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在中华文化中浸淫了数千年的精怪,孙猴子及其同类们可能广泛拥有读写能力!

一百五十年来,关于一只永生的猴子与一台机械英文打字机的话题,吸引了很多英国人与法国人。而且他们还总是想把《莎士比亚全集》的写作归结为猴子的行为 —— 就像1860年英国著名的博物学者托马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1825-1895)之问: “猴子可以在打字机上敲打出《莎士比亚全集》么?

后来又有法国数学家埃米尔·博雷尔(Émile Borel)在1909年、英国物理学家艾丁顿爵士(Sir Arthur Stanley Eddington)在1929年重复了这个命题。按照赫胥黎自己的回复,他假想如果有足够多的时间,总有一些猴子能创造出莎士比亚的戏剧、柏拉图的对话录以及亚当·斯密的经济学著作。

猴子精确地通过键盘敲打出一部完整的作品(比如说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在宇宙的生命周期中发生的概率也是极其低的,但并不是零。

70-80年代大陆机关单位使用比较多的中文打字机,但当时人们更多使用手写。

林语堂在50年代发明的 明快打字机 ,使用英文打字机键盘打中文!

林氏明快打字机内部结构赏析。

林氏明快打字机使用 Qwerty 键盘,应该是最早的中文输入法。

有意思的是,老赫胥黎与猴子的渊源不止这一桩:因为他是当时刚刚发表不久的进化论的坚决拥护者,有 “达尔文的斗犬” (Darwin's Bulldog)之谓,并因而曾在辩论时遭遇牛津主教威伯福斯的污蔑。主教诘问道,赫胥黎究竟是祖父还是祖母是从猴子变来的。类似的说法也被渲染到达尔文的身上 —— 把达尔文的脑袋搁在了猴子的身体上,为这个写下了《物种起源》的煌煌巨著的人其实是只猴子 —— “达尔文猴”!

达尔文猴顾影自怜。

斗犬之孙赫胥黎写的 《众妙之门》 ,告诉大家即便是嗑药之后也比猴子能写。

《猿人星球》里的猿肯,藤子不二雄笔下家畜主宰的星球上吃人是合法的,这些智能生物当然有其语言和书写系统。

把赫胥黎口中的猴子和他的敌人们的猴子联系在一起看,于是我们的焦点就会变成:猴子到底能不能写出《物种起源》、以及莎士比亚、柏拉图、亚当·斯密的全集 …… 但不管是在进化论还是概率论,这里首先还要回答一个问题作为它的前提,猴子会不会使用打字机,或者说它们有没有读写的能力?

作家 W . 豪夫(Wilhelm Hauff,1802-1827)笔下 “奇怪的英国青年” :一个陌生的老绅士来到这个小城,小城的贵族阶层常来抱怨他不加入当地的上层社会各种派对等社交。老绅士遂秘密从马戏团里买下了一头林奈氏猿(Homo Troglodytes Linnaei),穿上人类的衣帽,勒紧领带,训练了它很久之后,带它进入了当地的上层社会,号称这是他的侄儿。猴子常常会表现出粗野的举动,但当地人却以为这是英国范儿。这只被勒紧了领带的猴子要装扮贵族出入上流社会,读和写还是需要会一点的。图为大英威廉王子及其 “猴子” 乔治。

R . L .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1850-1894)的化身博士,亨利·杰基尔的恶念化身爱德华·海德先生,在杰基尔的挚友厄塔森律师第一次正面端详时,感觉是: “这个人实在不像有人性,好象有种人猿似的东西在里面。” 而忠心耿耿的管家浦尔也并不知悉主人的秘密,他作证说目睹了海德先生: “我看到那个戴假面的家伙,像猴子一样从药品堆里跳出来,逃进了房间。” 这只大猴子也热爱读书还能开药方。

在欧洲的背景下讨论这个问题不免有点吃力。在中文语境中,这可以得到一个充分肯定的回答:我们的祖先拥有世界上几乎是最伟大的猴子孙悟空。作为在中华文化中浸淫了数千年的精怪,孙猴子及其同类们可能广泛拥有读写能力。

在历史上,真正的释玄奘生活的年代,曾经出现了一部匿名的小说,污蔑唐初著名书法家欧阳询乃是猿猴的种,略谓他名义上的父亲欧阳纥与妻子一起经过广西一带山区时,他美貌的妻子被白猿精劫走了;后来尽管他把妻子救回来,但她已经怀孕了不久就生孩子了云云。小说中记录了那只差点就飞升成仙的白猿 “所居常读木简,字若符篆,了不可识。已,则置石蹬下。” 意思是说,猿猴练成的精怪是可以读那些古文字乃至天书的。

