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受访者一致认为我来自一个 “仇男” 媒体。

 女权 vs 男权:两性战争?

说今年夏天的地球比以往更暖,有人会不同意,但说这个星球的意识形态正在收缩,什么阵营的都不会有异议。高墙围起,困在孤岛上的人们犹如企鹅,望着脚下不断缩水的冰块而心生烦躁,互相推搡。宏大光速离去,塌缩无处不在。任何一个人可以因为任何一种标签而去攻击或被攻击 —— 种族、政见、地域、取向、阶层、学历、粉籍。就算这些都与你无关,“性别 battle” 你也躲不过:只要你是个男的,你就跟女的有矛盾;只要你是个女的,你就对男的怀有敌意。鸡兔同笼,互叨互啄,永无止境。

性别冲突正在变得前所未有的激烈。在号称 “女权主义者拍摄的男权主义纪录片”《红色药丸》里,男权er 与女权er 互相指责、针锋相对;相映成趣的是,在这部影片的 B 站弹幕里,“仇男派” 与 “仇女派” 也在言论倾轧。因为铺天盖地的 “女犬”、“女权出来挨打”、“女权是全人类的灾星” 而不得不关掉弹幕的我不禁开始沉思: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对女权恨之入骨?为什么一个性别会大规模地去仇恨另一个性别?究竟谁的手里拿着象征真相的 Red Pill? 

是时候去一探究竟了!

1559720164404874.jpg来自 B 站用户 “男性运动先驱” 在《红色药丸》下面的评论。他也是中国男权吧吧主。 


作为国内反女权重要阵地的知乎网站,初具规模的男权大 V 群体在相关话题下深耕数载,堪称中国版 “男权之声”(“A Voice For Men”)。我在这个舆论池里作了番小小调查,总结出几大高频议题:

1)婚姻议价(比如彩礼);

2)生育/堕胎;

3)easy girl;

4)恋爱尊严(比如舔狗);

5)父权欺诈(比如接盘)。

简单来说,他们认为,由于女权运动矫枉过正的缘故,男女地位已出现严重不平等,男性因女性以婚育要挟而背负彩礼婚房等重担,因 “女尊男卑” 的风向而在恋爱关系里卑躬屈膝,又因 “性开放”、“性解放” 的风气而面临 “接盘” 风险。为了修正这种不公,他们指责女性的拜金虚荣,要求女性 “守贞自洁”—— 比如崇洋媚外的 “easy girl” 有逆向民族主义倾向,必须警惕。当然,他们的思想倾向差异也很大,有的是认为女权已演化为 “女尊” 而从 heforshe 倒戈,有的是认为两性话语权不均等而加入这场舆论战,有的认为有必要重申男尊女卑,还有女权阴谋论、女权产业化、女权亡国说等等。这些词都是原话。

1559720227178065.png城头大旗,交相辉映


经过几番学习观摩,我发现他们与西方的男性权利运动(Men's Rights Activism)还是有区别的。男性权利运动的最初以及最终诉求,其实是摆脱性别本质主义之苦,争取 “不做男子汉” 的自由 —— 当然托一些参与者的福,这也很快演变成了反女权的阵线;不过本土男权活动家们更强调对当前(他们认为)极不平等的男女地位进行矫正,把(他们认为)骑在男性头上的女权分子拉下马。简言之,前者的敌人也是女权的敌人,后者的敌人是女权/女人本身。在前者的语境里,男人与女人同为传统父系社会的受害者,二者属于内部矛盾;在后者的语境里,男人受迫害的源头就是女人/女权,二者必须你死我活。

此种理论维护正当性的路径之一,一言以蔽之就是 “她先动的手”,意思是哥们儿这么极端可不是空穴来风,是那帮女权分子 “做过了头”,我们不得不回击。最妙的是,有些人搬出了 “处女情结” 这个山头,打出 “非处不娶” 这个旗号,直击 “性自主权”、“父权欺诈论”、“婚育议价”、“堕胎” 等多个痛点,怎么保守怎么来,回弹程度非常之刺激。为了捍卫 “处女情结” 的正当性,他们陆续搬出了逻辑学、统计学、哲学、格雷欣法则、以赛亚·柏林自由论等等。誓要沾满处女鲜血的双手捧起了形而上学,缕缕哲思点亮了(要求女性)道德自律的星空。

