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十年的时间踩着滑板去到101个国家,又用相机记录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地方 —— 这就是滑手精神。

躲避朝鲜警察的监控,偷偷溜上街滑板;滑板队友摔断手臂,在随时停电的缅甸辗转四处找医院做手术;被号称 “全世界前五十名富有” 的阿富汗神秘人物邀请去家里喝茶聊天;参加印度144年以来最盛大的 “大壶节”(Kumbh Mela),和所有游客一样又吐又拉……这些跌宕起伏的情节,都出现在滑手 Patrik Wallner 拍摄的滑板短片里。

Digital Patrik Wallner Socotra Drug Dealers.jpg

出生在德国的 Patrik Wallner 今年八月刚过完自己三十岁的生日。从十四岁开始滑板的他,人生有一半的时间都与滑板相伴。热爱旅行的 Patrik 也是最早一批来到中国的滑手,“2007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深圳,那时深圳是滑板人心中的麦加,全世界的滑手都涌去那里。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到深圳时,被那里居然有这么多适合滑板的场地给惊着了。” 

同一年,他开始了自己的 “Visualtraveling” 项目 —— 带着滑板、摄影机、相机,滑遍欧亚大陆一共101所国家 (其中还包括一些未被国际上认可的小国)。从缅甸到朝鲜,从乌斯别克斯坦到伊朗,身兼滑手、视频导演、摄影师三重身份的他,在十年时间里,用三十多支滑板视频和七百多卷胶片记录下了这些地方鲜为人知的景象,同时也将滑板文化第一次带入许多偏远地区。

Digital Patrik Wallner Petra Push.jpg

作为今年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Patrik 带着新婚妻子去到地中海东部的小岛国,在那里完成了欧亚大陆之旅的最后一站。他也正在筹备将这整整十年里的足迹集结成册,每个城市精选一张最具有代表性的照片,串联成一本记载 “Visualtraveling” 历程的摄影集。

书中除了滑板外,还能看到宗教文化、人物肖像、建筑风景等其它主题,“欧洲和亚洲一直很吸引着我,这里几乎是所有宗教的发源地,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文化。我去过很多美丽的地方,但其中如塔吉杰克斯坦、亚美尼亚这样的地方并不被多数人知晓。我觉得自己有责任用镜头让大家更多了解我们去滑板的地方。” 

在今年上海的 PUSHFEST 2007 滑板电影节中,我们又再一次遇到了 Patrik。通过活动当天播放的滑板视频,他和我们分享了这十年里疯狂又精彩的欧亚大陆之旅,也和我们聊了聊滑板和相机是如何替他打开了世界的大门。

20171210_PUSHFEST_Kosi_0033.jpg

VICE:先跟我们聊一聊你的 Visualtraveling 项目吧。

Patrik Wallner:整个项目从2007年起步的。当时我和滑手朋友组织了从莫斯科到香港的超长之旅,并拍摄了 “Visualtraveling” 项目中的第一支滑板纪录片 “10,000 kilometres”。紧接着我们又一路从越南到柬埔寨,从孟加拉国到斯里兰卡……随着去过的国家越来越多,突然有一天我看着地图心想:为什么不干脆走完欧亚大陆的所有国家呢?于是这十年里,我陆陆续续走了101个国家。

几个月前我刚刚结束了 “Visualtraveling” 的最后一站 —— 塞浦路斯,那是一个地中海东部的小岛国,一半属于希腊一半属于土耳其。我在首都尼科西亚呆了一周,拍了很多照片 —— 整个 Visualtraveling 就在那里画上了句号。

“Visualtraveling” 会有固定的出行团队吗?你尝试过一个人带着滑板去旅行么?

我们一般会有八个左右的固定成员一起出游、滑板、拍片。其中有两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几乎每次我拿起电话问,“嘿,你们想去那里吗?” 电话那头都会回答,“好!我们走吧!” 记得最疯狂的一次是在哈萨克斯坦,那次最多的时候我们有18、19个人。

不过在这十年里,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里,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拿着滑板和相机上路的。我前后去了十几个 “de facto countries” (在国际上未被承认的国家),比如阿布哈兹 (Abkhazia)、南奥塞梯 (South Ossetia)、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 (Transnistria)……有时我们也会上带非常年轻的滑手 (最小的只有16岁),但更多时候我们的团队都是很有旅游经验的人 —— 因为我们需要面对很多临时状况,经常得拍完快速闪人。

有中国的滑手加入过你们的旅行吗?

有。我曾经跟 Converse 赞助的中国滑手一起从俄罗斯一路向东到达蒙古。相比在中国滑板,蒙古的地形很难,这对他们而言也是一个很大挑战。

35mm PatrikWallner 2015 Monywa Laying Down.jpg

在很多滑板短片中,你们都是坐火车穿越很多国家,俄罗斯、朝鲜、印度……是特意选择这种公路之旅的形式吗?

是的,我们都会事先系统性的规划好行程,专门安排火车或者汽车的路线。我们不喜欢坐飞机,尽管公路之旅通常让人精疲力尽 —— 两年前在哈萨克斯坦,坐飞机只需两小时的路程,我们却在火车上花了三天时间;还有曾在中国的火车上站立30个小时没法睡觉 —— 但这样的旅行会很有成就感,在火车上可以感受到周围一切的慢慢变化,也能拍摄到很多有趣的内容。

去到陌生的国家滑板和拍摄时,你最常遇到的困难是?