白猿经常成为人类欲望的投射。

孙悟空作为这一类中的王者,当然更加厉害得多。须知,他是一个特殊的硅基生命体,从石头里生下来;早在获得自己的名姓之前,他就迅速适应了地球环境,混在一群碳基生物中和光同尘,却同时有自知之明。正如他后来到龙宫取兵器冥府勾生死时自称是 “天生圣人” :对于这颗罕少的花岗岩脑袋来说,因为拥有 “矿石记忆” (参见 U .埃柯《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一书的界定)即最古老兼当代最新的文明介质,断文识字不在话下,泼墨挥毫不学而能。

硅,在计算机 CPU 的制造和降温上是重要的角色。但你不要以为硅谷真的产硅,那只产 Geeks 和 Nerds !

所以,当孙悟空还是只小石猴的时候,他纵身钻过花菓山上的瀑布,读出石碣上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那十个大字。

《西游记》此处写得明明白白,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是用楷书写的!以唐僧取经的时间轴而论,彼一时约是在春秋中期,孔老的年代,南瞻部洲还在流行金文大篆。

此后,包括大闹天宫时,孙悟空读写的能力始终没有落下,所以当他之后自以为来到天边,结果是到了如来佛的手掌心上时,他才会很自然地 “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变,变作一管浓墨双毫笔,在那中间柱子上写一行大字云: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相信有文化的中国人,但凡以前也曾在各种景点留过墨宝 “到此一游” 甚至还 “唱过歌” 的,一定能理解那种不吐不快、不写不得劲儿的一时技(nèi)痒(jí)吧。

这几年 “到此一游” 最著名的 签名例 ;1632年日本的森本一房在吴哥窟的涂鸦留存到今日,是个趣事。

整部《西游记》,孙悟空的旅行上天入地,到过那么多隐幽之境;甚至,他曾不止一次造访过不同品类的妖精肚子,(铁扇)公主的、蟒精的,但手心里却只去过一次,那几乎也是唯一的一次,孙悟空变出笔来,亲自书写了一通。

对嫂嫂不能随便用毛笔的。

此前,冥府勾生死簿时用的是判官饱掭了浓墨捧上的笔;花菓山那杆写着 “齐天大圣” 四个字的旌旗是吩咐四健将写的;在与三只眼的二郎神耍神通的那一场变化比赛中,悟空用尾巴变出根旗竿,上面没旗没字,然后就输了。

Google 之前做的纪念万氏兄弟的 Doodle 上,中间一个是孙变的庙,尾巴将做旗杆。

孙悟空的尾巴似乎就和他的读写能力一样,时常隐藏起来。

贝吉塔的尾巴缠在腰上,战斗民族读写能力又如何?

其后,在取经路上:孙悟空曾骗过金角、银角家的小妖,把紫金葫芦和玉净瓶用装天宝贝忽悠过来之后,曾变出个铜钱让小妖去买纸写合同以免翻悔;可小妖道: “此间又无笔墨,写甚文书?我与你赌个咒罢。” 悟空于是顺坡下猴。

他也曾在狮驼岭唬小妖,径直掏出一块铭牌,但那上面 “总钻风” 的 “三个真字” 是一次成形变出来,却不是书写上去的;稍后他吓唬老妖, “妖怪,你洞里若有纸笔,取出来,与你立个合同。自今日起,就砍到明年,我也不与你当真!” 可也不过只是说说而已,不当真。

后来,孙悟空又在陷空山无底洞棒打鸳鸯欺负李靖之女哪咤之妹金鼻小白鼠一节中,备了状纸去天庭告状,有一百五十字的状文如下: “告状人孙悟空,年甲在牒,系东土唐朝西天取经僧唐三藏徒弟。告为假妖摄陷人口事。今有托塔天王李靖同男哪咤太子,闺门不谨,走出亲女,在下方陷空山无底洞变化妖邪,迷害人命无数。今将吾师摄陷曲邃之所,渺无寻处。若不状告,切思伊父子不仁,故纵女氏成精害众。伏乞怜准,行拘至案,收邪救师,明正其罪,深为恩便。有此上告。”

六小龄童老师的字 挺不错 的,肯定好过干读书不上进的郑渊洁老师。

这似乎是有据可考《西游记》中孙悟空最冗长的作品了,但此处却只以念给八戒听的方式记了一通 —— 悟能看起来似乎不认字? —— 并不交代孙悟空如何在小白鼠的窝里找到了纸墨写下了状子, “这个泼皮” 颇可能是故伎重施,直接把字纸变出来了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