1559720294763230.png截图来自 “非处不娶” 公众号

另一条路径就是用生物进化论解释一切,“我们就是动物,用政治正确压抑人类本能是压迫。” 只是在这一点上有两个疑点:1,我们不仅是动物而已,人类文明正是用自己的某些 “动物性” 换来的;2,生物进化论的使用自相矛盾,一些男权活动家用它来正当合理化父权秩序,呼唤生物性的回归;而另一些,如米格道主义(MGTOW:Men Going Their Own Way)则看清了现实:女人一直在利用自己的生理优势(i.e.,能生孩子)主导世界和两性关系,导致子宫崇拜和男性的可弃性 —— 所以,男性不能再做生物性的奴隶了!

v2-1e9ffa1848f72e7172bdbf6e8d2b1760_b.jpg米格道主义的世界观坐标

不过无论流派,本土男性权利运动者的发展目标是一致的:男人不应屈从于传统婚育与 “特权女权” 的重负,要勇于把握自己的权利,对女性(过度的)权力占有进行全面反扑。下面这张图可以代表一大部分人的基本盘:

1559720388280448.jpg

另外,本土群体借鉴西方男权运动词汇也发展出一套话术,我们一起来学习一下:

黑化 :“保守的未婚男青年的性道德向社会平均水平推进。”

东食西宿:“一个女孩子面临富裕丑男与贫穷帅男的求亲,她父母问她如何选择。她说,她想跟穷帅哥睡觉,跟富丑男吃饭。此故事出自东汉文献。” 指喻当代女性择偶策略。

—— 城市猎人

女本位主义(Gynocentrism):米格道主义的核心概念,意思是 “整个社会从政治、经济、文化以至于思想观念,价值观,行为以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以女人的利益和观点立场作为唯一的立足点和考量,带来的是对男性利益的损害和男性诉求的贬低。这是人类等有性生殖物种的发展出的本能之一。”

龟男(Mangina/Cuck/Simp):“由于比拼自身条件不能战胜顶层男人,为了获得交配权,只能去选择跪舔女人。 ”

—— 墨菲斯Morpheus 

红丸男:“吃了红色药丸从母体里觉醒的米格道主义者。反之则是 ‘母体男’。”

蓝丸男:“处于金字塔阶级结构的上层以女人为票仓的利益集团。”

雄性可弃置性(disposable):“由于雌性数量是族群生育率的命门所在,因此个体雄性的生育价值比人体雌性的要低得多,是生育繁衍角度的 ‘男命贱,女命贵’。”

—— 脒道長

性别内卷:两性权力不平衡,即女性霸权。

—— 益泰亨

 男权大 V:“我们的确是这么想的” 

作为一个熟读盖茨比的现代网民,我自然懂得 “no judge” 的缄默之道。试图说服彼此似乎是很没劲的一件事儿,因此我得把话筒交出来,让这帮哥哥聊聊自己究竟怎么想的。几位受访者一致认为我来自一个 “仇男” 媒体,不过还是欣然接受了我的访问。出于好奇,我还邀请他们做了个 厌女症测试

受访人:sakura,23岁,“非处不娶” 意识形态十字军


别的女孩:给自己任选几个 tag 吧(地域/年龄/学历/取向/职业等等)!

Sakura:老上海人,末流 985 商科在读大学(可能会考虑摸个文艺学博士,为了打倒欺压我们的女权非处女),取向是处女直女。

跟我们说说你们这个  “思想共同体” 的规模吧。

“非处不娶” 吧,15W+,日活 5000+;而作为其下属分支的 “非处不娶” 公众号的大约在 3000+(随缘更新的公众号不计日活)。

你们所批判的对手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给我们来个 “敌人画像” 吧。

电视剧《欢乐颂》应勤事件之后本人 “入党”,所记得的有:

① 那些在各种平台攻击我们的各路女权份子以及她们的走狗 (如刻意困难化找处女的人,使用普通人不熟悉的术语吓人的,如 “现代性” 和 “物化”,还有的就是用 “直男癌”、“吊癌”、“大清僵尸” 攻击我们的嘴臭);

② 传播并使用婚恋规训话语(米歇尔·福柯概念),他们有意无意地把非处女建构成 “必须珍惜的眼前人”,而非处不娶者砍断这些锁链是多么地困难(案列请参阅知乎用户 “何处生” 堕胎离婚案)。

③ 补充条①,还涉及一个话语权力问题(米歇尔·福柯概念),你会发现那些主张娶处女的会被围攻,然后言论会被踩下去(当然有时是官方控制声音),而那些攻击处女情结的会被抬得老高 —— 我的前辈 @城市猎人的遭遇就是个活例子,还有被删除的那期探讨婚前性行为的《奇葩说》。

主要从哪些渠道了解女权思想?

