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往你的两肋上插刀。

好朋友会去机场给你接机,会在你呕吐的时候帮你束起头发,会在你有需要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朋友弥足珍贵,贵格会 就是一个倡导 “朋友最大” 的宗教。没有朋友,你的聊天群里就只剩同事和家人。

但不是所有朋友都是一样的,有些愿为你两肋插刀,有些只是酒肉朋友,还有些甚至会暗中摆你一道。通常只有当一个所谓的朋友表现出极端的自私、绝情或者不敬时,我们才能看穿他们的真面目。我们采访了几位网友,听他们讲述发现自己交了个假朋友的扎心瞬间。

1535439732822775.jpeg图:Lia Kantrowitz

尼克,波特兰

期末考试结束后,我邀室友一起去一个很潮的屋顶酒吧庆祝一下。他说不去,因为要是有人看见我们一起,会觉得他是同性恋。

布鲁克,阿拉巴马州,图斯卡鲁萨

在我回家前,我的室友在我常坐的沙发垫之间插了一把牛排刀(刀尖朝上),还在上面盖了张毯子,幸好我没有坐上去。当时我正好和另一个朋友在一起,她在坐下去之前把毯子掀开,我们两个当时就 WTF 了。在那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把房间门锁好。

史蒂芬,纽约

我打电话给自杀防治热线,结果被他们晾了25分钟。我把这事告诉我的朋友,他们的回答只是 “也许有人比你更忙。”

杰娜,迈阿密

当时我刚搬回老家,我一个认识了十年的好闺蜜正好喝高了,她打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在我家借宿一晚,以免被她妈发现她醉酒。我和她约好时间让她来我家,尽量确保别打搅我家人睡觉。

大约四小时后,我家的警报器响了,她东倒西歪地走进来,一进我的房间倒头就睡。她把每个人都吵醒了,外面狗叫声四起。几小时后,我又被响声吵醒了。我睁开眼睛,看见她已经吐了我一床。我想要扶她去卫生间,但是她坚称自己没事,一边说一边继续在我的床上和地毯上吐。

第二天早上,他妈来接她回家,她穿着我的衣服直接出门,没有和我家里的人道一声歉。我很生气地打电话发短信给她,但是她还是没有道歉的意思。我叫她把支付洗地毯的钱转过来,结果她妈妈打电话质问我怎么敢要她女儿付钱,她可是食物中毒的受害者,而且威胁我不准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以免毁了她女儿的形象。

从此我和她断了联系,但后来我听说她在另一个住在洛杉矶的女孩家里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害别人换了一张新的沙发和地毯。

丹尼斯,洛杉矶

我的网站被人黑了,于是我付钱让一个朋友帮我调查,结果发现黑我网站的就是他。我付他200美元的时薪让他帮我解决问题,两个月后我发现他在我的网站嵌入了一个脚本,把我网站20%的流量都传到了他自己的 Google Adsense 和广告服务器上,从我这里盗走了40000美元。

盖瑞,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

我让一个朋友帮我看家,结果他在我家里开起了趴。房子里弄得一团乱,我的狗也被他晾在一边没管。他把我们家能吃能喝的都吃光喝光了,房子里随处可见玩剩的毒品。我妻子到家时,他一句话没说就直接走了。

戴安娜,西雅图

请了两个闺蜜来开趴,顺带见见我的新男友,玩到一半发现其中一个闺蜜不见了,找了她半天,结果发现她在楼上和我男朋友摇床。

亚历姗德拉,加州圣莫妮卡

我的房子在加州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火灾中被烧毁,没有一个朋友来帮我收拾残局。

布丽塔妮,密歇根州,马凯特

一个认识十五年的老朋友偷了我2000美元,她是从我的银行账户一点一点地偷钱。最过分的是,我还不停地向她抱怨说我银行账户里总是莫名其妙扣钱,但是她一直告诉我可能是我另外一个朋友干的,或者是我自己花了钱但却没注意。

陈英,洛杉矶

我是个画家,所以这件事真的让我很恼火。我有个朋友,也是个画家,她照着我的形象创作了一个漫画角色,用在了她的连载漫画里面,然后还否认那是照我的样子画的。但我一看就知道,那个角色和我一样穿了鼻环,留着和我一样的发髻,戴着我曾经戴过的头巾,架着一副圆眼镜,还戴了一对软骨耳环。她还给这个角色取名叫陈,和我的姓一模一样。我还特意跑去她的 Facebook 朋友列表里面搜了一圈,因为和我一样姓陈的越南人很多,结果发现她的朋友圈里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个姓……那个碧池真的是有够大胆。

泰森,新墨西哥州,圣塔菲

我和一个朋友在异国他乡的人群中偶遇,当时我又惊又喜,想要赶紧和他一起喝个酒聊聊天,结果他却和我说着各种不冷不热的客套话,好像我们只是周末在超市里碰面的普通同事,没聊几句他就找借口走了。他倒没有摆架子,但是那一刻我算是看透他了。我发现我们对彼此之间多年的友情的态度截然不同,而且可以看出他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明明是如此千载难逢的偶遇,他甚至都懒得假装出一丝的兴奋。

为简明起见,采访内容有删减。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怀特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