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韩国举办奥运会是在1988年,那年朝鲜政府告诉本国人民当年的奥运会是在东京举办的。这一次,朝鲜终于选择派代表团参赛。

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中,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向朝鲜人民和全世界展现出他恩威并施的一面。这份新年贺词译成英文后长达5000多字,而贺词的前四分之三部分,依然是雷打不动的强国言论:我们有核武器,你们看着办,让我们继续努力发展国民经济。但接下来的内容,却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转变。

金正恩说道:“在新年,我国人民将隆重庆祝建国70周年,南朝鲜将举办冬季奥运会,所以这是对北方和南方来说都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

在贺词中,他还以 “全民族” 称呼朝鲜和韩国,并且 “衷心祝愿奥运会圆满成功”。

说它出人意料,不仅是因为贺词中涉及韩国的内容,以及最近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更因为这与30年前韩国举办奥运会时朝鲜的反应大相径庭。

1988年的夏季奥运会是在韩国首尔举办的。对于韩国来说,不管是从政治上还是心理上,这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彼时的韩国刚刚在1987年进行了这个国家的首次民主选举,而奥运会正是韩国向国际社会展示其经济实力与全球影响力的大好机遇。不管在当时还是今天,获取奥运会举办权都激发了韩国民众强烈的自豪感。就在两年前,韩国电视剧《请回答1988》打破记录,成为韩国电视史上评分最高的电视剧,这个成绩一直保持至今,而这部高分佳剧正是以当年的首尔奥运会作为历史背景。

1988年的首尔奥运会也有着重大政治意义。在此之前的两届夏季奥运会,即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和1986年的洛杉矶奥运会,都沦为了冷战的战场:莫斯科奥运会遭到以美国为首的66国联合抵制,作为回应,苏联则联合东欧各国抵制洛杉矶奥运会。但在1988年的首尔奥运会上,双方诸国基本全部参赛,这也是十余年来美苏两大阵营首次同台竞技。这次奥运会的成功,也为韩国和中国、苏联的外交关系正常化铺平了道路,而在此之前,韩国和中苏一直都是区域上和意识形态上的敌人。首尔奥运会仅遭到朝鲜和古巴两国的抵制。

1518111180841234.jpeg首尔奥运会海报。图片来源:creative commons

朝鲜原本是想和韩国 “联合举办” 首尔奥运会,但这个联合举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朝鲜要求奥运会赛事必须在平壤和首尔之间五五平分,且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必须在两地同时举行。朝鲜的合办要求遭到韩国拒绝。为了报复韩国,阻挠奥运会正常举办,朝鲜在1987年炸毁一架韩国民航班机,最终造成115名韩国市民丧生。

当然,金正恩对此毫无印象,因为1988年首尔奥运会举办时,他还只有四岁。而现年29岁、现居首尔的脱北者的朴义胜(Park Ui-sung,音译)对此也毫无印象,但他不记得首尔奥运会并不只是因为他当时年纪小,而是有一个更为重要原因:朝鲜政府告诉他们1988年奥运会的举办地是在东京。

如今已经是 Nknews.org “对话朝鲜人”(Ask a North Korean)专栏撰稿人的朴义胜回忆说:“政府告诉我们韩国特别穷。一个贫穷的国家没有能力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大型活动。即便人们听说了首尔奥运会,他们也不会相信。” 

这一招宣传策略的高明之处在于它很有可信度,因为长久以来,韩国确实比不上朝鲜。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两国并未签署和平协定,所以理论上两国始终处在交战状态。自此以后,两国开始在国力发展上相互竞争。而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朝鲜一直处于优势。朝鲜在经济与军事实力上更胜一筹,而且朝鲜政府向每一位国民都提供食物、住房和衣物。最讽刺的是,还有中国人曾经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偷渡到朝鲜。

但到了1980年,形势发生了逆转。韩国迅速走向工业化,并且开始吸收大量的外国投资。如此一来,韩国不仅迎头赶上朝鲜,更把它远远甩到了身后。但当时的朝鲜人民对此根本一无所知。

