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探地雷达(GPR)来为各处无主坟地、墓穴,甚至是万人冢定位。

 

尽管具体数据不得而知,但据估测,全美国的墓地数量已超过十万处。陵园地图数字化的需求不可避免地上升,而对于无名坟墓的定位需求也随之水涨船高。其实,有许多坟墓已经存在了好几百年,其档案也不甚完整,因此给这些无名坟墓做定位可不是件轻松差事。

鲍勃·派瑞(Bob Perry)正是深谙此道的专业人士。派瑞使用探地雷达(GPR)来为各处无主坟地、墓穴,甚至是万人冢定位。他公司的商标 是一颗骷髅头和两根交叉的人骨,上边写着 “寻骨”(Bone Finder),下边写着 “追尸”(Tracking the Dead)。2013年,《华盛顿邮报》曾把鲍勃的仪器形容为 “一辆连着探地雷达的重型婴儿车”。

但你可别被它不起眼的样子骗了:毕竟,单是一架 GPR 设备就值数万美元,生产这种设备的制造商更是屈指可数。每一次工作,鲍勃要徒步用 GPR 扫遍好几英亩的土地,这一过程需要花费好几天的时间,甚至以星期计数。自2000年起,他已经确定了三万多个无主坟墓的位置。为此,他与全美范围内超过500个陵园进行了合作。

冬天是鲍勃的假期。所以最近,我们俩通过 Skype 好好聊了聊,他对我讲述了陪着巨型 GPR 漫步陵园的生活。



VICE: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 GPR 技术的?

鲍勃·派瑞:第一次用的时候,我还在越南。有一次,我们在一个韩国前哨站,我看到有些人把一个箱子在地上拖来拖去。当然了,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那些人都穿着平民的衣服,箱子里的东西就是探地雷达。严格地说,GPR 就是在越战时期发明的。

那些人用它来寻找尸体和墓地吗?

不,那些人用它来寻找敌人。越战时期,狙击手会从地下冒出来对你射击,然后立刻就能逃出四五十英尺远,因为他们在地下早就挖好了地道。这就是他们的作战方式,这也是 GPR 被发明的目的 —— 用来探测地道。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用 GPR 来定位无名坟墓的呢?

我本来是做陵园地图测绘的。当时,一位顾客问我能不能探测到地下,因为他们想把尸体在这块地下葬,但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已经埋着别人了。所以我就想,这是个机会啊,正好可以试试这种新设备,但我当时还不知道很多年以前我就见过它了。后来我就买了设备,结果发现,我是唯一一个使用它的人,所以我就决定把这事当专长了。在陵园的时候,我也做一些 GPS 地图测绘工作。当时大概是2000年左右。

你能大体说说探地雷达是什么,解释一下它的运行原理吗?

电视上演的那些扫描地下的镜头,都是给你一个电脑上的图像,上面是一个躺着的人的轮廓,就跟凶案现场一样。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你真正看到的是一对双曲线,我觉得就像一张颠倒的笑脸一样。雷达监测的是土壤的扰动。比如说,如果土壤是平整过的,那么下面就是一个墓穴了。你甚至都可以看出墓穴的墙壁宽度。我会从六个方面来判断这块地是不是埋着遗体的坟墓,这样就可以达到很高的确定性。毕竟,除非你真正去挖这块地,要不没人能确定下面到底有什么。在很多我工作过的地方,他们到最后确实也会把这块地挖开看看。而我的正确率还是很高的。

鲍勃·派瑞正在工作。

所以你的工作价值就是告诉人们该挖哪儿了。看来挖坑是件很费时间的事,大家还是不想白费力。

确实。有时你挖开了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有些老陵园里,无论怎么扫描也什么都找不到。

是不是这份工作也有部分价值在于,你能找到那些空地,这样陵园就可以用它来埋葬后来人了?

是的。很多时候,人们来到陵园,看到一块没有树着墓碑的地方,就马上认为这块地可以埋人了 —— 这是不对的。有一次,我找到了200个埋在地下的墓碑。在新英格兰附近的陵园里,有很多 “狼石”。“狼石” 就是指那种平躺在地上的墓碑,这样,就可以防止野狼之类的动物来挖掘尸体了。

你有没有找到过没有被埋进坟墓的遗骸?

我找到过两处万人冢。完全是意外找到的。我接到萨凡纳(Savannah)教区的电话,他们在地里挖出来一个骨灰瓮,请我去扫描下那块地。当时,他们还希望我去看一处南北战争的老战场,在扫描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万人冢。十九世纪,黄热病曾经肆虐萨凡纳城。坟墓里埋了八百具尸体。很多人实际上是葬在墓地里,但他们是集体下葬的。就这样,我找到了两处真正的万人冢。

几处坟墓

这种事很常见吗?

我经常遇到万人冢。听起来挺不同寻常的,但实际上,以前,人们经常把很多人都葬在同一个坟墓里,很惊人吧。在雷达里看起来就是一堆炒蛋状的东西。

有时候,会不会有外部因素阻碍雷达正常工作?

华盛顿特区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到处都有无线电波,恨不能走出十英尺就得重新校准设备。就是说,你得把它关上,再重启一遍。雷达会被很多因素影响。比如说,奥巴马坐在直升机里飞来飞去,这时候就会出现很搞笑的情况:奥巴马所经之处,啥信号都没有,设备上只会显示一条直线。还有警报器的信号。手机也会影响雷达。如果我是在佐治亚州干活,比如说,在一个三天见不到人影的僻静乡下,GPR 信号就畅通无阻。

这么多年来,你有没有数过你找到了多少个无名坟墓?

差不多有三万个吧。我在全美范围内的500多个陵园里工作过,很多陵园都是由我管理的。华府的历史国会陵园(Historic Congressional Cemetery)是目前最大的一个。目前,我在里面找到了2750个无名坟墓。我估计那里总共有4500个左右。

那么,这些陵园里你最喜欢的是哪个?

我最喜欢的,是位于麻省萨德伯里(Sudbury)的一处陵园。那是个真正的独立战争陵园。最近的一场葬礼还是在1840年,我想。二十世纪第一到第二个十年间,有人在墓园里竖起了一堵石墙。然后,我扫描过整个陵园后,就开始沿着这堵墙扫描。我发现,在墙的另一边,人行道上,甚至人们停车的地方,地下其实都埋藏着遗体。我把这事写在报告里,至于该怎么办,那就取决于他们了。他们应该不会想自找麻烦,在停车场里大兴土木。毕竟,底下埋着遗体呢。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