式相继展开。只要举办艺术节,就可以简单直接地向各个年龄层,特别是居住在举办地的老年人传递艺术。这座城市的老年人对于我们而言,不仅是伙伴,也是 “观众”。现在,有许多老年人不仅会为了弥撒、打牌,也会为了欣赏城市中的涂鸦作品而专门外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与协同工作空间 “Cowork Lisboa” 的运营者费尔南多·曼德斯(Fernando Mendes)就我们的措施与成果进行了对话,费尔南多建议我们创办一个面向老年人的工坊,于是我们就这样诞生了。

项目是如何发展的呢?

首先是邀请艺术家,举办免费工坊。由于这一阶段的反响非常好,所以我们开始探讨如何筹措资金,让工坊持续开展下去。2013年,我们申请了里斯本市议会的市民参加型预算,根据居民投票的结果,获得了政府补助。

第二年,我们被邀请参加亚速尔群岛的艺术节。由于机会难得,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当地的讲座、会议和大学里都开展了工坊活动。2015年1月,我们又在里斯本开展了12次活动和工坊。可能是因为我们从里斯本市议会获得过补助金,所以有些报道称我们的活动地点是在里斯本,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2015年6、7月份,我们在葡萄牙的布朗库堡举办了1次,还在科英布拉附近的小村庄  Montemoru-O-Velho 举办了3次工坊活动。

参加者们有没有对涂鸦这样的青年文化中的艺术形式产生过抗拒心理?

老人们参与工坊都十分积极自主,对涂鸦也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虽然其中也会有很多误解,但大家都十分积极地在学习。

1533617619208969.jpeg

您教授的是涂鸦还是街头艺术?

工坊活动中,最开始是介绍涂鸦和街头艺术的大致历史。比如说介绍涂鸦的时候,主要说它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前期在美国诞生,再通过图片和照片来讲解它经由欧洲来到葡萄牙的历史进程。接下来,会介绍涂鸦、街头艺术、墨西哥壁画运动各自的特征、规则和技巧,还会说明涂鸦者与艺术家的不同。我们的主要目的,是鼓励参加者能够关注、理解城市中的涂鸦作品。这之后,参加者们决定好自己的昵称和作画内容,进入实践阶段。他们会学习在街头中使用的各种技巧,以准备充分的状态上街创作。

工坊的作品是包括涂鸦在内的全体街头艺术。由于还有许多文字以外的其他形式作品,所以所谓的艺术元素可能很强。以我个人来说,我非常喜欢欣赏完成后的作品,我觉得工坊的关键,就是参加者理解街头作品、揭示表达形式的过程。虽然工坊的准备和举办过程非常费时费力,但是让参加者们学习新知,享受实现新事物的乐趣正是我们的愿望所在。

请描述一下参加者的特征和氛围。

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参加者们基本都没有偏見。大家对于学习都十分积极,一个接一个地不断提出问题。可能大家之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机会吧。在这样爽朗的氛围中总是笑声不断。

给我们介绍一下工坊的日常吧。

工坊1天活动4个小时,持续2天,参加者每次最多有15人。因为一些参加者有着关节病痛等健康问题,所以整体节奏会比面向儿童和年轻人的工坊更慢一些。每次的内容也会根据参加者的不同进行调整。最小63岁,最大93岁,参加者的平均年龄甚至达到过74岁。

 一般来讲,工坊的第1天大多是室内讲座,从理论和视觉上对涂鸦/街头艺术的表达形式进行讲解,之后让参加者们决定自己的昵称,画好涂鸦模板的草稿。在第2天,参加者刻好模板,上街创作。

1533617641195205.jpeg

在 LATA 65 的活动中,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

LATA 65 有着许多成功案例,但其中最让我惊讶的还是第一次的工坊活动。2012年,第1次工坊的参加者之一路易莎·柯尔特佐(Luísa Cortesão)令我印象深刻。路易莎从前是一名医生,无论是制作涂鸦模板,还是在街头画画她之前都从未体验过,但在活动的最后一天,路易莎带来了自己在家中制作的涂鸦模板,她通过我们的活动深深地爱上了涂鸦。那份模板后来成为我们的组织 LOGO 。那之后,路易莎也继续在街头涂鸦,有时还会来工坊帮忙。

那些参加过工坊活动的老人们的感想,一直铭刻在我们心里。

“当你在这里时,你可以忽略掉死前所剩的时间”–曼努埃尔(Manuel)a.k.a. 巴雷(Balé)

“我开始可以从不同的视角欣赏这些墙壁,现在的我能够明白墙上画了什么” – D·卢尔德斯(Lurdes) a.k.a. 阿尔曼多(Armando)

您认为项目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我觉得是活动的维持、资金的筹集以及如何帮助更多老年人这三点。但是很遗憾,面向老年人的项目由于投资有限,如今还在苦苦挣扎。

在室外进行活动时,有没有与警察生过争执?

曾经有一次警察拦在墙前,命令20位老人坐上卡车到警局去。当然我们事前已经得到了许可。不过当时参加者们不如说是自愿去警局和他们说说理呢。

1533617678253327.jpeg

下面是对于参加者们的采访环节:

1.路易莎·柯尔特佐(Luísa Cortesão):

请介绍一下自己的姓名、年龄,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我叫路易莎·柯尔特佐。可以在 Facebook 上搜索我的名字。我今年65岁,以前是一名医生。

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参加 LATA 65?

从2012年11月的工坊开始。

请介绍一下当时参加活动的契机。

当时想寻求一些生活乐趣,再加上我很喜欢欣赏街头涂鸦,所以报名参加了工坊活动。

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呢?

全部都很美好啊。在工坊帮帮忙,或者观察第一次来工坊的人们的反应都很有趣。

家人们是否支持您在街头涂鸦?

他们每个人都很友好。也会和我一起用模板来涂鸦。

您喜欢画什么内容呢?

魔女。这是属于我的标志。

1533617720602450.jpeg

2.玛格丽达·迪亚兹·卡雷罗:

请介绍一下自己的姓名、年龄,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我叫玛格丽达·迪亚兹·卡雷罗(Margarida Dias Carreiro),今年58岁,以前是一名教师。平时喜欢摄影、健美操、游泳、体操、电影和徒步旅行。

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参加 LATA 65?

我是从2014年7月亚速尔群岛的工坊开始的。

您在活动中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应该是在蓬塔德尔加达(Ponta Delgada)市中心的墙壁上作画的经历。因为画会永远留存下来。

LATA 65 的哪些地方最吸引您?

在这里可以学到一流的技术,而且老师与学生之间的联系也很密切。

1533617814966374.jpeg

 3.爱德华多·马查多:

请介绍一下自己的姓名、年龄,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我叫爱德华多·马查多(Eduardo Machado),今年68岁,是一名种植有机菠萝的农民。我喜欢用水彩、油彩和丙烯颜料来画画。平时的爱好有业余无线电、摄影、射击、游泳、慢跑等。另外我还是一艘帆船的船长。

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参加 LATA 65?

我是从2014年7月亚速尔群岛的工坊开始的。

LATA 65 的哪些地方最吸引您?

毫无疑问我最喜欢这里的讲师。每位讲师都在为工坊倾尽全力。

家人们是否支持您在街头涂鸦?

我的孙子们都很支持,他们还总会给我带来创作的灵感。

您在创作中有什么收获?

我觉得画木板画非常地开心。这幅作品现在装饰在蓬塔德尔加达市中心。详细内容请见 LATA 65 的 Facebook 主页。

Translated by: pumpkin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