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人应该可以从动物王国里学到点什么。

如果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情人节就是卡片制作公司和巧克力生产商在敲竹杠,我很抱歉,我是帮不了你了。我有一个非常坚定的信念:人类这个物种早就已经把爱情和亲切感给 消灭了。(知道你要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先回答一下:那就发生在贾斯汀·提姆布莱克把布兰妮甩了和 Tinder 被发明出来了这两件事中间的某个时候。)如果你想找点让你感觉舒心的浪漫故事,你最好还是去动物王国里找吧。

动物们不会把袜子丢的满地都是,它们也不会买便宜的花,而且它们绝对不会用 “真希望老子在别的地方” 的眼神看着你。如果你和动物园管理员聊过天,了解过他们是如何帮助他们的被监护人 构建以及增进情爱关系的,你就会知道,动物之间的爱情是如此深刻,连人类都经常能被感动。

嚯!动物们有这么多的爱情可以给予,有时候甚至连没有生命的物品都会被它们爱上呢。所以,如果你担心你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不爱你,你对照一下就明白了:这些只有丁点模糊爱意的人类,根本比不上真正的爱情标杆保持者 —— 我们披着毛皮和羽毛的朋友们。

本着情人节的精神,让我们来看一些动物情侣的故事。这些故事告诉我们:罗曼司还没死。

大白鹅托马斯和他的多元恋 “三鹅行”

1520582709359273.jpeg托马斯和他的天鹅情人之一以及他们的孩子们 图片来源:威林顿鸟类康复信托基金会,Facebook

二月份的时候,全世界为托马斯的死亡哀悼,这是一只40岁的大白鹅,来自新西兰威林顿鸟类康复信托基金会。托马斯是鹅中名流,他当年一举成名是因为和一只叫做亨利的黑天鹅进入了一段关系。这对快乐的跨种情侣在一起生活了20年,而随后,一只名叫汉丽埃塔的雌天鹅摇摇摆摆闯进画面,夺走了亨利的心。

然而事情并不只是这么简单 —— 尽管汉丽埃塔和亨利开始筑巢了,托马斯却没有离开。实际上,他还帮忙抚养了汉丽埃塔和亨利的天鹅后代,在至少68只小天鹅的面前充当父亲的角色。令当地观鸟人喜出望外的是,他们经常能发现这组 “三鹅行”(按照多元恋人类对三人情侣关系的称呼)在怀马努环礁湖畔和他们的孩子们一起散步。

不幸的是,亨利在30岁的时候死了。随后汉丽埃塔甩了托马斯,投奔另一个伙伴去了,失去了初恋的托马斯唯有独自哀悼。托马斯年纪大了,患上白内障,最终失去了视力,但他依然是威灵顿鸟类康复基金会备受爱戴的居民,直至死亡。

康复中心负责照料托马斯的员工在 Facebook 上写道:“托马斯,谢谢你证明生活不会随着视力消失。多亏你给我们带来灵感,我们才能把工作完成得更好,并为这里的动物们做出成就。”

死于心碎的女同性恋北极熊桑佳

为了北极熊的繁衍,圣地亚哥海洋世界把他们21岁的北极熊雪花转移到了匹兹堡动物园及 PPG 水族馆,然而他们没有料到的是,此举导致了他们仅剩的另一只北极熊桑佳的死亡。

他们是这么说的,但任何稍微对女同性恋有所了解的人都立刻能看出来,这事背后另有原委。原来,雪花和桑佳是一对彼此都做出了承诺的情侣。说到底,她们已经一起生活、一起吃肉二十年了,访客们都很熟悉她们在池中嬉戏时滑稽的举止。(人们甚至写出请愿书,呼吁海洋世界不要把这两个 “最好的朋友” 分开。)

可是,圣地亚哥海洋世界依然按照他们自己的打算,运走了雪花。接下来,桑佳开始显示出健康状况不佳的症状,她无精打采,没有食欲,《洛杉矶时报》对此的描述是 “轻度的、原因不明的病症”。又过了两个月,她死了。

善待动物组织的副主席特雷西·瑞曼告诉《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桑佳死于心碎。为了制造出更多倒霉的北极熊,圣地亚哥海洋世界把雪花运到了圣彼得堡动物园,桑佳就这样失去了她二十年的伴侣,她做了任何人在失去所有希望时都会做的事:她放弃了。”