我想举个贴吧或是微博的嘴臭女权大 V,想想还是算了,浪费时间。认真地讲,远的有波伏娃和她的《第二性》,近的有朱迪斯·巴特勒的《性别麻烦》(我不知道弗吉尼亚·沃尔夫算不算女权先驱,呃,以及那帮主张翘掉全世界男性小便池的后辈们,额,还是改日探讨 “学术场” 这个概念)。

具体贯彻 “非处不娶” 这件事儿的时候,你方兄弟们遇到过什么困难?

缺乏左翼理论的大神(我们最近才在知名大学发展到懂拉康,齐泽克,布尔迪厄的同志),否则,光反现代性这一顶帽子就让我们头疼。的确,理论建设是我们目前的重中之重。

但是,无论是 “性化”(米歇尔·福柯概念),还是 “物化”(卢卡奇及法兰克福继任者)还是其他什么术语,它们都是一种手段(或者说是一种技术),需要解释器(齐泽克概念)去发挥作用。经过女权解释器的理论最终还是要作用于我们的心灵而使我们屈服。有的意志不坚定,听信女权的只言片语就放弃了自己的信仰,更甚者被非处女的眼泪一灌,什么 “爱和包容”,就神志不清了。而唯有真信者才会在撒旦的诱惑和恐吓下走完朝圣之路(当然,某知乎大 V 曾放话说:“随着时代的进步,未来某一天结婚要求处女会犯法。而我用以赛亚·伯林对两种自由的探讨驳回了他的言论,详情可参阅我那篇 1000 赞文,虽然现在看起来很幼稚。当然,退一万步讲,如果哪一天国家真的这样立法了,那我也放句狠话:“我将直播拿自家的菜刀砍下自己的头颅!”)

想知道一些细节:你们这个标准是单向还是双向?鉴别伪 “守贞女孩” 的方式有什么新进展?鉴别 “守贞男孩” 你们有什么小窍门吗?

非处不娶者们有派别之分,如提倡守贞的 @惟明心 和建议黑化的 @城市猎人。这就像议会分左右党,而党中自有一派天地。的确我们为这个吵过无数次,但就我本人的观点看,如果探讨 “怎么过” 无法达成一致,不如从逆向思维入手去探讨 “不这么过”,守贞者远离非处寻找处女,黑化者 “以性尝试的方式处于 ‘在凯鲁亚克的路上’”。提取公因子,那就是 “不和非处女白头到老”。至于验处,这块有我们的医务工作者同志,我就指出验假处女血可以靠 “银镜效应”,涉及核心机密,恕不赘述。验处男的话,之前知乎一个名叫 “三木” 的新女性社区讲过,我们非处不娶的友吧非处不嫁吧也有这种技术。不过她们吧主最近在度蜜月,如果感兴趣的话可由我代为引荐。

你们跟 “禁欲吧”、“戒色吧” 有什么定位战略上的差异吗?

有禁欲吧出身的同志,戒色吧则没太大关系。如果说战略定位的话,我们会更注重理论的探讨(容我吐槽,这戒色吧的什么鬼江湖,如果说我们应被称为 “封建遗毒” 的话,他们应该把封建毒瘤刻在棺材板上。当然,出于对消极自由的理解,我会尊重他们)。

平时会关注 LGBTQ 议题吗?

知道 “彩虹” 和 “酷儿” 以及性别建构说(不过被性别本质说击败了,233!)生活中见过不少是 T 的女装子。

你平时跟女孩儿们相处得怎么样?她们支持你的想法吗?

