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到游戏,从魔幻的互联网到缺钱的大学生,我们为你盘点了2016年最值得(以及最不值得)记住的几种生活方式。

2016年最值得聊的几部游戏

1482656030353626.jpg

2016年,好多人迫不及待地刚进入 VR 元年的门槛,就被弄得晕头转向摔了个大跟头。PS4 和 XBOX ONE 刚上市3年,就又推出机能提升的 Pro 版,家用游戏玩着太累,有点喘不过气,我又坐到了电脑前,纵身跳入 Steam 的海洋,跟着独立游戏们学狗刨。

《Inside》刚上 PSN 的时候,我两个画漫画基本不怎么玩游戏的哥们儿到我家造访,在我的指引下,花了几个小时打穿了游戏的流程,让我们避免了又度过一个聊对现状过于不满的负能量之夜。他们感叹在与当下游戏环境脱节许久之后,再度续上游戏情缘时的起点是如此之高。没有文字说明故事交代的《Inside》,在我们的眼里都有着不同的解读。现在俨然验证了赫胥黎的预言,我们批判游戏中的集体无意识和中央极权的幕后黑手时,自己也沦为了娱乐至死统计数值上的分子。

所有婚后中年男人藏在心底的那些不可告人的意愿,都在《FireWatch》中得到了诠释。晕主视角的我为了能通过步话机和素未谋面的女上司电波诉衷肠,不知道在森林里迷了多少次路才学会怎么看地图。如果书本无法准确让你理解 “人的本质是孤独的”,那么,当你在林中漫步走到夕阳西下的时候肯定能够在实践中得到更近一步的验证。柏拉图式的恋爱有劲吗?嗨,空虚的人太多了。期待游戏的电影版能够顺利上映。未来游戏改编电影的趋势没准真是从独立游戏中取材了。

要说糟心的事也不少。

10月27号值得我铭记,这一天《乌鸦高校:燃烧边缘》和《热血物语 SP》同时发售,历史上极为罕见的出现了平成不良少年与昭和不良少年打对台的局面。有意思的是这两款游戏也都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延期事件,据说是为了保证游戏质量,《热血物语 SP》真的没挑,设计组十分贴心的把游戏主线支线的攻略和必杀技出招表都展现到玩家面前,手把手的打消那些零基础玩家心中的后顾之忧,怀旧名作要想在新世代得以香火的延续,请一定要降低新玩家的上手门槛,说是重置其实质量上乘的可以当做一款新游戏来看待。

至于被漫画迷日思夜想的《乌鸦高校:燃烧边缘》则给我这样的死硬派玩家脸蛋子上扇了一记重重的大逼斗:手游小组的开发能力显然无法承担一起一款够格在 PS4 上发售的漫改游戏,当我看到开头的 Unity 引擎的 LOGO 时,心情就已经开始跟11月的温度一样骤降到谷底 —— 重复利用的角色素材,重复利用的角色语音,静态的过长动画,诡异无序的攻击判定,都打消了我想将这款游戏白金的豪言壮志。唯一能够让我感到顺心的是,前阵子公司网站上的那篇梳理《热血高校》中角色服饰的指南文章 ——《让漫画中的不良少年们教你扮 COOl 吧》,抢尽了美国大选和李安新片的风头。

我从不会为 “双十一” 而浪费精力,因为,我想买的东西都不会在这天打折,然而,11月10日发售的 MINI 红白机,终归被卖家砍单,疯狂的出货量,暴虐的预定数,水涨船高的价钱,让我见证了新老怀旧迷们的热情,即便是日本对待 MINI 红白机发售也像是对待新主机问世一般,给予了最大程度的关注。 这年头,想怀旧的成本真的不低。2017年又是《双截龙》30周年,我预感将怀旧迷们将再次遭到洗劫。

12月更是烧钱的旺季。《最终幻想15》开响了第一炮,我见识到了大家对国行游戏的强烈支持。8号又有年度日本黑道贺岁大作《如龙6 生命之诗》和欢乐开怀的《丧尸围城4》来左右暴力游戏爱好者的取舍。《热血 Complete FC 篇》也以怀旧合集的形式祝贺国夫君诞生30周年。STEAM 上的佳作更是不少,《Shadow Tactics》能让我们感受到什么叫做幕府时代的《盟军敢死队》……好玩的游戏太多,在年终奖派发前,我希望我生日那天,你们都能送游戏给我。