我们的旅行目的地通常都比较危险:比如在阿曼经历过内战,低着头坐在汽车里躲避子弹;在朝鲜被当地警察盯住,不允许我们在路上滑板;在印度挤满人的街道上被围观。而且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建筑、地形并不是太适合滑板。通常我们每到一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spot hunting (找适合滑板的地方)。我们会叫上一辆出租车,或者踩上滑板四处看,也会有当地的滑手跟我们推荐。有时很幸运,能在落地的第一天就拍到想要的;但有时很难,得在很短的停留时间里拍到满意的内容。但相比这些而言,通常最麻烦的还是遇到警卫,我们总得在被他们赶走之前抓紧拍摄。

在阿富汗你们还被当地政府官员邀请去家里做客,你觉得滑板其实是一种友好的沟通交流方式吗?

我们去过的很多国家里滑板文化还并不存在,像我曾去过朝鲜几次,从来没有在那里看到有人滑板,我们也可能是第一支去伊朗的国际滑板队。滑板是很棒的 “破冰” 工具,人们看到滑板时通常都是充满好奇,就像你牵着狗走在路上一样,人们常会主动停下来跟你聊天。

因为滑板,我们在许多旅行过程中总能交到许多当地朋友,也得到很多热情的帮助。记得在俄罗斯遇到的当地滑手朋友们,第一天认识就会热情的邀请我们去家里留宿。滑板不仅是一种亚文化,它还是一个有爱的小群体,把我们聚集在一起。

Digital Patrik Wallner 2015 Kiev Blue Light.jpg

那你觉得人们对滑板最大的误解又是什么?

有些人觉得滑板等于 “反叛”,认为我们就是在破坏东西 —— 当然,滑板中有 “Rock and Roll! Skate and Destroy!” 的那一部分,但这不是令我所着迷的,我更喜欢通过滑板来感受世界,去到不同的地方发现适合滑板的地点。我觉得很多人不理解滑板其实也是一种 “艺术” 的形式。

的确,有许多滑手同时也是艺术家,像 Spike Jonze、Ed Templeton、Alex Olson……你觉得滑板是如何与艺术创作相关的?

我一直觉得相比传统运动而言,滑板更具 “艺术” 性:滑手们会创造出各种美妙的动作和技巧,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滑板也会让我们用另一种角度看待这个世界,普通的台阶、扶栏等在滑手眼中是可以创造出新动作的地方。滑板也会培养人的耐心,我们通常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练一个动作。这点和拍摄很像,要捕捉到一个完美的动作瞬间往往也要拍摄很多次,直到有了足够多的积累后,你的大脑就会自然反应出哪一个瞬间哪一个角度应该要迅速按下快门。

那你平时喜欢拍摄什么样风格的滑板照片?

平时我喜欢拍 street photography,捕捉仅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如果拍滑板,我喜欢在代表当地环境特征的情境下拍摄,像是在俄罗斯的巨大人物纪念碑下、印度嘈杂纷乱的路人当中,或者巴基斯坦充满冲突的边界处等等……我希望在我的相片中可以透露出当时的环境,而不仅仅是一张背景空洞的滑板动作。当人们的目光停留在我的照片上时,他们会思考 “当时那里发生了什么?”

35mm Patrik Wallner Cheboksary 2017.jpg

你去了许多国家拍摄,你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滑板摄影师,肩负了什么样的职责?

我觉得我的滑板影像更多是一种 “纪录”,这就是我拍摄的责任。过去的十年里,我去了101个国家,我希望能够记录下那里,通过我的照片告诉很多人,“嘿,伊朗其实是一个很美的地方,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危险;阿富汗虽然充满纷争,但那里却有着很多吸引人的地方。” 我们去那里滑板,让那里的人们第一次感受到滑板文化,而更多人也能透过我的照片了解那些地方。所以除了拍摄滑板动作之外,我还喜欢在照片或视频中呈现历史、地缘政治等话题。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滑板,你都会从其中获得享受。

中国的滑板文化在这十年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吧?

是的,过去的十年里中国本身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滑板文化也开始兴旺起来。回想十年前,全中国的滑手大概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但现在中国有一千多位滑手,我感觉到滑板慢慢变得 “流行” 起来,滑手的技术也在提高。不过我觉得中国需要建造更多的滑板场,许多小孩需要新的滑板场地练习。

在 “Visualtraveling” 的这十年里,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也许这一切听起来很吓人,用了十年的时间花了很多钱去了很多地方。但我觉得一切都很值得,每当我想到这些国家时,脑海中都会浮现出许当地的景和事。现在的我计划逐渐安稳下来,选择性的接一些项目,多一些时间在家里为妻子准备早餐。不过还是会继续上路,下一站目的地是非洲和南美洲。

如果让你给十年前的自己一个建议,你会说什么?

有很多事情不用太过担心和焦虑。我年轻时跟很多人一样,时常给自己很多压力,面对很多事情会害怕,担心不好的事情发生 —— 现在的我会告诉自己放轻松。生活就是这样,如果你真的真的很想做一件事,那么你去做了之后,最后肯定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你要坚信这点。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滑板,还是会开始这个项目,我很满意现在走到这里,也很骄傲自己做到了这些。


下拉浏览更多的 Visualtraveling 项目照片:

1513840515233426.jpg

Negatives_SilkRoad195.jpg

35mm Patrik Wallner Ulaanbatar 2011.jp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