我可不像某些人要想方设法剥夺他人的择偶自由,你们像西方国家妖魔化苏联那样妖魔化我们,可我们又不是真如你们所描绘的那种干涉女生的私生活的 “男权反动派”。平日生活里,和女同学该吃吃该喝喝。几个关系好的女生会找我约 “狼人杀”,还有女生一直找我搓麻将(知道我牌臭,呜呜呜)。几年商科学下来,怎么相处最快乐,大家心里都明的,谁情商那么低去没事找事?当然,有中文系的女生曾和我严肃地探讨过这事,她想拿 “物化” 说服我,然后我当时刚巧读完霍耐特,于是就反驳回去了。不过这点道不同并不能阻止我们的友情,相反,她认为我是她见过的男生中 “知识水平较高的”,更愿意和我探讨理论性问题了。

“退休小姐姐识别程序” 这事儿你怎么看?

困了,也防止被你们断章取义,一句苏珊·桑塔格的 “拒绝阐释” 送给你们。

做过厌女症测试吗?厌女指数高吗?

我当然不是厌女症。

(做完测试得出较高厌女指数以后,sakura 对这个量表产生严重质疑,写了一篇《谈谈我测 ky 厌女问卷的事》)


受访人们:久菲特,知乎反女权人士 +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匿名大V


别的女孩:给自己任选几个 tag 吧(地域/年龄/学历/取向/职业等等)!

久菲特:属于目前在你们眼里最不正确的群体。学历属于知乎人均吧。 

你说你曾经是 heforshe,怎么就倒戈了呢?讲讲你曲折的心路历程吧。

久:这个我之前知乎里说过很多次了。参加女权论坛看到了女权主义者的暴戾和仇男,女权主义女友,还有就是婚姻法解释三出台的时候女权主义者的表现。

匿:因为希望的越大,失望的也就越大。以前我也是和大家一样,都希望平等,所以我支持女权主义。可是后来我发现,支持女权主义,反而离平等越来越远。就好比当初,李渊一家都是大隋朝的忠臣,可是暴君杨广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彻底失望,所以后来才会反隋。

作为极端反女权人士,你肯定收到过不少攻击,最让你念念不忘的是哪个?

久:既然打算反女权,没什么好怕的。也就是被人肉搜索攻击吧,网络时代无隐私嘛。

你有女性支持者吗?

久:怎么算是支持?自称为性别女的反女权不少啊。Woman against feminism,难道没有听说过?

匿:在知乎、微博各大网站都有不少反女权的女性,这点不止是在中国,在西方更是如此,西方自 2014 年就有成千上万女性举牌说 “我不需要女权主义”。中国人可能没有那么高调,但是,我们反女权的男性与女性一直都是相互支持。 

说几个你眼里的 “女权谎言” 吧。

久:女权有哪些不是谎言呢?女权是平权,本身就是谎言吧。

匿:比如说,在中国女权界经常流传的,首先有一大堆女权者说中国男人强奸率 22.7%,中国有 6000 万女婴被杀(虽然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哪来的)。当然,还有自 2011-2012 年就流行的关于中外婚姻法对比的文章,说在外国,女性离婚都会有终生赡养费,而且都只惩罚男性,等等。实际上当我们深入研究了一下,发现女权多年来流传的法律科普都是假的,西方国家根本没有终身赡养制度,而且也不是男性赡养女性,也可以是倒过来,更没有惩罚出轨的一方。

(编者补充:关于女婴消失这件事,之前更具体的数字是3-6千万,国家人口统计数据是来源之一,因为新生儿性别比例不正常的失调,后来有人说这是因为很多女婴生了都没有及时登记。最新的说法和数据来源可见以下维基百科截图:

1559720640780818.jpg

1559720692562612.jpg

我们想了解,你眼中的性别理想国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给我们描述描述吧。

久:无论性别规范是什么样的,男性也不该被仇视,女性(权力)不能无节制无限度地扩张,剥夺男性的利益。

匿:我认为,80 年代的男女关系,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是我眼中的性别理想国度。当时男女关系都很和谐,而在我看来,20 多年政治正确的道德绑架毁了我眼中的理想国度。 

你同意 “性别矛盾本质是阶层/阶级矛盾” 吗?

久:不同意,这完全是两码事。

匿:同意一部分。我认为性别矛盾的本质,在于境外势力对中国反对势力的资助。比如说前几年境外势力资助的是公知,而现在公知不如以前了,就在女权问题上加大资助。更何况很多专业的女权人士都承认了自己收了境外资助。

主要从哪些渠道了解女权思想?

久:太多了,我学的专业里有大量的女权内容。学术著作,新闻,网络媒体,女权主义不是我想躲就躲得掉的

匿:从女权主义者的一言一行中了解。因为了解女权思想,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女权主义者都做了些什么。

平时会关注 LGBTQ 议题吗?