— 张贼贼


***

2016年最牛逼的电影和剧集

1482656089331024.jpg

Horace and Pete(百年酒馆)

这个短剧集真的让我感到惊喜。主创 Louis CK 是个说段子的,在美国的地位相当于咱们这儿的郭德纲(这里当然指的是2005年前后的郭老师,不是现在专心研究家谱该怎么写的那位)。自从投身影视界,他不显山不露水的打脸功底便玩得愈发醇熟。在 “百年酒馆” 里,他借着剧中人物之口,朝着左右翼争执/亲子关系/夫妻感情/手足情谊以及几乎所有青年流行文化不动声色地泼出一桶桶鲜红的狗血,最后临了再跟你感叹一句:既然生活 “都是缺的”,那就别成天扯那些个没用的,还是踏踏实实地 “缺” 下去才是与自己和解的正道。生活本就像一个异性恋爱上了一个异装癖,浅尝辄止最后兴许还能留个念想,非要执着往上凑,最后只能摇头轻叹世事艰难。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李安拍这个片子在我看来纯粹就是想搞事情,当他把拍摄制式变为4K 的120帧3D 效果时,被改变的绝对不仅仅是画质和场景纵深,几乎所有常规电影镜头叙事手段和演员表演技法随之统统失效。新摄影设备将故事拆分安置在一个一个独立完整的视觉空间内,利用摄像机的移动和焦段的变化精准引导观众的注意力,加上用大量的近景镜头捕捉演员面部细节反应,把观众从一个银幕外的观影者不知不觉代入成为故事场景内的 “围观群众”。

我在电影院里看片时,不禁暗叹李安不亏还是华人,对中国人围观时的视觉关注顺序和移动轨迹简直谙熟于心。只是内容上依然流露出李安的 “超然宗教观”,在军营外大树下的那段即将丧命的长官和 Billy 的对话,俨然是菩提树下得道的佛祖在给弟子传法:那颗将要击中你的子弹早已被击发射出,你唯一能做的只是迎上去,所谓 “选择” 那只是多虑的后果。说通俗点也就是 “万物皆因缘佛法无边怀揣佛心人间繁花遛一圈” 的意思。

TripTank Season 2(卡通一箩筐)

这个动画短剧集可以算是近年美式成人动画的一朵当之无愧的奇葩,2014年第一季首播以来,看过这剧的人爱的爱死骂的骂死,基本上找不到一个看过认为 “还行” 的冷静观众。2015年底开播至今的第二季比第一季玩儿得更过,评论界最 “中肯” 的评价也是:“TripTank 是一个兜满了血、尿和灵光乍现小智慧的动画麻袋”。非要问我看完什么意见,我会说这你得自己看看,因为看完你也懒得再问我什么了。

Barbershop 3(理发店3/哈啦大发师3)

Kevin Hart 在他今年一部喜剧片里有句台词道出了心里话:“黑人弟兄们有问题了从来不会像白人一样去找心理医生聊,我们会去趟理发店唠会儿磕,或者看一遍电影 ‘理发店’,问题就解决了。” 

理发店简直堪称是黑人社区里可以互诉衷肠的 “深夜食堂”。而电影 “Barbershop 3” 在今年美国针对黑人的暴力事件屡屡升级的背景下,沿用前两部的波澜不惊的叙事方式,将黑人群体近年来的所有牢骚话和各种人情世故全都浓缩到一个芝加哥 Southside 的街边理发店里缓慢推进展开,处处惊喜,相当美国 “主旋律”。看着反倒会感叹我的生活中早已丧失了的 “社区” 概念:我们变成了一群挤在同一个小区里住的孤立的房客,与外界失去联系,情绪无处发泄。别瞧不起老小区门口一辈子只会剃寸头的张师傅,他管的是整个小区老男人们的心理问题。道理你自己想吧。

VINYL(黑胶时代)

