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大会党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国民开设私人小型啤酒厂,这一新规无疑会极大刺激尼泊尔的精酿啤酒产业蓬勃发展。

去年1月的时候,我在纽约的一家美国登山俱乐部举办的晚宴上喝多了。那个活动是由莱茵霍尔德·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他是第一个无氧自由攀登珠峰的人,去年还曾成功登顶埃尔卡皮坦山。

在当晚的拍卖环节中,我买了一趟去尼泊尔的两周徒步旅行服务,我妻子埃论将跟我一起上路。

然而2015年可不是到尼泊尔旅游的合适时机。四月份,尼泊尔发生了7.5级地震,超过一万人遇难,并有大量佛教和印度教庙宇惨遭破坏。而尼泊尔政府与相邻的印度政府因为领土争端问题始终未能达成一致,也就此阻塞了通往灾区的生命线,使得当地出现极为严重的燃料短缺问题。城市里的加油站外排起几公里长的队伍,而我们的返程飞机也不得不绕道印度北部城市勒克瑙以补充燃料。

不过往好处想,这样一来,不但加德满都的酒店客房变得非常充裕,这座城市拥堵街道也变得安静异常了。而且,尽管有不少庙宇都在地震中倒塌了,但毕竟留下的圣殿还有上千座,也足够满足我对这个佛教圣地的好奇心了。

此外,我还对去年听说的另一件有关尼泊尔的事产生了浓厚兴趣:据说尼泊尔大会党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国民开设私人小型啤酒厂 —— 在此之前,酿酒商被要求只有在拥有3万平米土地的条件下才能开设酒厂,所以这一新规无疑会极大刺激尼泊尔精酿啤酒产业的发展。

尼泊尔的第一家精酿啤酒商叫做 “夏尔巴人精酿”(Sherpa Brewery),就位于加德满都南部靠近尼印边界的奇旺地区,建立于2014年。我在亚洲越野公司(也就是为我们这次为期五天的安纳普尔纳峰环线远足提供服务的探险公司)的餐馆里,尝到了夏尔巴人精酿品牌下的唯一一种产品:昆布库尔施(Khumbu Kolsch)。

这是一款最早源于德国科隆的淡啤,比较符合此前尼泊尔的啤酒消费传统 —— 之前,只有嘉士伯旗下的一家啤酒公司为全尼泊尔生产着同样类型的德式淡啤酒。“昆布库尔施” 得名于珠穆朗玛峰半坡上著名的冰川,每罐半升容量,味道微辣,口感很轻。

除此之外,我们还在亚洲越野公司的介绍下,与一位叫阿比什克·什雷斯塔(Abhishek Shrestha)的尼泊尔精酿啤酒先驱共进晚餐。他是 “雪人蒸馏公司”(Yeti Distilling Company)的老板,打算于2017年在加德满都和博卡拉之间的地方开办一家雪人精酿酒厂。眼下,这家公司的主打产品名为 “老杜尔巴” (Old Durbar),是一款尼泊尔出产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取名自世界最高峰上的一块高地;另外值得一提的是,Yeti 的名字就是来自尼泊尔语中的 “喜马拉雅雪人”。

阿比什克曾在苏格兰赫瑞瓦特大学学习酿酒。据他介绍,随着尼泊尔政府开放私人酿酒,他正计划建造一家占地300平米、容量八百公升的酿酒厂,还计划在酒厂里开设一间容纳120个座位的餐厅。他相信随着新规的发布,尼泊尔精酿啤酒的销量将每年上涨15个百分点。

阿比什克介绍说:“现在,很多人都在忙着获取酿酒执照;不过眼下的问题是,政府还没有就新规宣布更为详细的细节。” 他的计划是:首先推出一款德式小麦啤酒,然后则是美式窖藏啤酒和一些淡啤。

在随后的旅程中,我们很自然地带上了几瓶夏尔巴人啤酒。我们从博卡拉附近的南亚普开始,爬了150多米的高度后不得不停下来休息;第二天向着戈瑞帕尼进发,途径一段3300节台阶的陡峭石梯,垂直高度1219米。最终,我们在那里看到了安纳普尔纳南峰、道拉吉利峰、鱼尾峰、以及安纳普尔纳一二号山脉所组成的壮美远景。之后,我们在塔拉帕里和甘杜克分别过了一夜,然后在第五天返回南亚普。

这一趟徒步中,我们所到达的最高海拔是3352米 —— 在这个高度,夏尔巴人啤酒似乎变得异常好喝了。最终,我们满心欢喜地回到了加德满都,在这里又呆了4天后准备返回美国。不过此时我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尼泊尔的旅行了,因为无疑到那个时候,会有更多、更美味的精酿啤酒等着我。

 

更多关于精酿啤酒:

我学了学怎么自己在家酿啤酒

大厨小吃 | 就-得-喝:西瓜精酿啤酒

大厨小吃 | 就-得-喝:日本精酿啤酒

 

更多关于尼泊尔:

在尼泊尔的神庙里与往生者相处一月

VICE 旅行指南 | 大地震后的尼泊尔年轻人

尼泊尔的活女神们

尼泊尔的五个夜晚:一个加拿大背包客的求生之旅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