圣地亚哥海洋世界已否认桑佳死于心碎。

鲣鸟奈吉奥和他的雕塑情人

这里还有一个毛茸茸的爱情故事,同样是本月在新西兰,我们失去了奈吉奥 —— 他是一只澳洲鲣鸟,而他爱上了一尊坚实的鲣鸟雕塑。在此之前,当地的自然保护协会人员置办了一堆假鸟,希望引诱鲣鸟们去一个还不是他们栖息地的海岛,在那儿繁衍后代。在此过程中,只有奈吉奥听从了罗曼司的召唤。

2013年,奈吉奥来到玛娜岛,他在海岸上看到八十只假鲣鸟,并立即开始对其中一只展开追求。他为她梳理羽毛,为她筑了一座巢,甚至跟她说话。后来,三只活鲣鸟也来到了这座岛上,然而奈吉奥依然对他这位静默的伙伴忠心不二。最后,保护协会的巡逻队员克里斯·贝尔在岛上发现了奈吉奥的尸体 —— 躺在他收养的雕塑家族成员中间。“奈吉奥对这个群体非常忠诚,” 贝尔说。

然而即便在他死后,奈吉奥竟然还由于他生前选择配偶的事而遭到公开羞辱。一个 Twitter 用户说:“就算雕塑鸟也不是非爱你不可啊,奈吉奥,不要追求一只对你没兴趣的鸟。” 而另一个 Twitter 用户回应道:“这大概是史上最恶劣的一条推文吧,真行。”

无论你是否认为在一只澳洲鲣鸟和一只复制品雕塑之间可以真正存在一段双方认可的关系,你自己想想:上一次有人问都不问就主动为你顺毛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企鹅葡萄君和他的动漫女友

1520583219338969.jpg图片来源

2017年,洪堡企鹅葡萄君成为了日本东武动物园的名流,因为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块动漫人物硬纸板。她就是 Hululu,一只拟人化的企鹅,她是在葡萄君被他现实中的雌伙伴甩了以后来到他的地盘的。虽然 Hululu 来这儿只是为了宣传日本动漫作品《兽娘动物园》,但是葡萄君陷入了恋爱。

葡萄君和前任分手后一连几周萎靡不振,然而见到 Hululu 以后,他立刻就恢复了。他甚至开始在 Hululu 身边做出典型的求偶行为,动不动就对着这块硬纸板张开翅膀。后来有次刮台风,动物园管理员怕 Hululu 被风吹跑就把她移走了,结果葡萄君就抑郁了,工作人员于是尽快又把 Hululu 放了回来。

动物园的访客们纷纷来到洪堡企鹅区,他们拍葡萄君的照片,看他如何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的硬纸板女朋友。甚至还有人为这一对伴侣创作了粉丝艺术作品。

硬纸板的爱情是永恒的,可悲伤的是,洪堡企鹅并不能长生不老。去年十月,东武动物园宣布葡萄君去世,享年二十岁。动物园在 Twitter 上发言道:“我们向每一个支持他到今天的人致谢,还有 Hululu,谢谢你照看他到最后一天。”

1970年代的女同性恋海鸥

1520583409959655.jpeg图片来源:Public Domain Pictures

1977年,科学家莫莉和乔治·亨特发表了一篇突破性的 研究报告,第一次向全世界介绍了动物界同性恋的概念。他们在加利福尼亚海岸边的一个小岛上注意到有一对雌海鸥情侣正在筑巢时恍然大悟:这对海鸥是在一起养孩子的,而且她们不是唯一一对这样做的海鸥。

经过更深入的调查,他们了解到,这个岛上14%的海鸥情侣都是雌性单偶制同性组合,而且许多雌海鸥情侣都在一起养孩子。(雌海鸥会去和雄海鸥交配,然后回来和她们的同性伴侣一起抚养小海鸥。)

1520583535485314.jpg图片来源

不幸的是,当时是70年代,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女同性恋海鸥的存在。保守派政客试图撤回他们对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还有一个公民组织 宣称:“和西岸那些个没有上帝的海鸥不同,纽约城五个行政区的海鸥100%是异性恋。”

然而公愤也未能阻止科学家指出:女同性恋海鸥可不是什么昙花一现的特例。他们观察到的那一对完全能够保持对彼此忠诚的关系,还能一起抚养她们自己的孩子。几十年后,乔治·亨特告诉《石英》杂志:“雌海鸥组合年复一年长厢厮守,她们完全能够把后代从卵培育成鸥。这令极右翼分子苦恼不堪。”

Translated by: 山川柽柳

编辑: 小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