我一直坚信这剧里的唱片公司 American Century 的办公室简直就该是 VICE 办公室的本来模样。这个并没有受到中国观众多大关注的美剧只播了一季就被挨千刀的 HBO 砍了,但恰恰就是这个由 Mick Jagger 监制的短命剧,通过一家独立唱片公司的混乱事儿描述了摇滚乐史上最跌宕起伏的一年 —— 1973年里关于摇滚乐的一些事儿。在这个充斥着 David Bowie,Pink Floyd,Rolling Stones,Queen 和大名鼎鼎的 CBGB 俱乐部这样闪亮名字的年份里,摇滚乐绝不仅仅是性,毒品和躁动的代名词,它更像是经历了60年代末全球 “左派运动大 party” 后人们与自己的妄想和解的一场大型社会心理疗程。我多么希望现在就是1973 —— 可环目四望,眼见一个个右翼保守主义扇着左翼的天真脸纷纷占领话语权,全球经济动荡不安,谁说现在我们不是在经历另一个危机重重的1973呢?

— Liu Jia


***

2016年最魔幻的互联网事件

1482657459286600.png

赵薇控制了明天的太阳

由于在新片中启用疑似台独的演员戴立忍及疑似给辱华照片点赞的水原希子,赵薇成了广大网民抵制和声讨的对象 —— 但由于网民的 “抵制” 没有如大家所愿地出现在微博热搜榜上,“赵薇用资本控制舆论” 这事儿大家就开始当真了 —— 人们一边用着 “小燕子” 表情包,一边对这位女演员拥有邪恶的一手遮天能力深信不疑。这还没完:十一月,“赵薇资助希拉里” 的谣言又哪哪都是:幸亏希拉里选举失败,不然大家有理由相信:是赵薇控制明天的太阳了。

“为了创业成功先定个剪断十万根洗衣机电源线的小目标”

今年八月,在接受创投圈媒体铅笔道的采访时,创始人亲口承认由于在创业初期缺乏订单,曾进入男生较多的高校剪断宿舍公用洗衣机电源线以此来逼迫大学生使用该品牌代洗服务。

创始人可能没有想到,这出用缺德当努力、让他在创业圈(juan)里获得一片大拇指的小事儿,竟然让他的创业项目遭遇了一次公关危机 —— 他随即表示,这样的说法只是一次炒作,虽然该团队 PR 还在朋友圈得意洋洋地显摆 “先立一个剪断十万根电源线的小目标。”

青年魏则西的死亡掀起的声讨百度浪潮

青年魏则西的死亡让他生前在知乎上一个问题 “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中写下的答案传遍了互联网。答案中,他详细地叙述了是如何通过百度查到了北京某医院的竞价排名的信息、如何前往医院并获得了怎样的承诺和保证 —— 在 “血友病贴吧被卖” 事件后,人们再一次发现百度在 “医疗” 的变现上,是多么鲜血淋漓毫无底线。

虽然 “魏则西事件” 以百度接受调查整改的方式结束,但如果现在你试图用百度看病,会发现同样的医疗广告只不过换了种低调点的形态存在。

知乎官方为让营销号“知乎大神”成被告,亲自高价投放广告为拽出背后老底

无论是 “豆瓣菌” 还是 “贴吧娘” “知乎大神”,今年,营销号们发现了新的赚钱法子:只要集结起个大网站上的内容,就能靠着流量跟人要广告费了。这让知乎官方深受其害,并决定挖出营销号背后的运营公司,将其送上法庭。为了拿到证据,他们高价投放了一次无时无刻不在侵权知乎官方的 “知乎大神” 广告,并拿到了两个证据:知乎大神是由网红留几手创办的深圳蜂群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的营销号;通过投放广告,确认了该营销号每一次投放广告获利的具体数额。

目前该案即将开庭。

干得漂亮!

