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热映的《水形物语》让观众们都接受了鱼男的魅力,然而在从前,整个海怪色情片流派都是一个神秘德国男人通过私人定制一手创立的。

注意:本文包含对成人内容的直接讨论,在往下看之前,确保你认为自己应该阅读。

在各类色情影片当中,有一个颇为费解的流派:一个男演员穿着流水线制造的海怪戏服,满身黏液和鳞片,他的搭档女演员们在一旁惊恐万状。

这种显然是服务于小众癖好的影片目前在各个网站上加起来已经有超过一百个,制作团队也有很多家,但每一个影片里的演员穿的戏服其实都来自同一个工厂:伊利诺伊州的扎高恩工作室(Zagone Studios)。小众性癖影片不是由传统的成人娱乐工作室制作的,而是属于家庭手工业 —— 影片都是受粉丝私人委托拍摄的。这些由消费者指导的小黄片经常包含恋足、伪乱伦、坐脸、女王调教以及其他一些喜闻乐见的性癖题材。但是 “海怪” 系列最特别的地方在于,这个流派的所有作品都是受同一个赞助人委托拍摄的。

掌掴婊子工作室(Bitch Slap Studios)的联合创始人古达(Guda)*向我解释道,“就只有这么一个德国男人”,这个神秘人物 “不知道已经花了多少钱”,赞助了很可能所有已知的海怪色情影片的制作。

我们无法确认是不是只有这一个人在生产海怪色情影片,但我们至少可以肯定,此类影片中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他花钱做的。然而这位 “超级粉” 具体定制了多少部电影就很难说了,因为有些按私人要求打造的作品从来就没有公开发行,还有一些你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

色情电影工作室 “科丽·契斯私人定制”(Cory Chase Customs)的创始人科丽·契斯 —— 美国总统候选人、德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曾在 Twitter 上给契斯的片子点赞 —— 表示,这些年来她已经为 “超级粉” 制作了大约二十多部电影。而同样做制片人、导演和演员的古达自2009年开始已经为 “超级粉” 制作了大约六十部电影。古达还告诉我,他有一个同事,那人跟 “超级粉” 合作的时间甚至更久,但是古达也说不准 “超级粉” 具体做了多少年电影,弄出了多少部片子。 

只要预先支付100美元到1万5千美元现金,再提供一点关于喜好和想法之类的说明,私人定制色情电影工作室会就为性癖爱好者拍出任何他们想看的东西(想象一下奸尸色情影片)。神秘的 “超级粉” 会给像古达这样的制片人寄送剧本,详细说明他想看怪兽怎么操,外加想看扎高恩工作室的哪些戏服。

我发邮件给扎高恩工作室,问他们知不知道他们的戏服已经成了某一个流派的性癖电影的标志,他们的销售与市场团队回复我说,“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海洋生物戏服被用在了色情电影里。我们希望演员们觉得这些戏服很舒适也很好穿,并希望观众们喜欢我们戏服的艺术美感。” 

我想要直接和神秘的 “超级粉” 对话,想了解怪兽性爱这个设定到底哪儿这么吸引他,所以我请一些跟他合作过的工作室帮我向他传达了采访请求。不幸的是(但也许可以理解),他拒绝谈论这些电影以及他对影片里这些场景的兴趣所在,而我找到的所有制片人也都没有和 “超级粉” 讨论过他为什么觉得海怪场景如此诱人。他只是会寄来拍摄要求,以及戏服(如果工作室还没有的话),必要的时候再用邮件发一份声明。

不过,掌掴婊子工作室给我看了他寄来的要求,是为了最近的一部一小时长的海怪影片写的,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他的一些想法。说明里写着,“我只想要好好张开腿的、常规的传教士姿势,不要任何花式变种。就这一个姿势,从各个角度多拍一些。画面里需要包含女孩和怪兽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是女孩、局部是怪兽,但绝对不可以大部分是怪兽、局部是女孩。” 他好不容易才说明白他希望女孩在整部影片中保持全裸,他想要看到尽量多的躯干部分,但他必须一直能看到她的脸。他同意演员们假操,一个演员可以只是蹭蹭另一个演员。但是如果画面中出现鸡巴,他希望制片团队给它绑上怪兽外形的假阳具,比如 “恶龙”(Bad Dragon)卖的那些。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似乎是看到女人对怪兽做出反应。 

最终,每个工作室的出品差别非常大,尤其是在对怪兽的演绎上。我在 “美妙热望电影公司”(Peachy Keen Films)的一个发布平台上找到了三十多部海怪电影,在他们制作的《来自天上的饥渴怪兽》(The Horny Monster from Beyond, 2014)里,怪兽的角色被塑造得特别夸张,他一边把手臂挥舞成波浪,一边发出 “呐!呐!” 的尖叫。

古达的表演则比较严肃,他会低吼,还会发出威胁。像在《海怪抓住我》(Sea Monster Got Me,2017)或者《深渊以外》(Out of the Abyss,2017)里那样。契斯自己也经常扮演怪兽,她戴着一个荧光绿的假鸡巴,在《沼泽地怪兽与美女》(Swamp Monster vs the Beauty,2014)里操了爱丽·蕊(Alli Rae),在《沼泽地怪兽攻击》(Swamp Monster Attacks,2016)里操了米兰妮·黑克斯(Melanie Hicks)。

