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种族多元国家的反义词:日本,他是怎么调和自己被放大的种族身份的?真像他说的那样,日本人不种族歧视,只是把他当做稀有的宠物小精灵吗?

如果你也觉得每天同一种语言听腻了,每天同样的世界同样的自己让你厌倦了,或者哪一种文化突然吸引到了你,没事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别觉得不现实 —— 美国黑人都能在日本当上喜剧明星,常驻儿童节目。只要你乐意,有什么不现实?

出演各种喜剧节目、常驻儿童电视节目、做旁白、配音、教名人说英语,这位在西雅图长大的非裔美国人艾克·努瓦拉(Ike Nwala)可以说无处不在,他从高盛辞职,一头扎进喜剧界,就因为几年前在 DVD 租赁店里看到了日本大叔喜剧演员穿着内裤满大街骚扰路人的搞笑视频。

在种族多元国家的反义词 —— 日本,他是怎么调和自己被放大的种族身份的?真像他说的那样,“日本人不种族歧视,只是把我当做稀有的宠物小精灵” 吗?

我们看看这小伙子是怎么成为今天的艾克的吧。

1548680015961333.jpg

和所有在日本出道的喜剧人一样,30岁的艾克·努瓦拉(Ike Nwala)也玩的是一手全面发展。他跟两个不同的喜剧团队做现场演出,上各种不同的节目,有时也接广告。他几乎每天都在电视上出现,作为一颗在日本冉冉升起的喜剧之星,这种工作量实在是很寻常。

艾克身上唯一一件不寻常的事可能就是他黑人的身份了。日本的民族单一性全世界数一数二,只有1.3%的人口来自外国,黑人更是没有几个。

艾克进入日本喜剧圈完全是个偶然。这位在西雅图长大的尼日利亚裔美国人之前一直想从事计算机科学相关的工作,他在小学就自学了编程,在大学也上的是关于编程的课。直到有一天,他走进了一家日本影像租赁店,当时屏幕上正在放映日本著名喜剧人 高田纯次的搞笑视频。 

艾克立刻就被吸引了。 

“我就在想,这男的磕了药吧?” 我们坐在一家他最喜欢的咖啡店里,他坐在绿茶拿铁的另一侧告诉我说,“我太喜欢了。” 

艾克问收银台后面的人他可不可以借走这部 DVD,如果可以的话想让收银员再多推荐一些类似的影片给他。那位员工欣然答应,又给他递了几张碟。 

“顺便问一下,你懂日语吗?” 收银员问艾克。 

“不懂。” 艾克说完,就拿起了一袋子 DVD 回家,把它们都看完了。 

其实,在那位收银员还没告诉他 DVD 中的语言之前,艾克还以为那是中文 —— 他之前从未接触过日本文化。然而确实有一些关于喜剧风格的东西戳中了艾克的心。也就是那一瞬间,他从觉得 “哇,这么搞笑的吗” 到 “哇,我也想干这个”。但是他需要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日本去。

1548680251137262.jpg

“我一开始在东京的高盛集团工作,” 艾克告诉我说,就像这是通向他目标的最自然的选择。“我干的是计算机工程。我无时无刻不在看喜剧 DVD,自学日文,也在为我的表演积累素材。” 艾克开始和一个喜剧团队工作,他是团里唯一一位非日本成员。在一个很有名的节目里,艾克模仿了一位东京迪士尼海洋的播音员,这次出场彻底改变了他的职业生涯。一段视频剪辑(见下)以病毒速度扩散,不久之后艾克就收到了很多节目的参演邀请。

艾克不是第一个在日本出名的黑人,近几年最出名的要数鲍比·奥勒甘(Bobby Ologun),一位尼日利亚前 MMA 选手。但奥勒甘的成名方式艾克可是完全不感兴趣,主要是因为 奥勒甘在荧幕里的形象是一个典型的丑角

在一部电视喜剧中,奥勒甘扮演一名和剧中白人喜剧演员相反的角色。白人喜剧演员下命令,然后鲍比笨拙地走来走去,用一种低沉愚蠢的声音说话,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号幼儿。所以,可以理解人们,尤其是黑人为什么会对艾克在日本的名气持怀疑态度了。

对于一个局外人来说,艾克看起来像是一个被强迫塑造出来的一个典型黑人喜剧人的角色:在一个儿童电视节目 “Oha Suta” 中 ,他穿着一身小丑模样的套装,在有些剧中,他还会被人打头,或者模仿黑人名流。

但艾克对他的公众形象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在演够了傻瓜后,艾克接演了更多严肃的角色,像是教日本明星说英文,或是在日间新闻中作为评论员进行点评。当我问他是否觉得自己对于黑人在日本的正面形象感到有责任的时候,他回答得很谨慎。

“我不觉得这里边有责任。” 他说完停顿了许久,“我把这看作一个机会。这就是我看到的全部了。这也算是我的一个目标之一,开阔他人的眼界,告诉他们不是所有黑人都是一个样子。而且我是从做计算机工程转到这行的,这对此也有些帮助。”

1548680078432539.jpg东京电视台的儿童节目 Oha Suta おはスタ,艾克在最左。

在他做的所有工作中,艾克说他在 “Oha Suta” 中的角色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每天参演儿童节目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他告诉我说,“孩子们正处于成长的阶段,而他们已经对跟他们不一样的人有了印象,你明白吗?” 

当我问艾克他是否想过某一天带着他的才艺会到美国去,艾克摇了摇头。“如果我不在这儿做喜剧然后回家了的话,我可能就会回去接着做计算机工程方面的工作了,” 他说,“我说英文的时候可没有我说日文的时候好玩儿。” 

艾克是对的。他说英文时看起来很文静,他的动作幅度变小,而且他还会时不时地停下来思考。但当我们在一个有很多日本人的环境里用日文聊天的时候,或者当我们换用日文一对一聊天的时候,艾克的眼神都亮了起来,同时也变得很会讲笑话,偶尔也会突然蹦出来一些在日本喜剧圈子中很流行的日本式对话。

这样的反差真的太让人惊讶了。艾克从来没有上过日文课,并且他对于日本文化最早的接触就是那张 DVD —— 视频中一个中年男人脱到只剩内裤,在光天化日之下骚扰别人。这种开始也是足够奇特了。 

“我很喜欢挑战。” 艾克说,“我不是说用英文做喜剧就很简单,我也不太清楚,脱口秀,单口喜剧什么的看起来都很难,但在这里用日文做同样的事情,对我来说更有挑战性。”

Producer: VICE 团队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Translated by: Lindsey, 人人影视字幕组

Illustrator: ermam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