久:当然会,6 月不就是骄傲月吗。

匿:以前不会,但是当我看到很多女权都打着 LGBT 等政治正确运动旗号的时候,我也慢慢关注了。

你平时跟女孩儿们相处得怎么样?她们支持你的想法吗?

久:我的恋爱经历还是比较丰富的。女孩子看重的是长相和有没有钱,还有别的,但是女权不女权你觉得你会看重么?我都结婚很多年了,夫妻感情一直不错,至少比周围人好很多。

匿:相处的不错,现实中毕竟有女权思想的人并不占多数,也不会蛮横无理。 

跟持有同样思想的弟兄们交流多吗?

久:太多了。

匿:多。

 “退休小姐姐识别程序” 这事儿你怎么看?

久:论述起来比较长,几句话说不清楚。网络时代无隐私,男性没有资源去做这些事情,但是只要男性成了女权的眼中钉,很难逃掉社会的惩罚。这个事情肯定做不起来,但是对于结婚前的相互了解是非常有帮助的。

做过厌女症测试吗?

久:我点进去看了一下,问题很多,不具有权威性,问题设置和计算方式都有很大的问题,我不屑回答。

匿:没做过,这种政治正确的测试本身就是在做之前就已经有引导性的答案了。

“红药丸” = 绝对真相?

在男权的海洋徜徉了一阵子后,我认为大体来说,这波反女权的实质是对当前盛行的婚恋观庸俗化的反击。这是资本/消费主义大举入侵私人生活领域的结果,弗洛姆早在 1956 年在《爱的艺术》里就已点透:“在一个商业化占统治地位以及把物质成功看得高于一切的文化中,事实上是没有理由对下列事实抱有吃惊的态度:人与人之间的爱情关系也遵循同控制商品和劳动力市场一样的基本原则。” 换句话说,我们这些景观社会里的碳基生命为了23分之1的染色体差异争吵不休,而如果低头看看拴在各自脚上的镣铐,会发现:“怎么这么像呢?

在同一框架下互相攻击,最后还是加强了这个框架而已。再怎么令人清醒 “红药丸”,让你看到的 “真实” 也只是框架内的视野。 

当然,以上观点也会被反对者花样喷出屎,正如反女权者为每一个反对意见预留了制式反弹。这场性别口水仗完美体现了赛博空间的悖论:“无论你说什么都有人反对” 这句话理论上正确,但现实中不接受。两方争论不是为了 “解决”,而是为了 “存在” —— 自己才是正确的一方。这时吊诡的事情就发生了:在无穷叠加的阐释、发挥、站队和情绪宣泄之后,敌人似乎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这次与男权大 V 对话就令我感觉到,大家喊话喊了半天,结果发现彼此并没在一栋楼里。他们攻击的对手,对我们来说也很陌生;我们讨论的议题,也并不在他们关心之列。

起初,我调查反女权是好奇所谓 “田园女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最后我发现这个众人痛骂的靶子已经在无数的碎片里被架空了。这场舆论战就像是一个 “回音壁巢穴”:在一个巨大的地下监狱里,人们在密密麻麻又相互隔离的巢穴里不停喊话,声波回弹形成无数回音,对某个声音极度不满的你已无从寻找源头,只能两眼一蒙地朝着对面开骂。更严重的是,往往越极端的声音越能引起注意,于是飘进信息茧房的黑匣子里的尽是些情绪炸弹。到最后,每一个从你对面走来的人都会被仇恨言论扫射,你们素不相识,但 TA 写下的每一行字都在向你竖中指。

在《红色药丸》结尾,导演说道:“只是,我不再自称女权主义者。” 经过这段时间的 “学习”,我的立场倒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我会开始试着多列一个选项:这件事儿对男人来说会怎样?他们怎么想?—— 这样的尝试并不会让我觉得男权主义者说的话多了什么道理,但让我对他们的存在本身少了一些恐惧和不解。恐惧是偏见之本,他们怎么做我管不了,至少我自己要维持好风度,免得被人指摘说歧视他们。

作为披着观念外衣的两足兽,人类只有对立的思想,没有对立的个体。我确信的是,思想是一个自由市场,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 —— 但试图掐灭其他 “多态” 的思想除外。至于哪种思想未来会被挤出这个兼容操作系统,让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