— 莉斯


***

2016年最不该被推广的生活方式

1482653196713013.jpg

衣:脱不下来的100件衣服

还记得火了一阵的100层挑战吗:给自己打一百层高光,或者涂一百层指甲油。除了浪费时间和精力,似乎也没什么不妥。但千万别给自己穿一百件衣服,最起码碰到这哥们儿之前,我还真没想过能一边看人脱衣服一边笑得肚子疼。

不要做自己也没把握的事情。

食:山寨 style 是需要改变的 style

卫龙辣条把自己的淘宝详情页改得和苹果一样!除了让人汗颜的抄袭,不得不说这是一次成功的营销。“亲嘴烧”拥有了新的英文名 “Burn Kiss”,你也可以得意地告诉朋友自己手里这根Hotstrip “辣度跑分1700”。山寨不是坏事儿,可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该思考如何升级自己的 style。

当你享受着亲民又现代的生活时,还是得告诉朋友:“对,就是那个设计山寨的辣条。”

行:坐上鬼脸司机的滴滴

为了逃避人脸识别,司机们上传了各种冒充的图片。哪怕在《倚天屠龙记》热播的年代,也只有青翼蝠王韦一笑会用这种妆容。

虽然这样暂时可以摆脱平台监督,但谁都知道秩序与规则才是社会平稳运行的保障。我不知道为啥一个没有花花肠子的司机,会不愿意上传真实资料。但我一定不会坐带有鬼车老司机头像的车 ——我不想第二天早上醒来,躺在一个满是冰块的浴缸里,墙上用红笔涂着 “对不起,肾我拿走了。”

钱:点击发送裸照之前想清楚

虽然什么时候都最好别借钱,但谁没个难处呢。裸条借钱的女孩儿们照片视频流出后,事情还在发酵。你可以借钱,也可以把裸照别给别人,但两者结合时,最好想想第三方是否有能力保护你的隐私。

呼吁有露阴癖的朋友就别跟着捣乱了。

玩:在波黑玩神奇地雷宝贝

要是不写写 PokemonGo,这盘点就根本不能成。可前提是得有命看到。

波黑今年发出警告,有玩家因为抓神奇宝贝闯入了还未探测的地雷区。我知道每位看过《神奇宝贝》的梦想小子都渴望凭借 AR APP 圆梦,可是被炸飞到半空,“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 还是算了吧。

— Ricky


***

2016年的大学生依然很缺钱

1482724273250607.jpg

被骗钱的大学生

因为深陷校园贷款而自杀或者做援交的大学生还嫌少吗?更别提今年9月开学前,接到电话诈骗,心脏骤停离世的几位准大学生了。即使你不去自投罗网,信息泄露也无处不在。今年大家都跟钱这么过不去,而 “我的钱呢” 一语成谶,不再是无关痛痒的调侃,而真的变成了心酸的现实。

真要打卡上课了

以前一卡通丢了顶多是洗不了澡,现在如果丢了可能就毕不了业了。华东政法大学试行打卡上下课的消息一出,朋友圈瞬间爆炸。当然对于经常翘课又不爱蹭课的同学来说,反对这项政策无异于自打自脸,但是面对着满是水课的课表又无能为力,确实是百爪挠心,也难怪知乎上有人说愿意牺牲小我,每天早上六点拿着刷卡机,去给教务处老师都打个卡!

支付宝的校园日记

“校园日记” 和 “白领日记” 这两个生活圈功能在今年11月短暂地上线,经过一片骂声后又在12月消失了。只有女大学生和女白领才能发布动态,芝麻信用750分以上的用户才可以评论,直接对接漂亮女孩和有钱人。果不其然,这下又要有人说 “现在的女大学生怎么都这么不自重” 了,但是在说之前,还是建议用百度识图功能看看那些图都是哪儿来的吧。

先结婚生子再求职

很多公司在招人的时候都有隐形歧视,会优先考虑已婚生子的女性。加上今年的全面二胎政策放开,甚至已婚已育的妇女都没法幸免于难了,多生一个孩子对公司意味着多一倍影响,所以毕业后不久就先结婚生孩子再就业成了挺多人的选择。

“跑腿经济” 火热

代拿快递、代人上课这种校园业务发展地如火如荼,今年尤其如此。以前双十一的时候,回宿舍都能看见宿管阿姨被埋在包裹海洋里,只露出个头,辛苦地做着快递单记录。但是随着包裹随年增多,如今还是得跑去固定的取件处,所以这种服务无疑就方便了太多人。想起来以前自己也有过类似的想法,比如 “代接上课时候下雨没带伞的同学” 什么的,但是看这条新闻前也实在没想到,大学生们已经懒破天际了。

— Heather,北一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