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义肢行业的成熟还需要一些时间,但在整形术、仿生学和伦理学的帮助下,残疾动物一定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帮助。

如果你的宠物天生残疾,或者受了严重的伤,你只能尽力去让它们活得不那么痛苦;而如果你实在不忍心看它们受罪,你也许会选择让它们平静地离开 —— 这个手段听上去有些残忍,但最残忍的永远还是大自然本身。

然而,经过了几个世纪的科学技术和人类文明的进步,我们现在也许有机会挽救这些动物的生命 —— 许多个人和机构正在给残疾动物安装义肢。在马德里的 Bichos Raros 动物救护所,靠着轮椅的帮助,数不清的残疾狗得以在院子里奔跑,自由欢快地嬉闹,并回归较为正常的生活。Bichos Raros 可以称得上是残疾狗的天堂,那儿的物理治疗室里有各种器械供狗使用,还有一个让狗在水中接受治疗的小型泳池。

巴塞罗那庞培法布拉大学的萨蒂亚·法里娅博士(Dr. Catia Faria)致力于给那些有需要的动物提供帮助,她研究动物伦理,关注野生动物的生存状况以及人类的干预,并试图向大众解释为什么人类有义务去救助野生动物和残疾动物。

所有图片来自 El Valle Encantado 动物救护站

法里娅博士认为,野外环境和科学技术这两个领域是会有重合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海龟弗莱迪(Freddy),它的壳儿在巴西亚马逊丛林的一次大火中被严重烧伤,然后它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只通过 3D 打印技术获得新壳儿的海龟。新壳儿是一个由兽医、设计师和艺术家组成的小组设计的,它由四片玉米制成的塑料拼装而成,还被设计师尤里·卡尔德拉(Yuri Caldera)涂上了保护色 —— 这样弗莱迪就可以更好地融入到野外环境中,不易被掠食者发现。

但 3D 打印义肢并不是对每只残疾动物都行得通。艾丝帕伦萨·阿尔瓦莱丝(Esperanza Alvarez)是一名兽医,也是马德里 El Valle Encantado 动物救护站的创始人(这座救护站是西班牙十所专门救助生畜的救护站之一),她解释说,对于毛驴丹尼(Dani)而言,3D 打印义肢并不可行 —— “首先,3D 打印机无法制造出丹尼需要的这么大尺寸的义肢;其次,普通原料制成的义肢根本支撑不起丹尼的身体,而且义肢会让它的皮肤感到不舒服。”

事实上,一头驴和一只狗对于义肢的需求完全不同。“驴和人类一样会出汗,而狗不会出汗。驴和狗的皮肤也不一样,驴很容易受伤,它们的伤口也很容易被感染。” El Valle Encantado 动物救护站的护工们竭尽全力帮助丹尼,但他们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现在他们将希望寄托于社交媒体,他们的宣传活动叫 “#与丹尼同在”(#EstoyConDani)。

目前还没有几家公司会生产动物整形材料,但这一需求却在逐渐上升。El Hogar ProVegan 动物救助站正在与美国动物义肢公司 Animal Orthocare 合作,该公司的创始人德里克·坎帕拿(Derrick Campana)介绍说,热塑性塑料是他们制作动物义肢的首选材料,因其加热后容易塑形的特性。在 Animal Orthocare,私人定制动物义肢的价格一般在1250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8340元),而公益组织采购则会有优惠。

El Hogar ProVegan 动物救助站的公羊弗里克斯(Felix)的新义肢就是 Animal Orthocare 公司设计制作的,坎帕拿对这一独一无二的设计感到自豪。该公司的另一位创始人埃莱娜·多娃(Elena Tova)解释说,弗里克斯每天早上都会被抬到一个特殊的器械上活动放松它的膝盖,工作人员则会在一边观察它是否能轻松驾驭它的义肢,它现在已经可以到处走动并和它的家人呆在一起了 —— 弗里克斯比大多数残疾的公羊都要幸运。

坎帕拿告诉我们,动物义肢行业的技术都是从航空业、汽车业和医药业来拿来的。他还补充说,3D 打印技术仍需进一步发展,而骨结合技术将在未来几年中发挥重要运用。动物义肢行业的成熟还需要一些时间,但在整形术、仿生学和伦理学的帮助下,残疾动物一定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帮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