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克里斯·伦德跟我们聊了聊,作为一名不通中文的老外混迹在4000名游客中的孤独感,以及邮轮旅行在中国越来越走红的原因。

克里斯·伦德(Chris Round)是一位澳大利亚摄影师,现居悉尼。他的作品以呈现无人空间为主,却能精准地表现出人类活动带来的影响与伤害。从悉尼皇家植物园里的 破旧玻璃房 到 废弃的医院 ,再到 孤伶伶的澳洲风光 ,无一不是如此。克里斯最近登上了一艘中国邮轮,从上海宝山出发,经停日本冲绳,最终抵达香港。在这为期三天的航行中,克里斯在甲板上创作了最新的系列作品 —— 《邮轮之旅》 (Cruise)。

VICE 与克里斯就他的影像航海日志谈了谈 —— 听他讲讲作为一名不通中文的老外,混在4000名游客中的孤独感,以及邮轮旅行在中国越来越走红的原因。

VICE :你照片里的这艘邮轮仿佛一个超现实的迷你世界,身在其中是什么感觉?

克里斯·伦德:船可大了,应该是世界最大邮轮之一,有18层甲板、2000个房间。这船上的确像是个迷你世界,或者说是海上度假村,有购物中心、多家餐厅、酒吧(还包括一家英式的)、两个剧院、一个赌场,还有若干画廊和咖啡馆。穿梭在这些设施间,你常常会忘记自己正身处一艘邮轮之上。船上游客约4000名,员工1500名。

大家都玩些什么?

在中国,参加邮轮游的一般都是一大家子人,由经济条件更好的年轻一辈出钱,带自己的父母或祖父母出来玩,这很有意思。因此游客组合也是形形色色,有几代人共游、三口之家、小情侣,也不乏结伴出游的年轻人们。

年轻人在甲板区更活跃一些,会去参与模拟冲浪、攀岩和慢跑等活动。年纪大些的游客们则会在泳池或 SPA 区打发时间,放放松,看看风景。至于室内,音乐厅在各年龄段游客中都很受欢迎,乐队的现场演出、卡拉 OK 、迪斯科以及赌场也都挺有人气的。

邮轮游在中国很流行吗?

现在已经挺流行的了,估计日后还会更红。我觉得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社会经历了巨大转型,逐渐富裕的中产阶层现在有能力享受邮轮之类的西式度假方式。很多中国的老年人可能以前从没去过国外,而邮轮度假的方式则能使他们轻轻松松获得到全方位的旅游体验。当然,可能还有另一层原因,那就是邮轮度假对很多中国人,尤其是内陆居民来说,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你应该不会说普通话或粤语吧,在这样的邮轮旅行中会觉得孤独吗?

这是我第一次坐游轮,所以和4000个中国人一起共乘这么大一艘船真的感觉挺不真实的。不过我是去工作的(写一个针对中国市场的广告),所以一同乘船的还有几个熟人,也有翻译帮忙。

话虽如此,但其他游客都不会说英语,所以自然会有种身处异乡的感觉。但这感觉也不坏,作为邮轮上少数几张西方面孔,我们有时候会成为话题的焦点。大家都很好奇我们到底为什么要登上一艘中国邮轮,同时对我们也特别友好。我都数不清一共跟他们拍了几张集体照和自拍。

你的照片希望捕捉怎样的瞬间?

由于邮轮内部装修跟陆上的豪华购物中心或度假酒店没什么两样,所以我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甲板上的户外活动,包括泳池和 SPA 区。在那些地方,游客们往往显得很放松。远离了拥挤的室内后,大家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拍拍照,享受美景。在中国东海的凉爽空气中,海景不断变换,港口时时显现,甲板上的游客们展现着生活的全部面貌,我希望通过这些传达出一种旅行的氛围。

你在邮轮上最喜欢的活动是什么?

我在邮轮上属于半工作/半创作性质,所以没太参与什么活动,主要是从镜头后观察人们的来来往往。但我得交代一下,有天深夜,我和几个同事伴着一个中国四人乐团的曲子跳起了广场舞,太搞笑了,现在想来一点也不真实。

 

这里 是克里斯·伦德的网站。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照片:

Photographer: 克里斯·伦德(Chris Roun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