在这种封闭的环境下,幼年的朴义胜不可能质疑1988年 “东京奥运会” 的真实性。整个朝鲜半岛在1905年至1945年间都是日本的殖民地,而且日本一直都是响当当的世界强国。所以把日本替换为1988年的奥运会东道主,可谓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但是不管政府如何苦心宣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流言开始渗透进这个封闭的国家,而对朴义胜来说,醒悟的时刻始于高中。

 “那时我开始接收到韩国放送公社(韩国国家公共电视与广播电台)的信号,于是我看了大概半年的韩国电视节目,然后我意识到我必须离开这里,寻找真相。” 

令他对这个国家产生怀疑的不仅是韩国的电视节目,来自生活中的其他细枝末节也开始印证他的猜想。 “我在一部中国电视剧中看到了韩国大米,而且大米的包装袋非常高级。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深思,我觉得如果不赶紧离开,我就要永远被困在这里了。”

朴义胜随后考上了大学,借此逃避漫长的强制兵役(朝鲜的大学生只需要服三年兵役,但普通人必须要服十年兵役)。在大学期间,他拿到了一份军事地图,并在地图上看到了88奥林匹克公路。这条贯穿首尔中心的八车道公路,正是为了迎接1988年奥运会而建。

 “我去历年奥运会列表上找过1988年奥运会,但我找不到。我对体育很感兴趣,所以我在体育报纸和杂志上也找了一遍,上面说1988年奥运会是在东京举办的,但我不相信。” 随后他才得知真正在1988年举办奥运会的是首尔。这时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背叛 —— 在此之前,他早就确定了这个国家充满了谎言 —— 也不是愤怒或者嫉妒,而是自豪。

 “得知是韩国举办了奥运会让我很震撼,我很高兴我们的同胞能够举办如此盛大的国际性赛事。”

听上去或许很奇怪,但他在表述时的措辞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朴义胜在说这话时用的是 “동족의 나라” 这个词,意为 “同源国家”,由此可见南北朝鲜人民都有着一种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而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中,金正恩也用到类似的表达方式,他说:“我们作为血脉相连的同族,共同庆祝同族的喜事并互相帮助,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虽然朝鲜政府历来坚定不移地嫉恨韩国的一切成就,但我采访过的许多脱北者都表示,很多朝鲜人并不是这种想法,尤其是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外部信息流入国内,当出现类似韩国举办奥运会这种新闻时,不管政府如何抵制,占上风的依然是南北朝鲜人民共有的一种民族自豪感。

 “从政治层面讲,看到敌对国家获得这么多成就,对于政府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朴义胜说,“但是民众不在乎,虽然这是韩国出风头,但朝鲜民众依然觉得骄傲,因为朝鲜人正在占据国际舞台。”

那么让我们再把目光放到距离开幕仅有不到一个月时间的平昌冬奥会。朴义胜表示,在朝鲜人看来,冬奥会并没有夏季奥运会那么重要(当然大部分体育迷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朝鲜民众的民族自豪感依然不减。朴义胜很希望看到朝鲜运动员出现在冬奥会上,而且他认为大部分朝鲜人民也是这么想的。今年1月9日,朝鲜和韩国开启了两年来的首次对面会谈,并就朝鲜代表团参加冬奥会一事进行详细讨论。面对朝鲜此次主动破冰,有些人看到了一个外交机会,有些人认为这不过又是朝鲜为逃避制裁而故技重施。但朴义胜有他自己的想法。

 “我希望朝鲜能参加冬奥会。因为这是改善南北关系的一个大好机会。而且对朝鲜的制裁,就是对我父母和家人的制裁。”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朴义胜的希望就要成为现实。在本周二的会议结束后,两国官员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确认朝鲜将派运动员和拉拉队参加平昌冬奥会。现在体育迷们面临的只有一个问题:如果朝鲜和韩国进行对决,他们要为哪一方加油?

 “是我的话我还是会为朝鲜加油,但具体还得看情况而定,” 朴义胜的脸上闪过一丝坏笑,“有时我更喜欢给弱队加油。”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陈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