而电影工作室 “克里斯的角落”(Chris’ Corner)就让一个男演员露出了他的真人粉红鸡巴,在《怪兽强奸》(A Monster Rape,2016)里,他在怪兽戏服底下通过他的黑裤衩拔屌而出。这是我能找到的 “克里斯的角落” 出品的唯一一部怪兽影片,但他们的存档不一定是可搜索的。契斯在拍这类电影时几乎总会戴上假阳具进行插入,而古达和其他大部分演员只会假操,蹭蹭了事。 

“超级粉丝” 似乎比较不喜欢夸张的表演,“我想要恐怖的感觉,同时不可以有任何傻乎乎的或者可笑的怪兽动作”,他在同一份订单里写着。在简略版的场景细节说明里,明确提出的要求包括怪兽会低沉咆哮,还会嘶嘶耳语,以及女演员 “被吓坏了,因此哭泣,乞求,挣扎,等等。她恨透了自己的处境,并将这种感情表现了出来,但是由于害怕,她让怪兽想怎么对待她就怎么对待她。她看上去明显充满惊愕、惶恐和畏惧......怪兽利用她的恐惧做了它想做的事!”

我们不知道海怪流派背后的这位顾客有着怎样的动机,但我就怪兽性癖采访的所有制片人都表示他们喜欢这个流派 —— 怪兽系列还包括女巫和吸血鬼性爱,那种片子有更多消费者 —— 他们怀疑顾客们的欲望是这样产生的:他们在青春期的时候看了一部恐怖电影,从此他们的脑袋里就多了一条线路。以这位 “超级粉” 为例,他当时大概看见一个野兽挟持了一个美丽的女人,这女人起初感觉很害怕,但屈服于野兽浑身动物的力量 —— 可能来自吸血鬼,金刚,或者《黑湖妖谭》(Black Lagoon)里的那个生物 —— 这或许就是他在性格形成期的情欲体验。由于这些生物还有这些电影都充满了性欲,青少年在直觉上很受触动,理论上来说,野兽与情欲的连接在这时就被印入了他们的大脑,并成为他们将来生命中的一个能够引起强烈性兴奋的事物。

对于这种宽泛的推理解释,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性癖心理学专家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表示同意。他告诉我,“大多数对于性欲倒错的起源和性癖的研究表明,它们的确源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孩子把某样具有性意味的东西和某样通常不具有性意味的东西联系了起来。” 

但无论是什么东西驱使着这位 “超级粉” 多年的嗜好,他都不太可能让这个分支流派永世长存。事实上,契斯说最近几年的订单量正在下降。古达认为导致这个情况的原因是,为了填补由只可私人放映的限制和业内激烈的竞争所导致的损失,有些工作室提高了收费标准。古达说,“只有我们这儿正好有模特的时候,他才会跟我们下订单,这样对他来说更便宜,因为我们不需要为了一星期的拍摄而买机票从洛杉矶、迈阿密或者纽约请演员过来。” 

不过,并不是工作室的每个人都会对这位 “超级粉” 的业务念念不忘。所有跟我聊过的、穿过海怪戏服的人都表示,这玩意儿让人很热,而且看不清外面的情况,穿着它就连假操都很困难。而且,这种流派还需要你低声吼叫,做一个像模像样的怪物电影的野兽,同时你还得去色迷迷地蹭别人。“我们有过一个模特,她本来是要穿着戏服给我们拍的,但是突然就不肯干了,彻底放弃了,” 古达回忆道,因为她在穿戏服的时候感到 “憎恨人生”。 

根据契斯的说法,怪兽色情电影的总体销量挺不错的,但古达指出,海怪流派的销量跟屎一样。他最出色的影片在五年里只有80或者90次下载,更多人很可能通过盗版看到了这个片子,反正收益根本不够给他的剧组和员工付基本工资 —— 这些开销已经超过了 “超级粉” 支付的制作成本费。对他来说,这个分支流派电影拍得再好也只能走向灭亡。 

基本上,一旦这个赞助人退出市场,整个海怪色情电影产业就会迅速衰竭。从某些角度来说,这个结果会使这个流派显得无足轻重:它并没有引发一个潮流,唤醒大众的欲望,或者改变哪怕是一些小众观影者对于性文化的看法。然而,它却多少显示出一个问题,就是色情影片私人定制的这个模式是多么具有破坏性 —— 你只需要一个有几千美金的人和一个具体的性癖,如果有足够多的时间和足够强烈的愿望,你就可以让这个内容在市场上泛滥,让毫无戒备的搜片儿看的人以为这个奇特的性癖是广泛存在的。 

“有些时候我会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在驱使着那些私人定制色情电影的顾客,” 古达说,“但真要弄个究竟,我肯定会陷入各种疯狂的猜想。” 他坚称最好不要想太多,最终我们只需要顺势而为。

*在性癖电影界,有些演员、制片人和导演会隐去姓氏只留名字,或者使用化名,在这些情况下,我们使用了他们指定的名称。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山川柽柳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